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秘闻传奇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专史论丛>秘闻传奇

“康圣人”瞒天过海——西安盗经风波

来源:《文史春秋》   作者:周宁   浏览人数 :5121   发表时间: 2014-07-15

 

1923年4月,吴佩孚50大寿,康有为特去洛阳祝贺,并献寿联:“牧野鹰扬,百岁勋名才半纪;洛阳虎视,八方风雨会中州。”吴佩孚本好名,得联大喜,待为上宾。10月,经吴佩孚专函介绍,康有为入陕西,11月到西安,督军兼省长刘镇华恭迎入城。在这座九朝古城,康有为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讲学游历,每到一处,均前呼后拥,随从如云,好不风光!然而天意弄人,11月29日“康圣人”的卧龙寺之行,却使“圣人”变成了“大盗”。1923年12月,康有为西安“盗经”成为《新秦日报》、《关西日报》等报刊的头条新闻,西安大街小巷的热门话题,直闹得这位“康圣人”狼狈不堪,悻悻离陕。 

 

近代历史上的混世小人、伪君子康有为,以投机戊戌维新运动而闻名于世。康有为招摇撞骗几十年,受其蛊惑,民间对他有“圣人”之称。

  

不过,1923年“圣人”到西安一游,却闹出“盗经”风波,使得这位“康圣人”成为当地媒体报刊的头条新闻、西安大街小巷的热门话题,最后狼狈不堪,悻悻离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入陕初时受“圣人”礼遇

  

1923年10月,康有为受陕西督军刘镇华之邀,风尘仆仆赶到九朝古都西安。在这座古老的城市里,康有为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刘镇华特意将中州会馆粉刷一新,以备康有为下榻。康有为每到一处,均前呼后拥,随从如云。时人甚至认为其“所过之地,不下前清皇差”。

  

得到如此礼遇,康有为的心情自然十分舒畅,在陕西他走马灯似地进行演讲,易俗会、青年会、孔教会、农会、旅陕粤籍同乡会、万国道德会等,能去的地方他都去了个遍。尽管,在五四运动后新风日盛的背景下,康有为演讲的题目不免显得有些落伍,有人就曾指出,其“所演讲,非隐涉复辟之政治,即非驴非马之科学”。尽管康有为浓重的广东口音令很多听众并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圣人”的头衔,尽享荣光。

  

如果一切到此为止,康有为的西安之旅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然而天意弄人,11月29日的卧龙寺之行,却使“圣人”变成了“大盗”。

  

卧龙寺一行    觊觎绝版经书

  

卧龙寺始建于隋,初名福应禅院,北宋太宗时该寺主持惟果终日长卧,人称“卧龙和尚”,遂改称卧龙寺。11月29日这天,康有为应卧龙寺佛教会之邀,到寺演说,饭后在僧人陪同下游览藏经楼,无意间发现一部明代御赐《碛砂藏经》。该经共分南北二藏,南藏为宋版、北藏为元版,分别在太平天国暴乱和民国初年毁于战火。康有为乃版本鉴定大家,自然知道其中价值。

  

目睹经书被随意堆放,有些经卷残缺不全已生书虫,有些经卷边角竟被僧人剪作鞋垫,痛心之余,康有为不免起了觊觎之心,当下向该寺主持定慧提出购买,声称自己恰好藏有该套经书另外半部,欲合成完璧,存放杭州西湖别肇,以供国人阅览。定慧虽非得道高僧,但如此赤裸裸的交易,显然不能马上答应。

  

或许是意识到金钱购买太过直接,康有为继而提出以北京内府佛藏经、哈同园藏经、商务印书馆续藏经各一部进行交换。身边的大弟子张扶万眼见其师求经心切,也从旁鼓动劝说。经过一番“威逼利诱”,定慧终于松口,双方随即立下字据。

  

12月30日,康有为派人通知卧龙寺,声称已经订好经柜,即日前来装运。

  

康有为弟子赴寺院抢搬经书

  

也许是在卧龙寺听到了什么风声,也许是担心定慧中途变卦,当晚,康有为即令弟子张扶万带着17辆大车,从中州会馆浩浩荡荡来到了卧龙寺。僧人对张扶万的提前到来十分惊讶,但张扶万不由分说,即令手下士兵开始搬运经书。当时场面十分混乱,不少士兵知该经为稀世珍宝,乱拉乱塞,竞相藏匿,一些僧人也趁火打劫。装完了宋版和元版的《碛砂藏经》,张扶万又令人顺带搬走了清代的两柜经书。

  

定慧得知此事,忙从寺外赶回,试图加以阻止,但木已成舟,只能望着张扶万等人带着经书扬长而去。

  

搬经当晚,适值《新秦日报》记者在场,第二天即将该事登诸报端。陕西士绅对此十分震惊,纷纷前往卧龙寺询问实情,在得到定慧的肯定答复后,士绅们由怀疑变成了愤怒。不过,考虑到其是督军的座上客,同时也为了保存康有为的尊严,士绅们仍希望和平解决此事。

