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史籍文献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帝国时代>史籍文献

梁启超:上鄂督张制军书(1900年4月20日)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末民初)梁启超   浏览人数 :1614   发表时间: 2017-07-01

张之洞朝服像

《上鄂督张制军书》录自光绪二十六年三月二十一日(1900420日)出版的《清议报》第四十二期,署名“任公”。张制军即张之洞,时任湖广总督。张之洞是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办洋务,兴教育,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他于梁启超有知遇提携之恩。梁启超在信中劝说张之洞效法李固,“率三楚子弟,堂堂正正,清君侧之恶,奉太后颐养耄年,辅皇上复行新政”。但是事实上,戊戌变法的失败不是因为慈禧夺权,而是由于维新派激进颟顸,动摇国本,剧变中内外交困的光绪帝只得恭请稳健持重的慈禧太后三度出面训政,化解危机。


南皮尚书阁下:


呜呼!往事已矣。阁下今日避启超若将浼已,从前之交谊既已尽绝,非惟阁下绝启超,抑启超亦绝阁下也。虽然,交虽绝,然尚有不能尽绝者存,则以中国者为启超与阁下所同居之国,皇上者为启超与阁下所同戴之皇,坐是之故,启超与阁下私情虽绝,而公义未绝。故今者于忍之无可忍、恕之无可恕之际,不能不更以公义之言进于阁下,阁下虽恶之嫉之畏之避之,顾请始读终篇而一自省焉。


去腊二十四日之伪诏,阁下曾见之否耶?此诏之为废立,天下人皆知之皆痛之。又不惟中国之同胞而已,即西人东人亦莫不皆知之皆痛之。阁下既依附逆谋,必有饰词以处此曰:是建嗣也,非废立也云尔。夫此事之始末底蕴彰明较著,人人共见,本不待辩而明者也。虽然,阁下咬文嚼字之人也,与阁下论大义,阁下必复出其俗吏舞文之手段,以巧为弥缝。今请仍咬文嚼字,为阁下一言。


光绪五年闰三月,廷旨以吴可读死谏一疏交议,有一折洋洋千余言陈说吴氏所未及虑有三事,非阁下之手笔耶?启超犹记其第一事谓:一生而已定为后之义,即一生而已定大宝之传,合并为一,将类建储,我朝列圣以立储为大戒,高宗九降纶音,万分剀切,今若建之,有违家法云云。然则当时阁下之意,知建储之有背祖训矣,又知预定嗣子之即为建储矣。若今次溥儁之立,非所谓“已定大宝之传”者耶?非所谓“将类建储”者耶?非新谓“自违家法”者耶?何阁下昔日虑之,而今曰不及虑也?其第二事谓:前代储贰谗构夺嫡,流弊已多,今被以绍统之高名,重以承继之形迹,较之寻常主器,尤易生嫌云云。然则当时阁下之意,谓早定嗣子易生嫌疑矣。夫以皇上亲生之子,有“承继之形迹”,犹易生嫌,而况于横自外来之溥儁耶?何阁下昔日虑之,而今日不及虑也?其第三事谓:天位授受,简在帝心,所以慎重付托,为宗社计也。此时早定,岂不太骤云云。是当时阁下之意,以为皇上虽生有皇子,但使皇上一日生存,则一日不必定继统,若定之则太骤也。夫皇上即生有皇子而早定之,尚且谓为“太骤”,岂未有皇子而别定之,独非“太骤”耶?何阁下昔日虑之,而今日不及虑也?阁下折中又有云:托诸文辞,则可避建储之名。见诸实事,则俨成一建储之局。此四语不啻为今日言之矣。去腊伪诏末数语云: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嗣云云。阁下最精训诂之学,试问皇嗣与皇太子之名义,有何分别?以此为弥缝掩饰,又不徒狙公之朝三暮四而已。而阁下前者殷忧之言,今岂其遂忘之?阁下折中又有云:在两宫慈爱之念,惟期于继嗣继统久远遵行,岂必亟亟焉指定一承继之人而后慰。即穆宗在天之灵,当亦愿后嗣圣德永绥洪柞,又岂必介介焉早标一嗣子之目而后安。启超每读此数语,未尝不叹其片言居要,善于陈词。乃去腊伪诏,托名于预定承继之人以慰太后,借口于早标嗣子之目以安穆宗,而阁下顾噤若寒蝉,未闻一伸前说,何其无记性欤?抑无血性也?凡以上所录,皆阁下折中原亦未有一字增减,启超窃以为即以此折上之于今日,虽不能收格心之效,仍不失为正名之言。何意前后历二十年,阁下位已尊矣,名已高矣,遂乃一口两舌,食言而肥。前日能虑吴柳堂之所未及虑,今日可虑之事,视前此加十百倍,而恝然安之,又从而暗助之。吾不知阁下曾有何面目以见天下人,更有何颜以自读光绪五年之奏议也!


