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史籍文献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帝国时代>史籍文献

梁启超:《国风报》叙例(1910年2月20日)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末民初)梁启超   浏览人数 :1723   发表时间: 2017-07-05

1910年1月,《国风报》在上海创刊,成为立宪派的主要舆论阵地。何国桢任编辑兼发行人,梁启超是本报的主要撰稿人。《<国风报>叙例》主要介绍了《国风报》的创办宗旨与本报栏目。

<国风报>叙例》原载宣统二年正月十一日(1910220日)出版的《国风报》第一年第一期,署名“沧江”。晚清立宪滥觞于1898年光绪变法之时;1901年,慈禧太后下诏变法,要“取外国之长”,“去中国之短”,开始实行“新政”,在经济、政治、教育、军事等方面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改革,希图挽救濒临灭亡的清朝;1905年,清政府派五大臣出国“考察政治”;19069月宣布“预备仿行宪政”;19088月,颁布《钦定宪法大纲》,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宪法性文件;1909年,各省奉命设立谘议局;1910年,中央成立资政院;19111030日,清廷宣布解除党禁,允准国民自由组党。为配合清政府“预备立宪”,19071017日,梁启超、蒋智由、徐佛苏等人在日本发起成立政闻社。创办机关刊物《政论》。次年总部迁上海,积极联络国内各立宪团体,发起国会请愿运动。同年8月,政闻社遭清政府查禁后,《政论》也随之停刊。19101月,《国风报》在上海创刊,成为立宪派的主要舆论阵地。何国桢任编辑兼发行人,梁启超是本报的主要撰稿人。《<国风报>叙例》主要介绍了《国风报》的创办宗旨与本报栏目。


天相中国,诞牖我德宗景皇帝,滂沛德音,布立宪之政,以垂诸无穷,而施诸罔极。今上皇帝善继善述,申明成典而光大之,将以开百王未有之治,而餍率土具瞻之望。圣神文武,重熙累洽,自古圣贤之君,其体国子民之业,布在方策,若夫公天下之盛心,与夫措施规模之宏远,则未闻有圣圣相继如今日者也。盖闻诸《书》曰:众非元后何戴,后非众罔与守邦。伏惟我德宗景皇帝、我今上皇帝所以覆帱吾民而勤育之者,既已仁至义尽而无以复加,自今以往其果能厝国家于长治久安,以远慰在天之灵,而近纾宵旰之忧与否,则举国百僚士庶之责也。


夫立宪国之君主,其神圣不可冒犯之实,远过于专制国,故决无或负政治上之责任,而一切用人行政,当由政府大臣任其劳,其有阙失,亦惟政府大臣尸其咎。苟为政府大臣者,唯阿旅进退不事事,而仍以衡石量书之役,重劳君上,或举措乖方,贻误国家,则托于奉令承教出纳王命,不自引责,而使君上代吾受过以为民怨府,此皆所以贼害皇室,而与立宪主义最相反背者也。坐是之故,今后之为政府大臣者,苟非精白乃心,有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之节操,常恻然以忧天下为心,而舍私利以徇国家之急者,则不容滥竽于其位固不俟论。然又非仅能是而已足也,必其识足以通古今之变,洞庶民之隐,知四国之为,然后能审时度势以定一国政治之鹄,而无或举标而遗本,图小而失大,见近而忘远,然后能使一方之福与全国之休常相调合,使百年之计与救时之策各适其宜,此以言乎施政之本原也。若夫如何而能网罗俊杰使之在位,如何而能董率百僚使咸率职;内而政府全部,如何而能统一之,使权限各伸而步趋罔歧;外而国民议会,如何而能应对之,使嘉谟毕采而横议不行;下而大小僚属,如何而能导督之,使治具日张而官邪无作。恒视此十数大臣之器量才略,而一国之荣悴兴替托命焉。其他一切官吏,其最急者,当务德性纯白、忠于厥职,亦固无论,而又须于今世所谓普通常识为士大夫所不可阙者,皆能知其崖略,而于其所司之本职,尤须能深明国家所以建置委任之意,于其中条理纤悉周备靡不察究,而广之以阅历,厉之以精进,然后举国有方新之气,而庶绩奏咸熙之实。若是乎,立宪国之政府大臣及一切官吏,其责任如此其洪大,其资格如此其严重也。若夫吾侪小民,其在畴昔,则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事其上已尔,谨身节用媚兹一人以俟驱策已尔,寒则待上之为我衣,饥则待上之为我食,患难则待上之为我桿,邪僻则待上之为我坊,故礼乐沿革、刑政宽猛,壹皆委诸肉食之谋,而无取为出位之议也。至于立宪国民则不然,国家画出行政权之一部分责诸地方自治,而使之助官治所不及。吾既为城、镇、乡一公民,则城、镇、乡政之得失,吾与有责焉;既为府、州、县一公民,则府、州、县政之得失,吾与有责焉;既为省之一公民,则省政之得失,吾与有责焉。不宁惟是,数月以后,朝廷将使吾民举其贤者以人于资政院,数年以后且使之为独立之一下议院,而举凡一国之大政,皆将于此取进止焉。使国民而能守政治上之庸德,具政治上之常识,则其行此参政权也,必能匡政府之不逮,而进国家于安荣;其行此自治权也,亦必能造一方之福利,而置群庶于衽席。而不然者,或聚武断乡曲之辈而为污吏傅之翼,或群放恣横议之徒而为乱民赍之粮,两者之性质虽绝相反,要其不为国家之福而为国家之祸则一也。若是乎,立宪国之国民,其责任又如此其洪大,其资格又如此其严重也。然则自今以往,我政府大臣、一切官吏及我国民,欲求所以践此责任而备此资格,其道何由?曰:是贵有健全之舆论也已矣。


