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汗青网征稿QQ群:538272332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民国峥嵘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藉古开今>民国峥嵘

革命党员应负起国家兴亡之责

来源:汗青网   作者:蒋中正   浏览人数 :284   发表时间: 2017-12-07

孙中山在黄埔军校开学典礼结束后,与蒋介石合影

1924年,孙中山以“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为宗旨,以“亲爱精诚”为校训,创建了赫赫扬名的黄埔军校,校长蒋中正。建校时的正式名称为“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1946年国府预备行宪,中国国民党移交军队于国家后改称“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青天所覆,白日所照下,东征、北伐、抗日、戡乱、守土,义共患难、志同生死的黄埔师生一直是这场历史大戏的主角。1924年5月收录了第一批学生共499人,于5月5日入学,成为陆军军官首批学生,6月16日为开学日,大元帅孙中山至校主持。


中华民国十三年十月十九日,1924年10月19日,广州,蒋中正。


好久没有同各位讲话了。今天趁着大家都从野营演习回来,正好和诸位讲一讲本校的情形。我们学校里,本来范围是很小的,然而我们现在做的事很多,和原定的计划比较起来,简直要多二倍以上,所以现在弄到非常为难。别的不必讲,单就房子方面来说,就已经安置不下了。房子宽一点,对于卫生上才适当,这自然是谁都愿意的。然而我们现在已经不能照这样做去,现在我们革命党做事,只问这件事要不要做,如果要做,无论如何困难,都要去做。比方本校长的学问才力,本来是不够做本校的校长,而此时没有人肯来担当这件事,所以我不得不出来担任,尽我党员的责任。这是好比挑担子的一样:本来只有挑五十斤力量的人,此时也不得不勉强挑一百斤了,不问他挑得到挑不到,先要挑起来再讲。现在我们中国的环境,已经危险到极点了!所以我们只得振作精神来奋斗。只能做五十分工作的人,现在一定要做一百分才行。因为革命党员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比平常人加多一倍,必须这样的去努力,中国的革命,才有成功的希望。大家若是仍然不负责任,或且半途而废,甚或苟且偷安,便是没有勇气,无论什么事,就都办不了!所以我们做革命事业的人,要具有比人家加倍的精神。人家只能做八点钟工作,我们便做十六点钟;人家只能挑五十斤,我们就要挑一百斤。这是革命党人惟一的责任,也是办事惟一的方法,不然,就不像革命党人。


现在第一总队的学生,都已分到各部各队各团去做见习官了。我有几句紧要话,要对大家讲讲:青年时代的人最要紧的是什么?就是要平心静气的去做事。无论遇了什么事,我们都要平心静气去处理他,切不可凭着自己的感情和一时的意气去做。如果只随着自己的意气去做,结果就一定失败。因为我们青年人,都是性子很急燥的,什么都想赶快做好,但是在事实上,又决不能这样的。比方我们看见国家和社会腐败的情形,就想一下把他改造过来,然而做起来又何能这样的容易。我们越想赶快弄好他的事,他就偏偏弄不好,并且反要被他们败坏了。所以我们做事,尤其做革命事业,绝对不可凭着我们青年一时的意气去做,不然,不特事业做不成,反得连自己都不能在社会生存了。我希望大家以后出去社会上做事的时候,偏要钻进那个腐败的地方去做。切不要以为我是学生,便不屑到那些腐败的地方去混。只要我们此志不堕,此心不死,随便到那个腐败的地方去,不会受他的传染,而且使得他们受我们的感化,慢慢改良过来,就可以达到我们的目的了。如果一味高傲,瞧人不起,那末,最终结果,只有给人家妒忌排斥,还能够做得什么?


不过我们到腐败的社会里去做工作的时候,就要留心一件事:我们的身体,虽然混在腐败社会的里面去,可是我们的精神,仍然光明的;态度和方法,是不妨随时改变,而我们的主义和目的,是要始终如一的。总理说得好:我们作社会运动的人,就好像教马的马夫一样,要把一匹新马教好,就非本身扮马夫不可,若是我们不扮着同他同类的一个样子,那末,不特他不照着样子来学,反要被他一脚踢死了!所以我们作社会运动的,也要和教马的马夫一样。我们要想改良社会,就要首先和社会接近,不好拿着理想,以为我们是神圣的青年,就把人看不起。大凡革命运动,决不会突然发生的,一定是到了新旧潮流发生冲突的时候,才会发生革命的要求。但是旧势力终归失败,不能存在,于是新的潮流,就得了优胜,亦就是革命成功了。所以革命与时代是极有关系的。现在这时代,是一个革命时代,不过我们要用方法去奋斗,使人家都表同情于我们的革命运动,那末,革命就一定可以成功;如果我们方法用得不适当,不单是人家把我们的好意和热心一概抹煞,并且我们的事业,都会发生障碍。至于革命的成功,更不消说没有希望了!我以为作革命事业的人,有两句最要紧的话:第一就是要劳动,要时时刻刻去工作,不要怕劳苦;第二就是要亲爱,比方我们见着人家,切不要趾高气扬,令人见了难看;我们见着同志,切不可傲慢矜夸,总要相亲相爱,要使得大家同心一致来为主义奋斗。如果我们敬爱人家,人家自然也会敬爱我们。革命党全仗着“亲爱劳动”四个字才能成功。望大家要紧记在心!


