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如果您喜欢汗青网,欢迎加入本站QQ群:560309515。 如果您喜欢汗青网,欢迎加入本站QQ群:560309515。 如果您喜欢汗青网,欢迎加入本站QQ群:560309515。 如果您喜欢汗青网,欢迎加入本站QQ群:560309515。 如果您喜欢汗青网,欢迎加入本站QQ群:560309515。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民国峥嵘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藉古开今>民国峥嵘

为闽变对讨逆军训话

来源:汗青网   作者:蒋中正   浏览人数 :222   发表时间: 2018-01-09

1933年在江西剿共的蒋介石

《为闽变对讨逆军训话》是1933年12月10日蒋介石在抚州检阅第十师及第八十三师时对全体官长的讲话。1932年,“一·二八”抗战结束后,蒋介石调十九路军在福建“剿共”。1933年11月20日,十九路军将领蔡廷锴、蒋光鼐联合国民党内李济深等一部分势力,在福建福州南校场召开大会,决定另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1934年1月15日,蒋介石军队攻陷福州。人民革命政府和十九路军总部分别迁往漳州和泉州。同年1月21日,泉州、漳州失守,国民政府彻底平叛。


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十二月十日,1933年12月10日,抚州,蒋中正。


现在派你们第十师和第八十三师到福建去讨逆,大家要晓得,现在福建的叛逆已经与赤匪联络一气,叛逆所窃据的地方,已开始匪化,所以我们此次讨逆,名义虽不叫剿匪,实际上完全与剿匪一样,尤其是我们要根本剿灭赣南的土匪,非同时剿灭这福建方面接济土匪的叛逆不可。你们第十四军这两师人此次同走一路出发,力量非常雄厚,而这一路兵又是土匪和叛逆所料不到的,敌人一定想不到我们能够有这样一个实力雄厚的部队,由我们所决定的这个路线出去,你们这两师人的目的是要占取此后战争的中心要道,这一点对于剿匪讨逆战争最后的胜利,实有最大的关系,所以大家务必知道你们所负的责任之重大,而要格外的团结谨慎,努力奋斗,以求造成非常的任务,发扬你们历年转战,为国牺牲的革命精神。这一次与你们同在一方面作战的,还有第四师,和七十九师,希望你们四师官兵大家能连结为整个的一条生命,共同一致的努力,达到我所指定的目的,完成讨逆剿匪的使命。其次,我们这一次讨逆,一定可以很快的成功,因为无论就那一方面来讲,我们现在都已占了绝对的优势,福建的叛逆,即从前的十九路军,没有一件事配得上和我们作战,孙子第一篇所讲“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现在的叛逆,不要主义,不要国家,媚敌降匪,祸国殃民,早为全国同胞尤其是福建的人民所切齿痛恨,还有什么道,至于天时和地利,他们更谈不上了,试问当此全国厌乱之时,他们可以随便在福建一隅之地造反成功吗?再讲到将,叛逆有什么将领,大家都晓得的,十九路军的官长,没有几个人是由正式学校出身的,甚至蔡廷楷等原来就是土匪,有什么智识可言。最后讲到法令制度纪纲,叛逆尤其说不到,他们这样造反,就是没有国家,没有中央,没有长官。总之,就是纪纲陵夷,法度荡然了。最近所做种种匪化的行为,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所以孙子所讲五事——道天地将法,叛逆一无所有,那里有不很快被我们消灭的道理。