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史籍文献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帝国时代>史籍文献

梁启超评1905俄国革命:自由乎?死乎?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末民初)梁启超   浏览人数 :4345   发表时间: 2017-07-03

血腥星期日

《自由乎?死乎?》原载光绪三十年十二月十五日(1905年1月20日)出版的《新民丛报》第六十一期,署名“饮冰”。由于几十年的国家动乱、俄国国内改革不利以及少数民族要求解放等原因,加之俄军在日俄战争中惨败,1905年至1907年间,俄罗斯发生了一连串范围广泛,以反政府为目的社会动乱事件。为了平息动乱,1905年12月,沙俄政府颁布了选举办法,第一届国家杜马订于1906年3月进行选举。1906年4月23日(儒略历4月10日),在国家杜马开始运作的前一天,沙俄政府颁布了相当于宪法的俄罗斯帝国基本法。1905年1月22日(儒略历1月9日)清早,东正教神职人员盖庞神父(又译作加邦神父或葛朋神父,即梁文中的“大牧师嘉般氏”)带领一个为数约三万人的工人组织到冬宫外广场和平示威,目的是向沙皇递交请愿书,以表达劳工阶层与社会底层人民的困苦,请求沙皇进行社会改革与终止日俄战争,当时负责守护宫庭的武装士兵,列阵与示威群众对峙,不久之后便向群众射击,造成约1000人死亡。史称血腥星期日。图为血腥星期日现场,负责守护宫庭的武装士兵向和平示威的工人组织开枪。



譆譆!出出!!俄国革命!!!


自阳历去年十一月十九日,俄国各地方议会始开联合会于旧都。阅一月至十二月十九日,而有俄皇否认立宪之事。更阅一月,至今年正月十九日,而有冬宫爆裂弹及举国大同盟罢工之事。人有恒言曰:改革事业,如转巨石于危崖,非达其最终之目的地不止。观于俄国最近现状而益信。


前此各地方议会,以极平和极秩序之举动,求政体根本之改革。乃俄皇欲以一纸无责任之诏书镇压之,而诏书中于其要求之主点,所谓开国会出代议士者,无一语提及也。夫俄之王室,自累世以来,未尝有能坚明约束者,虽有仁言,其不足以靖狂热之民情,既昭昭矣,而况乎所谓仁言者,复不慊于众也。于是乎,俄人遂不得不出最后之手段。


正月十八日路透电云:记载皆用阳历,下同。


圣彼得之铁工有同盟罢工之举,其他诸职工应之,现裰业者已五万人,政府之弥华河船鸡工程亦已停工。此事现初起,但其中似有才智之士,以极巧妙之组织法指挥之,殆将酿一大事。


同日电又云:


现调查各工场停工人数,共七万五千内外。


二十日路透电云:


俄国之工人及其他各团体与夫社会党之代表者,共一千五百人,以正月十八日公然开会议于俄京,决议三条,请愿于政府。


一、请许人民以完全之权利。


二、请立补助贫民之法案。


三、请除资本家压抑劳佣之特别威权。


此外如言论、集会自由之保障,下级人民教育之普及,国务大臣之责任,所得税之改正等,各子目皆备述之云云。


由此观之,俄国此次之同盟罢工,与近年来欧美各国所起之同盟罢工,其性质大有所异,即其所争者,非生计上之问题,而政治上之问题也。质而言之,则此次之罢工,革命的罢工也。同日电又云:


现各种商业家,拟悉相率加入于此同盟罢工。


寻常之罢工,大率劳力者与资本家相角,今则资本家、劳力者为协同一致之运动焉,此实一特别之现象也。而以船玛工程停止故,于海军前途大有影响;以铁工停止故,于军事全体之前途皆大有影响。此实足以制俄廷顽党之死命者也。路透电谓其有巧妙之组织,诚哉巧妙!此方面之风潮,方澎湃而未有已,乃同时复有冬宫爆裂弹之事。正月二十日路透电云:


俄国每年例以本月十九日举行大祭,俄皇、俄后及外交团诸员皆临焉。昨日举此典之时,冬宫(译者案:冬宫者,俄国最著名之离宫,俄皇所常御也)对岸发祝炮,内一炮实以石榴开花炸弹,向冬宫轰击,其炸片一落于俄皇前,距宝座仅十五步,其一片毙警官一名,其一片伤牧师一名,其他诸片将冬宫窗棂及他物尽皆簦碎。当下将发炮部队之兵卒全数逮捕。


