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江右吴越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神州文化>江右吴越

偶然杯酒成千古

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解维汉   浏览人数 :979   发表时间: 2017-05-08

平山堂位于扬州市西北郊蜀冈中峰大明寺内。始建于宋仁宗庆历八年(1048年),由时任扬州知府的“文章太守”欧阳修修建,取“远山来与此堂平”之意。历史上平山堂屡遭毁坏,现存的平山堂是清同治九年(1870年)重建。平山堂有徐仁山集句楹联妙手天成:“衔远山,吞长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送夕阳,迎素月,当春夏之交草木际天。”集范仲淹《岳阳楼记》、欧阳修《醉翁亭记》、王禹偁《黄冈竹楼记》、苏轼《放鹤亭记》中的名句而成。而欧、王、苏三人都做过扬州太守,留下斐然诗篇。斯人已逝,但风流宛在。

平山堂位于扬州市西北郊蜀冈中峰大明寺内。始建于宋仁宗庆历八年(1048年),由时任扬州知府的“文章太守”欧阳修修建,取“远山来与此堂平”之意。历史上平山堂屡遭毁坏,现存的平山堂是清同治九年(1870年)重建。平山堂有徐仁山集句楹联妙手天成:“衔远山,吞长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送夕阳,迎素月,当春夏之交草木际天。”集范仲淹《岳阳楼记》、欧阳修《醉翁亭记》、王禹《黄冈竹楼记》、苏轼《放鹤亭记》中的名句而成。而欧、王、苏三人都做过扬州太守,留下斐然诗篇。斯人已逝,但风流宛在。


一眨眼,去扬州已十多年了。但至今平山堂的影子仍清晰地留在脑海里。


平山堂建造在高大的蜀冈之上,位于大明寺大雄宝殿西侧。此堂宽大敞亮,坐在堂上,江南诸山,历历在目,似与堂平,真州(今属仪征)、润州(今属镇江)、金陵(南京)隐若可见,平山堂因而得名,堂中一块匾“远山来与此堂平”就形象刻画出江南远山纷至沓来之状。平山堂是宋仁宗庆历八年(1048年)被贬谪为扬州太守的欧阳修特意修建的,这里是游目骋怀的好地方,壮丽为淮南第一,堂前古藤错节,芭蕉肥美,通堂式的敞厅之上,“平山堂”三个大字匾额高悬。史载,每到暑天,公余之暇,欧阳修常携朋友来此饮酒赋诗,他们饮酒方式颇为特别,常叫从人去附近的邵伯湖取荷花千余朵,分插百许盆,放在客人之间,然后让歌妓取一花传客,依次摘其瓣,谁轮到最后一片则饮酒一杯,赋诗一首,往往到夜,载月而归,这就是当时的击鼓传花。如今悬在堂上的“坐花载月”“风流宛在”匾额即是追怀欧公往事。


清代太守伊秉绶所作的楹联“过江诸山到此堂下,太守之宴与众宾欢。”

清代太守伊秉绶所作的楹联“过江诸山到此堂下,太守之宴与众宾欢。”


平山堂中楹联也是极好的。堂内楹柱伊秉绶一副是:“过江诸山到此堂下;太守之宴与众宾欢。”上联以山喻人,显现当年高朋慕名而至,谈古论今的盛景;下联借欧公《醉翁亭记》中句,表现欧公无法施展抱负的郁闷和乐观自适的落宕情怀。楹柱汪国祯一副是:“山色湖光归一览;欧公坡老峙千秋。”正壁楹柱朱公纯一副是:“晓起凭栏,六代青山都到眼;晚来对酒,二分明月正当头。”前楹徐仁山一副是:“衔远山,吞长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送夕阳,迎素月,当春夏之交,草木际天。”此联集范仲淹《岳阳楼记》、欧阳修《醉翁亭记》、王禹偁《黄冈竹楼记》、苏轼《放鹤亭记》中句子而成,组合起来天衣无缝。


平山堂后隔谷林堂便是欧阳修祠,又名六一祠,系清光绪五年(1879年)两淮盐运使欧阳正墉建。祠壁上嵌有根据清宫藏本摹刻的欧阳修像,由于光线和观看角度的关系,远看白须,近看黑须,神态自若。


