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汗青网征稿QQ群:538272332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民国峥嵘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藉古开今>民国峥嵘

自由平等之真义与团体生活的重要

来源:汗青网   作者:蒋中正   浏览人数 :224   发表时间: 2017-12-07

孙中山在黄埔军校开学典礼演讲

1924年,孙中山以“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为宗旨,以“亲爱精诚”为校训,创建了赫赫扬名的黄埔军校,校长蒋中正。建校时的正式名称为“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1946年国府预备行宪,中国国民党移交军队于国家后改称“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青天所覆,白日所照下,东征、北伐、抗日、戡乱、守土,义共患难、志同生死的黄埔师生一直是这场历史大戏的主角。1924年5月收录了第一批学生共499人,于5月5日入学,成为陆军军官首批学生,6月16日为开学日,大元帅孙中山至校主持。


中华民国十三年六月二十八日,1924年6月28日,广州,蒋中正。


我们国民党办这个军官学校的目的,不单是使学生能够做军官,有了军事学识,就算了事的。还有一个主要的目的,是要能使各位同志学生都明白党员的责任,竭尽同志的职务,将来出外任事,对于党要晓得怎样去活动,怎样去工作,期望各位做一个正正当当革命党的党员。所以我们这个学校,不独是教授军事学,还要训练做党员的工作同办事的方法。这是我们学校和别的军事学校不同的地方。


现在我们的区党部已经成立许久了。这是我们学校的命运上一个生死关头,如果区党部成立之后,我们学校还比不上从前那般好,那末我们学校的前途就很危险。当本校开办以后在组织党部以前,就有人对我说,亦有人对本校的教职员说过的,他们都说:“若果你们学校里成立一个党部,你们的学校一定不能办好的。因为军官学校的性质,是要极端专制的,完全不能拿党员平等的精神治理的。若果是有一点什么政治工作,或者要想养成学生自动的能力,那无论如何,是决定办不好的。”说这些话的人,统统是军事学校毕业的,并且带过多年军队很有经验的人,如果我们学校的党部成立以后,学校果然办得不好,那末就是被那些旧脑筋旧思想的人猜中了。以后就是想要灌输一点政治知识到别的军队里面去,也不行了。就是要到各军队去组织党团,宣传主义,也去不得了。因为那些旧脑筋的人,都可以拿本校不良的结果来作借口了,所以我们学校的党部成立以后,若果办得不好,不惟本校坠落,没有希望,就是对外也难以说话,本党也再不能实行向来改良军队的主张。如此,本党的主义,就被我们军官学校弄坏了。南方的军队,永远改良不好了。你们要晓得以后中国的军队,如果不能受党的指挥,不能以党的主义为中心,那是无论什么军队,不能利国福民,只能害国殃民的。如果这样下去,中国的革命,永远不能成功。所以我们军官学校成立区党部以后,如果学校办不好,不惟害了你们各位学生本身,对你们自己不住。并且害了本校,做本校的罪人,又害了国家,做国家的罪人。本校长自问是不愿负这样大的罪名,并且也决不允许你们各位同志学生负这种的罪名。


自从我们学校里的区党部成立以来,当中有许多同志学生不明白党与学校的性质,以为我们有区党部在这里,大家都是同志了,什么事都可以平等可以自由了。这是你们完全弄错了,误会了党与学校的教育方针了。我们一个人生下来,就有一个人的地位,也就有一个人的责任。比方学生就有学生的地位,也就有学生的责任。我可以对各位同志学生说,在党里和军队里面的规矩是一样的,都是有阶级的,都是讲服从的,只有社会上的一般平民的权利才是平等的,才是没有阶级的。此外无论在一个什么团体什么机关里面办事,都是有阶级的,都是不平等的。我们总理也说过,世界上有三种人决不能平等的。第一是政府,就是做官的人。政府机关有上下,所以阶级有高低,不能处于平等地位,第二就是当军人的。当军人的,绝对不能平等,绝对是要有阶级的。我们本来是要打破阶级才来当革命军人,怎么反而要钻到这种层层迭迭的阶级制度里面来呢?这是有缘故的,并且是有深意义,且等到下次再讲,第三就是党员。党员也不能平等的。因为一个党必有一个中心,才能成立一个党,比方我们国民党就有一个总理做中心,党的机关,就有中央执行委员会,下面又有区党部区分部,上下的机关层层迭迭,分得很显明的。我们加入本党,就应该服从本党命令,亦就是要服从上级机关,所以天赋人权,本来是一律平等的,但是这三种人却是不能平等的。


为什么这三种人,就要分出许多阶级来,而不能处在平等的地位呢?这是总理讲得很明白的。他说权力和能力,是两样的东西,不能混合作一道来看的。人权大家都是平等的,但是各人的能力就有上智、有下愚的。不会做事的人,就是怎么样教他,也是不会的。所以到了什么团体,或什么机关里面,就分得清清楚楚。上等的人才,就会到上等的机关去办事。低一等的,就会到低级机关去办事。因为能力有上下,所以阶级亦就自然分出来了。如果政府军队与团体三者没有阶级,就应该先要取消各级机关。如果没有各级机关,你想怎么能活动?怎么能进行呢?既然是不能活动,又不能进行,那还要有政府军队与团体做什么呢?这个样子,岂不是陷于无政府的地位了么?所以有政府,一定是要有阶级。有军队,有团体,亦就要有阶级,有阶级,就不能平等,亦就是要服从了。


