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汉服神韵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传统文化>汉服神韵

《补红楼梦》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嫏嬛山樵   浏览人数 :53836   发表时间: 2015-10-31

第三十四回 榆荫堂前大放烟火 大观楼上看闹花灯 

 

话说贾琏当下请贾赦、贾政等都到大观园来,进得园中,只见万点灯光,四方普遍,水边山上,无处无灯。贾琏在前引着,先请上大观楼一看,只见满天星斗未足比其光华,极目花灯,四望浑无隙地,说什么火树银花,星桥铁锁。贾赦哈哈大笑道:“这才叫个大观呢,实在有趣。”贾政也笑道:“好固然好,到底未免太糜费了,将来不可为例。”贾琏道:“自老太太去世之后,从没放灯。今年老爷太太特意吩咐了,故此格外加意办的热闹。那里年年以此为例呢?”贾赦笑道:“一之已甚,岂可再乎!我们且下楼去看。”于是,大家下了楼,一路看去,只见到处皆灯。
  

那沁芳桥下,水中一带,都是荷花莲房各样花灯,浮在水上;各桥边皆是各色龙灯,也是浮在水面,头在桥边,身绕桥内;以后便是各样鱼灯、虾、蟹、鳖、蚌、螺蛳、青蛙等类各灯,皆浮水面。两岸树上,便是各色花灯,柳树上有蝉灯,松树上有松鼠灯、猴儿灯,枝头挂印灯,树根下有灵芝灯,各树上有各种禽鸟灯,夹着各种花灯,又有蝴蝶、螳螂、蚱蜢、蜻蜒等样各灯,飞舞枝上。山上便是各样走兽,鹤、鹿、狮、象、虎、兔、獐、獾等类各灯。稻香村一带,水中便是鹅、鸭之类各灯,岸上是鸡、犬之类各灯,又有各种瓜、茄等灯,皆在地上。又有羊灯扮的三阳开泰;又有各色牛灯,牛身上皆有牧童,或吹短笛,或放风筝,俱是花灯。到处亭台楼阁周围,灯俱挂满。于灯少之处,添设了许多高竿,上安辘轳,将五色羊角灯扯上,连接到地,上入云霄。各处墙上俱挂琴、棋、书、画、扇面、博古瓶、炉各种花灯。其花墙、花篱芭皆点灯在内,墙头之上有猫儿灯,雪洞之中有美人灯。正中牌坊加上纱糊联匾,点灯在内,上面四个大字是“宝气腾霄”,两边对联上写道是:不夜城中锦绣连天调玉烛,光明藏里奇珍满地涌金莲。
  

贾赦道:“这灯光把月光都盖住了,说什么‘灯月交辉’呢?”贾珍道:“总是灯多了去的原故。这灯不但多,而且做的精巧,安排布置的也十分妥贴。是谁的指点呢?”贾琏道:“园里都是环三太爷经办的,要单是他一个人,也办的不能这么样。这都是珠大太太、宝二太太和兰大奶奶他们几个人商议出来的主意,都画了图儿去教外头备办了来的,还是他们自己看着安排摆设的呢!”贾珍道:“怪不得这么样呢!这几位我久已知道,他们都是大有才干,比众不同的。”贾赦道:“很好,实在名不虚传。”贾政道:“只是过于糜费了些。从前祖老太太在日,都还没这么样的热闹呢。”
  

于是,大家慢慢儿的走至榆荫堂来,跟的家人们便把椅子都挪在滴水檐前,贾赦、贾政在中间坐了,两旁雁翅都摆了椅子,一一挨次的坐下,面前都放了脚踏、茶几,两边献上盖碗茶船来,伺候的家人都黑压压的站在椅后。贾琏便教把烟火抬出来,在当中空处扯上去,一连放了二十余架,俱各做的十分新巧,还留了二十多架,等老太太们来了再放。贾赦道:“我们到外头去罢,好给老太太们同他小妯娌们进来看看的。”说着,便站起身来,大家一齐都出了园门,仍到荣禧堂上去坐去了。
  

这里邢、王二位老太太便同了众人一起都到园子里来,进了园子,一路看去。邢、王二位老太太道:“这里的灯,比外头强多了。不但灯多,而且新鲜有趣儿。”尤氏道:“实在有趣,连头里老祖太太在日,娘娘省亲都没有这么样的齐整巧妙。我猜这必定是宝二太太的主意,是不是呢?”平儿笑道:“大嫂子虽然猜的不错,也不是他一个人,这是珠大太太、宝二太太、兰大奶奶、秋水姑娘几个人商议出来的主意呢!”史湘云道:“我今儿来了,就看见了,说实在办得好的了不得。这会子点起来,更外有趣了。”尤氏道:“在大观楼上看去,只怕还好看呢!”邢、王二夫人道:“我们到楼上去看看去。”于是,大家一齐都上楼去。李纨便扯了探春不教上去,宝钗又扯了湘云也不教上去,平儿、秋芳、巧姐、秋水都在楼下,没有上去。其余便都随了邢、王二夫人,在大观楼上去看去了。
  

