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家学管窥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传统文化>家学管窥

未开化的美国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末民初)辜鸿铭   浏览人数 :1499   发表时间: 2017-09-12

辜鸿铭

辜鸿铭(1857718日——1928430日),名汤生,字鸿铭。祖籍福建省同安县,生于南洋英属海峡殖民地槟榔屿。他学贯中西,在爱丁堡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又入德国莱比锡大学攻读土木,后赴巴黎大学攻读法学,回国后始补国学。他用英文和德文翻译了四书之三——《论语》《中庸》《大学》,并著有《中国的牛津运动》和《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自译为《春秋大义》)等书,向西方人讲述中国的文化和精神。曾经和泰戈尔同年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也是中国第一个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人。他精通西学,却服膺中国传统文化,乃至甘为遗老,拖着一条长辫与整个时代对抗。他是第一个不遗余力地把中国文化介绍到西方的中国人。他以“一个中国人”的名义大声抗辩,抨击西方物质主义文明,大力宣扬本土文化精义,结果不为时人所接受,却在西方世界备受推崇。百年回望,北京大学蔡元培主政时代,严守传统文化阵营的辜鸿铭,又怎是狂热吹崇西化、打倒孔家店的所谓新文化阵营的数典忘祖之流所可仰观?


不久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称英国人民为当今世界唯一懂得治理一个帝国的现代人(modern people)。此言曾激怒一个美国人,他诘问我:“我们美国人民如何?尽管美国称之为共和国,但我们不也治理着一个和大英帝国同样庞大的国家吗?”我回答说:“诚然。不过英国人和你们美国人之间却存在一个很太的差别。”作为一个民族的英国人是有文化的,它是一个文明的民族;相反你们美国人,虽然住在自己那灰泥和混凝土结构的摩天帐篷里,却仍旧是一个毫无文明可言的游牧民族。“哦,是吗?!”那个美国人冷笑着愤愤不平对我道:“你之所以这样说,那是因为你是在英国受的教育,而从未在美国呆过!”的确如此。不过我至今记得中国出使美国大臣、庚子之乱时期被朝廷处死的张荫桓,他在出使美国期间,曾有一言语惊四座,并被美国人引为笑谈。他告诉美国人说,他在美国能找到他想要的一切,唯有宗教除外!当时有一家美国报纸对此诧异莫名:“什么?我们美国人缺少宗教?!在我们美国,每一条街道都有教堂和教会组织。美国宗教之多,足以供输出到中国和朝鲜,其他的任何国家都无法与我们相比!”


然而,我必须指出,那位中国出使大臣所言极是。他实际上想要说的并非是美国没有宗教,而是美国没有文明。中文里真正表示文明的词汇是礼乐(字面意思为礼仪或礼貌的形式与音乐),早期耶稣会士们将其正确地译作“religion”。在那位中国大臣心目中,礼乐既意味着宗教也意味文明(即文教),这与今日欧美不同。在今日欧美,宗教是一回事,仅供礼拜日之用;而文明却是另外一回事,供一星期余下的六天之用。但在中国,宗教即文明,文明即宗教,两者合一为同一回事。也就是说,在中国,精神生活之形式与表现,并不仅限于礼拜日之用,而是贯穿于人生的每一天。


再做进一步阐述之前,请允许我先解释一下何为鄙人所谓的文明民族和无任何文明可言之民族。如今我们都称古希腊和古罗马为伟大的文明民族,何以言之?因为除了统治和征伐,除了生产物质产品并通过它们挣钱,这些古老的民族还生产诸如艺术和文学这类精神的东西,这些东西显然更为重要。正是经由这些艺术和文学,他们实现了更高程度的发展,并于其伟人杰士中成就了他们完美的人性类型。而当其灭亡之后,后世之人仍然记得他们,并予持久的颂扬和表彰。简而言之,一个文明民族,就是拥有精神财富或者拥有卡莱尔所谓“可实现之理想”的民族。


