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汉服神韵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传统文化>汉服神韵

《补红楼梦》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嫏嬛山樵   浏览人数 :53830   发表时间: 2015-10-31

第三十二回 孙绍祖鼎烹转轮府 贾元妃高会赤霞宫

 

话说林如海在冥中做了十殿转轮王之位。那冯渊、崔子虚、秦锺三家眷属俱在署内。如海因着他们分管事情,犹如幕友一般,教冯渊掌管刑名兼理钱谷,崔子虚专管书启兼代红黑笔,秦锺专管号件。这转轮王府中有一名厨子,原是前任荐过来的,名唤多官混名多混虫。原来便是多姑娘的前夫,原是荣府厨子。
  

今知贾母、贾珠在林如海任上升来此处,便写了个手本,托潘又安回了,上来磕头请安。贾母便问问他生前之事,因知他妻子多姑娘现已嫁了鲍二。这多官并无过恶,况原是荣府旧人,贾母便向如海说了,加恩叫他在大厨房管总,这多官便磕头谢了。
  

一日,过堂脱生的鬼犯内中,忽有一名鲍二。林如海看了阳世犯由,叫上他来细问。鲍二不敢隐瞒,便将因荣府撵出,纠约盗贼,俱祸潜逃,探知其妻多姑娘为薛蟠娶去作妾,复约伙盗于平安州欲行劫杀薛蟠,致被柳湘莲杀死之事,一一供明。
  

林如海便罚令他转世为驴。因将此事告知贾母,贾母叹息了一番。便因鲍二,想起鲍二家的来,他自来就与贾琏不端,现今年少在此寡居,难保其无暗昧之私。况鲍二已被湘莲杀死,转世为驴。鲍二既经复娶多官之妻为妻,今多官现在此处,且人胜似鲍二,何不即将鲍二家的配了多官,岂不十分公允呢!遂将此话向林如海说了,林如海笑道:“老太太真是想得到,凡事一秉大公,这么一调剂,真是内无怨女,外无旷夫了。”于是,遂将多官与鲍二家的配为夫妇,一个是其妻曾嫁其前夫,一个是其夫曾娶其前妻,真是颠倒姻缘,从来奇事了。
  

一日,阎罗王那里有文书来,是有几名要过堂转世脱生的鬼犯。崔子虚看见内中有李衙内一名,心下惊疑,因请出林如海来,将李衙内名字指与他看,道:“不知是那李衙内不是?请老大人明儿过堂的时候,留心问他一问。横竖晚生的始末,老大人是知道的。”林如海道:“这个容易。这会子没事,就过堂罢。”因吩咐出去,叫伺候升堂。
  

不一时,人役齐了,如海升堂,便叫带过这一起过堂的鬼犯上来。底下答应一声,一一点名过去。点到李衙内,林如海问道:“你把生前之事,细细说来。”李衙内道:“小鬼犯是长安府太爷的舅子,生前总在长安府衙内,因到锦香院去宿娼,有孙绍祖妒奸争闹起来,那孙绍祖行凶,就把小鬼犯杀死了的。小鬼犯生前并无过恶,今当转生为人,到案下来过堂的。”林如海道:“你生前聘过张金哥为妻的么?”李衙内道:“张金哥聘后就死了,并未过门。”林如海大怒道:“你倚仗长安府威势,强聘张金哥有夫之妇,以致金哥父母逼退崔守备家之聘。义夫烈女,双双自荆你这罪恶还小么?”姑念已死于他人之手,免受地狱之苦,罚令转世为犬,也不问枉了你了。”底下鬼卒就把狗皮给李衙内披上,同这一起过堂的鬼犯,都赶到六道轮回处转世脱生去了。
  

林如海退堂进去,便告诉了崔子虚一番。适值贾珠也在那里,便道:“罚他为犬,还便宜了他呢!只是他才说被孙绍祖杀死了的,这孙绍祖是什么人?好像我二妹妹的姑爷是这个名字呢!等我问老太太去,看是不是?”于是,走到上房见了贾母道:“方才姑爹在外过堂,有一个鬼犯是李衙内,就是崔子虚、张金哥的对头,姑爹已罚他转世为犬去了。这李衙内在阳间,说是被孙绍祖杀死了的。我好像听见二妹妹的姑爷是这个名字呢,老太太可记得么?”贾母道:“迎丫头的姑爷是叫孙绍祖,他是荫袭指挥,怎么能混杀人呢?”贾珠道:“听见二妹妹还是他凌辱死了的,可见就是个凶横的人了。或者因斗殴,或者因什么事情杀了人,也是有的。这李衙内是长安府的舅子,这杀他的人总是要抵偿的,以后总留心看这孙绍祖的名字就是了。”贾母道:“要果然是孙绍祖这混帐东西到这里来了,也要给他受受罪才好呢!”贾珠道:“我对他们说去,俱大家留心,不要给他错过了。”于是,出来嘱咐了冯渊等,大家留心看孙绍祖的名字,恐怕错过。
  