其日俄国《半官报》论此事,谓由兵队之偶误,非有他意。而奥、法诸国各报,皆谓此举出于暗杀之阴谋,毫无可疑。果也,二十二日柏林电报云:


现在祝炮事件,经已为严重之审讯,盖确出于阴谋云。


而俄皇已于翌日避地他徙矣。二十日路透电云:


俄皇去圣彼得堡,往沙士哥西罗宫止焉。


其后之形势何如?二十一日路透电云:


圣彼得堡情形日急一日,现在以电灯局、煤灯局之职工罢业故。全市皆为之黑暗,市民竞购买蜡烛以代之。政府印刷局亦罢工。各新闻报馆皆罢工,今日全市无一新闻纸。兵器厂所有工人悉散去。……沿路铁道之工人悉散去,铁路为之不通行。


二十二日上午电云:


今日大牧师嘉般氏率领四十万人伏阙上书,其书殆可称天下古今最悲壮最切直之大文,其大略云:“今者人民被侮被辱,纯然立于奴隶之地位,政府鞭笞驰骤之,用吾民力于所不能堪,我等非人,而牛马也。我等居此盗贼官吏压制之下,忍而待之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今实忍之无可忍。与其永沉此苦海,不如死之为乐也。今者全国人民之止痛剂,独一无二,曰参政权而已。今某等沥血诚伏斧锧,以匍匐哀诉于我皇,若不得请,愿毕命于皇宫前之广场。”云云。又全市民皆纷纷持各色之旗,大书曰:“我所择者只有两途,自由乎?坟墓乎?”其中一部分之急激派沿街大呼曰:“无政府万岁!无政府万岁!’’


同日下午电云:


俄廷调军队五万镇压市民,直发枪射击。市民皆不持武器,故死伤狼籍。首领嘉般氏死焉。(译者案:其后电云负伤耳,想未死也)其奉命实行攻击市民者,哥萨克骑兵也。至步兵大率表同情于市民,倒戈向政府。步兵之死伤者,亦三百人云。……现俄廷飞檄各省,调集全国军队从事镇压。


二十三日电报云:


市民至尼古拉士桥,军队击之。市民告兵卒曰:俄国独非公等之国耶,何苦戕同胞?万口同声,其言哀以壮。步兵立刻抛枪,惟哥萨克暴戾殊甚,现市中到处战斗,妇女小儿,死伤尤伙,哀号詈骂之声,沸然盈耳。入夜全市惨檐,人民皆舍家逃亡,剩有军队露营雪中而已。


又云:


《俄国公报》谓本日之变,死者七十六人,伤者二百三十三人。实欺人之言也。顷据确实调查,死者当在千五百乃至二千,伤者当在四千乃至五千。


又云:


顷俄京施行戒严令,皇太后已逃去,皇帝亦不知所在。


二十一、二十二等日之骚动,其骚动者仅私人之职工而已,至是而军队之关系起,前此所执者,仍平和手段也,至是而战争之状起。二十三日下午电报云:


西巴士特波尔海军工场火起工场中罢业者四万人,持武器,由哥尔彼那进于圣彼得堡。


又云:


黑海舰队水兵八千人起革命的暴动,俄廷召军队拒之,军队无肯发炮者。


又云:


俄京附近铁路八英里被掘。……华尔梭附近停车场大火起。


前此暴动者,仅在圣彼得堡及其附近耳,不两日而蔓延于全国。二十四日电云:


墨斯科之同盟罢业继起,全市之电灯、煤气灯皆灭,黑暗一如圣彼得堡。哥里那亦有暴动者万余人与之响应,全市诸制造所皆停闭。淮尔纳罢工亦继起。


二十五日电云:


波兰之拉特模地方大起革命。……哥乌那省全省罢工。……阿秩沙、西巴士特波尔、卡尔哥弗、奇士弥弗诸大市皆大动摇。……波兰之埒志地方大起革命,俄国之驻防军,今为民党所包围。


二十六日电云:


芬兰全境亦乱,其首都海土科市民五千人与警官生大冲突。又云:


里巴乌之海军仓库大火起,里华尔之陆军仓库亦然。


又云:


奉天之俄军以粮食不足,寒衣不具,将谋叛乱,形势极危


急云。


由是观之,此事之影响,直及于战局。奉天军之果与祖国民党有关系否,今未能明言,要之同时并起,事出有因也。


俄廷之所以对付民党者,则何如?二十四日柏林电云:


圣彼得堡今纯然变为战场,且军队大半不袒政府。虽然,俄廷犹决意用强硬手段,谓借专制之威灵,必可以始终镇压之。


二十五日柏林电云:


俄皇命内务大臣德黎泼夫(译者案:自米尔士奇辞职后,本命域提氏代之,域提亦辞,故以德氏代)为圣彼得堡总督,此官乃新设者,其职权甚广,代俄皇专断一切,殆如假皇帝云。


同日伦敦电云:


俄皇现尚不知所在,或云在沙士哥西罗,或云在卡的拿,或云在哥滨黑圭黎,或云在某河船中。惟闻本日开御前会议,决议始终持镇压策云。……俄廷诸臣,多有不以俄皇之逃匿为然者。


又云:


新总督德黎泼夫下严命,命各工人速复业,否则放逐之于村落,不许复在帝都云。


又云:


顷逮捕怀抱自由主义之知名士,凡大学之教师,报馆之主笔,法廷之法律家,共数十人,文豪麦占哥尔奇与焉。(译者案:哥尔奇者,俄国近数年来新出现之小说家,与托尔斯泰齐名者。)


二十六日电云:


墨斯科警察长遍张告示云,此次同盟罢工之运动,实出于英、日两国之阴谋,罢工者所恃以为养,皆由英国阴接济之,劝人民勿为所愚云云。……英国公使闻此傍言,直与俄政府为激烈之交涉,迫其速行辩正,又要求特派戍兵保护英国使馆。


又云:


俄皇顷颁温旨,慰谕工人,谓将定减少作工时刻之法律,且为确实之保证。又对于彼等所要求,将细加审议,酌量采行。……又闻俄皇有欲引见职工代表人十二名之说。


民间之所以准备对付政府者何如?二十四日伦敦电云:


昨夜有大律师三百五十人开临时法律会议,其决议如左:


一、与彼同盟罢工者协同一致;


二、对于政府诛戮无辜之举,为绝对的抗议;


三、为此事须抗争之于法廷;


四、募捐款以接济同盟罢工者。


二十五日电云:


嘉般氏遍发函檄于全国,声讨俄皇之罪,谓我国民不可不万众一‘以图报复云云。(译者案:据此电则知嘉般氏实未死也。)


欧洲各国对于此役之感情何如?连日各地电报云:


全欧各国,殆无不以此事为一大事。诸报馆皆表同情于俄民,无一拉俄廷者。内中与俄同盟之法国,激昂特甚,其报纸大率谓市民不持武器,为平和之要求,俄廷以强暴手段待之,实无理之甚云云。又某新闻纸谓:俄太后、俄皇为坡鳖那士德夫之槐儡,日被玩弄于股掌上,至今迷梦不醒,实属可怜。


比利时素表同情于俄,今次亦大加非难,其新闻纸多以俄皇此次之出奔,与一七九一年法王路易第十六之出奔相比较。比国人民愤俄廷举动既极,本月二十三日晚,至有在俄国公使馆门前为示威运动,以表敌意者,警官弹压,仅乃无事。


各国纷纷募义捐,以恤俄国被难之民。


各国中,惟德国对于此事,视之稍冷淡。


此最近一旬间俄国变乱之大概情形也,其间更有一事与此事有间接之关系者。二十四日电报云:


俄国顽固党首领、宗教总监坡鳖那士德夫抱病危笃,命在旦夕。


或谓此魔若去,则俄国政界前途,将生大影响云。虽然,此恐非一二人之问题,而全部之问题也。果以一人去而全部为动,则亦我辈为俄民所祷祀以求耳。


呜呼!痛!!呜呼!惨!!俄国革命!!!呜呼!壮!!呜呼!烈!!俄国革命!!!自由乎?死乎?二者殆必居一。于是吾侪更拭目以观其后。◇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二维码

·【《自由乎?死乎?》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梁启超。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