虽然,居今日而论建储之是非可否,正所谓放饭流歠,而问无齿决。此次之变,实为废立而非建储,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即以阁下之无耻,但使清夜扪心自问,亦未必无天良发现之时。惟是骤然以不谏废立之罪罪阁下,而阁下之口必不服。故即如阁下之意,谓不过建储而已,而阁下之不谏建储,其罪已不容于死。呜呼!阁下其无谓天下人之易欺。前有千古,后有万年,李子坚《与胡广、赵戒》一书,愿阁下日三复之也。


至启超此次移书之意,又非故为嬉笑怒骂,以快泄其积愤云尔。今日中国之命脉系于皇上,而皇上之生命悬于北廷诸逆之手,诸逆之与皇上不两立也久矣。前年之变,得刘岘帅十二字之电奏,而皇上之命得延一年。去腊之变,得经莲珊及海内外之电奏,而皇上之命得延至于今日。顾皇上一日不去,则诸逆之眼中钉一日不拔。势成骑虎,岂肯罢休?今者岘帅已去任矣,莲珊已被逮矣,逆贼心目中已无彊臣,已无舆论,自谓横行天下,谁敢奈何?禅让之诏,不出于期年;鼎湖之痛,即在于眉睫。阁下如自外覆载,甘心从贼,屈膝于孺婴之下,乞怜于操、莽之朝,夫复何言?若犹有一线之天良,眷念神州,顾恋旧主,上畏昊天之视听,下思良史之衮钺,则亡羊补牢,今犹可及。日暮途远,更不容迟。若能率三楚子弟,堂堂正正,清君侧之恶,奉太后颐养耄年,辅皇上复行新政,策之上者也。如是则阁下之威名,当辉于五洲,亘于万古。即不尔而远之追念光绪五年之初心,近之效法刘制军、岑廉访、经太守之愚忠,以一纸之封事谢天下之责望,身既膺兼圻之威,言即有九鼎之重,亦可以寒贼胆于万一,拯君难于须臾,策之次者也。


虽然,启超虽言之而有以知阁下之必不能行也,知阁下之必不能行而犹不自已于言,正以公义之不可以绝也。阁下之所以必不能行者何也?亦曰全躯而已,保位而已。然以启超计之,阁下靦然捵然为妾妇之容以媚逆贼,而所谓全躯保位之道遂果得乎?彼逆贼者遂能抚阁下如螟蛉,豢阁下如犬马乎?启超窃意其终未必然也。侧闻去腊今春,曾两次电召阁下而又中止,此何为乎?台官交章弹劾,特派钦差查办,此何为乎?怒掷报效之七千两,严旨申饬,词意俱厉,电报琐费,龂龂然与阁下计较,此何为乎?阁下奴颜婢膝以向诸逆,诸逆岂能推心置腹以待阁下?而况戾太子之嫌疑,近方在阁下之肘腋,闻诸道路,颇有谓阁下实授意假托,将借之以行大事者。而日本鄂生之言,述阁下隐若深意,尤有不可听闻之语。启超固信阁下之必无是事无是心也,非以阁下之忠而信之也,白衣秀士王伦,岂能占梁山泊一席地?是以知阁下之必非其人也。虽然,彼诸逆之视阁下,实俨如一敌国,阁下今日之地位,如以猎人而向群虎膜拜,其幸能免乎?其终不能免乎?阁下固无自主之权也。欲归新党,而新党不屑有此败类;欲附贼党,而贼党亦不愿有些赘瘤。卒至进退失据,身败名裂,后世谥为至愚,千载指为奸佞,翻云覆雨,究何益乎?居恒读史至胡广、孔光、冯道故事,孰不怜而笑之?呜呼!其无使后人而复笑后人也。


启超万里投荒,一生九死,头颅声价,过于项羽。俯仰千古,亦足自豪。钽麇满地,日日可死。虽然,但使一日立于天地之间,则一日不能忘中国忘皇上。西风残照,汉家之陵阙已非。石烂海枯,精卫之冤诚难改。蹈迹东海,昔昔犹梦长安。移文北山,字字不容假借。不辞痦口,更渎清尘。孔子曰: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吾知罪矣。


二月二十九日梁启超再拜◇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二维码

·【《上鄂督张制军书》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梁启超。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