而且我们的部队比他多,器械比他好,弹药饷糈比他足,交通运输比他灵便,尤其是除陆军之外,更有海军空军,故就兵力和经济而言,更显然在未战之前,我们早占了最大的优势。总之,无论是从精神、主义、将帅、地形、兵力、法纪、经济各方面观察,绝对的是我们胜利”。不过凡百战争不到最后终不能判定胜利,不是大家看了可以胜利就必然胜利的。甚至正因为大家看了可以胜利,而骄惰轻敌,以致最后竟遭到失败,也不一定。所以我们此次讨逆,虽操必胜之数,挟必胜之势,还是要特别的勤劳慎谨,勇而有谋,自古以来,兵皆不得已而用之,只有敬慎悲戚者,可以获胜,老子尝说:“两兵相接,哀者胜矣”,曾国藩有一段更说得详切,“兵者阴事也,哀戚之意,如临亲丧,肃敬之心,如临大祭,故军中不宜有欢欣之象。有欢欣之象者,无论或为和悦,或为骄盈,终归于败而已矣。田单之在即墨,将军有必死之心,士卒无生还之气,此其所以破燕也;及其攻狄也,黄金横带,有生之乐,无死之心,鲁仲连策其必不胜,兵事之宜哀戚,不宜欢欣,亦明矣”。总之,“无论形势如何,自己务须敬慎哀肃,不可欢逸骄盈,此乃古今中外克敌致果之要道”,尤其是现在我们讨逆,大家要晓得这次叛逆的发生,实在是我们国民革命军最不幸最可痛的一回事,不仅我做统帅的,格外悲痛惭愧,凡是革命军人,应该都是一样,所以我们应该上下官兵共同一致,以哀戚之意,抱必死之心,极其勤劳谨慎,来完成剿匪讨逆的任务。过去我们剿匪之所以不能如期成功,最大的原因,就是骄惰和疏忽,尤其是团长以上一般高级官长,不能遵照上面所颁发的各种典则命令切实训练部下,接到上面的命令,转下去就算了事,自己既不留心研究,切实奉行,也不管下面的人看不看,更不能实事求是去监督他们,遵照命令去做,检查他们做到何种程度。对于上面的命令,尚且如此轻忽,其他的事情,更不待言。你们团长以上的将领如此懒惰,下面一般官长,格外要偷懒了。所以结果弄得军队的精神堕落,纪律废弛,于是随便嫖妓赌钱,放步哨的随便睡觉,营房里或战濠中到处赌钱,总之,官长一懒惰,军队的学术科一定不行,军风纪一定败坏,而搜索警戒也统统疏忽,因此土匪有隙可乘,时常要来袭击我们,我们就很容易中了土匪的诡计被他打败。所以我们以后无论是剿匪或是讨逆,第一要紧的就是要谨慎,要勤劳。“勤劳的要诀,就是古人所讲的四到——“心到”“口到”“手到”“目到”,还有我近来所讲的“脚到”。”至于“勤劳的要务,目前最要紧的,就是要从严格监督部下遵守命令,贯澈到底,这件事情做起。”一个命令下去以后,做师长的人,就要亲到各团去督察施行,就是自己真不能分身,也要派参谋长或是其他重要人员去切实监督指导,非如此不足以使部下澈底奉行,所以今后一定要各师长团长能够严正率下,特别注意监督指导命令的实施,以补救从前的过失,还要勤于巡查,尤其是要注意巡查步哨线,早晨人家未起来或是夜晚大家都睡了的时候,我们做主官的,一定要去巡查一趟,不好怕冷怕风,清早不愿起来,夜晚不敢出去,每次巡查,不一定全师全团都查到,都查到当然有时在事实上是做不到的,但是我们每天一定要轮流分别到各部队去巡查,巡查的时间地点都不要预定,到那一营或那一连也不一定,如此部下一般官兵自然没有一个敢偷懒了,这一点你们当团长以上的官长格外要注重,现在剿匪作战,要想胜利,全靠我们当主官的能够实地勤劳,要知道现在剿匪,战略战术诸大处还在其次,最要紧的,就是要先注意一切小动作,要特别勤劳刻苦,一刻不懈,丝毫不苟,无论封锁,步哨线或宿营的地方,都要使他严密整饬,无隙可乘。因为土匪好像是老鼠,惟一的本领就是到处摸索,只要找到你庞大的军队有一个孔隙,他就乘隙而入,所以我们剿匪第一要务,就是要军队本身和我们自己的阵地,能完整严密无隙可乘,我既无隙可乘,彼虽有无孔不入的本领,也无用处。