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汉服神韵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传统文化>汉服神韵

《补红楼梦》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嫏嬛山樵   浏览人数 :53835   发表时间: 2015-10-31

第二十六回 王夫人复作消寒会 贾探春重征咏雪诗

 

话说众人在暖香坞吃过了饭,薛姨妈便与邢夫人、王夫人、尤氏四人斗牌。平儿、马氏、蒋氏、胡氏便到秋爽斋来闲话,因也斗起牌来。这里探春问道:“你们都有了几首了?”史湘云道:“我才有了两首,要不是吃饭也就得了。”宝钗道:“我们是两起交卷,还是一起交卷呢?”探春道:“作两起的好。”
  

李纨道:“一起搅杂,就看不清爽了。”说着,邢岫烟早已交卷。接着,傅秋芳、宝钗也有了。史湘云道:“你们都有了么?我只好草草塞责了呢!”因赶着,便也完了。探春、巧姐接着都完了。李纨道:“我只就交卷的先后,挨着看了。”因先把邢岫烟的取过来看时,只见上面写着是:

 

霁雪  邢岫烟

朝来喜听鹊声声,日映银沙照银明。
料得今朝消不尽,知他待伴始同行。
  

残雪
留与梅花伴岁寒,庭隅犹有雪平安。
剧怜玉润冰清质,珍重还思几日看。
  

李纨道:“老手的意思,不消说是好的了。”因又把傅秋芳的拿过来看时,只见上面写道是:

 

听雪  傅秋芳

寂寂无声夜闭门,增寒不信火犹温。
偶闻窗竹生微响,知是姗姗玉蝶魂。
  

看雪
试看寒林化玉龙,四围白满射双瞳。
须知天地无私处,人在琼楼玉宇中。
  

大雪
千山万径少人踪,知否天公玉戏工。
倾倒玉尘三万斛,乱飞宇宙斗雌雄。
  

踏雪
欣然踏雪出柴门,特为寻梅过远村。
爱煞银沙铺满地,悔教屐齿破新痕。
  

煮雪
扫取梅花枝上雪,竹炉松火趁煎茶。
休言当酒消良夜,风味全然胜党家。
  

残雪
乘有经年雪未消,银沙犹覆沁芳桥。
东风切莫轻吹去,留取鸿泥伴寂寥。
  

李纨道:“这《听雪》、《大雪》、《踏雪》、《煮雪》四首都好,惟有《残雪》里头‘银沙犹覆沁芳桥’这是本地风光,不可为典,未免俳谐,近于打油体了。”史湘云道:“兴到笔随,偶一为之,还不为过。这《听雪》的‘偶闻窗竹生微响,知是姗姗玉蝶魂’,那《踏雪》的‘爱煞银沙铺满地,悔教屐齿破新痕’真是杰作,我要搁笔呢!”李纨因又挨着看了宝钗的,念道:

 

看雪  薛宝钗

一望乾坤玉琢成,光摇银海欠分明。
已无缺陷崎岖路,更有何人著不平。
  

踏雪
飞雪初停兴颇饶,独来深处踏琼瑶。
却因一路人行迹,知有梅花隔野桥。
  

煮雪
手把茶铛下玉阶,竹炉煮雪趁幽怀。
良宵汤沸车声急,烛影光中堕紫钗。
  

春雪
六出花飞五出花,依然遍地玉无瑕。
东风有意催新绿,一夜吹融万里沙。
  

李纨笑道:“到底是他的不同,沉著痛快的很呢!”史湘云道:“好个‘已无缺陷崎岖路,更有何人著不平’,推开一层,说出大道理来,好的了不得。谅想《看雪》总要让这一首的了。并且‘却因一路人行迹,知有梅花隔野桥’,这样摇曳曲折,还不是登峰造极之句么!”李纨笑道:“且等看完了,再细细儿的评论。”因又看史湘云的,只见上面写道:

欲雪  史湘云

北风连夜吼空林,天压云低覆远岑。
最是一年冬景好,诗情画意两关心。
  

听雪
模糊细响欠分明,不是潇潇暮雨成。
恰似蟹沙声渐急,拥炉静夜隔窗听。
  

立雪
独立衡门看雪飞,爱他梅瘦渐添肥。
讲筵不缀人忘倦,也学程门是也非。
  

卧雪
黑甜一枕裹寒衣,栩栩魂随玉蝶飞。
梦到袁安僵卧宅,芭蕉窗外果然肥。
  

李纨道:“你这《听雪》、《卧雪》两首,就很好,怎么还说是草草塞责呢?”宝钗道:“你这《听雪》的一首,给兰大奶奶的都不相上下呢!总好这《卧雪》的一首,想头更好,用笔玲珑,竟是无出其右的了。”李纨因又看探春的,只见上面写道:

 

