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汉服神韵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传统文化>汉服神韵

欧阳健与克非的“红楼”情结

来源:《绵阳晚报》   作者:宋长丰   浏览人数 :2070   发表时间: 2014-06-30

起自1921年胡适“腰斩红楼”,继之在周汝昌等一干红学流氓的肆意淫污下,荒谬至极的《红楼梦》后四十回“高鹗续作说”严重扭曲和荼毒了一代又一代人。几十年中,党同伐异、学阀遮天的红学会腰斩巨著,罪行累累,劣迹斑斑。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下,欧阳健、克非、曲沐、吴国柱、胡文彬、陈林等无畏打压,而致力于公正评价《红楼梦》后四十回和高鹗,坚持正义和公理的学界良心人士就尤为珍贵。荣耀属于说出真相的人。

 

一个是知名学者,一个是著名作家

 

6月20日,作为欧阳氏宗亲家族代表,原江苏省社科院文研所副所长、《明清小说研究》杂志主编欧阳健教授来到绵阳,参加2014绵阳·欧阳修国际学术研讨会。当天下午,欧阳健便与国内研究《三国演义》的权威专家沈伯俊教授一道前往克非先生家中,共叙情谊。

 

作为一位以明清小说研究见长的大学者,欧阳健还有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就是质疑“脂砚斋”,另起炉灶,对“主流红学”产生了巨大冲击和影响;而曾因一部《春潮急》而誉满天下的克非,用二十多年时间潜心钻研《红楼梦》,出版三部著作,反对以胡适为首开创的“新红学”,直截了当地说,当今的“红学”是一门“伪学”。

 

欧阳健与克非,一个是学者,一个是作家,他们为什么喜欢《红楼梦》?又是如何因《红楼梦》结缘、并肩作战挑战权威的呢?


初中生欧阳健,成就骄人

 

73岁的欧阳健人生经历充满传奇色彩。他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但是刻苦努力,学有所成,在1980年参加中国社科院招收研究人员考试中,被江苏省社科院录取为助理研究员。英雄不问出处,进入专门研究机构的欧阳健如鱼得水,在古代文学特别是明清小说上,成就愈来愈大。

 

“文革”中,欧阳健被关押在江苏淮阴王营看守所,但是在艰难的环境中不仅没有消磨意志,反而是“兴奋处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烦闷时等候喜鹊唱枝头。”

 

实际上,喜欢独立思考的欧阳健,一开始是以《水浒》研究起家。1979年,在《学术研究》发表第一篇论文《柴进·晁盖·宋江》。曾有文章这样描述他,“当时坊间传他很‘牛’,有的说他身高八尺,后脑勺隆起,如魏延突着反骨;有的说他生来有白发九九八十一根,小学毕业半白,初中毕业全白;更有人坚定地认为他学问了得,熟悉六七个国家的语言,能写五种茴香豆的‘茴’字······”

 

大约在八十年代末,欧阳健“移情别恋”,爱上了《红楼梦》。对于以研究明清小说为主的学者,将注意力放在《红楼梦》上,是迟早的事,他本人对这部书也非常喜爱,评价颇高。正如欧阳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流行的不见得能持久,很多都是精神垃圾,是一种消费文学。但是《红楼梦》作为四大名著之一,它所传递的精神和正能量是能永远普及下去的。”

 

偏要“特立独行”的欧阳健,发现了“红学”中的漏洞。张义春的《红学那些人》书中,对此评价“以张果老倒跨毛驴的新异,对学界历来认同的脂本早于程本说提出质疑,鼓吹脂本乃是出于后人的伪托。”

 

自从欧阳健的观点出来后,遭到主流红学界的全面清算,对此,欧阳健自己倒不以为意。他在2003年出版的《还原脂砚斋》一书中说:“吾生来日,本已不多,况且还有古代小说学、晚清小说、俗文学及文言小说诸课题等我去做,眼下最企盼的则是美美睡上一觉,脂砚斋这一块,就恕我不再奉陪了。”

 

十一年过去,记者在“欧阳修国际学术研讨会”的间隙见到了这位大学者。他精神矍铄,性格爽朗,言谈机智而富有生气,当面对电视台的镜头采访时,他面容红润,连说:“不要面对镜头,我放不开啊,放不开!”

