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家学管窥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传统文化>家学管窥

告准备研究中国文化的欧美人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末民初)辜鸿铭   浏览人数 :810   发表时间: 2017-09-18

辜鸿铭

辜鸿铭(1857年7月18日——1928年4月30日),名汤生,字鸿铭。祖籍福建省同安县,生于南洋英属海峡殖民地槟榔屿。他学贯中西,在爱丁堡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又入德国莱比锡大学攻读土木,后赴巴黎大学攻读法学,回国后一直担任张之洞的幕僚,并补学国学。他用英文和德文翻译了四书之三——《论语》《中庸》《大学》,并著有《中国的牛津运动》和《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自译为《春秋大义》)等书,向西方人讲述中国的文化和精神。曾经和泰戈尔同年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也是中国第一个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人。他精通西学,却服膺中国传统文化,乃至甘为遗老,拖着一条长辫与整个时代对抗。他是第一个不遗余力地把中国文化介绍到西方的中国人。他以“一个中国人”的名义大声抗辩,抨击西方物质主义文明,大力宣扬本土文化精义,结果不为时人所接受,却在西方世界备受推崇。百年回望,北京大学蔡元培主政时代,严守传统文化阵营的辜鸿铭,又怎是狂热吹崇西化、打倒孔家店的所谓新文化阵营的数典忘祖之流所可仰观?


因为我懂得好几国语言,所以经常有人问我是怎么学的。每当被问及时,我都这样回答:因为我有研究语言的热望。无论什么人,要想学好中国语言,都必须有钻研它的热望、动力。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所以学不好中国话,不是因为中国语言特别难学,而是他们没有认真钻研中国语言的意愿。某些来到中国的游手好闲之辈,好容易做了一点中国语言方面的研究,稍有所得,便喋喋不休,以为能给中国政府以重大帮助云云。像这样的人,一旦中止了研究,就会把他们所得之物,扔到墙角,永不过问。


耶鲁大学的乌卡利阿斯先生曾经给我来信,认为很多西方人士,骄傲于他们物质文明所得到的成就,不理解中国国民的社会性价值——道德伦理价值,因而很少去研究中国语言。为北京豪华旅馆、美丽的屋顶庭园所陶醉的人,能够领会到中国国民的道德价值吗?我有时去屋顶庭园,看到那大吃大喝的外国人,就不禁想到马修·阿诺德所说过的话,以这些人为对象,观察一下他们的语言,他们的思想等等,是否能得到丰硕的收获呢?这还是一个难以马上回答的问题。


有一个英国人,曾这样对我说:“我们英国人,是正视现实的国民。”现在我们就来看看正视现实的英国人是如何“正视”中国人的。弗尼德里克·特力乌斯曾经说:“广东是一个地狱般的地方,所见所闻都是那样的不可思议,街道阴暗狭窄,不见天日。空气中散发着毒瓦斯般的、让人窒息的恶臭。一进入巷子,你就会看到到处都充满着阴森可怖的面孔。他们有些衣着极其肮脏,有些衣不蔽体,裸露着黄色的皮肤,他们战战棘棘,鬼鬼祟祟,从一个巷子移向另一个巷子,其神情是那样诡秘、奇异,使人一看见他们,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他们的邪恶、可怕的暴乱和刻毒的虐待”云云。


由此看来,在“正视”现实的英国人眼里,中国人不过是衣着肮脏、拖着根猪尾巴的黄皮肤的人而已,除此之外,再也谈不到什么别的。华兹华斯曾说过这样一句名言:“对于一般的、没有什么教养的人而言,即便是美丽的櫻花,也不过只是一株樱草而已。”号称“正视”现实的英国人正是如此。他们不能透过中国人黄色的皮肤来认识中国人,领会中国人的德行、精神。如果他们真正理解了中国人,他们就应该看到,在黄色皮肤后面有一个美好的世界。就像古希腊有男神女神的信仰一样,在中国的道教之中,也有丰富的关于山神、海神的各种传说。广泛流行于中国的许多佛教诗歌,那哀伤的情调,不正仿佛是但丁的《神曲》吗?对于将来必定要更新社会秩序,改变欧洲整个文明,教给人们甚至连英国人都信奉的“君子之道”的儒教,他们为什么就没有看到呢?


