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汉服神韵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传统文化>汉服神韵

《补红楼梦》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嫏嬛山樵   浏览人数 :53837   发表时间: 2015-10-31

第二十九回 佳子弟拜家塾先生 群丽人迎芙蓉城主

 

却说这年殿试又早过了。贾蓝是三甲第一百二十名,朝考后,是即用知县。过不多时,早选了长安县知县,且喜离家不远,就带了家眷赴任去了。甄宝玉点了江西学差,小周姑爷升了翰林院编修。李纹生了一女取名淑兰,傅秋芳又生了一女取名绿绮,小红生了一子取名祺哥,探春又生了一子取名安哥。
  

时又早已到了年底,瞬息新年。桂哥已是六岁了。贾环在家无事,因就园里自己住的秋爽斋里头,另外收拾起两间屋子,做个家塾,以训子侄。桂哥应该草字排行,因添了一个“芳”字在下,取名桂芳。松哥也就照着排了,改名杜若。蕙哥原是草字,不用改了,还叫贾蕙。薛姨妈听见了,喜欢的了不得,便把孝哥儿也送来附读,来往便从园里角门出入,又近便,又有姑妈宝钗照应。每日读书写字,四人都还聪明,就中薛孝哥才料略为差次。桂芳本性聪明,五岁时宝钗便教他念书写字,已经认得两千多字了。每日一早便到塾中,晚上回来,宝钗又还教导。
  

一日,是四月中旬。紫云接了桂芳回来,不见宝钗在屋子里,问时知是到王夫人上头去了。只听那边屋内素琴、绣琴两个在里头笑打,桂芳便要瞧去,紫云遂跟了过来说道:“奶奶不在家,你们就这么发疯,教人看见了是什么规矩?哥儿回来了,都不知道伺候。”素琴道:“哥儿回来了,今儿辛苦。”
  

便拿了茶杯,要倒茶去。桂芳道:“我不喝茶,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事这么吵嚷?”素琴道:“奶奶到上头去了,叫我们两个看屋子。我们两个就说,白坐着做什么呢,不如一家写一张字,看谁写的好,写不上来的,就打五下手心。他写了一半多,就不写了。我说原说过的要打五下手心呢,他又不肯教打。我正要打他呢,你们就来了。紫云姐姐,你说我该打他,不该打他呢?”桂芳道:“你们写的字在那里呢?拿来给我瞧瞧。”
  

素琴便把两张字递给桂芳,桂芳看时,见素琴的写完了,绣琴的还差着两行呢。桂芳道:“你们两个人的底子是谁写的?”
  

素琴道:“都是紫云姐姐写的。”桂芳道:“紫云姐姐写的很好,你明儿也给我写两张呢!”紫云笑道:“我那是什么字,你要学了我的字,还好么?三爷同奶奶写的都很好,你只照着他们那样写,就是了。”
  

正说着,只见秋水进来了。紫云便忙让坐,绣琴倒上茶来,秋水道:“宝二奶奶那里去了?”紫云道:“奶奶在太太上头去了。姐姐又是带了诗来,是画来了呢?”秋水笑道:“那里有这么些诗啊,画啊的。我因今儿还没见过奶奶呢,特来请安来的。”桂芳便拉住他道:“姐姐,你来给我画张画儿罢。”
  

秋水道:“这里又没有颜色画笔,怎么画法呢?等明儿在我那里,我给你画两张来就是了。”桂芳点头道:“也罢了,姐姐,你就别忘记了。”秋水道:“我知道。”因也拉了桂芳的手,问道:“你今儿在学里念的是什么书,可记得了,你念给我听听看呢?”桂芳道:“我今儿念的是:吉梦维何?维熊维罴,维虺维蛇。大人占之:维熊维罴,男子之祥;维虺维蛇,女子之祥。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维酒食是议,无父母贻罹。”秋水道:“你倒念第三本《诗经》了么。”说着,宝钗回来了。
  

桂芳便同了秋水众人过去,秋水向宝钗道:“桂哥聪明得很,我才刚儿问他念什么书了?他倒念了第三本《诗经》,念得很熟呢。明儿总要比哥哥高些的,只怕鼎甲总有分呢!”宝钗笑道:“他却还肯念书,记心也还好。那里敢望鼎甲呢,将来功名还不愁罢了。”说着,早摆上晚饭,是一盘芥末拌雏鹅、一碗燕窝鲜笋煨鸡、一碗火腿炖肘子、一盘东坡大肉。
  