因此,我之所以说英国人作为一个民族称得上是一个文明民族,除了他们的商务管理才能、赢得滑铁卢之役和管辖一个印度帝国之外,还因为英吉利民族像古希腊人和罗马人一样,也出产过极其伟大的精神产品——或许它是个例外。依笔者之见,这一现代欧洲所出产的厥功甚伟之物,就是威廉·莎士比亚。谈起莎士比亚,卡莱尔在其《英雄与英雄崇拜》一书中正确地指出:“他是英国人最伟大的杰作。”如若大不列颠帝国明日即被毁灭,千年之后,当人们读到莎士比亚的作品时,也一定会认为英国民族乃是一个拥有极高文明的民族。


其实,在拉丁文中有一个词“virtus”——它与英语中的“virtue”含义不同,而与日本武士的德行同义——该词对于懂拉丁文的人来说,即是古罗马人拥有极高贵文明之一佐证。即便没有莎士比亚。单就英文中的“gentleman”(绅士、君子)一词而言,也足以表明英国民族拥有比古罗马民族高贵文明更为出色之文明,因为该文明乃基督教温良文雅之精神与理想的锻造物,它产生过被称之为“gentleman”的人性类型。文明的首要目的,并非使人和教人强壮,而是使人和教人温良文雅。换言之,文明要发展和造就的不是吉普林称之为粗鄙下流、身穿法兰绒的傻瓜之徒——就像今日中国的美国基督教青年会那样大喊大叫、正试图要造就的那些人一样——而是要培养和造就绅士、君子,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要人懂礼乐;而用英国人的话来说,则是要人懂礼貌、举止优雅得体。的确,我可以在此指出,正由于英国人或英国文明的理想是要造就“绅士”,所以我才说,英国人是当今世界唯一的现代人,他们能够治理一个帝国。日本大武士德川家康,以其利剑斩除了老封建日本的“残忍之恶魔”,就像最近葬人英格兰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那位“不知名勇士”想要斩除封建德国那被称之为“条顿式狂怒”的恶魔一样。这位德川家康临终前,于病榻之上送其孙子德川家光一言道:“你有一天,必定会统治一个帝国,要记住,统治帝国之道,在于有一颗仁慈之心。”(治天下之道在于慈。)(拉丁语alma as in alma mater,即母亲般极致之温良与慈爱。)


在我看来,如今日本政客之所以发现统治朝鲜如是之难,原因就在于,现代日本人不再阅读和向学生传授《外史》,而是代之以杜威教授的实用主义哲学和政治科学,他们因此忘记了政治科学的本质就包含在我前文引述过的那位伟大的日本幕府将军的告诫之中。


同样,现在英格兰那些不列颠政客们发现治理爱尔兰和印度如是之难,也正是由于现代英国人不懂得,成就大英帝国的,并非是英国的民主、大不列颠宪法或者议会制度,而是拥有“绅士”及其理想的大不列颠或英国文明。简而言之,不是大不列颠的群氓,而是不列颠或英国绅士建立起了今日的大英帝国。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


我已经说过,一个民族只有当它拥有精神财富或“可实现之理想”时,才配称作为文明的民族。现在我来问一问,今日美国,究竟拥有何种“可实现之理想”或精神财富,可以表明其配称之为文明民族?在美国文学中,我唯一知道的伟大名字乃爱默生。但即便是爱默生,如马修·阿诺德所言,也不太称得上文学上的巨人,且不说不如荷马、维吉尔、但丁和莎士比亚,甚至于柏拉图、西塞罗、培根和伏尔泰,他也难以比肩。