罗斯·迪金逊教授曾说:“中国国民至少在对自己以及对同胞的态度方面,已将以‘民主’自许的欧美人的理想充分地付诸实施了。”显然,这位教授对中国人的认识,已不仅仅停留在中国人的皮肤之上。


皮·爱迪·奇安巴兰先生,是一位在东京帝国大学执教多年的英国人,他有一本叫《日本见闻》的著作。在这本书中,他批评日本语说:“这种语言有一缺点,那就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回避拟人法,比如‘炎热使我倦怠’、‘绝望使得他自杀’之类的表现手法,日本人一般不用,而是说‘热得懒洋洋的’、‘绝望地自杀’等等——其所想说的事被充分地表现出来,但是诗的表现力和描绘美却失去了。一接触到东方各国枯燥乏味的语言,你就会深深地体会到欧洲语言是多么的优美、多么富于表现力,由语言所招致的缺陷,使得日本的诗歌缺乏诗意,平淡无奇。因此,在日本,即便能产生华兹华斯,也难以写出下列比喻迭出、妙趣横生的诗句:


假如有一天思想与爱神离我们而去,

就让我们中断与诗兴灵感的交易:

去追随思想与爱神,我们志同道合的伴侣,

无论感觉是欢迎还是拒绝,

心内的天空都会把激励的露水洒落在自卑的低地。


拟人的手法对东方人说来,像是能够理解但却不能言传”云云。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欧美人的妄自尊大。


在中国和日本,回避以上所谈的拟人手法确是事实。尤其应指出的是,尽量避免抽象的拟人法。比如哲学家和风流女郎一道去夜总会的说法,对东洋人来说就特别的离奇和滑稽。实际上,英国上乘的诗作也绝非得益于拟人法用得多。


弥尔顿说:“诗歌必须是简洁的,直观的,必须有情感的高潮。”因此,说哲学家和风流女郎一起手挽手招摇过市之类的语词,恐怕既谈不上简洁,也谈不上直观吧。华兹华斯的诗歌,其精妙之处,不在奇安巴兰先生所引用的诗句里,而在下列我引用的句子中:


水波在他们身旁荡漾,

但他们的欢快却胜过了波浪。

在如此快活的同伴中,

那诗人却无法只是欢畅。


虽然,无论中国还是日本都不用抽象的拟人手法,但也绝非像奇安巴兰先生所说的那样就缺乏比喻的表现手法。在中国,把热恋中的少女喻为“有女怀春”,就是说她的内心就像春天一样热烈、温馨。日本语中有“衣着褴褛心似锦”等,这些都不是一般的比喻手法,应该说是高雅的、美丽的。


奇安巴兰先生所得意的,以为是欧洲语言了不得的富于比喻,富于诗的表现力和意境美,恰恰是中国语言的长处。正因为如此,中国语言才特别难学。


我有一个朋友,在久别之后给我写来一封信,大意讲:“分别以来,光阴似箭,尽管久无音讯,但却时刻未忘兄台。”为表达这样一个意思,他作了如下行文:


别后驹光如驶,鱼雁鲜通,三晋云山,徒劳瞻顾。


他把光阴似箭飞逝比作骑马掠过墙缝似的急促,其次又感叹不能让南来北往的大雁通传信息,以致远隔万水千山,让人思念不已云云,这里难道缺乏诗意吗?这里缺乏比喻吗?这难道不可以说在表现手法上已达到了完美的境界吗?平时来往的信函尚且如此,那诗歌就更不用说了。


与其说东方语言缺乏意境和表现力,倒不如说在意境和表现力方面东方语言过胜过强了更为恰当。因此,以“正视现实”而自夸的、想象力贫弱的英国人是学不好东方语言的。从这位在日本东京帝国大学任教多年却认为东方语言枯燥无味的奇安巴兰先生,便可以看得出来。