  

康有为拒还经书    事件升级 

  

1924年1月1日,康有为受宴请,省署负责接待康有为的万纯庵亦在座。宴会之前,时任水利局长的李宜之拜会了万纯庵,委婉地表达了地方士绅的意见,希望康有为能够及早归还经书。欢宴结束之后,李又致康有为一函,所谈内容也大致相同,但均如石沉大海,不见回复。

  

与此同时,佛教会诸人前往中州会馆,准备面询康有为,究竟尊孔还是尊佛,“如果尊孔,则此举未免不德;如果尊佛,则未免太贪”。但康有为避而不见。

  

康有为的顽固,使得事态迅速扩大。第二天,李宜之与红十字会会长杨叔吉、佛教会长高介人等人发起西安古物保存会,继而以该会名义致函康有为,要求将经书如数归还。省议会议长马凌甫、副议长侯国藩也联名发函讨经书,但康有为声称:“议会能奈我何?”并表示要请督军查办写信之人。其弟子邓纲重更是放出大话:“此经如坚阻不准运,宁愿付之一炬,决不璧还。”

  

双方矛盾不断升级,此时卧龙寺主持定慧开始意识到事情严重,遂于3日一大早赶往中州会馆,希望能尽早归还经书。康有为知其害怕地方士绅追究责任,宽慰他:“汝可随我离陕,我保汝在外省充方丈。”定慧默不作声,康有为又说:“汝不敢在本国,我当荐汝在外国当方丈。”眼见索书无望,定慧随即告退而去。或许,定慧根本就没有抱任何能讨回经书的希望,此举仅仅是作秀,推卸责任而已。

  

康有为成被告遭讨伐

  

定慧出了中州会馆,即将事先拟好的请愿书递给了省署和省议会。请愿书中,康有为被描绘成了赤裸裸的大盗,“康氏见寺内藏有明版藏经全部,稀世珍奇,即生涎羡,始则欲强携以去……继则以重价相炫……卒则巧词讳言”;而曾与“康圣人”立下字据的定慧,则完全成了事情的受害者,“若追索不回,僧人无以对同教,无以对地方,誓惟有自杀一途。为此敢请速赐予挽回,向康氏追取藏经,以救生命,则不啻死人而肉白骨也。”

  

定慧的请愿书对愤怒的陕西士绅来说,无异于煽风点火,义愤填膺的士绅们开始在报端公开攻击昔日毕恭毕敬对之的康有为。与此同时,旅外的陕人也开始关注此事。他们纷纷给督军、省议会发来了电报,要求追还经书,依法惩治康有为。上海陕籍绅士徐朗西更是请人画了一副“康圣人盗经图”,配以“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标题,发表在报刊上。

  

1月3日下午,陕西士绅再次集议,声讨康有为盗经罪行。随即又请省议会议员陈松生律师到场,以古学保存会名义向地方检察厅递交了诉状。

  

地方检察厅很快发来传票。不过自恃督军刘镇华撑腰,且认为自己是交换而非偷盗,又立有字据,康有为仍拒不交还,并传出话来:“要打官司,康某愿意奉陪到底,敝人要在大堂上讨个公道,还我清白!”

  

康有为的傲慢使得围观民众越来越多,火药味也越来越浓。抗议、叫骂声不绝于耳。

  

眼见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刘镇华随即派政务厅长郭伍芳前往中州会馆调解。然而,士绅们丝毫不为所动,仍然声称,如不还经,绝不放人。郭伍芳知道已触众怒,继而改劝康有为及早识相。看到拉走经书已不可能,康有为不得不长叹一声,表示退让,撕毁字据,归还经书。

  

第二天清晨,经书装了25皮箱,拉回了卧龙寺。在士绅们监督之下,僧人拿出目录当场进行了清点,当发现经书已有部分遗失时,刚刚平息的士绅们再次沸腾了,认为一定是康有为夹藏了最宝贵的经书。他们随即要求对康有为的行李进行搜查,并向省署请愿:在经书完璧归赵之前,不得护送康有为离开陕西。

  

然而,当次日康有为带着马车离开中州会馆时,士绅们并没有前来拦阻,或许他们认为查无实据,或许认为直接搜查太过冒犯“圣人”尊严。尽管事后他们一再声称,要通过法律程序追还经书,但康有为已经离开陕西,还如何追还?谁又知道他一定带走了经书了呢。

  

对康有为来说,西安之旅是不愉快的,但对这套珍贵的经书来说却是幸运的。正是由于康有为的“盗经”,它开始受到国人关注,1924年由卧龙寺移交给了陕西省立第一图书馆;1935年在朱庆澜、叶恭绰、丁福保等人的大力运作下又得以影印出版。◇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