所以我们当师长的,关于战略战术方面的事情,尽可多交给参谋长研讨,而实地监督指挥,巡查步哨,这些事,倒要特别多用力才好。我刚才讲过,此次讨逆即是剿匪,尤其是现在你们一路到福建去讨逆,沿途随时可以遭遇土匪,要打土匪,所以对于打土匪的方法不可忘记,无论行军宿营,时时要根据剿匪手本和剿匪部队训练要旨及其附录来训练部下。打土匪的方法很多,其中最要紧的就是我从前所谓“六样原则”,现在或者可以改称“六大要务”,即“连络”“警戒”“搜索”“侦探”“掩护”“观测”。这六大要务,无论是剿匪讨逆,或是将来和帝国主义作战,统统同样的重要,无论是行军作战,或是宿营的时候,时时不可稍有忽略,务必用心检点切实做好,才可以守则必固,攻则必取。平时训练部下,研究军务,尤其是野外演习后讲评的时候,都要根据这六大要务,然后所训练研究或讲评的东西,才能切合实际,确有效用。所谓六大要务,第一就是“连络”,我们过去剿匪失败,每每都是由于连络不确实,比方讲一师人行军,不仅不能和同一路的友军左右密切连络,而且本师各团各营各连前后连络也不实在,因此一遇到土匪袭击,便如孙子所讲“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甚至后队遇匪,前队不知,左侧发现敌人,右侧依然前进,所以结果每每整个的一师人要被土匪截成几段,集结他们的主力来包围我们一团或一营要被他很快的消灭,这样当然我们要吃亏,比方最近七十九师在硝石吃亏,就完全如此,这样吃亏实在太冤枉。我们有一师兵力,如果能连络确实以整个的力量来和土匪正式决战,无论土匪来几多万,我们也不怕拚他不过,就是拚到最后,我统统牺牲完了,也是值得的。因为土匪如果要硬拚完我们一师,那他自己也一定会整个的拚完消灭。所以我们要消灭土匪,一定要格外注重连络,无论行车或作战,不仅本军各团各营各连之间要前后右左密切连络,就是本队与前后左右的友军也要连络确实,不仅后面的部队要派人向前面的连络,前面的部队也要派人到后面的连络,不仅各部队要逐级派人与所属高级司令部连络,高级司令部也要派人与所属各部队连络,必使前后左右上下及本军与友军之间如此多方设计,互谋连络,不惮其烦,务求其实,然后能尽联络之能事,收最大的效果,才可以避免一切无谓的牺牲,得到预期的胜利,这就是所谓“多出一点汗,少流一点血”的道理。我们做官长的,总要勤劳,时时刻刻心里要想法子,而且一面想一面就要做,尤其要自己去实地监督指导,如此一切才有办法,对于连络的一事,也是要如此才得确实,才能收效,我们从前因为连络不确实,所以一师人只能当一团人用。现在若连络确实,一师人就至少可以发挥三师人的效力,连络的重要,有如此者。至于连络的方法,当然极多,全靠大家能依据典范令所指示的各种方法,再加以因时因地而斟酌应用,不过有一件事是关系最要紧而为现在所特别应当注意的,就是行军的长径和距离一定要照着我所规定的原则做到,(其详细规定见剿匪部队训练要旨附图第二)如果不如此,则队伍必然隔绝,前后讯息不灵,连络不确,根本就要失掉连络,如果能照我所规定的原则去做,例如连与连间相距只有八米,营与营间只有十五米,就是团与团间也不过二十米,即或距离再大一倍,相距亦不致太远,以如此短的距离,眼睛可以望见,声音可以听到,无论如何,也不会失掉连络,连络既能确实,那里还会予敌人以可乘之机,而受他的袭击,被他截断,所以凡是照原则做的,无论如何不会因连络不确的而吃匪的亏,凡因连络不确而吃土匪的亏的,每每都是由于没有照着训练要旨所规定的长径与距离的原则去做,比方最近第七十九师在硝石洪门之间,后面一营被土匪截击,就是这个原故,他营与营间的距离就隔上了几里远,当然要前后声气不通,连络不确,敌人随时可以将他截断消灭。