谁知过不数日,只见过堂的文书内早有一名孙绍祖。贾珠道:“是要抵偿李衙内的,不得这么快,或是别故死的,也未可知?”冯渊道:“恐怕是畏罪自戕的,也料不定。”贾珠等林如海回来,就将此话禀了。林如海道:“今儿已迟了,明早过堂罢。横竖他已来了,没有错过的事,就放心了。”
  

到了次日一早,林如海吩咐,今儿在内堂过堂,请贾母、贾夫人在屏后坐听。不一时,伺候人役已齐,如海升堂,逐一唱名点过,点到孙绍祖,如海便问:“孙绍祖,你在阳间是什么人,是怎么死的呢?”孙绍祖道:“小鬼犯生前是荫袭指挥,只因酒醉杀了李衙内,问了抵偿,正了国法死的。”林如海道:“你娶的妻子是贾迎春吗?”孙绍祖道:“是贾迎春。”如海道:“他是怎么死的呢?”孙绍祖道:“是病死的。”林如海把惊堂一拍,喝道:“我久已知道是你凌辱死的,还狡赖吗?”
  

叫鬼卒把他快叉下油锅底下。鬼卒答应了一声。只见檐前早已设下油锅,烈焰腾腾烧的锅内的油都滚起来了。一个鬼卒便上来把孙绍祖跣剥了衣服,一个鬼卒提起钢叉照孙绍祖腹上“咯喳”一声叉将起来,举着往油锅里一丢,那滚油都溅出锅外。
  

不一时,皮骨俱烂,渐渐熔化,化成一道清烟。鬼卒将他捞将起来,向地下一掼,将水一喷,依然还是人形,穿了衣服,上前跪下,哭道:“十王爷爷,鬼犯从今悔悟,再不敢为非了。”
  

如海道:“你生前杀了李衙内,故抵偿正法。那凌辱妻子致死的罪名,还没消除呢!今罚你转世为猪,长大了的时候,免不得心头一刀,还教那世人千刀万割吃你的肉去。”底下鬼卒便把猪皮给孙绍祖披上,同那一起过堂的鬼犯,都赶到六道轮回的地方,转世脱生去了。
  

堂事已毕,如海退堂进来。到了上房,见了贾母,问道:“老太太可听见了么?”贾母道:“我见他叉下油锅,看的害怕起来,也没听完就进来了。后来怎么样了呢?”如海道:“他后来知道改过,我就罚他转世为猪去了。”贾母道:“阿弥陀佛,这也就很够了他了。”贾珠道:“前儿李衙内转世为狗,今儿孙绍祖转世为猪,这猪狗都是差不多的畜生,还便益了孙绍祖呢。”如海道:“猪狗虽然一样,却大有分别。这狗若生在太平富贵人家,得保其天年,逍遥自在,比那贫贱极了的人还高些呢。猪是长大了的时候,总免不了一刀,还要千刀万割的切食其肉,比狗就差远了。”贾夫人道:“二侄女儿此刻都在离恨天上,原也不恨他了。只是不知几时才得瞧瞧我们女孩儿去呢?”贾母道:“横竖总有见的时候罢了。这会子,又何必这么忙呢?”于是,又过了两月。
  

忽然,一日玉帝有旨:“京师都城隍忠?v王员缺,着林如海调补,所遗转轮王员缺,着胡判官补授,其酆都城隍员缺,着崔判官被授。钦此。”林如海接了玉旨,随即各王并城隍等都来拜贺。贾珠与冯渊、崔子虚、秦锺等也都道了喜。贾母道:“这可到太虚幻境里去不能呢?”林如海道:“这是到京城里去,倒离老太太家里不远了。明儿可以晚上梦里回家看看,倒使得的。”贾夫人道:“离恨天上到底几时才能得到呢?”贾珠道:“明儿姑太爷上任去,先要到天上陛见谢恩呢!我们便都一起动身前去,先到了太虚幻境住着,等姑太爷陛见了回来,再一起到京城上任去,岂不两全其美呢?”如海道:“但不知那里可顺路不顺?”贾珠道:“潘又安是去过的,问他便知道了。”便传了潘又安进来,如海问道:“你上年送尤三姑娘到太虚幻境去过的,可知道那里离玉帝天上有多少远,顺路不顺路呢?”潘又安回道:“小的还没上过天,远近是不知道。只记得那年在那里曾听见过他们说,他们那里离南天门不远。”
  