宝钗便叫秋水在这里吃饭,宝钗坐了上首,桂芳与秋水对面打横,绣琴盛上饭来。桂芳向宝钗道:“妈妈,秋水姐姐是***干女儿不是?”宝钗笑道:“那里是什么干女儿呢,他是我养的亲女儿么。”桂芳道:“他大我十几岁呢么,那里是妈妈养的呢!”秋水也笑起来了。桂芳道:“妈妈,秋水姐姐他明儿给我画两张画儿来呢!”宝钗笑道:“是了,你吃饭罢,仔细看吃冷了。”桂芳道:“不冷呢。”秋水道:“我给你浇些热汤罢。”桂芳摇头道:“我不要汤。”秋水便夹了一块火腿给他。少顷饭毕,撤过残肴,漱口喝茶。又坐了一会,秋水去了。宝钗又给桂芳理了一会书。方才归寝。
  

瞬息夏秋已过,交冬之后,到了十一月上旬,乃是探春子安哥周岁。平儿、宝钗、马氏、秋芳都坐了车,过去听了一天戏,至晚方回。过了几日,探春的姑爷升了都察院左都御史,随即谢恩陛见回来,各衙门都来贺喜,车马填门。于是,一连唱了几天戏。头一天请的是郡王、驸马、各公侯伯、大学士;第二日请的是六部、都察院各官;第三日请的是翰詹、科道各官;第四日请的是国子监、大理寺、鸿胪寺、太堂寺、太仆寺、光禄寺各官;第五日请的是本地方官;第六日请的是各亲友。
  

这日,贾赦、贾珍、贾琏、贾环、贾琮、贾蓉都在那里听了一天戏,甚是热闹,暂且按下不题。
  

再说湘莲、宝玉自从救了薛蟠之后,便同到袭人家里,见了袭人,宝玉丢下扇子,便和湘莲两人脱身走了。回到大荒山青埂峰下茅屋内,见了大士、真人,告禀平安州、紫檀堡两处之事。大士、真人道:“好,好!又了却世间两段因缘。再过一年,你们便该归还芙蓉城去了。我们又且到山下云游,只等到了其时,我们再来引送便了。”
  

湘、宝二人送出了大士、真人,回来坐下。湘莲道:“我们弟兄两个,却给薛家兄妹两人皆有夙世因缘。前儿两处之事,也是分该如此。”宝玉道:“可不是么?我们明儿到了芙蓉城中,无事时尽可游戏人寰。也还可再来看看未了的因缘,是怎么样呢?”湘莲道;“那却不然,前儿的两处事情,也只可偶一为之,不可复行。如此,一则怕被人识破;二则宝兄弟你都不知道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事么?”宝玉道:“二哥说的是,你到底比我的见识高多着呢。我往常见你舞剑舞的风驰电掣,英气逼人,却没见你用过他呢。前儿才看见你的武艺,想古来剑侠,也不过如此罢了。我们在此,除坐功之外,别无消遣。不如你明儿就传授给我剑术,使得么?”湘莲笑道:“我的剑术也算不得什么,这剑术的讲究原大。当日黄帝与神女讲击刺之法,要守如处女,出如脱兔。这剑侠一流,原属阴。故妇人善此者不少,红线、隐娘最为高手。善剑术者,将双剑炼为弹丸,藏于脑后,任是铜关铁壁,障碍全无,来去如飞,不见踪影。我们师父,原不是此道中人,故我也没有传授。宝兄弟,你又何必学呢?你之不能学我舞剑,就犹如我不能学你吟诗的一般。我见你吟诗,又何尝不羡慕呢?我要学,想量一时也学不会,白可惜了工夫,又何必学呢?”宝玉笑道:“这还是各有所长的好了。”于是,二人每日还是打坐用功,无事时或到山下闲步,看些山花绕径,古木参天,飞泉瀑布,绝壁横云;或到山顶步月,听些龙吟虎啸,鹤唳猿蹄,和那妖狐拜月,斑豹藏云。
  

这都是司空见惯,不以为奇的了。
  

由是寒暑又更,宝玉已经离家七年了。一日,二人正在门外闲望,只见大士、真人同了甄士隐、贾雨村一起回来,二人忙上前迎接,同进茅屋内坐下,湘、宝二人献上茶来。甄士隐、贾雨村道:“柳、贾二兄,恭喜赴任蓉城,我们特来相送。”
  

大士、真人道:“你们功行已满,该登芙蓉城主之位,今已届期,二位道兄有言在先,故来相送。我们就此同行罢。”
  

于是,大家出了茅屋,湘、宝二人跟随甄士隐、贾雨村、大士、真人穿云而去。行了两个时辰,早远远望见一带淡红围墙,里面隐隐楼台殿阁,只见警幻仙姑,带领痴梦仙姑、钟情大士、引愁金女、度恨菩提一群仙子,并妙玉、林黛玉、迎春、凤姐、香菱、鸳鸯、尤二姐、尤三姐、秦可卿、晴雯、金钏、瑞珠等都来迎接芙蓉城主,一齐在围墙之外。大家相见已毕,让甄、贾、大士、真人、湘、宝六人前行,只见围墙外两边,有许多黄巾力士站立。那淡红围墙,共有四门,即所谓芙蓉城也。
  

