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民族文化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神州文化>民族文化

大清第一商号大盛魁

来源:《北方新报》   作者:邓九刚   浏览人数 :1863   发表时间: 2015-06-07

大盛魁是旅蒙商兴起的产物,而旅蒙商兴起又是走西口的产物。走西口的开端可以追溯到清朝康熙年间。走西口有两支大军,一支是垦荒种地的雁行客,一支便是经商作贾的旅蒙商。旅蒙商,又称边商,除了山西人,还有陕西、河北、北京、宁夏、天津等地的人。山西人最多,陕西次之。他们多聚居于归化(今呼和浩特旧城区)、包头等蒙古商贸重镇,比如大盛魁的总号,就位于归化城。历史上,位于归化城附近的一处不大的院落里的大盛魁,竟一度掌控了千里蒙古草原的商品供应,号称“上至绸缎,下至葱蒜”。而这个大商号背后,是一段被人忘却的民族贸易史。旅蒙商先从南方采购茶叶汇集到归化,然后经乌兰巴托、恰克图、科布多等地,直至圣彼得堡,开辟了著名的茶叶之路。图为大盛魁旧址,院内。

大盛魁是旅蒙商兴起的产物,而旅蒙商兴起又是走西口的产物。走西口的开端可以追溯到清朝康熙年间。走西口有两支大军,一支是垦荒种地的雁行客,一支便是经商作贾的旅蒙商。旅蒙商,又称边商,除了山西人,还有陕西、河北、北京、宁夏、天津等地的人。山西人最多,陕西次之。他们多聚居于归化(今呼和浩特旧城区)、包头等蒙古商贸重镇,比如大盛魁的总号,就位于归化城。历史上,位于归化城附近的一处不大的院落里的大盛魁,竟一度掌控了千里蒙古草原的商品供应,号称“上至绸缎,下至葱蒜”。而这个大商号背后,是一段被人忘却的民族贸易史。旅蒙商先从南方采购茶叶汇集到归化,然后经乌兰巴托、恰克图、科布多等地,直至圣彼得堡,开辟了著名的茶叶之路。图为大盛魁旧址,院内。

 远涉草原和沙漠地区行商的驮夫们,要经历随时存在的各种凶险,这个生意真正是“富贵险中求”,但也是成就大盛魁商业传奇的关键所在。

 远涉草原和沙漠地区行商的驮夫们,要经历随时存在的各种凶险,这个生意真正是“富贵险中求”,但也是成就大盛魁商业传奇的关键所在

 以大盛魁为代表的旅蒙商帮,远在恰克图和莫斯科等地,开设了分庄和铺面。

 以大盛魁为代表的旅蒙商帮,远在恰克图和莫斯科等地,开设了分庄和铺面。

 

当年归化城大的商号都自己养着骆驼,其养驼数量占了归化城的大头。如大盛魁商号鼎盛时养驼将近2万峰。他家的骆驼主要不是养在归化城内,而是散落在驼道的沿线,其中在百灵庙靠近大营路的地方,养着2000多峰骆驼,在乌里雅苏台分庄的驼场,养着更多的骆驼,这个驼场驼少的时候1500峰以上,多的时候超过3000峰。大盛魁在科布多分庄的驼场规模更大,经常养有5000峰健迈的骆驼。此外,在大北路沿途各旗众多的梢子(蒙古语庄子之意)中,也有属于大盛魁的骆驼。大盛魁长期雇有大量的驼倌,饲养的骆驼量多、点广,沿路随时可以补充顶替,所以它的驼队是换驼不换人,一般驼队从归化城到乌里雅苏台单程3个月,而大盛魁的驼队只需两个月即可达到。可谓是驼队中的精锐部队。

 

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人们还可以在呼和浩特市玉泉区东尚义街看到一处大院落,里面很宽敞,那里正是大盛魁用来圈养骆驼的院子。因为当时的大盛魁在归化城是首屈一指的大驼商。眼看归化城内人口越来越多,空地越来越少,找个合适的地方安置这些骆驼也是重要的事情,东尚义街这一带原本就是空旷的苟家滩,虽然后来有人居住,但空地依然还有,于是其中一座院子就被大盛魁买下来当作养骆驼的场所。

 

康熙年间,费杨古部队在杀虎口驻防时,大盛魁的创始人王相卿、张杰和史大学等,在费扬古的军队中当厨夫或服杂役。他们随军队进入草原,身份是丹门沁(蒙古语意即货郎),只是肩挑叫卖的角色。

 

肩挑叫卖的同时,大盛魁的创始人也为费扬古部队采购一些生活日用品,得便的时候,也采集一些蘑菇之类的东西,挑到归化城出卖。由于他们经常出入于归化城的集市,特别是为费扬古部队采买牛羊,同蒙古人进行交易,因而逐渐学会了简单的蒙古语,懂得了一些蒙古人的礼仪和生活习惯以及互相交易的一些方法。 

 

费扬古的部队,在康熙统率下,进入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的时候,王相卿、张杰和史大学等也以负贩小商的身份随军前往,做部队的随营生意。

 

清政府在剿灭噶尔丹之后,在乌里雅苏台、科布多驻有重兵。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自然需要庞大的军需供应。这给王张史提供了施展的舞台。当时清军兵力即达数十万。军需补充,诸如马匹、粮草、衣服,吃喝拉撒全赖后勤供应。军队打到哪里军需跟到哪里。活动范围极为广大,奔走在草原上频繁地与牧民打交道。筹集草料,大量地买马买牛买羊。马作为战斗装备,牛和羊则是士兵的食物。粮食供应跟得上的时候牛和羊是副食,当粮食供应跟不上的时候牛和羊就是战士的主食。军需之数量是非常庞大的,于是就出现了庞大的商机。频繁地与草原上的牧民交道,这些随军商人熟悉了他们的语言、生活习俗和宗教信仰。当然也熟悉了草原的地理环境。