如海道:“这么说,就是顺道了。”于是,一面料理交代,一面收拾,择日起身。如海又到各衙门去辞了行。
  

到了起身这日,各王与城隍等都在城外祖饯,如海下轿施礼,道:“多蒙盛意,铭感五中。但王程紧急,不敢稽延,待林如海立饮三盅罢了。”于是,各王公敬了三盅,如海饮了,便道:“列位王爷请回,小弟就此告别。”各王等再三要候如海上了轿,方才回去。这里贾母头里坐了一辆大车,鲍二家的在前伏侍;第二是贾夫人带了司棋坐了一辆大车;第三是夏金桂、张金哥、智能三人坐了一辆大车。贾珠带了潘又安骑马在前引路,冯渊、崔子虚、秦锺带领焦大、多官等也都骑马,押着行李驮子在后。林如海坐了一乘大轿,从后赶了上来。
  

行到下午时分,贾珠在前早隐隐望见一带淡红围墙,便问潘又安道:“那是什么地方?”潘又安道:“那就是芙蓉城了。”
  

贾珠道:“这就快到了,我们慢着些儿,等姑老爷上来,禀明了再走。于是,缓缓而行。渐离芙蓉城不远了,只见林如海大轿已上来了,贾珠便下了马,到轿前来回道:“前头望见的就是芙蓉城了。”如海道:“我此刻先要陛见去呢,你们先到那里去罢,我陛见回来,再到这里会齐。”贾珠答应了下去。
  

如海便带了潘又安,取路往南天门去了。
  

这里贾珠在前,引了贾母等一起车马人众,早到了芙蓉城口。只见几个黄巾力士上前来问,贾珠道:“我们都是你们这里元妃娘娘、潇湘妃子,贾林两家的人,特意到这儿来的。”
  

那黄巾力士答应了一声,便都上来领着进了南门,一个便先去报信。湘莲、尤三姐路近,听见了便赶忙招呼了凤姐、鸳鸯、尤二姐、秦可卿、瑞珠一齐迎了出来。贾珠等已到了石头牌坊,见了湘莲忙下了马,上前拉手相见,并与尤三姐、凤姐、鸳鸯问好。凤姐道:“老太太都来了么?”贾珠道:“都来了,人多着呢!”鸳鸯便问道:“这车里是老太太么?”贾母看见,便道:“我在这里呢!”鸳鸯赶忙上去,同着鲍二家的扶了贾母下车,凤姐便扶了贾夫人下车,接着夏金桂、张金哥、智能都下了车。大家相见,请安问好。秦锺也上前给他姐姐相见,并给众人请安。贾母道:“我们宝玉还没来么,林丫头呢?”
  

凤姐道:“我们路近,就先来了。他们都路远,走的慢些儿,也就都要来了。老祖宗同姑太太,且请到殿上坐坐,歇息歇息罢。”
  

于是,大家慢慢儿的走到宫门,正要进去,只见东边宝玉同迎春两个来了。宝玉忙跑上前去,请了贾母、贾夫人的安,迎春也上来请了安,大家相见。于是进了宫门,到了花满红城的正殿,正要坐下,只见黛玉、香菱、晴雯、金钏都来了。一齐跪下请安。贾母、贾夫人拉了黛玉,一齐大哭,黛玉也哭起来。凤姐道:“老祖宗和姑太太,今儿都大家团圆相会,应该欢喜才是,怎么倒伤起心来做什么呢?”贾母道:“原知道该欢喜才是呢,不由的见了面就伤起心来了么。”说着,只见警幻仙姑、妙玉也来了,大家请安问好。贾母道:“妙师父隔了好几年没会了。这一位是谁呢?”黛玉道:“这是警幻仙姑,就是这里太虚幻境的主人呢。”贾母与贾夫人道:“我们初到,应该来奉谒才是,怎么倒惊动仙姑的大驾呢?”警幻仙姑道:“听见老太太和姑太太的驾到,只因路远来迟,以致有失迎候了。”
  

于是,大家又从新逐一施礼。相见已毕,因冯渊、崔子虚不好起居,宝玉便让了贾珠、冯渊、崔子虚、秦锺同湘莲陪着六人都到赤霞宫宝玉上房去坐了。这边贾母、贾夫人、夏金桂、张金哥、智能等是警幻仙姑、迎春、黛玉、凤姐、可卿、尤氏姊妹等陪坐。茶罢,凤姐道:“老祖宗只怕饿了罢,吩咐摆饭。”
  

贾母道:“元妃娘娘在那里呢?我们都要去见见呢!”凤姐道:“他在东边赤霞宫里,宝兄弟、二妹妹都在那里祝老祖宗用过饭再去不迟。”于是,摆了两桌饭,上头一桌是贾母、贾夫人二人,黛玉、凤姐陪坐;底下一桌是夏金桂、张金哥、智能三人,尤三姐陪坐。
  