湘、宝二人由南门进去,行不多远,只见一座石头牌坊,上面写着“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假作真时真作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宝玉见了,心下道:“我来了数回,俱是梦里,到底不大明白。今儿才亲历其境,原来倒是此地的主人,也不枉我学道一番了。”
  

过了牌坊,便是一座宫门,门上横书四个大字道:“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大书道:厚地高天堪难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
  

进了宫门,只见两边都是一溜配殿,各处都有匾额。行尽了甬道,只见中间一座正殿,上书“花满红城”四个金字。
  

众人进了殿中,大家重新施礼。黛玉又拜见了师傅贾雨村,妙玉拜谢了甄士隐昔日搭救之恩,香菱也来与他父亲磕头,湘莲与尤三姐相见,宝玉与凤姐、迎春、黛玉、鸳鸯、秦可卿、晴雯、金钏等相见。各道契阔已毕,然后让甄士隐、贾雨村、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四人在上面东西对坐,湘莲、宝玉二人在东边下首并坐,警幻仙姑与众人在西边下首陪坐。
  

仙女献茶已毕,警幻仙姑道:“柳、贾二公虽是此地主人,然而今日初到,尚在未谙。今蒙四位老仙长降临,小道亦忝在地主之列,略备一餐,少伸芹意。”大士、真人道:“多蒙仙姑盛意,有我们甄、贾二位道兄在此叨扰罢。我等尚有他事,不能羁延。”警幻仙姑道:“已知二位老仙长不茹荤酒,特备纯素蔬食,不过少顷之工,也不敢久留的。”因请到后宫去坐。
  

警幻仙姑在前引导,大家走进殿后看时,却是五间上房。
  

原来不进上房,却由旁边角门出去,向北而行约有三五百步,转过甬道,只见向北也有一座石头牌坊,牌坊外再向北去,便是芙蓉城的北门了。警幻仙姑引着众人不过牌坊,却转向南,进了向北的宫门,到了警幻仙姑的正殿。里面已摆下四席,上首两席请甄士隐、贾雨村、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坐了,东边一席让湘莲、宝玉二人坐了,西边一席是警幻仙姑与妙玉二人相陪。不一时,饭毕漱口吃茶,大士、真人便起身告辞。湘莲、宝玉二人道:“二位师父,还请在此暂宿一宵,明日再行,也少尽弟子辈一点微忱。”大士、真人道:“我等还有因缘应当指点,将来到此之日尚多,汝等不必坚留。甄、贾二位道兄,他们可以在此留连两日,领略风光,也是一样。”于是,湘莲、宝玉二人与警幻仙姑、妙玉等送了大士、真人出去,过了牌坊,看着二人出了围墙,飘然去了。
  

湘莲、宝玉等大家回到警幻宫中,只见贾雨村正与黛玉谈讲别后之事呢。黛玉道:“闻得师傅当日宦途颇称得意,常在外祖母家与母舅拜会,学生几回要出来请安,又恐冒昧,是以因循不果。敢问何以又于几时入道的呢?”雨村道:“我因为沉溺宦海风波,幸遇甄道兄指点迷津,遂幡然入道的。甄道兄已经得道多年,我之入道是和宝玉兄入道的时候相等,于今才得七年耳。”宝玉道:“林妹妹,你到这儿来也是七年了。你来的时候,这里还没什么人呢么?”黛玉道:“我到这里来,也是七年了。我来的时候,已有好几个人了,头一个是小蓉大奶奶同瑞珠儿,以后便是金钏姐姐,再后便是尤三姐姐。”宝玉道:“尤三姐姐到这里有十几年了?”尤三姐道:“我也不记得是十几年了。”湘莲道:“也才得十年呢。”宝玉道:“柳二哥就是这年入道的,所以记得。那还有那个先来的呢?”
  

黛玉道:“那就是尤二姐姐、晴雯姐姐、元妃娘娘了。”宝玉道:“元妃姐姐怎么没见?”凤姐道:“他在东边赤霞宫居住,轻易不到外边来。你今儿来了,也该谒见去才是。”宝玉道:“是的,凤姐姐亏你提醒了我,不然几乎忘了,我少刻就去。二姐姐是几时来的呢?”迎春道:“林妹妹来后,就是我来了。我来后,就是鸳鸯姐姐。”凤姐道:“鸳鸯姐姐之后,就是我了。我来后,就是妙师父和香菱嫂子了。”宝玉道:“再后呢?”凤姐道:“再后就是你了。”于是,大家都笑了。
  

