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大周纪元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封建时代>大周纪元

“腊”与腊八怎样合流?从经典与诗中看究竟

来源:汗青网   作者:允嘉若   浏览人数 :1961   发表时间: 2017-01-07

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观念,使中国古人非常重视祭祀告天谢天,每年岁末“腊”祀的传统从三代延至清代不断。


岁去年来,古人每逢节气更迭、岁中节俗,欢庆之、感怀之,诗人们在节中畅言己志、流露真情,常见隽永的作品。历代以来,诗人逢“腊”也多有诗作,其中也反应了一些历史掌故。


传统“腊”祀源起 遥接三代


古人称黄历十二月为“腊月”。“腊”起源于中国古代祀百神之祭,在一年将终的冬藏季节,感谢上天的赐福,准备丰盛精洁的祭品,肃穆诚敬告天、地各方的神灵,感谢保佑与赐福。这种感谢赐福的祭祀由来已久,起源于上古。


根据《礼记》记载,夏、商、周三代对此的称呼各有别名:“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蜡”。到了秦代,称“腊”,又改为嘉平,见《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十一年十二月,更名腊曰‘嘉平’。”


古代于岁末冬藏之季祭祀祖先、百神,起初并无固定日期,也受到各朝的阴阳五行的属性而决定喜用的日期。东汉许慎著《说文解字·肉部》解:“腊,冬至后三戌,腊祭百神。”可能反映的是东汉时祀俗。《风俗通义·祀典》记录三代腊祭名称、源考,也说及汉朝为何在“戌”日腊祭,云:


谨按:《礼传》:“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蜡,汉改为腊。”腊者、猎也,言田猎取兽以祭祀其先祖也。或曰: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汉家火行衰于戍,故曰腊也。


外来佛教文化融入


早在汉朝佛教就传入中国,到了南北朝之际,王室盛崇佛教、尊奉僧侣,不少梵文经卷翻译成汉文,佛教大盛。传当年释迦牟尼在腊月(黄历十二月)八日证得正果,因此各寺都在那天举行浴佛法会和施粥,称为“佛成道日”或“腊日”。从而,中国传统腊月腊祀与佛教的拜佛仪式混合为一,固定于初八祭祀。


宗教以外,还是称“腊日”不称“腊八”。南朝·梁(公元502——557年)宗懔的《荆楚岁时记》纪录:“十二月八日为腊日”;晋朝裴秀有一首《大腊》诗,叙述当时盛大的腊祀的景象,北齐文学家魏收则有以“腊节”为题的诗,内容反应三代腊祭的史故。


文学家谢天赐福 腊日诗飨


冬至过了,天下间阳气渐渐回升,除旧布新准备迎接新的一年,古人在此时最重要的事情是“谢天”告祭。


晋代裴秀的《大腊》诗,描述腊月时,日运行到斗牛二宿(星纪)间,天象改换,人间万象更新,感谢神祇保祐一年农事告成,肃穆行腊祀恭敬奏“大吕”神乐,以祀天神和各方神灵。年丰物阜、祥气云集:


日躔星纪,大吕司辰。玄象改次,庶众更新。岁事告成,八蜡报勤。

告成伊何,年丰物阜。丰孝祀,介兹万祜。报勤伊何,农功是归。……

祥风叶顺,降祉自天。方隅清谧,嘉祚日延。与民优游,享寿万年。


《大腊》反映了晋代时透过盛大隆重又丰盛的腊祀畅通天人、物我之间的联系,尤其铭感“降祉自天”,虔诚感谢“天”的赐福。


北齐的大文学家魏收《腊节》诗逢腊抒怀,反应腊祀如节俗,同时表现敬祀天地神明的诚敬,诗曰:


凝寒迫清祀,有酒宴嘉平。宿心何所道,借此慰中情。


诗人沿用了三代的名词“嘉平”、“清祀”,指出腊月祭祀本事,素心直通上古。岁末时值严寒,准备精洁祭品、秉持敬肃之心祭祀天地百神,各方人士来相聚,酒宴嘉宾。衷心里有何愿望呢?借此表达内心的真诚来感谢上天的福赐,人只有与天地合,才真能安适内在的心。祥和舒心的氛围笼罩着诚敬的生命!