所以这次第七十九师吃亏,并不是土匪有什么了不得的动作,完全是我们自己太不注意连络,特别是忽略了行军长径和行军距离,这一点希望你们要格外的注意,以后不仅平时要按照规定的原则去告诫训练部下,而且每次行军的时候,师长或是参谋长一定要去实地视察和指挥,大概主官位置总要在前卫本队后面前进,到了相当的适于视察的地点,就停下来四处瞭望,特别注意看本队前进时各团各营各连的行军长径与距离,是不是已照着原则做到,一到夜晚宿营的时候,就要召集全师官长,将当日行军的情形,及自己视察的结果,根据规定的原则,详细讲评一次,如此,部下一般官长才晓得自己的错误,以后就会不敢随便,第二天就会注意改正过来,常常如此严厉监督,就不怕不能照原则做到,不怕不能连络确实,外国的军队,就是如此办法,他们的军队训练比我们好得多,尚且要官长勤劳严厉监督,中国的军队,特别是在山地行军,当然格外非如此不可。这一段话是讲连络的要则。其次,讲到“搜索”和“警戒”,这也是行军的时候,不可稍有疏忽的两件事情。搜索警戒如果能周密的话,无论如何不致中敌人的埋伏,受土匪的突击,现在我们打土匪,真面目的阵地战很少,而随时遭遇的游击战特别多,而赣南与福建又因为多山而地形异常复杂,所以搜索和警戒格外要注重。搜索警戒不仅是行进道路,即所向之攻击方面,都很要紧,而且行进路之左右两侧地区,也绝对不可忽略,这就是说搜索警戒的正面要广,而且愈广愈好。至于警戒搜索部队之派遣,及其区分,我在训练要旨附录中已经讲明,即“在担任警戒之部队,更应向前方派出搜索部队,其兵力区分由连而排而班,必要依次向前分别派出,”后面附图第二,就是图示搜索与警戒部队之区分,大家参照来看,就可以一目了然,还有关于警戒搜索部队派遣的时候,一定要早,我在训练要旨附录中规定“此项警戒部队出发前进,总须在行军纵队主力之先头,至少亦要有半日以上之路程,俾得警戒确实”。又云,“搜索连之跃进,总须在警戒部队之先头,至少亦要有三小时至半日行程为度,俾获从容搜索”。大家参看几个附图中所表示的情况,照这原则去做,一定不会错的。大概警戒搜索的部队,最好先一两天就要派好,因为我们在匪区行军有时间的限制,(即下午两点钟以后不能行军,这一点等一下就要讲的)如果当日派遣,时间一定来不及。此外关于搜索的方法,我现在已研究出一个最要紧的原则,以后凡在匪区行军,大家一定要严格遵照实行,这个原则就是搜索部队要继续沿棱线向前进方向之山顶跃进,即前进道路左右两侧高山必须派队搜索,担负搜索任务的部队,一定要格外的勤劳,不仅不可择两侧山麓的道路来走,也不能沿山腹前进,不管有路无路,必沿棱线跃进,训练要旨附录中附图第三所绘蓝色的虚线,就是表示这个意思,凡担任搜索的部队,都要如此继续跃进,不好说是前面搜索连,沿棱线搜索,而后面的部队就可以躲懒,一定要继续跟进才对。我们过去的毛病,就是只晓得要占山头而不肯沿棱线跃进,所以搜索不能确实,山腹或山岭随处可以埋伏土匪,往往就因此吃亏。以后只要我们的搜索部队,能继续前头部队沿棱线跃进,则居高临下,不断搜索,敌人一定无法埋伏,即算是山深林密地形复杂,偶然搜索不到,则敌人埋伏在山腹或山麓,也不能有所作为,我们决不致于受到不及防御的袭击,而吃他的亏,所以这个原则,可算是匪区行军最安全的一个办法,我所研究的结果,一定是不会错的,你们以后能照着去做,一定可以打胜仗,不过照这个原则做,当然非常辛苦,一定要我们当师长团长的人,平时能训练并挑选出精强耐劳的部下,临时才好派他担任此种最重要的搜索任务,而且派遣出发的时候,一定要沿棱线继续向前跃进,不可偷一点懒,你说这是委员长曾郑重告诫,非如此实行不可,你如能照着委员长所告诫的去做,那辛苦了你少数几个人,便可以保障全师官兵的安全,这就是“多流汗,少流血”。他们出发以后,你做主官的人还要自己或是派人随时向前去视察监督,然后他们才不敢偷懒。