宝玉道:“凤姐姐和鸳鸯姐姐我们在地府里会见之后,你们是几时回来的呢?”凤姐道:“你们去了,我们又住了一个多月才回来的。”秦可卿道:“听见宝二叔要不是会见了我兄弟,还认不得珠大叔呢!”宝玉道:“我那是和柳二哥一起去的,鲸卿兄弟他都认得我们两个呢。柳二哥是同去会尤三姐姐的,谁知道尤三姐姐倒先回来了。”湘莲道:“尤三姐姐,你们是三人同去的,怎么你一个人先回来了呢?”尤三姐道:“我原是护送他们两个去的。到了那里,因老太太要留他们在那里住,我又记挂着回来覆旨,故此就先回来了。”宝玉站起身来道:“我此刻便到元妃姐姐那里去,只是我路径生疏,要烦谁指引才好呢。”迎春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就是了。”
  

湘莲道:“我也该去拜见娘娘,只怕礼仪不谙,宝兄弟烦你给我代奏请安罢。”宝玉道:“柳二哥,我给你转奏就是了。”
  

于是,迎春引着宝玉出了警幻宫门,向东而去。走了一会,早望见一带红墙,到了向东的赤霞宫,进到正殿,见了元妃,先行君臣之礼。元妃命宫女扶住,道:“此处已非禁地,只行常礼罢。”遂赐坐于旁,宝玉又代湘莲转奏请安已毕,元妃道:“我起先闻知你出了家去,心里很不爽快。后来凤姐、鸳鸯在地府回来,说你复又蓄发,将来还是此地主人,不久就来,我这才放心。我住的这赤霞宫,便是你的屋子。我在这殿后中间作为寝室,这殿旁左右另有上房,右边是你二姐姐住了,你便在这左边住罢。咱们姊妹们每日在一块儿说话,朝日相见的,何快如之。追想从前暌隔人天,不能聚首的时候,岂不顿有霄壤之分了么。”宝玉道:“这都是托赖娘娘的洪福。元妃道:“别的姊妹们住处,你还没到呢么?”宝玉道:“都还没去,先来请过娘娘的安,然后再去呢。”元妃道:“你且仍去警幻仙姑那边,恐怕还有什么事宜办一办去。你这里寝所的铺陈一切,我已教人预备了。你二姐姐先领他去看看罢。”于是,迎春领了宝玉,到殿外左边转进一垂花门去,里面两边抄手游廊,上面三间上房十分精雅,进到里面,在炕上坐下,早有十二名伺候的仙女上来磕头参见,随又捧上茶来。宝玉道:“他们都还在那边等我们呢,不喝茶罢。”迎春道:“也好,横竖晚上还是我和你一起回来呢。”
  

于是,二人复回到警幻宫中,只见甄士隐与香菱正谈薛蟠之事,说起当日打死冯渊,还是在贾雨村案下判断的话。贾雨村道:“那时我因葫芦庙的小沙弥做了门子,他说薛家、贾家的富贵盖天下,教我不可秉公判断的话,因而枉法受私,就把这事胡乱断了。”湘莲道:“冯渊在地府,现已娶了薛大哥之妻夏金桂为妻,这事倒公允了。我与宝兄弟在地府回来之后,又到平安州救了薛大哥一命。”香菱等尚不知原故,湘莲又把前事细细说了一遍。甄士隐道:“那都是事皆前定,岂不闻:‘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致者命也’的话么?”大家点头叹息。不一时,摆上晚饭,甄士隐、贾雨村、湘莲、宝玉四人坐了一桌,警幻仙姑与众人分坐了三桌。少顷饭毕,漱口喝茶,又坐了一会,大家都要归寝。
  

警幻仙姑等便送士隐、雨村、湘莲、宝玉到正南花满红城的正殿而来。正殿之旁另有三间上房,由一垂花门进去,里面铺设的甚是清雅,请士隐、雨村二人在内歇宿。众人道了安置出来。那花满红城正殿之后,五间上房内,请湘莲与尤三姐同祝湘莲道:“宝兄弟在那里住呢?”宝玉道:“我是在元妃姐姐那里住了。”警幻仙姑等便要送宝玉到赤霞宫去,宝玉道:“我先已经去过了,这会子我和二姐姐一起回去就是了。我今儿也不能到各位姐姐、妹妹处去请安问好了,只好恕我明儿到罢。这会子,竟是两便的好。”于是,大家都道:“也罢,恭敬不如从命了。”警幻仙姑、妙玉两个便仍回警幻宫去。鸳鸯、可卿、瑞珠就近回“痴情司”去。凤姐、尤二姐也就近回“薄命司”去了。黛玉、香菱、晴雯、金钏四人,向西面回绛珠宫去。迎春、宝玉二人便向东到赤霞宫去了。要知后文,再观下卷。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