看雪  贾探春

无数青山尽白头,拥炉镇日裹重裘。
试舒冷眼凭高望,好濯尘怀上玉楼。
  

踏雪
踏遍琼瑶宇宙宽,缓行袖手不知寒。
骑驴只怕山桥滑,且访梅花慢步看。
  

李纨笑道:“这两首都好,怎么你也只作了两首么?”探春道:“我昨儿虽然拟了题目,并没想到先作。今儿作的时候,本打量还做两首呢,因见他们都交了卷了么,还作什么呢?”李纨又看巧姐的,见是《大雪》、《积雪》两首,因念道:

 

大雪  贾巧姐

雪满空山大地平,林封没髁少人行。
何当乘兴扁舟夜,好寄当年访戴情。
  

积雪
山色全然改却青,空林玉树得佳名。
天寒最喜消难尽,何只书窗一夜明。
  

李纨笑道:“这算难为他了,竟很去得呢!我近来久不作诗,只怕还没有他这个想头呢。这里头《看雪》、《听雪》、《踏雪》、《大雪》、《煮雪》五个题目都有重着的。《看雪》是宝妹妹的第一了,次之就算三妹妹。《听雪》是史大妹妹,次之就算我们媳妇。《踏雪》是宝妹妹第一,次之就算三妹妹和我们媳妇,这三首都好。《大雪》是我们媳妇,次之就算巧姑娘了。《煮雪》的两首都好,不相上下。通看起来,是宝妹妹第一,史大妹妹第二,邢妹妹第三,三妹妹第四,我们媳妇第五,巧姑娘第六。你们看公道不公道呢?”史湘云道:“别人倒也罢了,只是屈了你们媳妇了呢。”探春笑道:“婆婆原没个公然高夸媳妇的道理,他这谦处却也怪不得他。依我公论,兰大奶奶第三,邢姐姐第四。”邢岫烟道:“不错,三妹妹评的公道。我的那两首诗,还不及三妹妹的两首呢。三妹妹第四才是。”宝钗道:“那是已经定了的,二嫂子,你也不用谦虚了。”李纨道:“日天短了,今儿已不早了,还有一个题目呢,我是已有了四句了,你们怎么样?”在家都说:“一首还容易,我们也就作罢。”
  

于是,大家都拈笔寻思。不一时,李纨早先有了。接着,史湘云、宝钗也有了。又等了一会,邢岫烟、傅秋芳也有了。
  

因催着探春、巧姐完了,誊出来大家公看。只见李纨的,上面写道:

 

消寒会即事  李纨

寒气颇侵人,严冬负好晨。
聚谈堪祛俗,促坐可相亲。
绿酒能消冷,红炉即是春。
香山与洛社,难辨主同宾。
  

大家都说:“好。”史湘云道:“稻香老农,如今越发老了。你看他竟公然要学香山九老、洛社耆英呢!”大家都笑了。于是,又看史湘云的,见是:

 

消寒会即事  史湘云

唐有王元宝,暖寒作会佳。
追踪怀古哲,继美到吾侪。
酒满浮金盏,春生遍小斋。
顿然忘凛冽,疑有避寒钗。
  

大家都说:“这首更好了。”探春道:“清新俊逸,只怕这首要压卷呢!但只是结句‘疑有避寒钗’是给宝姐姐玩呢!这‘避寒钗’可不是‘宝钗’么?宝姐姐要罚你的。”湘云道:“信笔所到,就讲不起避讳。况且,并没说他什么坏处。我知道,宝姐姐他是不怪我的。”宝钗笑道:“云妹妹,他自来说话都没什么忌讳的,再看别人的罢。”于是,大家又看,却是宝钗的。大家因争着念道:

 

消寒会即事  薛宝钗

置酒群高会,消寒兴不孤。
莲灯燃绿蜡,兽炭红炉。
诗思留风雪,冰心在玉壶。
本来原耐冷,此际也吹竽。
  

大家都说:“到底是他的,与别人不同,另开生面,果是高手。”
  

邢岫烟道:“后四句足见襟怀旷达,风雅宜人。宝姐姐真是词坛赤帜了呢!”大家随又看邢岫烟的,只见上面写道:

 

消寒会即事  邢岫烟

严寒消不得,袖手苦逡巡。
白雪去苛政,红轮来故人。
会同人似玉,谈笑座生春。
广厦与大被,千秋语尚新。
  

大家都说:“这首高古,也不亚于蘅芜君之作。”因又看傅秋芳的,大家念道:

 

消寒会即事  傅秋芳

炎凉天世态,酷冷作何消。
绿酒螺杯注,红炉兽炭烧。
消寒征好句,说快赌良宵。
惭愧狐裘士,居然竟续貂。
  

大家都说:“这首意思又好,声调也高。”因又看探春的,见是:

 

消寒会即事  贾探春

风雪原佳境,其如苦太寒。
消他三斗酒,会我一身安。
觅句心情暖,拥炉笑语欢。
好张云汉画,相赏共盘桓。
  

大家都说:“这首风味自然,结句清丽,也是好的。”因又看巧姐的,只见上面写道:

 