这些话总理在他这次的民权主义演讲里面,都说得很明白。他以前还有许多个人的谈话,这次没有说出来的,我们可以同诸位说一说。他是始终以权与能二个的分别来做政治的基础的,他把权和能讲得很清楚的,他说我们不能说中国人民现在没有“程度”,就不能享平等的权利了,比方坐火车的人,随你是一个什么人都会坐的,不过开车的,就要有专门智识的人了。至于坐车的人,只要有了一张车票就可以坐车,这坐车就是“权”。但如果没有司机人,车就不能行走,坐车的人虽有坐车的权,也是不行的。所以就要司机负开车的责任。这开车的人,就是“能”。这开车人的职务,就是要为坐车的人来用,然后这坐车人的权,才行得下去。所以有能的人,应该要为有权的人来用。才可以实行他坐车人的权。坐客要开到什么地方去,他司机的就要开到什么地方。比方我有了一张到石龙的车票,我就可以乘车到石龙去,然而开车还是要靠司机人。如司机人不肯开车,那就是有了坐车的票,也不中用的。所以人民能够有权没有权,并不是以有程度没有程度为标准的。现在我们中国的人民,样样事都没有权的,道理在什么地方呢?这并不是他没有权,实在是司机有能的政府,不肯开车,弄得他就是有坐车的权,也不能行。所以中国人民,不能行使民权,并不是程度不够,实在被司机的政府剥削完了。这完全是政府不好的缘故。所以我们有能的人,正要牺牲自己,去为大多数人民争回他们的权利,可使得他们来实行民权,我们做军人做党员的,就是做人民的公仆了,我们就要为人民所用了,我们到这个学校里来,就是为此。我们自己的权利,早已决心牺牲了,早已无从讲起了。我们的权利统统交给党里了。党叫我们怎么,我们就应该怎么,若果不是怎样,党便不能行使他的职权,发挥他的能力。所以党员一定要服从上面的命令,绝对没有平等的余地的。


前几天我们学校里区党部成立之后,大家正是高兴的时候,一班学生便误会平等自由的意义,放肆得很,不穿袜子也可到俱乐部去,到了夜里十一点钟,也还在俱乐部玩耍不到寝室里去睡觉,前星期六晚上吃饭时候,电灯忽然熄了,这本是常有的事,等一刻便会亮起来的;就令不亮了,也会拿烛火来,何必大家要慌张起来,拿伙夫来出气呢?电灯熄了,都这样大惊小怪,将来到战场上,或是遇着了意外的事变,那还了得。你们对于伙夫,本来也不应该直接用威力来压迫他的。他有他的“能”,且有他的“权”。他不过得到我们几个佣值,拿他的汗血来换饭吃的。如果他不煮早饭,我们便没有早饭吃,他不煮午饭,我们就没有午饭吃,你们切不要看他不起,切不可看他们比我们低一等,更不可打他骂他。做学生都还不晓得这些道理,便是自己失了体面。这些都是青年学生时代很不好的习惯,总要统统改了才好。现在我简括对你们明白说几句话:本校自区党部组织成立以后,大家对于本党的规则——军纪——风纪都要照常遵守,不能因为区党部成立以后,就减少遵守的义务,并且大家除遵守本校的军纪风纪之外,还要加上一层党纪,比较从前纪律更加严厉,虽然大家在学校里面的党员,无官长学生士兵夫役的分别,只要是加入本党的都是同志,不过大家仍是要听从官长的命令,不要以为我们都是同志,又何必服从官长的命令,如果大家都是这样想,就无异直接来破坏本党与本校了。如果大家不愿南方的革命军队改良,不望中国的革命成功,那自然什么事都可以做。要是不然而想做一个模范军队给人家学样,那就应该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格外要遵守纪律,服从命令了。因为军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以军纪为命脉,不可一时或忽的。


至于开党务会议和在俱乐部时候,我们做官长的,自然是会自己知理,决不会拿官长资格来分外干涉你们,不过学生就要自重自爱,尊重官长,不要放肆无忌才行。即使官长有不能得学生谅解的地方,或是学生有不能得官长谅解的地方,大家尽可互相讨论。不过我敢断定现在各官长,都没有在党部和俱乐部的时候,拿纪律来干涉你们的。但是你们大家又要明白,官长在党部和俱乐部时候,又并不是一定不能干涉你们。因为一个学校之内,时间与空间,不能区别得那么清楚,总要大家各人晓得各人地位,各人能够知理自重,互相亲爱,自然官长和学生,就能联络一气,精神亦就能天天团结起来了。那末我们学校里就用不着什么条例规则,大家都可以上正当轨道;不但是学校里面如此,无论什么地方,凡是同志大家都要以“谦”“让”为主,如果我们不能养成这种“谦让”的风尚,将来到了外面去,就是争权夺利,到了战场上就是冒功贪名之徒,那末国家还得了?


