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汗青网征稿QQ群:538272332


  • 重建政治权威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

  • 土地自由流转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土地自...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

茶道酒风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华夏国故>茶道酒风

千羡万羡西江水

来源:《独钓寒江雪——经典名著中的秘密》   作者:文逸飞   浏览人数 :1009   发表时间: 2017-02-20

明丁云鹏《玉川烹茶图》。图绘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意,卢仝坐蕉林修篁下,自看雪汤生玑珠,手执团扇,目视茶炉,聚精会神候火定汤。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陆羽呆立在江边,两眼空洞,仿佛掉入无尽的黑夜之中。


来不及了,已无处可以归去。


才知连江水都比自己清醒。……


明文徵明《惠山茶会图》


西湖是人间最灵秀的地方,竟陵龙盖寺座落于西湖边上,严以律己的智积和尚是寺中住持。


这一日,大雪纷飞,雁鸟在龙盖寺外异常地鸣叫着。智积匆忙循声出去察看,却见一个孩子被丢弃在雪地中,三只雁鸟围绕着用自己的羽翼为他取暖。


“多奇特的景象呀!”智积惊叹著抱起孩子。


孩子都冻伤了,红通通的小脸长得一点也不好看,两只眼睛却闪闪发光。


智积将孩子托给饱学正直的李儒公收养,李儒公看着孩子脸上的伤,按家族的辈字给他起了个名:“季疵”。


季疵果然人如其名,他不仅脸上有伤,被遗弃的身世更使他心中带伤。他自卑、倔强又骄傲,长到七、八岁时,因李儒公一家要返乡,他便坚持回龙盖寺去,再不愿成为李家的负累。


智积很喜爱季疵,他不但教季疵识字,还一丝不茍地管教他行止。可季疵就是不肯剃度,甚至多次强烈顶撞,宁愿成为庙里的杂工来换取吃食。


季疵倒喜欢跟着师父烹茶倒水。


智积煮的茶远近驰名;用小火慢慢煎,尤其重视水质的清澈。他的茶特别清、特别净、特别甘冽。


“师父是用清净心在煮茶。”季疵总这么想。


这股沁人心脾的滋味,像一缕净香涤去了身上的尘泥,直入禅定境界;入喉回甘的汁液,像似勘透人世后的静美,醒神却又沉醉;那一片片皱卷的茶叶,抒展时爆发的芳甜,更像瘦干丑陋的季疵,外貌下潜藏伏巨大能量与灵慧。


季疵爱上了茶,如果允许,他可以整日闻着茶香而不厌烦。


然而随着对茶的喜好愈深,修佛的心也愈益浮动了。这嗜欲,竟像初芽慢慢滋长,忽一日占满了整个思维。茶,有着清净的外表,但也如酒一般,会让人醉。


季疵找了本《易经》占卜,得到第五十三卦《渐》“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意思是:“鸿雁飞到了高山,它的羽毛可以做为舞蹈的装饰。”冥冥之中似有神意,这卦辞正好与自己出生时被大雁守护的传说相符。他用这卦给自己重新起了名字:姓氏“陆”,名“羽”,字“鸿渐”。


十二岁,陆羽离开龙盖寺,像大雁一样飞向天空。他还年轻,总得先看看外面世界吧!等看完了再决定要不要屏弃尘俗。


师父,和修行的事,就暂时留在竟陵,留在龙盖寺中了。


这是一段漫长的云游,而陆羽这一去,便经历了山山水水,路远忘归。


一个穷小子能怎么生活呢,他很快便投靠了一个杂耍戏班。


其貌不扬,加上口吃的毛病,陆羽竟被戏班老板看上了培训成丑角。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心情,丑角其实是一部戏的灵魂,这就像他丑陋外表下的光亮吧,一部戏里要没有丑角就沉闷无味了。陆羽最讨厌无味,自我嘲弄对于身世不幸的他而言易如反掌;他演得很成功,幽默机智,表演受到了热烈欢迎。他还发挥文采编写了名为《谑谈》的三卷笑话书籍。


戏班的表演让陆羽以最快速度体验了想体验的人生百态,并得游历四方。但,这生活究竟还是太肤浅,陆羽一直想找个清楚的人生答案,对于自己从何而来,该去何方?古圣先贤必然有一番说法。