再来看看诗歌。诗歌就像音乐一样,是一个民族精神生活的最高表达。我所知道的美国诗人所做之诗,完全称得上真正诗歌的只有一首。在我看来,真正的诗歌指的是充满诗意之诗,除了诗意什么也不需要。一首真正的诗歌,将成为一个民族的精神财富,并构成为其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格雷的《墓畔哀吟》,罗伯特·彭斯的《友谊地久天长》,便属于这一类。而像英国麦考莱勋爵的那些诗,尽管有格律,却毫无诗意可言,唯见华丽辞藻而已。甚至于像美国著名诗人朗费罗、约翰·格林里夫·惠蒂埃的诗歌,绝大部分也都充满华丽的辞藻,虽然有些诗意,却并非诗意盎然,均不如英国诗人罗伯特·彭斯的《友谊地久天长》那样属于真诗,能够成为一个民族的精神圣歌。的确,正如我所说过的,就我所知,由美国人所做且堪称民族精神财富的真正诗歌只有一首,那就是爱伦坡的《安娜贝尔·李》。


最近,我在一篇文章中曾声言,阅读关于威尔士人泰菲的英国童谣,能陶冶一个人的灵魂。或许很多人以为我不过是在戏谑而已,其实我说此话是极为认真的。因为像英国童谣那样的诗歌乃是真诗,当然是专为儿童而做的真正诗歌,而真诗之中乃自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正如马修·阿诺德所言,真诗能变化人的气质,使人脱胎换骨。如果你不相信这一点,不妨请来一个日本歌妓,让她反复诵读日文中的那首著名中国诗“Tsuki ochi karasu naite shimo ten ni mitsu”(月落乌啼霜满天),你将发现,她的双眼会由此突放异彩、通体如痴如醉,顿时如换另一新妇,更加美丽和妩媚动人。


换言之,英国童谣之为物,虽属小道,却实在是一个民族精神生活的真实表达,并构成为其自身文明的组成部分之一。而美国作为一个民族、其缺乏童谣这一事实,对我而言即是一个证据,它证明美国民族缺乏精神生活,正如我所说过的,他们仍是一个没有任何文明之精神财富的民族。


假若有一天,美国不幸遭到毁灭,我想要问,作为一个民族的美国人将有何种伟大的精神之作传诸后世,能向后人昭示他们曾经也是一个文明的民族?依笔者之见,美国民族唯一的精神财富、美国人作为一个民族所创造的唯一真正的精神产品,如若有朝一日它遭毁灭之后将为其后代所铭记的,当是爱伦坡《安娜贝尔·李》那样的作品,和美国黑人殖民歌那样的音乐。


可能有些人会对我说:“那威尔逊总统的‘十四条’如何?它们就像摩西十诫一样,将为民主而建立一个确保世界安全的新宗教,并能将人类带入一个幸福的千禧年吗?”我对此的回答是:威尔逊总统的十四戒条仅成于两年之前,而现如今,甚至连劳合·乔治先生都已将其忘得一干二净!


谈及威尔逊总统,又使我想起一个问题,即美国民族中曾否产生过真正伟大的人物?对此,想必人人都会异口同声答曰乔治·华盛顿。不过,即便冒险得罪所有的美国朋友,我也必须坦承,在我看来,尽管华盛顿在许多方面都的确属一个值得敬佩的人物,但不幸的是,同美国清教徒的父辈们一样,他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伟人,一个像法国巴亚德或英国沃尔特·拉雷爵士及菲利普·锡德尼爵士那样的伟人,还是太多了一点“道德上的古板”(moral prig)。诚如马修·阿诺德在谈到美国清教徒之父辈时所指出的:“尽管清教徒的父辈们远渡重洋之巨大成果,他们以及他们完美的标准得到了正确评价,但我们推想一下,假若在这一航程中,莎士比亚和维吉尔与他们同行,二人定会发现,这些伴行者该是多么让人难以忍受。”因此,假如我在莎士比亚时代不得不到快活的英国去旅行,或在现时代不得不到日本去观光,欲求同伴,像乔治·华盛顿这样的男人,绝对该被置于最末选择之列。因为人们实在无法想象要将这样一个男人带至温莎的“嘉德旅馆”,还要将其一一介绍给福德女士、培琪女士、巴道夫、比斯托尔、尼姆及其他快乐的同伴们,也无法想象要将这样一个无趣的男人带入日本的艺妓屋去!