 

不久,王相卿、史大学和张杰便以他们3人为主体,结合杀虎口的几个人,形成了合伙的集体小商伙,并且第一次打出“吉盛堂”的堂名。自此王张史3个农民的小买卖可算是初具商号的雏形。

 

像王张史这样为军队服务的人当时是很多的,问题是唯独他们3人成了事,这就在于人的眼光。正像红顶商人胡雪岩所讲:“看得到天下就能做天下的生意……”

 

胡雪岩无意中说出了一个真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也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但凡是做生意,最为要害在于眼光。眼光是一种判断,是审时度势捕捉商机的能力。事实证明大盛魁的创始人具备这种能力。同时期参与军事行动的人员很多,按照一兵一后勤的规律,当时军队的人数在10万以上,那么商人的人数也应该在10万以上。庞大的队伍中绝大多数的商人民工都在事后返乡了。而王张史却在草原上留了下来,把大盛魁的总号建在了乌里雅苏台。

 

大盛魁开始了由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过程。

 

出于战略的需要,清军主要驻扎在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两地。两地相距1300余公里。一般把乌里雅苏台的驻军称为前营,把科布多的驻军称为后营。相沿日久,前营就成为乌里雅苏台的别名,后营就成为科布多的别名。其时,清朝以“定边左副将军”驻乌里雅苏台,统辖外蒙及乌梁海诸部落;以“参赞大臣”驻科布多,隶属乌里雅苏台将军,辖金山额鲁特北部。乌里雅苏台是清朝统治喀尔喀草原的一个军事政治中心。数十万军队在这里驻扎,在加上政府官员;一日也离不开物资供应,业务量极大。大盛魁的掌柜审时度势决定就把自己的字号设在乌里雅苏台。

 

这是王张史对大形势的判断。对于朝廷来说意味着国家的统一,版图的扩大。对于商人来说则意味着一个庞大的市场在自己的眼前铺展开来。100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数以百万计的人口的生计。由于长期的战争,经济封锁造成喀尔喀草原物资极大匮乏。社会发展的不平衡给商业带来机遇。这机遇可以用千载难逢形容,是一片未曾开垦的商业处女地。在许多地方生活必需品甚至没有价格的概念。牧民须臾不可缺少的茶叶、粮食、棉布等生活必需品,商人想定什么价就是什么价,唯一需要的是当地消费者的认可。物物交换,以物易物。甚至一盒火柴可以从牧民手里换去一只羊,一把菜刀可以换得一头牛。就是这样的市场,大盛魁的创始人掌握了先机。大盛魁的先人在这个市场表现自己的商业才华。140个和硕,也就是旗,相当于内地县,是他们掌控的市场。

 

既然是市场自然短不了竞争。数以万计的商人同时进入,只有大盛魁牢牢地抓住军队和官府,掌握了控制权。

 

大盛魁商号就是以乌里雅苏台为基地,为清朝的军政人员服务,开展各项营业活动的。不久在科布多设立分号,其后又在归化城设立第二个分号。它们只是它的重要分庄。随着清朝对喀尔喀蒙古的管治进一步加强和大盛魁营业的发展,大盛魁为清朝军政服务的范围就更为广泛。除清朝驻前后营的大员和大小部门的军需供应,均由大盛魁经办外,外蒙王公向北京纳贡、值班和引见,也由大盛魁予以协助、联系,并以高利贷的办法,贷给所需要的一切费用。

 

从单纯为清军政服务到也为草原牧民服务,业务大大扩展。

 

乾隆末年,嘉庆初年,大盛魁有了很大的发展。经营范围更加扩展,清朝政府把外蒙的税收也包给了大盛魁。

 

嘉庆八年(1803年),清廷诏令派驻外蒙的将军、参赞、办事大臣和帮办大臣等官员,会同外蒙各王公,严格检查旅蒙商的经商票照,并严令每年彻底检查一次。经过这样的检查,在乌里雅苏台、库伦、科布多、恰克图以及在外蒙其他各地进行贸易的旅蒙商,很多因为没有经商票照,或者因为所持的经商票照业已过期,被驱逐出境。有的还受到罚款和没收货物的处分。而大盛魁由于和清廷派驻外蒙的军政大员、军队和王公贵族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它不仅没有被驱逐出境,而且得到了一个大发展的机会。它以极便宜的价钱接收那些被驱逐的旅蒙商号的铺底和货物,开设分号。这不仅使大盛魁得到了大笔意外的财富,而且接手了许多旅蒙商号多年来在外蒙的贸易关系。清朝政府没收下的货物,官员们不会处理,也以廉价赊给大盛魁,这就使大盛魁又得到了一种意外的好处。

 

道光年间,大盛魁一方面扩大销售地区和增加经营货物品种的数量,一方面加大放印票帐的数量。这时清朝把征收驿站的费用也包给了大盛魁,这样,大盛魁的营业就更加发展了。咸丰以后,他又在一些城市广为增设分支机构和小号,不仅获得了大量的利润,也形成了一个自成体系的、庞大的商业网络。

 

大盛魁就是这样经过不断发展,成为草原上一家垄断性的大商号。◇

上一篇周家巷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