湘云、探春道:“你们两个留下我们不教上去,又是怎么个道理呢?”李纨、宝钗笑道:“我们特留下你们两个,在底下给我们帮忙呢!”因教丫头、婆子们搬出许多马灯来,又把这些各家的哥儿、姐儿都请了来。薛孝哥、贾桂芳、史遗哥、甄芝哥、贾蕙哥都是十一岁的,贾杜若是十岁的,周瑞哥、贾祥哥、薛顺哥、梅春林都是八岁的,贾福哥、贾祺哥、周安哥都是七岁的,贾禧哥是六岁的,共是十四个哥儿,都穿的是各色箭袖小蟒袍,一色换了翠云裘、凫靥裘、元狐、洋貂、倭刀、火狐各色小马褂,头上都是貂帽红顶大花翎,脚下粉底皂靴。
  

大家与他拴扎起各色纱糊的马灯来,腰里弓箭、撒袋、腰刀之类,都是纱糊点灯,手里执着鞭子。又挑了十六名都是十二三岁的小厮,也拴扎起各色马灯来,在前的便执五色大旗引路,旗帜也是纱糊点灯;后面的或执鸟枪,或执杀虎枪、钢叉之类,一手架鹰鹞,一手执马鞭,其器械、鹰鹞也是纱糊点灯。李纨、平儿、湘云、探春、宝钗、秋芳、巧姐、秋水带领着紫云、绣琴、素琴、红梅、翠柳、翠云、文鸾、彩鸾、春山、柳媚、花明诸人,七手八脚的忙了半天,才装束停当。
  

探春道:“这个玩意儿越发有趣,只是孩子们年纪小的,须要慢着些儿走,仔细跌了。这里头就是禧哥儿最小,虽然新年六岁,还只算得五岁呢。你们叔叔、哥哥们带了他去,到了宽阔的地方,留下一个小厮跟他站着,不用动。你们大家只管两边各处串着走,也不用跑,或远或近总给他不远就是了。”
  

于是,三十个孩子骑了三十匹马灯,一起去了。从沿河一带,绕至山坡,转折行走,甚是好看。
  

这里李纨、宝钗、湘云、探春等又把八个姐儿妆扮起来。
  

那贾明珠、梅冠芳、薛宛蓉都是十一岁的,周照乘是八岁的,贾月英、甄素云、陈淑兰、贾绿绮都是七岁的。一色都穿的是箭袖团龙小皮袍,披上大红猩猩毡的斗篷,头上貂鼠昭君套,一个个粉妆玉琢。也都拴扎起各色纱糊的马灯来,手里执着马鞭。又挑了十二名,都是十三四岁的小丫头,也都妆扮齐整,拴扎起各色马灯来。心里的也是旗帜,后面也是弓箭、撒袋、鸟枪、马鞭之类,也有几个架着鹰鹞带着枪刀。一共二十个女孩子,骑了二十匹马灯,一起出去,也向沿河一带,绕至山坡行走,分作两队。大观楼下家人媳妇们打起锣鼓来,两队马灯四下交串,分外好看。
  

邢、王二位老太太与众人在大观楼上,看见水中山上、亭台桥榭,飞禽走兽、鳞介、昆虫、花卉各样灯火,犹如万点寒星,高低上下,远近大小,一片晶荧,辉煌照耀甚是好看。大家正在喝采赞美,忽见沁芳桥上过去了一群孩子,骑着各色马灯,又有旗帜、弓箭、枪刀,架鹰、鞭马由沿河一带,绕至山坡转了过来。
  

尤氏、马氏等与岫烟、宝琴等笑道:“这更办得有趣儿,想必这几家的孩子们都在里头了。”宝琴、李绮道:“怪不得史大姐姐、三姐姐和宝姐姐他们都不见上来了呢,原来在底下给他们孩子们妆扮呢!”说着,只见沁芳桥上又过去了一群女孩子,也骑着各色马灯,也是旗帜、弓箭、枪刀,一样架鹰、鞭马,也从沿河一带绕至山坡,分作两队,从左到右,从右到左,两下盘旋交串。大观楼下又打起锣鼓来,楼上看去,更外十分有趣。
  