还有一件事也是要对诸位讲的就是司务长,这个职务。在外面看起来,是很粗浅的工夫,其实不然;他在一连人当中,比连长还要重要些。所以外国军队,司务长的薪水,比连附还要多些。有时候连长连附还要对他迁就。因为做司务长的人,先要有经验,非经过多次战斗的人,都做不来。若果司务长稍不留心,就会误了大事,平时的饮食起居,不要说是他经手;到了战时,司务长的职务,更加重要。前次我们演习,还有许多的困难,没有受着的,设使一到真正打仗的时候,那末,司务长的本事,就拿出来了。所以我们对于司务长方面的事,更要留心学习。本来学问是无穷的,不要学了一点,以为就够了。如果我们存了这种心理,我们一定不会进步的。你们要晓得军队里面,最巧妙的东西,就是在最粗浅东西的当中。比方我们前次野营演习的时候,有一夜,工兵队没有饭吃,这就是司务长不好的缘故。到了真正打仗的时候,一连两三天没有饭吃,是往往有的。如果司务长有经验的,他就会晓得打算:今夜在何处宿营,前面有多少户口,应该带多少粮米,种种给养,都预备齐齐整整,等到军队到,就有饭吃。若是这样的司务长,才不会误事。所以见习官到了队上,不但要服从上官,并且要敬重司务长才好。总之我们大家要晓得我们现在军官学校里面所学到的,还不到军事学识十分之一,我们学问完全靠毕业后,出了学校,自己去实地试验,切不可自满自足,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得了!本来诸位现在要算毕业了的,不过我还怕各位的学问不切实,所以还要把你们分到各部各队去见习。见习以后,还要为党服务。本校的章程,本来已经说明了,凡是受了本校两个月教育的人,就要为党尽一年的义务。大家应该了解自己到本校来,是来学革命的,并不是来学升官的。现在本校全靠诸位来做基本人才,建立强而有力的基础。如果诸位以为现在已经毕业了,就去自由行动,不用说跑出去,可以做别的军队连排长,就是营长也可以做得到的。不过这样就失掉本校办学的本旨,也就是背了诸位来求学的初志。所以各位学生派到各部各队去见习,都要照着本校主旨去做,切不要自由行动,来破坏本党的纪律!现在对于见习官的待遇已经决定了,在各队上或各部的见习官,都是每月发给薪金十八元。照中国的老习惯,见习官每月都是发薪金十五元,膳宿都是和排长同样。虽然这是一桩不好的习惯,然而我们也一时改变不来。不过我们大家都是党员,不在薪金的多少,只要有几分精神,做几分事,不厌不倦,耐劳耐苦,才对得起主义。有许多学生,从前在军队中做过连排长的,所以要派他们在教导团中做代理连长连附,他的薪饷,到第二个月看看本校的情形怎样,或者比别的见习官多些。总之我们组织的军队,总不要沾染外面军队的恶习气,总要养成功一种清白廉洁的革命军人的气节。所以不想请未受过本校教育的人来做官长。因为他们都是深中了社会的毒了。他们一到了革命军里来,少不得要将恶习传染给我们的兵士。现在我们要知道中国的军队,尤其是西南的军队,最大的毛病,就是大家都没有严厉的纪律,又没有一定的迁调;今天做排长,明天做连长,后天就要做营长,所以弄得乱七八糟,毫无秩序。我希望我们学校里的学生,出去以后,就要把这宗不好的习气改革了去,大家要按着一定的次序和阶级做去,没有当过排长的决不能做连长;没有当过连长的就决不能当营长。因为没有做过下级官长的人,如果就去做中级官的时候,不但是他对于下级官的责任权限,分不清楚,而且没有下级官的经验,就不晓下级官的情形和弊端,往往要受部下的欺骗;并且不知下级官困苦,不能体谅部下,就会上下不和起来。弄到后来,不但是办不好事情,而且自己带着满脸惭愧的颜色。所以我们革命军更加要按步就班实事求是的做去,如此我们革命才有成功的希望。现在西南军队的不好,就是没有一定的法规,以致弄到后来,只知自私自利,升官发财为本分了!现在我已草了一篇“革命军刑法条例”。就是要我们革命军有法律可以遵守。本来现在通行的还有一部陆军刑法条例,但是我们革命军有许多要更改的地方,所以我另外草这几条刑法。现在已经呈请中央执行委员会审定,审定之后,就可以颁行了。我这几天起了两种草案:一种就是新兵精神教育问答;一种就是刑法条例,各见习官还要好好的把这精神教育问答来教兵士。若是兵士不明白这种问答,便不能打仗。因为这是使他们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打仗?”“为什么要拼命?”如果他们明白“我们打仗是为自己主义打仗的”“是为全人类的生活来拼命的”“是为救国救民来痛苦流血的”,这样就是他们死了,也甘愿的,也不会冤枉的。