总之,要想照这个原则确实做到,全靠我们团长以上的将领能够不怕劳苦,来严格训练监督,我们官长如能多流一点汗,那末部下就愿多流十点汗,这样我们上下官兵如能多流一点汗,全军将士就可以少流一点血。这是讲搜索的原则。其次,与搜索警戒密切相关而为匪区行军所必遵守的,还有两个原则,也可在此地附带告诉你们,第一,因为我们规定要照刚才所讲的原则很周密很困难的搜索,所以在匪区行军一定不能太快,同时,又因为我们在匪区行军有时间的限制,一定要赶早宿营,所以我们每天行军的路程,不能太远,我现在规定下来,以后在匪区行军,每日以三十里至四十里为原则,比方一师人行三十里,每团平均约行七里至十五里,当然一切连络搜索警戒可以确实而周密,不致再中土匪的埋伏,受到突来的袭击。这个原则是讲空间。还有规定时间的第二个原则,即以后在匪区行军必须是下午二时以前全部到达预定的宿营地点,迅即集结宿营,二时以后,不得继续行军,这是稳扎稳打一个要诀,也是我根据打土匪的经验研究出来的。你们应当都知道,土匪来袭击我们,差不多每次都是下午,尤其是下午六点钟以后,他就照着孙子上所讲“击其惰归”这句话来做,怎么叫“击其惰归”呢?这就是到了中午以后尤其黄昏,敌人行军就很疲倦,精神很懒散,一切行动很纷乱,毫无防备的心思,我们就找机会去袭击他,现在的土匪就完全是这个办法。我们对付他最稳当的办法,就是尽早到达宿营地切实准备,使他无隙可乘,不敢来犯。所以我们以后在匪区行军,一定要在下午二时以前,最好能在正午以前将所有的队伍,辎重行李等统统集结预定的地点,开始宿营,如果那天要多走些道路,宁使提早一点出发,终使到达时间不可迟过下午二时。总之,出发和达到的时间,愈早愈好。我们赶早到达之后,立刻就要尽快来侦察地形,构筑工事,特别注意配备步哨,由两点到六点钟的时间足有四个钟头之久,我们很可以构成很完整很坚实的抵抗线,作种种周密的警戒和防备,无论土匪在什么时候,怎么猛烈袭击,我们也不怕他,我们就可以逸待劳,以静制动,以主待客,无论他有多大的兵力,我们只要有一师兵力,必可以将他打退,这一次第四师在浒湾就是如此。他们进军向吴家岗进发,土匪的第三军团就跟随从后面赶来,而吴家岗前面,也有土匪的阵地,他们都不知道,但是他们到吴家岗时候还早,而且一到马上就构筑工事,集结兵力来宿营,不到两三个钟头,正是天黑的时候,前面就发现大股土匪,后面土匪的第三军团也跟到,以五倍以上的兵力,将他们围在吴家岗,这时第四师只有三团人,依常情而论,土匪无论如何可以吃得下的,所以彭德怀当时下命令,“如果你们放走了吴家岗一个兵出去,就要杀完你们”,在这种最危急的情势之下,我们第四军三团人,和他顽强抵抗,使土匪在前面的攻击不能奏效,继而我们集结兵力退守到两小时以前所构成的抵抗线以内,凭借工事对土匪三七两军团将近两万人打了一天一晚,他们始终攻不破我们的工事线,到第二天拂晓的时候,最后就被我们打退,遍地都是匪的死尸,但是我们自己不过死伤了两三百人,如此真面目的大规模的阵地战,而且我们以少胜众,实为历年剿匪所少有。其所以能得此胜利,完全是因为第四军那天到达宿营地点很早,而且能尽快完成工事,这就以证明我规定匪区行军在下午二时以前务必集结完毕,过时不得继续行军的原则,是不会错的。以上是讲搜索警戒的要则,并附带提示匪区行军的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两个原则,当然这两个原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标准而已,如果有特殊情形和特别任务,当然又一天走一百多里或是到晚间也要行军,这个又当别论。现在仍回过来继续讲六大要务,前面已讲过连络搜索和警戒三项,现在再要将其余的三项侦探掩护和观测亦讲几句,使大家注意。