唐代腊日史与诗


粗察相关经籍,唐人还是以“腊日”记事、祭祀。未行“腊八”之名。《唐会要·卷二十九》记载:“贞元九年十月,敕停腊日”。又《唐会要·卷二十八》记载:“贞元十一年十二月腊日,畋于苑中,止其多杀,行三驱之礼,军士无不知感,毕事幸神策军左厢劳飨军士而还。”


记事提到在唐代,唐太宗胸怀慈悲敕停腊日的行事、令对动物仅行三驱之礼禁止猎杀,而以宫中所得进献劳飨军士。


唐代诗人心中的腊日


唐代诗人的作品中,见得“腊日”的诗作,而未得见“腊八”一词。诗中以描写腊日出猎和岁时记年景居多。


描写出猎的,例如,刘禹锡作《连州腊日观莫徭腊西山》诗;权德舆有《腊日龙沙会绝句》;岑参的《玉门关盖将军歌》中有:“骑将猎向城南隅,腊日射杀千年狐”的描写;卢纶的诗《腊日观咸宁王部曲娑勒擒豹歌》也有出猎的描写:“山头曈曈日将出,山下猎围照初日”。岁时月令在腊而记年景的诗,例如李颀的《欲之新乡崔颢綦毋潜“腊日辞君期岁首”;贾岛《重与彭兵曹》中,有“砚冰催腊日”的叙景。


诗圣杜甫也有二首关于“腊日”的诗,一首以之作题,吟:“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另一首五言律诗《早花》,在腊日遥寄家国蒙尘之叹,爱国之心系社稷,直苦家国风尘暗,不忧自己容鬓白:


西京安稳未,不见一人来。腊日巴江曲,山花已自开。

盈盈当雪杏,艳艳待春梅。直苦风尘暗,谁忧容鬓催。


流离乱世杜甫身在长安,世局不稳,迟迟未能得一报平安的音讯。相对于动荡不安的时势,山花自在,已经轻轻绽放开了花颜。雪杏盈盈笑、春梅颦将艳。管它仆仆风尘催白了鬓毛,杜甫一直忧心的是家国的安危啊!


两宋腊日民俗风行


进入北宋,民间“腊日”的佛教习俗味比较浓厚。宋吴自牧《梦粱录·十二月》记载:“此月八日,寺院谓之腊八。”在寺院称“腊八”,而在民间虽然普遍作“腊八粥”,但还是称“腊日”,见记载北宋民俗的《东京梦华录》


十二月,街市尽卖撒佛花,韭黄、生菜、兰芽、勃荷、胡桃、泽州饧。初八日,街巷中有僧尼三五人,作队念佛,以银铜沙罗或好盆器,坐一金铜或木佛像,浸以香水,杨枝洒浴,排门教化。诸大寺作浴佛会,并送七宝五味粥与门徒,谓之“腊八粥”。都人是日各家亦以果子杂料煮粥而食也。腊日,寺院送面油与门徒,却入疏教化上元灯油钱。闾巷家家互相遗送。


南宋《乾淳岁时记》记载:


八日则寺院及人家用胡桃松子乳蕈柿粟之类作粥,谓之腊八粥。


宋代诗人腊八日悦天意


宋代写“腊日”的诗多于唐代,宋诗中以“腊八日”取代“腊日”为题的诗相对多了起来,其中少数提到“腊八粥”的习俗。例如:王洋的岁时记事抒情诗《腊八日书斋早起南邻方智善送粥方雪寒欣然尽之因成小诗》,叙写僧人赠腊八粥的风俗起题:“腊月八日梁宋俗,家家相传侑僧粥”;许景衡《再和》“遗粥聊从俗,题诗更可人”的句子。