所以我们训练军队,切不要把兵士教成像机械一样,如外面一般军官,把兵士看做一只狗一样。平时兵士的生活,全不关心,兵士有没有饭吃,有没有衣服穿,他们都是全不过问。只是一到打仗的时候,就下个命令叫他去打。像这样子,就令他打了胜仗,试问你官长的心安不安呢?做人到底应该不应该如此?我现在作的这篇精神教育问答,固然还有很多的缺点,没有完备的地方,然而总能够使兵士们问答明白之后,便得诚心诚意去革命,去打仗。请诸位以后照着这意思,详细讲解给兵士们听。将来不惟这些兵士都会觉悟起来;并且使不明白革命意义的官长,不能命令他们来做他们私人的利器。现在我们中国有一种特别的风气,就是富贵两个字,差不多没有人不动心、不企慕的。所以一到了贫苦的时候就要变节了。现在我们除了引起国民觉悟心使他们能够自己勉励,养成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外,还要下许多革命种子,种在士兵里面,使他们来监视我们官长的行动,不准官长有像陈炯明这种叛逆的行为。若果不然,有兵权在手里的人,就难保他不作恶了。大家不要说入了党的人,就不会做坏事,现在的人心,是万难靠得住的,我们不但不能担保别人不做坏事;就是我们自己,将来会不会变掉,实在自己也不能相信自己!因为从前轰轰烈烈的同盟会会员,现在还要投降曹锟、吴佩孚来卖自己的同志。这样“朝秦暮楚”的党人,到处都可以看见的。如果陈炯明这一流,当他没有得势的时候,对于主义说得非常的坚定;到后来不单是要卖国叛党,而且还要党魁的性命。这样看起来,你想寒心不寒心呢?所以我们今日只好从下面做起来,养成一班有知识的部下,来监督他的上官。就令他上官想要叛乱,也不能了。诸位派到各连去见习,有两种顶要紧的教育;第一就是精神;第二就是技术。精神教育,本来是一种根本的教育,自然应当注意;精神教育发生效力之后,才能使兵士和官长共生死。我们对待部下,都要诚心诚意;部下对待我们,自然也会诚心诚意的。我们对待上官,如能诚心诚意;自然上官也会相信我们,古时所谓“父子之兵”,难道真有个父亲生下几千个儿子来当兵么?这也不过是说好官长所带的军队,他上下之间,和父子一样的亲爱罢了!除了精神教育以外,还要注意技能,比如体操、射击、刺枪、各种技术,都要教兵士常练习。现在中国的军队,尤其是西南的军队,并没有如同我们学校里,来做这种基本射击的工夫。放枪都是乱放的,所以死伤的人很少。子弹不生眼睛,我们简直可以把子弹当作完全没有用的东西,不要怕他。我们对敌人,也不要专靠子弹打仗。只要能够劈刺向前勇进,等到接近的时候,用刀来刺敌人,就可以获胜。所以我们除却在精神上鼓励士兵以外,平时还得教他技术,使他有所恃而不怕敌人。现在各位学生都快要去见习了。我最后还要对各位学生说句话,就是诸位的责任,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简单说一句:本党的成败,中国的存亡,都是看你们各位学生能否尽力?现在不但是本党的同志都一心希望我们把中国革命做成功;同时全国民众也是同样的希望我们。我们学校所以办到如今这个样子,不仅是本党的同志同胞都费尽精神,来帮助我们;就是一般同志的家眷,不辞脱铒质钗,也竭力来资助我们,希望我们革命成功!这种样子,同志对于我们本校,可说得什么都牺牲了。若果我们仍然不尽责任,来报答社会国家和我们同志,那末,真是没有天良了,还有什么面目生存在世上!所以我们对党,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副同志的希望,这是要各位记住的,今天我讲的,归纳起来说:第一、就是说青年出去做事,要平心静气,使社会受我们的感化;第二、就是我们革命党人要有亲爱和劳动的习惯;第三、就是说我们同学应该协同一致,大家以主义为中心来努力奋斗;第四、就是说革命党的基础是从下面做起,不怕上官变坏;第五、就是说学问无穷,全靠实地研究,切不可一得自足;最后就是说我们中国存亡,本党的成败,都在此一举,要各位同志努力。◇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革命党员应负起国家兴亡之责》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蒋中正。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