饭毕,贾母、贾夫人带了夏金桂等三人,便要到赤霞宫去,迎春、黛玉、鸳鸯三人陪了过去。到了赤霞宫,宝玉忙迎出来道:“老太太来了,才刚儿大哥哥已同我见过了元妃姐姐了,冯大哥他们三个是代奏请安过了。元妃姐姐知道老太太来了,喜欢的很,正在那里坐着盼望呢!我和老太太、姑太太进去,先见过了元妃姐姐,再请冯大嫂子他们进去见罢。”贾母道:“也罢了。”
  

于是,宝玉先领导进去,奏说:“老太太、姑太太都来谒见娘娘来了。”贾母、贾夫人走上殿去,元妃便站起身来,贾母、贾夫人要行国礼,元妃便一手拉了贾母,一手拉了贾夫人,道:“不用行礼,此处已非禁地,何必如此呢?”因命宫女设坐,贾母、贾夫人谢了坐,方才坐下。元妃道:“多年没见老太太了,倒还康健么?”贾母道:“托赖娘娘的洪福,还好。”
  

元妃道:“姑太太有三十多年没见了,我都不大认得了。才刚儿珠大兄弟来见,也只依稀仿佛,面貌都记不清了。姑太太,恭喜赴任京城,这倒离家里不远了。”贾夫人道:“这都是托赖娘娘的洪福呢!娘娘一向玉体万安?”元妃道:“自到此地,倒比宫闱强多了。”贾母道:“同来还有冯、崔、秦三家女眷在外,要进来叩见请安,因候旨不敢擅入。”元妃便向宝玉道:“你去领他们进来罢。”宝玉答应,便到宫门外领了夏金桂、张金哥、智能三人进殿。夏金桂等三人便向上一齐磕头叩见,道:“恭请娘娘万安。”元妃命宫女搀起,赐坐于贾母、贾夫人之下。金桂等三人又磕头谢了坐,然后挨次坐下。元妃道:“才刚儿两个兄弟说,陛见之后即赴新任,不过一两天就要去了,心里要留老太太、姑太太多住几天才好呢!也罢,今儿在我这里吃晚饭罢,明儿我就不管了。”因叫宫女去请了迎春、凤姐、黛玉、尤三姐、鸳鸯五人来陪坐。贾母、贾夫人等齐道:“又多蒙娘娘赐宴,何以克当?”元妃道:“什么话,我们多年都没有见面了,这会子权作个团圆家宴罢!”
  

于是,就殿上摆了六席酒筵。迎春、凤姐、黛玉、尤三姐、鸳鸯也进来了,参见已毕,大家就坐。右边上首一席是贾母,凤姐陪坐;下首一席是贾夫人,黛玉陪坐;左边上首一席是夏金桂,迎春陪坐;下首一席是张金哥,尤三姐陪坐;底下一席是智能,鸳鸯陪坐;中间一席是元妃相陪。
  

宫女们献上酒来,席间说些冥中之事。贾母便讲起孙绍祖变猪之事来,元妃道:“这事我这里已略知梗概,只不很详细。今儿老太太一说,就明白了。但这孙绍祖原可恨,应该如此的。”
  

迎春听见,便流下泪来。凤姐道:“二妹妹应该欢喜,怎么倒反伤心起来呢?”鸳鸯道:“他是自己想起从前的事来,不由人的要伤心罢了。难道还可怜孙绍祖伤心么?”黛玉道:“正是,往事不堪回首处,这也是自然之理呢!”元妃点头道:“林妹妹说的很是。”贾母又说:“孙绍祖杀的这人,便是李衙内。”因又把李衙内变狗的事,说了一遍。元妃便向张金哥道:“原来这位张姑娘可敬的很,应该旌奖的才是。我这里敬你一杯罢!”因命宫女将自己面前的一杯酒,送给张金哥去。
  

张金哥忙要出席来谢,元妃令宫女拉住,不必出席。张金哥只得站起身来,接了酒,道:“蒙娘娘的恩典,婢子遵旨立饮了。”
  

宫女候干了,仍然取过杯子,送了上去。夏金桂生恐怕说到他的身上来,心下甚是难过。不一时,酒完上饭。饭毕,漱口喝茶,撤过酒席。大家谢了宴,便告辞出来了。
  

原来贾珠、冯渊、崔子虚、秦锺也是元妃赐了一席宴,是湘莲、宝玉相陪,便在宝玉那里坐了,已经吃完。贾珠、宝玉二人又去谢了宴。贾母等到宝玉这里,看了一看,便到迎春那边闲坐去了。湘莲便送冯渊、崔子虚、秦锺三人到花满红城之旁去住宿。夏金桂、张金哥、智能三人便在迎春上房住了。贾母与贾珠便在宝玉上房住了。贾夫人同了黛玉,便到绛珠宫去住宿。要知晚景有何
  

话说,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