邢、王二夫人喜的哈哈大笑道:“可惜祖老太太没见,要是今儿给他老人家看见了,也不知乐的怎么样呢?”尤氏道:“本来今儿与众不同,实在办的很好。他们真会出主意,也怨不得他,聪明人儿都在一块儿了,怎么办的不精奇呢!”说着,只见那两队孩子,左来右往走得十分贯串。邢、王二位老太太在楼上叫道:“给他们孩子们歇歇儿罢,不要绊跌倒了,倒值了多的,我们都下来了。”说着,便一齐都下楼来。
  

原来楼下打着锣鼓,楼上说话都听不见。邢、王二夫人下来便叫歇了锣鼓,教人去“好好带了他们回来,都歇歇儿罢,仔细跌碰了要紧”。焙茗家的便跑过桥去,说:“哥儿、姐儿们都过来歇歇儿罢。老太太吩咐了,说恐怕跌碰了,倒值了多的呢!”这些孩子们正玩的高兴,那里肯歇,都只顾四下串阵,反更跑得快了。邢、王二夫人看了,着急道:“教他们去带了这些哥儿、姐儿们过来歇歇儿,怎么倒反跑起来了呢?”
  

宝钗忙教秋水、紫云两个亲自过去,快带了他们过来罢。
  

二人答应,忙过了沁芳桥去,说道:“老太太教哥儿、姐儿们且过去歇歇儿再玩呢!”因一个上前拉了贾桂芳,一个上前拉了贾明珠,一面教领头的小厮、丫头都过桥回大观楼下来。于是,两队五十个孩子,一群马灯,都回到大观楼下来了。邢、王二位老太太见了,笑道:“好,好!你们都辛苦了,快歇歇儿罢。你们快拿果子来,给这些哥儿、姐儿们吃,喝茶的喝茶。”
  

平儿、湘云、探春、秋芳等大家忙着都给他们解卸腰下挂的马灯、弓箭之类。薛孝哥、桂芳、遗哥都道:“我们还要玩呢,怎么又解下来做什么?”平儿、湘云道:“老太太说怕你们乏了,明儿再玩罢,横竖还有几天玩呢!”李纨叫把烟火抬出来放了罢。于是,把未放的烟火,二十余架一起放了,又放了好些爆仗,赛月明、飞天、十响之类。
  

这些孩子们又都抢着要放,李纨道:“不要闹了,明儿再玩罢。”
  

邢、王二夫人道:“天也不早了,我们都散了罢。”说着,便都出了园门,回到上房去了。邢夫人、蒋氏、尤氏、胡氏和小红等,也都各自回去了。史湘云、邢岫烟、薛宝琴三人便在宝钗处住了,李纹、李绮、探春三人便在李纨处住了,巧姐便在平儿处住了。
  

宝钗等看着园中吹灭了灯火,回到怡红院中,与湘云、岫烟、宝琴大家谈论。湘云道:“想起从前咱们在一块儿玩的时候,也不觉的怎么样,怎么这会子倒都瞧着他们玩了。”薛孝哥、桂芳、遗哥、梅春林、薛顺哥、薛宛蓉、梅冠芳都道:“我们今儿才玩的好好儿的,怎么又都歇了呢?妈妈,明儿早些点灯罢,让我们好多玩一会儿的。”宝钗道:“明儿不玩马灯了。”桂芳道:“马灯很好,怎么倒不玩了呢?”宝钗道:“还扎了五条好龙灯呢,明儿玩龙灯罢,过一天再玩马灯。”宝琴道:“姐姐,怎么不弄个春灯谜儿玩玩,也给他们猜猜,倒不好么?”湘云道:“好啊,记得头里老祖太太兴过春灯谜儿的,倒是弄几个给他们猜猜,倒有趣儿。他们或是会做的,也给他们学做几个,何等不好呢?”宝钗道:“明儿且玩一天龙灯。后儿十五上元佳节,另外做四盏灯儿,上头单贴灯谜。你们大家都写几个在上头,也不用过于深远,倒是浅近些的给孩子们好猜。”岫烟道:“这很好,别的我不很会,这个你交给我就是了。”说着,就收拾归寝。
  

到了次日,傅秋芳梳洗已毕,来到栊翠庵中,见了惜春,请安已毕。秋芳道:“昨儿晚上园中放灯,姑娘怎不出去看看热闹呢?”惜春道:“昨儿我听见说放灯,在门外去看了一看,虽不十分明白,也略见一斑了。”秋芳道:“十八日才止,还有几天热闹呢!灯不但多,而且新奇别致,实在与众不同。我特来请姑娘今儿晚上过去看看,横竖不远,总在园子里头。还有史姑太太、三姑太太、薛舅太太、梅姨太太、陈姨太太、甄姨太太、周姑奶奶这些人都在这里,只怕他们过会子还要到这里来呢!”惜春道:“你去向他们说,教他们不用到这儿来。我今儿点灯的时候,总到园子里去,在那里会罢。没的又惊动他们到这儿来,做什么呢?”
  