消寒会即事  贾巧姐

共拥薰笼坐,冬闺集艳时。
避寒凭好会,生暖借新词。
玉脍金齑列,红灯绿酒宜。
偶思龟手药,善用始称奇。
  

大家都说:“这首也不弱,看起来今儿这题目的诗,总都很好。”
  

李纨道:“依我看,这几首诗又还是宝妹妹第一,史大妹妹第二,邢妹妹第三。你们看我评的公道不公道?”众人都说:“这评的很是。除了三鼎甲之外,那就各有各的佳句,都算不相上下了。”
  

说着,只见平儿、马氏、蒋氏、胡氏一起笑着进来了。宝钗道:“你们都到那里去的,怎么这半天都没见你们呢?”平儿笑道:“你们没了事,都寻着去烦心玩儿。我们虽不会做诗,也学你们去寻着烦心去玩儿呢!”马氏笑道:“我和他们都到我那里去闲坐的,因说白闲着做什么,不如咱们也斗牌罢,因此咱们四个人就斗了半天的牌。”李纨道:“怎么倒歇了场了么,谁赢了呢?”马氏笑道:“琏二嫂子一个人赢了,他赢了就不来了。”平儿道:“我怕上头太太们歇了牌,好上去伺候的,故此早些歇了。”李纨道:“这倒也说的是的,没有个太太们歇了牌,你们还没歇的道理。平丫头赢了多少钱儿,明儿可要拿出来做个东道。”平儿笑道:“通共赢了十来串钱,还做什么东道呢?”李纨笑道:“你明儿把钱都交给我,我给你办就是了。”说着,人回太太们牌也歇了,问你们诗可作完了没有?打量要坐席了。
  

于是,大家一同到里边来,原来薛姨妈、邢、王二夫人都输了,只有尤氏一个人赢了。当下见众人都进来了,王夫人因问:“你们诗都做完了么?谁做的好呢?”李纨道:“也不过大家玩儿,都也差不多儿,没有什么高低。”因问:“姨妈今儿彩头好,赢了多少呢?”薛姨妈笑道:“我和你们两位太太都输了,就只是你大嫂子一个人赢了。我们渐渐儿的都老了,那里还是他们少年人的对手呢!”尤氏笑道:“那是姨妈让我呢,我自来斗牌武艺儿就平常,今儿亏得是手气还好,牌也上张,要不然也是要输的。”说着,人回酒席都齐备了,请示怎么摆?王夫人道:“还给早上一样摆就是了,你们还照先前坐罢。”于是,还是薛姨妈、邢、王二夫人、探春、巧姐在里边坐了一席,余人在外边坐了两席。席散之后,薛姨妈、邢夫人、蒋氏、尤氏、胡氏俱各回去了。岫烟、湘云、探春、巧姐就在暖香坞里住了。四人谈了半夜的诗,方才收拾归寝。
  

次早起来,梳洗已毕,同到王夫人上房走了一回,便仍回到园中,先往怡红院来。大家坐定,史湘云道:“到底宝姐姐的学问高,你看诗社回回都是他的出色。最妙是昨儿《看雪》的‘已无缺陷崎岖路,更有何人著不平’,是何等胸襟!那《踏雪》的‘却因一路人行迹,知有梅花隔野桥’,是何等的风味!”傅秋芳笑道:“我还有两首诗没呈政呢!”因取出来,与众人公看。湘云忙接了过来,打开给大家同看。湘云便念道:

 

踏雪

爱从无影月中来,几度蹒跚踏凤鞋。
忽地凌波罗袜冷,不禁狂笑堕金钗。
  

煮雪
只疑天女散琼花,飞满卢仝处士家。
料得不须劳出汲,好炊玉液旋烹茶。
  

湘云念完了,道:“这诗倒清空,一气堆砌全无,却不像大奶奶你的口气呢!”
  

傅秋芳笑道:“这原不是我做的。”探春道:“不是你做的,却是谁做的呢?或者从前的人原有这诗也未可知?”宝钗笑道:“那都不是的,这必是我们秋水姑娘做的。他学诗不久,心地空灵,却句法清丽,往往有出蓝之意。真是诗有别裁呢!”
  

探春道:“是的呀!你前儿就说他会做诗的,我只道他不过学做罢了。早要知道他的诗这么好,昨儿就该请他的呢!”傅秋芳笑道:“姑妈言重的紧了,他那里当的起呢!”探春道:“什么话,任他是谁,有了这样的聪明,总该另眼相待的。这孩子很好,他没在这里么?”傅秋芳道:“他在家看屋子呢。”
  

宝钗道:“明儿再当社的时候,叫他入社就是了。”湘云道:“这要到几时才当社呢?”傅秋芳道:“难得三姑妈、史大姑妈、薛二舅母都这么兴头,我明儿在我那里就请一社使得么?”
  

大家都说:“这就好的很了,明儿添了秋水姑娘,又多了一个人了。你打算做什么题目呢?”傅秋芳道:“我打量还是‘咏雪’十二题。”湘云道:“那未免似乎搜枯了呢。”要知大家怎么说,且听下回细表。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