夫立宪政治者,质言之则舆论政治而已。先帝知其然也,故大诘曰:“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舆论。”盖地方自治诸机关以及谘议局、资政院,乃至将来完全独立之国会,凡其所讨论设施,无一非舆论之返照,此事理之至易睹者,无待赘论,即政府大臣以至一切官吏,现已奉职于今日预备立宪政体之下,则无论若何强干,若何腐败,终不能显违祖训,而故与舆论相抗,此又事势所必至者也。夫舆论之足以为重于天下,固若是矣,然又非以其名为舆论而遂足贵也。盖以瞽相瞽,无补于颠仆;以狂监狂,只益其号呶。俗论妄论之误人国,中外古今数见不鲜矣。故非舆论之可贵,而其健全之为可贵。健全之舆论,无论何种政体,皆所不可缺,而立宪政体相需尤殷者,则以专制时代之舆论不过立于辅助之地位,虽稍庞杂而不为害;立宪时代之舆论常立于主动之地位,一有不当,而影响直波及于国家耳。然则健全之舆论,果以何因缘而始能发生乎?窃尝论之,盖有五本:一曰常识。常识者,谓普通学识,人人所必当知者也,夫非谓一物不知而引以为耻也,又非谓穷学理之邃奥析同异于豪芒也,然而自然界、社会界之重要现象,其原理原则已经前人发挥尽致,为各国中流社会以上之人所尽能道者,皆须略知之;又本国及世界历史上之重大事实,与夫目前陆续发生之大问题,其因果相属之大概,皆须略知之。然后其持论乃有所凭借,自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而不然者,则其质至脆而易破,苟利害之数本已较然甚明,无复辨难之余地,而欲陈无根之义以自张其军,则人或折以共信之学理,或驳以反对之事例,斯顷刻成產粉矣,此坐常识之不足也。二曰真诚。《传》曰: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夫舆论者非能以一二人而成立者也,必赖多人,而多人又非威劫势胁以结集者也,而各凭其良知之所信者而发表之,必多数人诚见其如是,诚欲其如是,然后舆论乃生,故虚伪之舆论未有能存在者也。今世诸立宪国,其国中之舆论大率有数派,常相水火,然倡之者罔不以诚,诚者何?曰:以国家利害为鹄,而不以私人利害为鹄是已。盖国家之利,本有多端,而利又恒必与害相缘,故见智见仁、权轻权重,感觉差别异论遂生,而莫不持之有故、言之成理。若夫怀挟私计,而欲构煽舆论,利用之以供少数人之刍狗,则未有能久者也。三曰直道。国之所贵乎有舆论者,谓其能为国家求多福而捍御其患也。是故有不利于国民者,则去之当如鹰鹯之逐鸟雀也,然凡能为不利于国民者,则必一国中强有力之分子也,故必有柔亦不茹、刚亦不吐、不侮鳏寡、不畏强御之精神,然后舆论得以发生。若平居虽有所主张,一遇威怵则噤如寒蝉,是腹诽也,非舆论也;甚或依草附木,变其所主张者以迎合之,是妖言也,非舆论也。四曰公心。凡人类之智德非能完全者也,虽甚美,其中必有恶者存,虽甚恶,其中必有美者存,故必无辟于其所好恶,然后天下之真是非乃可见,若怀挟党派思想,而于党以外之言论举动,一切深文以排挤之,或自命为袒护国民,而于政府之所设施不问是非曲直,不顾前因后果而壹惟反对之为务,此皆非以沽名,即以快意,而于舆论之性质,举无当也。五曰节制。近儒之研究群众心理学者,谓其所积之分量愈大,则其热狂之度愈增,百犬吠声,聚蚊成雷,其涌起也若潮,甚飙散也若雾,而当其热度最高之际,则其所演之幻象噩梦往往出于提倡者意计之外,甚或与之相反,此舆论之病征也。而所以致病之由,则实由提倡者职其咎,盖不导之以真理,而惟务拨之以感情,迎合佻浅之性,故作偏至之论,作始虽简,将毕乃巨,其发之而不能收,固其所也,故节制尚焉。以上五者,实为健全舆论所不可缺之要素,故命之曰“本”,而前三者则其成全之要素,后二者则其保健之要素也,夫健全舆论云者,多数人之意思结合,而有统一性、继续性者也;非多数意思结合,不足以名舆论;非统一、继续,不足以名健全。苟缺前三者,则无所恃以为结合意思之具,即稍有所结合,而断不能统一,不能有力,其究也等于无有,如是,则舆论永不能发生。舆论永不能发生,则宪政将何赖矣?苟缺后二者,则舆论未始不可以发生也,非惟可以发生,或且一时极盛大焉,然用褊心与恃客气为道,皆不可以持久,故其性质不能继续,不转瞬而灰飞烟灭,而当其盛大之时,则往往破坏秩序,横生枝节,以贻目前或他日之忧,如是,则舆论不为国家之福而反为病。舆论不为国家之福而反为病,则宪政益将何赖矣?然则今日欲求宪政之有成,亦曰务造成健全之舆论而已矣;欲造成健全之舆论,亦曰使舆论之性质具此五者而已矣;欲使舆论之性质具此五者,亦曰造舆论之人先以此五者自勉而更以之勉国人而已矣。


