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民族文化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神州文化>民族文化

周家巷

来源:《北方新报》   作者:梁文汇   浏览人数 :1104   发表时间: 2015-06-06

周家巷形成有200多年的时间了,也算呼市的老街巷了。听老人讲,早年,在这个巷子的5号院住着一户周姓人家,在周围有些名气,所以,这条小巷就被人们称为周家巷了。这是一条呈L型的小巷,共有16个院落。其中有5个院落的住户以汉族人居多,间有回族住户;其余皆为回民院落。

 

我出生在周家巷,我们梁家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了11代,这里留着我童年美好的记忆,见证了我青少年的快乐,目送我走进大学,又接纳我在此娶妻生子,这里的一砖一石,在我的心里刻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一声报晓的鸡鸣,清脆、悠扬,划破了小巷一夜的沉寂。从沉睡中苏醒的小巷传来早起的脚步声,咳嗽声。从附近的呼市一中、呼市八中的大喇叭里传来的哈扎布唱的蒙古族长调《走马》、《小黄马》,曲调悠长、婉转、悦耳,回荡在小巷的上空,深深地留在我儿时的记忆中。

 

送走上学的孩子和上班的男人们,各家的主妇们忙碌起家务来。“当啷”“当啷”的铜铃声,告诉人们清运垃圾的牛车进巷子了,主妇们忙着倾倒积攒了一天的生活垃圾,在互相的寒暄中,周家巷一天的生活开始了。到半前晌,小巷中会响起叮叮的敲打声,这是卖花盆的小贩到了。接着,“羊角葱——”“黄萝卜——”“磨剪子来——”、“倒醋,倒酱油”的吆喝一声声地传到了各个院落。每到这时候,主妇们陆续走出街门,围在各自所需的摊贩旁边,问价、挑选,同时互相拉起家常来,这是一天最主要的信息交流时段。这当中,总缺少不了围着摊子钻来绕去的小孩子们,那时很少有上幼儿园的,这也是这些学龄前的孩子们最感热闹的时候。摸摸这个,看看那件,调皮的还会爬到排子车上,不免会受到大人们的呵斥,在这喧闹的气氛中,周家巷的早晨结束了。此时阳光明媚,随着“呱嗒、呱嗒”的手拉风箱的均匀节奏,家家户户又响起了锅碗瓢盆磕碰声,主妇们又开始张罗起午饭,在袅袅升起的炊烟中,周家巷就要迎来它的热闹的午间生活。

 

“妈,饭熟了没,我快饿死了。”无忧的学生们到家了,“叮铃铃”第一辆自行车进巷子了,“咯咯咯”被撵得惊慌的公鸡母鸡们四散逃开。随着下学的学生和下班的男人们陆续地回来,小巷的清静被打破了,午时的周家巷尽情地显现出她的多彩的生机和活力。

 

此时的大人们,尤其是家庭主妇们最为忙乱,等着饭后睡一觉的男人、饭后赶紧上班的加班人、急着玩儿的孩子们都围坐在小炕桌旁。那会儿物资匮乏,饭菜单调远没现在丰盛,但全家人围坐炕桌边,其乐融融,风卷残云过后,把个饭摊子留给母亲去收拾。天气暖的时候,尤其是夏天,孩子们的午餐是在屋檐下的台阶上完成的,每个人端着个白瓷蓝边碗或红花碗凑到一起,沿着台阶一溜坐下,互相比着谁家的饭好。

 

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人人吃的是供应粮,粗粮、细粮按比例供应,谁家也好不在那儿去,只有做得可口与否的区别,这时候就显出各个主妇们的手艺来。大家你吃我的一口,我夹你的一筷子,轮流转着吃,虽说粗茶淡饭,也见不着多少油水儿,但吃得非常香甜。每当吃“冷调莜面”的时候,每人还带一两瓣生蒜,互相比谁能吃蒜,那时候的蒜比现在的辣、脆、香,每个人被辣得脑门子直冒汗,在欢笑声中各个是肚圆碗空。

 

转眼间,炕头响起了呼噜声,院子里以及巷子里传来欢笑声、呼喊声。

 