欧阳修因杜衍等4人被诬而遭罢官,向朝廷上书进谏,得罪权臣,于庆历六年(1046年)起,先后谪任滁、扬、颍等处知州达11年之久。每到一地,寄情山水,与民同乐,便蕴涵着欧阳修当时的郁悒情怀。他在滁州的醉翁亭已成千古名胜。初到扬州时,虽政务庞杂,应酬尤多,但纲目不乱,关心民瘼,抨击暴政,深受百姓爱戴。他自称文章太守,写出的好古文、好诗词不一而足。扬州地理气候非常适合杨柳的生长,欧阳修非常喜欢杨柳树,曾遍植其于堂前,故后人为纪念他,称之为“欧公柳”。欧阳修在扬州时,除了在大明寺旁建平山堂,又在琼花观中筑无双亭,观中琼花一株,号称天下无双。欧阳修离开扬州后,经常怀念扬州的景物,他曾写过一首诗赞美扬州琼花:“琼花芍药世无伦,偶不题诗便怨人。曾向无双亭下醉,自知不负广陵春。”


皇祐元年(1049年),欧阳修离开扬州,心中仍然系念平山堂。嘉祐元年(1056年),刘贡父出知扬州,欧阳修作《朝中措·平山堂》词相送,以表达自己的怀念之情:“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樽前看取衰翁。”这首词将平山堂的壮丽婉约与豪迈之美演绎得淋漓尽致,寄托了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的怀旧之思,此后他未能再到扬州。


欧阳修在扬州为官时间虽短,不足一年光阴,但他留给扬州的不仅仅是平山堂和无双亭的古迹,更为扬州留下了绵延千载不衰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才俊辈出的文脉。他留下的建设遗迹和诗词,成了扬州不可多得的宝贵遗产,成为扬州人永远不可磨灭的记忆。在欧阳修担任扬州太守之后,苏东坡曾经三过扬州,还曾经出任扬州太守。苏东坡出自欧阳修门下,有着深厚的师生情谊,他特意作《西江月》词一首:“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这首词感情深挚,脍炙人口,千百年来传诵不衰,后人刻石嵌于堂前廊壁间,从此,游人到此必读。


记得游平山堂时有一种雍容典雅、充满阳光的感觉,这种感觉除了在平山堂,还在游杭州西泠印社柏堂时也有,柏堂内的那副对联:“大好湖山归管领,无边风月任平章。”也给人留下的是柔婉娴静、大气从容的美感。


平山堂历史上多次兴毁,元代一度荒废,明万历年间重建。清康熙初年又扩建,康熙南巡维扬时亲笔题“平山堂”匾。咸丰年间平山堂毁于兵燹。今之平山堂是同治九年(1870年)两淮盐运使方濬颐重建的。当年方濬颐还在堂中撰书一副楹联:


大明寺里拓坤隅,望重庐陵,赖刁周郑赵史吴,踵事增华,遂令江上浮岚,长留真赏;

丰乐区中推壮观,雄吞邗水,有毛魏金汪宗尹,鸿篇巨制,敢道劫余畚筑,足抗前贤。


联中庐陵指欧阳修,刁约、周淙、郑兴裔、赵子濛、史岩之、吴秀为宋代至明代扬州六位知州,相继增修平山堂;毛奇龄、魏叔子、金长真、汪懋麟、宗观、尹会一为清代重修平山堂的六位有功之人。正是这些人薪火相传,继续前人的事业,才使平山堂不至于湮没。


好多年我都不解,古人欢聚之所甚多,为何这一处厅堂会成为千古名胜代代流传呢?须知即便是“太守之乐”也不总是人人都能认可的。扬州有一任太守薛嗣昌,也学欧阳修在平山堂前种柳一株,自榜“薛公柳”,但他一卸任,这株柳就被人伐去了。乾隆六年,扬州一曹姓知府也效法欧公附庸风雅,整日在平山堂与商贾宴游,到头来却遭到世人的嘲讽。看来,“太守之乐”也是要有一些本钱的,这就是他的为人,他的人品,认可这个人,也认可其乐。这便是人格的魅力,也是文化的魅力。欧阳修在任上为政宽简,为民请命,不兴事,不扰民,举大体,重实效,他的正直品格、高尚情操、宽广胸怀,受到百姓的欢迎和感戴。他的“坐花载月”,也只是宦谪生涯中排遣郁闷的休闲方式罢了,并非是耽于游乐、荒废政务。扬州建城2500载,文化名人星罗棋布,而欧阳修始终是一颗耀眼的明星。


在茫茫宇宙中每个人其实都是流星,但愿划过的每一瞬,都给世界留下夺目的光辉。◇

上一篇琅琊山记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