“侦探”的重要,大家想必都知道,现在剿匪战的要务,就是侦探战,我在剿匪手本特别讲到侦探战,我说,“侦探为军队之耳目,如无侦探,或侦探不确不速,则行军作战,无异聋盲,……盲者与明者相争,聋者与聪者相较,安得而不败耶”。现在土匪他无论行军作战尤其是要攻下我们一个地方,一定早在一月或半个月就派人来侦探完毕,如果侦探没有清楚,他是不敢随便行动或来攻打的,而我们一般军队,则从来很少人能如此注重侦探的,往往都是临时随便派几个人向前搜索一下就算了事,结果前面的道路或是两侧的山地,是怎样一种地形与究竟有匪没有匪,都不知道,因此我们行军作战,处处都好像聋子瞎子,这样当然容易中土匪的诡计,所以以后大家要特别注重派侦探,无论是要通过一个道路,攻取一个地方,虽不易如土匪一样早半个月或一月就派人切实侦探完成,但至少总要先几天派出便衣化装侦探去预先侦察一切,不仅前进的道路村庄森林重要地形地物要派人侦探,就是前进道路的左右两侧,二三十里以内的地区,也要派人侦探,决不好和从前一样,掉以轻心,临时遣派就算了。侦探的派遣,愈早愈好,总之,侦探必须派得多,派得远,如果能探到种种敌情来随时回报,当然更好,就是被敌人抓去没有人来回报,我们也从此知某方已有了敌人。还有侦探派出的时候,有一点要注意的,就是我军自己的企图和行动,切不可告诉被派的侦探,如要告诉他亦要就是要作用,使他被俘招供时候于我军作战有益,而使敌人处置错乱,这是派探的要诀。这是讲侦探”,至论“掩护”,这也是过去我们各军所忽略的,所以行军作战的时候,因为两旁没有掩护的部队,往往一面前进,一面土匪很容易从两侧抄袭,使我们左右翼威胁,不能安全通过,尤其是进攻的时候,因为缺少掩护的部队,不能减少敌人的火力,难奏最大的效果。以后大家无论行军作战,一定要注意派定得力掩护部队才好。再讲“观测”,我们自己一切动作要有进步,尤其是在作战的时候,要想能奏最大的效果,一定要注意观测,所谓观测,不仅观测射击而已,所有战场的地形,和敌人的活动,及其指挥官所在处所,以及本军各部的运动队形和行进方向,都随时随地要注重观测,以求改进本军不利的动作和迅速达成我们战斗目的,所以高级司令指挥官和参谋长,每当行军作战的时候,一定要择定最适宜于瞭望的地点来切实观测一切行动,至于各部队阵地本身,当然也要选定他适宜地点,配置观测哨,专司观测。大概行军作战,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这六大要务——连络、搜索、警戒、侦探、掩护、观测。你们此去无论是打匪,无论是讨逆,随时随地都要留心做到,才可成为一个优秀的将领,成功你们的革命事业。除了前面讲的六大要务之外,大家还要晓得,我们现在剿匪的战术原则,是以拙制巧,以静制动,以实击虚,以守为攻,要能运用这几项原则,而获得最大的胜利,第一要紧的事,就是要注重工事,我们的军队到一处地方,不管是准备住好久,总要一到就赶紧做好工事,正如曾国落所讲,“虽仅一宿,亦须为坚不可拔之计”,这不仅可保障部队本身的安全,而且可使后面继续到来的部队都能非常安全,绝对不致为土匪扰乱,因而我们向前推进的时候,后方的接济和交通输送等业务部能非常灵便,如此,我们向前进战,一定可获绝对的胜利。所以随地构筑工事,无论对自己对友军,都有最大的利益。还有一点,大家做工事的时候,不要只构成整个的一条抵抗线就算了,要知道甚至在你所构筑的抵抗线以内,就在司令部近侧,也可发现土匪,他一暴动,首先就是要来攻袭你的司令部,所以我们做工事的时候,一定要特别注意司令部的安全,要在司令部的四周筑成最强固的防御工事,以备应付非常之用,这是讲要注重工事。此次你们还要知道,我们一方面固然要注重工事来固守,但是另一方面遇到敌人被我们打败的时候,一定更要乘机穷追猛进,澈底消灭敌人,争取最后的胜利。