再看,2号院和4号院的街门洞子里已围满了男孩子和女孩子们,有扑克摊子、玩儿杏核的、抓拐(羊腿关节骨)的,在2号、3号和4号院街门口的石头墩上是斗蛐蛐儿的,16号院后墙下和梁家院(3号院)的南墙根儿分别聚集起几拨弹珠珠的孩子们,各院子里的房檐下也成了孩子们的游戏场。

 

随着呼市一中、呼市八中的大喇叭送来的乐曲声,上学的孩子们陆陆续续出发了,还时不时地伴着几声同伴的呼叫。上班的人们也走出了巷子口。很快,周家巷这锅沸腾了一个中午的开水渐渐地平静下来。儿童们在梦乡里继续着他们的欢乐。勤快的主妇们稍事歇息,又拿干起了针线活,那个年代,一家老小穿戴得整齐与否,全凭主妇们的一双手,拆洗缝补、改旧翻新,在针针线线的细密针脚中渗透了多少母亲们的心血啊。

 

“小三儿,慢点,看摔倒的。”“他二婶子,张罗的做啥饭呀?”在一声声的叮咛和问询中,太阳已经浮在了西边大青山的山顶上了。在不时传来的孩童们稚气的呼叫声中,家家户户又响起了熟悉的手拉风箱声,袅袅升起的炊烟笼罩在安宁的周家巷上空,在夕阳的映衬下变幻着姿态向空中飘去。

 

小巷里开始出现放学的孩子们,三三两两嬉笑着、追逐着消失在各个院门里。规矩点儿的孩子开始完成家庭作业,玩性大的扔下书包返身就跑出家门,去寻找玩儿伴了,反正那时候老师留的家庭作业也不多,顶多半小时就能完成。大一点儿的孩子则帮着家里干点活,走出院门去打水。很快,在我们梁家院的石砌井台边就围满了提水的人们。

 

到20世纪70年代前期,周家巷还有6口井,但只有三口井的井水可以饮用,这就是3号院(梁家院)的土井(提水井)和10号院的洋井(压水井)以及7号院的压水井。邻里们有说有笑地相互帮着提水、压水、倒水,待水桶满了,有用扁担挑的,有的是俩人抬一桶水,也有人手提一只水桶左右摆着提回家,那时每家都备一只大水缸,储够一天的用水量。来来往往的打水人成了周家巷每天傍晚的一道固定风景。

 

在人来人往的小巷里,在稍微大一点儿的院子里,小一点的孩子们三五结伴地玩儿着游戏。跑来跑去的孩子们正进行着“传电报”、蹦这儿跳那儿的女孩儿们在跳“格子房”、“跳皮筋儿”的孩子像燕子般灵巧地跳跃舞动着……此时的周家巷成为了孩子们的乐园,比现在的游乐场不知自在尽兴多少倍。

 

夜幕降下了,小巷中仅有的两盏路灯泛出昏黄的灯光,晚饭的时候到了,这时在小巷中又传来了母亲们的呼喊声,“小二儿,回家吃饭。”“快走,吃饭也得用人叫。”贪耍的孩子们忘情地玩耍着,总会换来母亲的嗔怪。此时的周家巷显得那样的祥和、温馨。在不太亮的白炽灯下,一家人围在小炕桌旁边,轻声地说笑着、品味着可口的家常饭。周家巷的夜生活开始了。

 

带着晚饭后的惬意,踱着安然的步子,晃着微微发热的身子,人们走出了家门。打扑克的人照例聚到了巷子的路灯下。另一盏路灯下,早已聚集起一群孩子们,继续他们的故事会。大多数的人们还是围坐在各个院落的空闲处,互相讲述着一天的见闻。永远安静不了的孩子们忙着藏猫猫、撞拐拐。夜幕里飘送着大人们的欢笑声和孩子们的呼叫声,不知从哪还传来了明快的口琴曲、如泣如诉的二胡音和悠扬的笛子声。

 

夜深了,小巷深处传来了大人呼唤孩子们归家的声音。尽兴的大人们和意犹未尽的孩子们数着北斗星、踩着月光走进各个院门,迈入家门……

 

2007年,在拆迁挖掘机的轰鸣声中,古老的周家巷化为一片断壁残垣,那安宁温馨的日子和那份乡愁只留在了我的梦中。◇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