 

绵阳文学灯塔,醉心红楼

 

许多人都知道,绵阳有一位大作家,如今年纪大了赋闲家中,很少抛头露面,但是大家都不会忘记,这位老人是绵阳文学界的一座灯塔。他,就是著名当代作家——克非先生。

 

据《绵阳文学的灯塔》一文介绍,《春潮急》当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首版就印了21万册,一面世,人们排着长队争相购买,竟然在半天时间里,就被抢购一空了,简直是个奇迹!因此《春潮急》出版的当年就被大量加印,一版再版。同时,农村读物出版社还有全国各地的出版社翻印了好几百万册。”

 

因《春潮急》而奠定了当代文学史地位的克非,后来又陆陆续续出版了多部小说。在世人眼中,他就是一个作家,然而,晚年的他却“不务正业”,和《红楼梦》结下不解之缘,和“红学”较上了劲。

 

克非对《红楼梦》的评价很高,读这本书有几十年了,“确实是古今中外少有的奇书,不仅能给人以高度的艺术享受,拓宽人的视野,增加人的智慧,丰富人的精神境界,还能安神、养心、正性。”因为对《红楼梦》非常熟悉,也断断续续读了不少“红学”专著,因此克非对这个领域并不陌生。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因痛风加剧而不得不几个月卧病在床。在百无聊赖之际,克非开始深研“红学”。他觉得脂砚斋有很多矛盾之处,心有不平,如鲠在喉,不说不快,便开始写文章在杂志连载。

 

按照最初的想法,克非只想抛砖引玉,希望有争论,将问题的真假辨明,有利于学术健康发展。2004年,第二本《红学末路》出版后,克非觉得在这上面花费的功夫太久,十多年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更关键的是搞《红楼梦》研究,丢开了小说创作,这样他非常痛心。“在忽然意识到的最初那几分钟里,我真的感到了一种彻骨透心的疼痛。”在第三本《红坛伪学》的“自白”中,克非不禁感慨万千。但是一场车祸,又让他回到了这个岔路,对《红楼梦》的热爱,仍旧让人“魂牵梦萦”。

 

对于质疑“主流红学”,克非非常诚恳,他在书中一再表明,“我非红学家,更非学者,而是一个文学创作的老学徒。”关于他的研究思路,他写道:“依据文学创作的原理和一般方法,去探寻小说生成的道理,以证《红楼梦》的性质和来源。”

 

并肩作战,共同质疑主流红学


6月20日下午,刚到绵阳不久的欧阳健便与国内研究《三国演义》的权威专家沈伯俊教授一道前往克非先生家中看望。

 

“我与克非先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在学术观点上又是一致的,这次见面我们大约聊了一个多小时。克老重病刚出院,但精神非常好。后我们担心说得太久不利于身体恢复,便告辞了。”参加完学术研讨会一系列活动后,欧阳健首先谈到了与克非的交往。

 

关于克非多年对“主流红学”的质疑所产生的学术成果,欧阳健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最早是从《峨眉》杂志上看到克非的连载作品《红楼雾瘴》。克非从作家创作作品的角度,提出“脂砚斋”很可疑。因为文学创作是非常个人化的事,不能受到外界的干扰。曹雪芹怎么会容忍一个来历不明的“脂砚斋”在身边指东道西,对作品指手画脚。因为与克非观点高度一致,从那以后,欧阳健便与克非书信交流,探讨问题。

 

欧阳健也指出了一些不足,“克老是著名作家,他从创作的角度谈,这很新颖。但是对于《红楼梦》的版本研究和史料搜集方面,还稍显薄弱。我和贵州大学曲沐教授便建议他注意版本和史料。”2004年,克非《红学末路》出版,欧阳健对这部作品大加赞赏,“《红学末路》认清了脂砚斋作伪,有许多创见,眼光非常敏锐,许多问题我们之前都没有想到。”2012年1月,克非的第三部有关“红学”的巨著《红坛伪学》出版,“这部书比之前更加深刻,我写过一篇评论发表在《博览群书》上。”

 

这次简短的聚会,欧阳健印象深刻,他认为克非凭着作家的敏锐和犀利,已经做到了作家学者化,某些方面的真知灼见超越了部分专家。◇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