天宝五年(746年),陆羽生动的演技受到竟陵太守李齐物赏识,李齐物赠书给陆羽,更推荐他到隐居于火门山的邹夫子那儿学习。陆羽终于得偿所愿研习儒学,更结识了一批文人学士,品茶论学。茶,不再只是陆羽的生活嗜欲,更成了文人雅士与他结交的原因。陆羽的茶艺,开始有了小小名声。


不管多少人的赞誉,仿佛都安定不了他空洞的心,只有茶,在那香沁入喉,恍如禅定的一刻,能得到喜悦平静。


陆羽开始把茶当成了生命。


他走遍大江南北,每到一处,就品当地的水,与村叟讨论茶事,采集不同的茶叶制成标本,随船携带。安史之乱中,他仓皇随关中难民南下,但即使颠沛流离时,他也不忘采了许多长江中下游和淮河流域各地的茶叶资料。


“一壶好茶,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水。”陆羽恍然大悟,他写下了自己的考察心得:


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漫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久食令人有颈疾。


其江水,取去人远者,井水取汲多者。(陆羽《茶经·五之煮》“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地慢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久食令人有颈疾。又多别流于山谷者,澄浸不泄,自火天至霜郊以前,或潜龙畜毒于其间,饮者可决之以流其恶,使新泉涓涓然酌之。其江水取去人远者,井水取汲多者。”


一等为山水,二等为江水,三等为井中水。


取山水时用白色石隙中涌出,又从石池中漫流出来的最好,瀑布涌泉湍急的河水勿饮用,饮用久了会对人的脖子有害处。江水要汲取距离人群远一点的,要取井水就用常常被汲取、水量丰沛而活络的。


以前,智积师父煮茶时也最重视水。


水就像人一样,洁身自律的,和缓圆融的,流动不息的,愈在上游不受污染的,愈能将茶叶提出清香。


愈往下游的愈不能品。


陆羽的名声愈来愈大,不单名人雅士来访,连皇帝也想请他到宫中供职,他却毫不动心。即使任职几日小官,攒下的俸禄也是用来买茶具。


他不追求功名权势,也不希罕财货锦衣,其实他的生活很清淡。


他就像个僧侣一样过着日子。只是,他放不下这小小的嗜欲。


陆羽慢悠悠地煎起一壶茶,用的是最清的水。


或许,清净对他而言只是一件别致的袍子,特别素雅,不落俗套。又或许,他崇仰的原来是名士生活,表面也很淡泊,实则还要证实自己一番;就像茶香是要播送出去的,是愈品愈沉入心的。


羽在他处,闻师亡,哭之甚哀,作诗寄怀。


智积和尚一直平静地等待着,这个深具慧根的孩子,他总有一天会回来吧!他的出现如此奇特,只要决心修炼必定成就不凡。


只是,岁月悠悠,时间已过去得太久,他再也不能等待。


“什么,师父圆寂了!”陆羽颓然倒地。


眼泪就像西江的水,不停流涌著,仿佛再也止不住。……


只要再放下一点,就能回竟陵,回到龙盖寺,到师父跟前了。


……他不是不想修炼,他只是舍不下自我,觉得还年轻,还想再奔奔,再耽搁些时日而已。


他从来没有料到,会有一天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就为了这点嗜欲,这个红尘中唯一舍不下的一点东西,竟错过了随师返归的机会!


“师父,您为什么教会了我读经,却又教我品茶呢?”陆羽跪地痛哭,声音沙哑,颤巍巍地写下祭词:


不羡黄金,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来。(《六羡歌》)


我不羡慕那黄金制的酒器,

也不希罕白玉做的杯子。

我不向往早晨入朝为官,晚上登台拜相。

我千千万万羡慕那西江的水呀,因为它曾经流向竟陵城中来。


陆羽如愿饱览了儒家的书籍,却没如愿找到自己生命的来由。


唐上元初(760年),年纪轻轻的陆羽来到苕溪(今浙江湖州)定居,隐心不隐迹,结识了许多爱茶的朋友。他与诗僧皎然往来,两人时时品茶论道,就像当年与师父(智积)相处时一般。


有许多人寻访陆羽,讨论茶道。也有人想以功名富贵网罗他;但,陆羽只是像修行人般静静研究着他的茶。


正像茶要慢慢煎煮,人也得承受万千磨练,才能蜕去层层包覆,熬出真性来。陆羽品尝了人世间的种种精彩,最终发现自己还是安于淡泊,向往归真。


他撰写了《茶经》


世人称他为“茶圣”,甚至“茶神”。


只是,这一切都无法弥补,他在竟陵失去的那一炷清香,江水茫茫无处可归的怅惘。◇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