过去我们各军往往因为只注重防守,便忽略了攻击,甚至土匪已被我们打败,还不敢追击,所以虽打胜仗,仍然劳而无功,土匪退后到十里廿里的地方,随便就能收集队伍,卷土重来,所以不追击,就等于容纵敌人重整队伍,反攻我们自己。这一次第四师在浒湾打败了土匪,当然得了很大的胜利,但是大胜之后,不予猛追,甚至许多枪仍旧被土匪从他们的死尸中从容取去,这就表示我们国民革命军没有攻击的精神,已经被我们打死了两三千敌人,这些垒垒的尸首都摆在我们眼前,还不能勇猛追击,所以这一点是我们自己放弃了一个消灭敌人的最好机会,也是这次浒湾之役,美中不足的地方。大家晓得,现在土匪的士气极其沮丧,精神大不如前,据俘过来的土匪说,每次打仗土匪打败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追,只要猛力一追,土匪没有一个不愿缴枪的。还有一点,土匪都是未经正式训练的乌合之众,前进的时候,尚可一同摇旗吶喊,一经挫败,即溃乱不可收拾,这是敌人最大的弱点,我们何以偏偏不知利用,所以你们一定要晓得,以后只要土匪稍一挫败,我们就要乘机出击,痛打猛追,务必使之根本消灭,以获得真正的胜利。以上统统是讲行军作战特别要注意的事情,至于平时治军,一切都要自己从勤劳严正和秘密确实这几件事做起,要能赏罚严明,恩威并济,要能注重经理卫生,减少逃兵病兵,要待士兵如自己的子弟,特别注重他们的品行体格,无论风雨寒热,要处处照顾到。比方现在天冷,在山地作战易受风寒,此去要多带一点生姜黄糖,每周给他们吃点糖汤,藉以散寒。总之,治军和作战的要务,讲是讲不尽的,总要将领勤劳负责,随时体察,随地研究,实力做事,尤其是一切实际作战的经验,是我们最宝贵的研究资料,和最难得的教训,也是自己个人乃至整个国家最重要的史料,你们一定要特别的保存才好。所以阵中日记,一定要指定一个参谋负责,每天详确记载,当天一切经过的事情,不仅是战斗的经过,凡是当日经过道路,战场的地形,战术的运用,以及当地与军事有关的一切风土人情经济状况等等,统统都要有详确的记载才好,参谋记好之后,师长自己一定要仔细批阅,要和看上官的命令一样重视。过去一般官长不知注重这一点,所以一般将领,在赣南剿匪,这几年来在宁都宁冈广昌石城这一带地方,亦不知道打过多少苦仗,但是现在一点记载也没有,今天到这些地方行军,道路的远近,地方的情形,还要找老百姓调查做向导,这不是使过去无数次的作战,很多袍泽的流血牺牲,都毫无代价吗?我想若是有一个官长能将这几年来在江西作战经过的一切情形,详确记载下来,自己再加以研究,一定可以成一个伟大的军事家,同时如果大家都有这种记载,集合起来,加以整理,亦就是革命军一部最宝贵的战史,所以一般将领过去不重视阵中日记,无异是抛弃自己经验,亦等于不要自己和革命的历史,徒使过去无数死伤将士,冤枉的牺牲,得不到一些代价,如此真是对不起国家,对不起部下,岂不是你辜负了自己吗?你要晓得,我们经常有十几万至几十万人在江西剿匪几年,这件事是中国历史上尤其是革命历史上一件最大的事情,我们身与其事,实际参加战争,每天所身经目击的,那一件事,不是宝贵的史料,那一件事,不是我们血的教训,然则那里好有一点轻视忽略,不详确记载,用心研究呢?这一点我今天特别告诉你们,希望你们以后要切实注意,大概在出发之前,所要向你们讲的,就是今天这许多话,希望你们听过之后,能够记住,一件一件照着去做,相信你们此次一定可以完成讨逆的使命。◇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为闽变对讨逆军训话》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蒋中正。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