现在我把已经讲过的话归纳起来,再讲几句:就是党部成立以后,军纪范围,并没有缩小,并且在军纪之上,再加一层党纪,这个党纪,在学校里,是辅助军纪之不足的,是比军纪要厉害的,请各位要把军纪党纪一齐放在自己身上,要天天维持军纪党纪的效力,我们学校才可以办得好。现在我们这所学校,是中国革命军所产生的地方,事事都要有做革命军模范的资格,千万不要有名无实,耗糜饷款,徒惹人笑。


还有一件事,要对你们说:在学生时代,常有自满自足的毛病,就是我从前也是犯了一样毛病。你们现在随时欢喜把官长所讲的东西,背地里来批评,好像自己的学问了不得的样子。这是极不好的现象。你们如果这样做下去不改,那你自己一生决没有进步的,而且只有退步的了。我们当着对于一切的根本观念,和专门的学问,还没有十分精通,得到一个把柄以前,理应十分的虚心,来容纳一切,官长讲的话,如果有怀疑的地方,你就把他记下来到后来再拿来研究一研究,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在保定学校里求学,那个时候,本有许多队长排长,统统是老行伍出身,我心里很不佩服他,并且暗地里拿他们教的东西,讲的说话,来作笑柄看。但到现在回头想一想,他们也有许多地方,是有经验的,是可以拿来做很好的研究材料的。看这廿年来所学的和所经验的,有很多自己忏悔的地方,现在觉得悔悟不及了。所以我不能不将自己的忏悔来贡献你们,要你们不要再蹈我的覆辙。至于我们官长的教材都是经过再三讨论的,又集合许多有学问有经验的人来研究解决的。虽然缺点是不能免,然而决不会有十分错误的。不过你们批评还只管批评,怀疑也只管怀疑,这种态度,我不但不来干涉,而且是还要奖许你们的,但总不要无聊的批评,无聊的怀疑,如同近于一种无意识的言行,那就不行了。


我们总理这十几年来所讲的话,都是精切平实,句句可以应用的。他是以心理、统计、社会、伦理、哲学、逻辑、政治、经济、军事等各种学问为根据,再拿中国的风俗和习惯、历史法度以及各种的情形为中心,而参考各种的科学,斟酌损益,方能得到这切实的三民主义,我们大家的思想行动,如果都能以他的主义为中心,不但是于本党于国家有益,而且于我们自己的学问可以少用几十年的研究工夫,就同多长命几十年的一个样子,如果我们对于三民主义,还不能切实的信仰,那便不配做本党的党员,亦不能做挽救中国的军人。


我要对你们说的话很多,今日不能说完。现在还有一句顶要紧的话,对你们说说:军队里面“静肃”两个字最重要,不但是军队如此,就是无论什么团体里面都是要一样的。你们下操或下课之后,无论讲堂上操场上学的是什么东西,不管是听的对不对,总应该有一种感想,不要一下了操或一下了课,便乱跳乱喊,毫无秩序。我此时对于你们学生在桌子上书本上的呆板而空泛的学问,不想要你们怎么好,倒是希望你们养成团体生活的习惯的心思,是非常之切。若果是乱七八糟,没有团体的习惯,就是学问无论怎样好,将来也是不中用的。因为现在的时代一个人没有团体就是不能生存的,如果你不习惯团体的生活,怎么能够在团体之中立足呢?所以外边的人,只要看我们校里,静肃不静肃,便可以断定我们学校成绩好不好了。将来你们个人有没有成功的希望,也就可以在你们静肃不静肃的地方看出来了。这是关于人生最要紧的一句话,望各位同志学生,千万要注意静肃二个字。青年时代,自然是什么都放任一点,都欢喜活动的,我也不会十分来拘束你们,勉强你们。但是要你们自家知道“静肃”是对于军队与团体里头是如此重要,总希望你们养成这种静肃习惯才好。比方昨日下船的时候,你们看起来,以为是极平常,毫无道理,那里值得你们的注意呢?你们不晓得上船下车的运输学,就是最高的军事学。到了陆军大学或是参谋大学里面,差不多就是学这些东西。比方昨日下船若不排好队伍,定好时间,指定区域,一排一排的下船,毫无秩序,弄得乱七八糟,那末这六百多人,恐怕经了半天功夫,也下不清楚。所以“静肃”是极要紧的一件事,“静”之后,就有秩序,就有条理了。你们学生之中,是有很好的,下了课下了操的时候,常常看见你们总像有一种感想似的。但是有许多学生,就乱撞乱走,并且一散队,就有唱曲的,毫无静肃的习惯,这是关于你们自己一生事业的成败,是非常之大的,以后要请各位同志学生自己留心一点。◇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自由平等之真义与团体生活的重要》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蒋中正。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