刘才邵的《次韵刘仙卿腊日喜雪其二》七言律诗仍是以“腊日”作称,吟诵“腊祀祁年瑞雪飘”“人悦自然天意得”的境界,天人和合,此时无声胜有声:


腊祀祁年瑞雪飘,共知帝力最难消。无边世界银为阙,不动根草变瑶。

人悦自然天意得,时和岂待乐声调。月娥似更怜鲜洁,清影亭亭彻永宵。


元代诗人腊日精神


元代虽不以诗胜,还是有写“腊日”的诗,称“腊八日”的就少之又少了。后者如黄镇成的《腊八日访武夷杜先生时平章多通遣使致太傅丞相命求所著书因感今岁两见先生矣


柳条风动早春初,向山中觅。梅片雪飞残腊后,又从川上读遗书。

询求近致师臣币,缮写犹淹聘使车。君相只知崇正学,不将封禅问相如。


诗人腊八日访武夷杜先生,推崇隐士崇正学的心志,高官厚禄不在度中,腊日飞雪季节访书求书,浸濡程门立雪的精神矣。


还有一首虞集的七言律诗《己卯腊八日雪为魏伯亮赋》,诗中“腊八”的节俗在文字间流转而出,岁不与人、功名辞岁,剩景残年触动悲怀:


官桥柳外雪飞绵,客舍樽前急管弦。僧粥晓分惊腊日,猎围晨出忆残年。

白头长与青山对,华屋谁为翠黛怜。惟有寒梅能老大,独将清艳向江天。


官道外客舍中,飞雪纷纷的清晓时分,寺庙的僧人来分赠腊八粥,日月如梭,惊觉腊日又到了。在晨光中映现出当年腊月出猎时,众人围圈景象,一片初日将出光明在望气象,只今残年剩凋景!举头望青山,青山依旧,人间几度?岁月流转舍人而去,少年、翠黛不胜白头!一片不退不屈的情操寄寒梅,挺幽香傲江天。


金朝刘从益的《腊日次幽居韵》,在岁末腊日看尽人间泰中有否,扰扰人世、营营何能得:


世务方扰扰,人生何营营。不如不出门,坐天地情。

泰中有否来,阴极即阳生。掀髯一笑起,窗外风铎鸣。

看云偶独立,踏雪时闲行。最爱朝日升,负暄向南荣。


阴极即阳生的循环,上天自安排,何不将生命回归自然得大自在!


明清两代腊日情


到了明清两代,诗人以“腊日”题诗还是多于“腊八日”的。单以“腊八”题诗,在明代几乎不得见,进入清代,才稍多见。


明代黄衷的《丙戌腊八阻风策口》,诗题称“腊八”可说异数,诗情也哀,腊八日遇大风雪阻于途中,此时闻到隔舟传来粥糜的香味,简直就是玉馔:“隔舸香糜晨馔玉,挟风残雪昼飘绵”


同是明代人,杨慎《腊八日》一诗,追溯了汉代的腊祀行事:“戍从汉腊已千年”;唐文凤《进腊日诗其二》,诗吟腊日佳景,农事藏、祭祀神灵,宫民万里同颂太平,“八蜡”仪典上追三代:


腊日饶佳景,乾坤万里同。三农方报祀,八蜡已成功。

鹤禁春光早,龙庭喜气浓。太平端有像,愿勿效东封。


淸末民初诗人陈宝琛《叠前韵和樊山腊八日见赠》吟:“内廷腊八例颁粥,臣家汉腊亦视此”,从清廷追汉宫的腊祀史故。


敬天 遥接三代回归自然


逢腊日、寄幽心接三代,一脉相传。诗人铭感天地之气、清祀谢天之心、腊日言志之情,从古到今,还是那么鲜明、那么令人触动。天地人间诚心能通。今天的你我,逢节触景,触景生情,能否珍惜“清祀、嘉平”的精神,依然对天地神明持敬感谢、对清净操守坚持不弃?扩大我之爱渺小我之思,能接天宇之心,心怡神舒。◇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