最近某晚,我在北京亭楼偶遇一苏格兰人,他刚从苏格兰回来。我问他,苏格兰有无可能变得和美国一般枯燥乏味?他回答说:“绝无此可能。”我问为什么?他自豪地说:“因为苏格兰拥有罗伯特·彭斯那样的人物,而美国则无彭斯这等人,故不免枯燥乏味之至。”同样,当我告诉外国人像中国这样的大国不能成为共和国,而他们回答我说“美国也是大国,却是一个共和国”的时候,我不得不再度予以回敬:“美国之所以成为一个共和国,是因为美国人不像中国人,它是一个没有任何文明可言的民族”,恰如我的苏格兰朋友说,美国之所以能变得枯燥乏味,是因为它缺少像罗伯特·彭斯这等人物的缘故。实际上,我在此还可以指出,中国现今之所以成为一个共和国,是因为今日中国那些精神错乱、可怜而又愚蠢的共和佬如同弃辫一样丢弃了自身的文明;而共和中国之所以又无法正常运转,原因则在于并非所有中国人都已抛弃了这一自身的文明。


下面,在作结论之前,我想特别说明一点,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谩骂和冒犯美国人民。我所试图表明的是,美国人仍是一个没有任何文明的民族,原因在于,他们作为一个民族,还很年轻。正如威廉·皮特在英国议会那场著名的演讲中曾说过的,年轻并非一种“恶毒的罪过”。确实,由于美国人生活在如此辽阔的国度,又是一个如此年轻的民族,他们具有着如此巨大的发展潜能,以致我倾向于认为,在经受这次世界巨变之后,如果文明还能得以拯救,未来巨大的世界帝国将鼎足而三,那就是美国、俄国和中国。


我再重申一遍,我写作此文的目的,并非要冒犯和谩骂美国人民,而是要告知人们,欲挽救文明只有一条路——如果你真想拯救文明的话,首先必须要做的,就是要弄懂何为文明?


我写作此文确实有一个契机,乃缘于前不久我读到日本首相原敬先生所写的一篇短文,他在文中声言要融合东西文明。请恕我直言,首相先生既出此言,则在我看来,似乎表明他尚不懂文明为何物,因为文明要么是真实的,要么是虚假的,而虚假的文明,正如日本人所说,则没有东、西之别。


孔子在他的时代,是如此讨厌听到人们谈论文明,以致他曾经表示:“文明,文明,现在人们都在叫嚷,但佩戴美玉、穿着丝绸,就是文明的整体吗?”同样,我在此冒昧地问一问谈论文明融合的日本首相之流:穿高领、剪辫子、建欧式楼房、开汽车,竖雕像,诸如此类在日本东京大街上人们屡见不鲜之事一一就是文明的整体,甚或文明的根本吗?说来奇怪,马修·阿诺德谈起基督教时,竟然使用的是与宋代中国诗人苏东坡谈论儒教时同样的词汇,他说:“基督教,首先和最重要的是一种性情、一种心向。”——有鉴于此,我想在此指出,文明,首先和最重要的,也是一种精神和心灵的状态:一种精神生活。就文明的真正意义而言,一个普通的日本艺妓,比起绝大多数满脑子实用主义哲学和政治科学的美国教授们,要更为文明。实际上,文明就其本质而言,不是服饰、住房、家具、机器,轮船和枪炮,而是精神和心灵的温良文雅之状态,或者用我曾经引用过的那位伟大的日本幕府将军的话来说——一颗温厚仁慈之心。最后,我愿意再次提醒日本人民——在我看来,目前日本人民已成为远东文明真正的征夷大将军或保境干城、军事卫兵,他们已故的幕府大将军德川家康对其孙子的遗训,也实在是对今日日本民族最好的告诫。◇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未开化的美国》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辜鸿铭。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上一篇雅俗辨
下一篇广学解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