秋芳答应了,出了庵来,回到沁芳亭上,只见众人都在那里看着整理桥边、水面的各样灯呢!秋芳道:“今儿晚上,四姑娘还过来看灯呢!”探春笑道:“这是大奶奶你去请的,要是别人,任是谁才请不动他呢!”李纨道:“我看四姑娘近来又随和了好些,都不像那么固执了。”秋芳道:“才刚儿他也说的,昨儿晚上听见园里放灯,他也在门外边来望了一望的。故此我一请他,他就来了。他还说恐怕姑太太、姨太太们要到他那里去,可不敢当,晚上总在这里会就是了。”宝钗笑道:“这可越发温厚和平的了不得了。”大家说笑了一会儿。
  

到了晚上,各处点起灯来,惜春果然来了,与大家相见。
  

大家又告诉他,昨儿是马灯,今儿是龙灯,明儿上元佳节各灯俱有,还有春灯谜儿呢!惜春道:“各样灯虽然好,倒不如灯谜儿有趣,也给孩子们长些聪明见识。这么说,我明儿还要来呢!”宝钗道:“今儿没有空儿,到明儿才能料理灯谜儿的事。我一个人也算不得什么,还要大家来帮着弄几个呢!”
  

说着,邢、王二夫人并尤氏、蒋氏、胡氏、小红等都进园来了。李纨、平儿、宝钗等便与湘云、探春等把那些七岁、八岁的哥儿、姐儿们留下了十三个来,又把十二三岁的小厮们又挑了十三个上去,仍是五十个人,又教秋水、紫云等都来帮着装束停当,每十个人玩一条龙灯,共是五色五条纱龙灯。又挑了七名小厮,合着那七八岁的哥儿、姐儿共二十个人,各执五色云灯,在四方围绕。那五条龙灯,翻来覆去,左右上下,四处盘旋,或分或合,团团飞舞,首尾活动,旋转自然,在那山坡之下空阔地方施展开了。锣鼓齐鸣,果然比着马灯更觉好看。
  

邢、王二位老太太又与惜春等众人,到大观楼上去看,只见四方花灯遍满,一片光辉映着一天明月。远远望去,只见那五条龙灯飞舞前去,直到那石头牌坊跟前,由左而右,由右而左,俱穿中而过,总在牌坊三方出入,上下盘旋。那五色云灯,便团团一转围住不动。又见四条龙灯,蟠住了石头牌坊四柱,只一条龙灯从三门出入,穿插盘旋。一会儿这条龙灯,又蟠在柱上,那柱上的龙灯又换下一条来,一样从三门出入,层层翻覆,滚滚旋绕,周而复始。那五条龙灯,直搅得人眼花撩乱。
  

邢、王二夫人与大家看了一会儿,便都下楼来了,招呼李纨等教他们都歇着罢,宝钗便教秋水、紫云前去知会。他们二人过了沁芳桥,直到牌坊之前,将那拿五盏珠灯的人一起叫回。
  

只见那五盏宝珠灯高举,一齐都到大观楼下来了。那五条龙灯,见宝珠灯去了,便也都随后跟着滚滚而来。那五色云灯,后面拥着,一齐都到大观楼下。大家忙与他们接下灯来,将衣服整理好了,丫头们倒上茶来,大家都坐下喝茶。于是,邢、王二夫人与众人等便都各自回去了。
  

这里惜春道:“明儿的春灯谜,你们也该早些料理了。”
  

宝钗道:“今儿才糊了四盏纱灯来,灯谜儿只好明早再说罢。四妹妹若高兴,明儿可以代作几个儿,使得么?”惜春笑道:“这个还可以,我明儿带几个来,就是了。我这会子,也回去了。”秋芳便教秋水送四姑娘回去。惜春道:“满园子里的灯,又有月亮,还要人送做什么呢?”秋芳道:“紫鹃姐姐又没来,姑娘一个人怎么回去呢?”宝钗道:“秋水姑娘送了四妹妹去,他一个人也不好回来的。”因教紫云同着送去,两人便一起回来,也有伴儿。于是,秋水、紫云二人送了惜春回去。
  

这里也便叫人吹了灯火,大家各自分头而去。湘云、岫烟、宝琴三人,回到怡红院中坐下。湘云道:“我想灯谜儿倒是雅俗共赏的好。头里琴妹妹做的十首怀古诗虽然好,未免太深了些,难猜呢!”岫烟道:“过于粗俗了,也不好。”宝钗道:“我们这会子,且先说两个儿看看呢!”未知说的是几个什么灯谜,须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