那么,中国的语言又是如何表现意境美的呢?下面列举一段可称为中国的华兹华斯——苏东坡的诗词: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我敢说,我在这里特意引用的苏东坡的诗词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英译出来、使英国人能看懂的。所以,我们也可以像奇安巴兰先生那样骄傲地说,中国诗歌的意境美和表现力是一个普通外国人所无法理解的。此外,如果不懂得一点历史知识,也无法充分领会它的含义。


下面是丁尼生一首小诗中的一节:


(他)太失一个清教徒的身份,

哼着一首阴郁的圣歌。


虽说很简单,若没有英国史的知识是难以懂得的。同样,要想理解中国的诗歌,就必须了解中国的历史。上述的苏东坡的诗词是作者本人拄着拐杖,在一千七百年前中国发生的类似英国清教徒和勤王贵族的一场决战的古战场——赤壁吟颂的。从历史上看,像我们这样的清教徒在大战前夕都要横戈赋诗的。


然而,我的友人、号称中国政治问题研究专家的甘露德先生却说:“中国的历史书所讲述的尽是帝王妻妾的故事。”而且上面谈到的奇安巴兰先生也说:“像日本外史那样枯燥无味、使人难以卒读的东西,居然能让日本国民那样地慷慨激昂,确实应该视为文学史上的一大怪事。”由此,我们不得不同吉卜林先生一样感叹:“东就是东,西就是西。”但是当我翻阅着充满东洋精神的日本外史的时候,身心恍惚,感情激荡,如同着了魔一样,游荡天外。正因为如此,这本书才鼓舞了日本武士的精神,弘扬了日本人的宗教性的忠君思想。从而使明治维新的大业得以成功,使日本步人世界强国的行列。可以说这本书是缔造今日日本的原动力。


最后,我要谈谈我对中国文学以及中国文明的看法,为了避免自画自赞,我借用哈里曼先生的话来证实我的观点。这位先生很有学识,在中国滞留了很多年。


我在中国待了近十八年,我对中国是比较了解的,对中国的语言、习俗、历史、艺术等,作为一个不是吃这行饭的人,我在时间、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进行了探究。在那当中,我的某些想法可能有所变化,但在总的方面却是一贯的,甚至应该说更加深化了。那就是在中国文明当中,有着别处难以找到的社会价值。我不是个“中国学”的学者,因而在阅读中文原著时尚感到有相当的困难。尽管如此,当我投入中国文学世界的时候,马上就被一种难以言状的魅力所吸引。尤其是读到诗歌的时候,往往为它的精妙的描写所打动,常常感到一种别处未曾经历过的情感洋溢于胸中。读现代诗歌是如此感受,读诸如《诗经》一类的古典诗歌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孔子讲他十五岁时,便立下了做学问的志向,因而要想学习中国语言和中国文学,首先就必须立下学习、研究它们的志愿。如果单纯是为了混碗饭吃,为了赚钱,那是不行的。我的一位朋友,加伊路斯博士说他“为学中国语言,丧失了很多钱财”。赚钱同中国语言、中国文学的研究是不能兼顾的。这同赚钱与莎士比亚研究、华兹华斯的研究不可兼得一样。所以,从事这样的研究,必须有一个高贵的灵魂。一心要赚钱的、没有高贵灵魂的人是不能理解包含有真正社会价值的事物的。或许有人要问,没有钱又怎么生活呢?这样的人应该拜访一下衣着和住宿都极为简朴的牧师,请教一下耶稣指着野生的白百合花,都说了些什么。


因此,我告诫想研究中国语言、中国文学的欧美人:


你们必须抛弃物质主义的骄傲自大,应该学会透过人的穿着和肤色来认识社会价值和人格价值。上帝创造了四亿中国人,不是为了让到中国来的欧美人享乐的,而是让欧美人学习真正社会的、人间的价值。


最后,如果有打算从事中国文学研究的年轻的欧美学者,我想给他们以同样的赠言,这句话是我在北京大学讲授拉丁语时,赠给学生的忠言:


Disce,Peur,Virtutem ex me verunque laborem,Fortunam ex aliis!


年轻人,你们应该拥有高贵的灵魂和真正有价值的工作,你们应当超过我们,去获得更高的荣誉。◇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告准备研究中国文化的欧美人》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辜鸿铭。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