夫舆论之所自出,虽不一途,而报馆则其造之之机关之最有力者也。吾于是谓欲尽报馆之天职者,当具八德:一曰忠告。忠告云者,兼对于政府、对于国民言之,无论政府或国民,苟其举动有不轨于正道、不适于时势者,皆当竭吾才以规正之,而不可有所瞻徇容默,不可有所袓庇假借,而又非嬉笑怒骂之谓也。嬉笑怒骂之言徒使人怨毒,而不能使人劝、使人惩,且夫天下虽至正之理、至重之事,而一以诙谐出之,则闻者亦仅资以为谈柄,而吾言之功用,损其什八九矣,所谓不诚未有能动者也,以勤恳恻怛之意将之,法语巽言,间迭并用,非极聋嚚,固当一寤,如终不寤,非吾罪矣。二曰向导。向导亦兼政府、国民言之,今兹之改革政体,实迫于世界大势,有不得已者存,政府、国民虽涂饰敷衍者居大多数,然谓其绝无一毫向上欲善之心,亦太刻论也。顾虽曰有之,而不识何涂之从,掖而进之,先觉之责也。斯所谓向导也,虽然为向导者必先自识涂至熟,择涂至精,然后有以导人,否则若农父告项王以左,左乃陷大泽矣。又必审所导之人现时筋力之所能逮,循渐以进,使积跬步以至千里,否则若屈子梦登天,魂中道而无杭矣。故向导之职为报馆诸职之干,而举之也亦最难。三曰浸润。浸润与煽动相反对,此二者皆为鼓吹舆论最有力之具。煽动之收效速,浸润之收效缓。顾收效速者,如华严楼台,弹指旋灭;收效缓者,如积壤泰华,阅世愈坚。且煽动所得为横溢之势力,故其弊之蔓延变幻,每为煽动之人所不及防;浸润所得为深造之势力,故其效之锡类溥施,亦每为浸润之人始愿不及。此两者之短长也。四曰强聒。所贵乎立言者,贵其能匡俗于久敝,而虑事于未然也。夫久敝之俗,则民庶所习而安之者也;未然之事,则庸愚所惊而疑之者也。惩其所习安,而劝其所惊疑,其自始格格不相人宜也。是故立言之君子,不能以一言而遂足也,不能以人之不吾信而废然返也,反覆以谏。若孝子之事父母,再三以渎;若良师之诱童蒙,久之而熟于其耳,又久之而餍于其心矣。黾勉同心,不宜有怒,《风》人之旨也;宁适不来,靡我不顾,《小雅》之意也。五曰见大。社会之事至赜也,其应于时势之迁移,而当有事于因革损益者,不可胜举也。今之政俗,其殃国病民者,比比然也。犲狼当道而问狐狸,放饭流歜而责无齿,决蔑克济矣,故君子务其大者、远者,必纲举而目始张,非谓目之可以已,而先后主从则有别矣。六曰主一。锲而舍之,朽木不折,狐埋狐掘,效适相消,今之作者其知悔矣,故必择术至慎,持义至坚,一以贯之,彻于终始。凡所论述,百变而不离其宗,然后人人者深,而相孚者笃也。若乃阛阓杂报,专务射利,并无宗旨,或敷衍陈言,读至终篇不知所指,或前后数日持论矛盾,迷于适从,此则等诸自郐可无讥焉。七曰旁通。吾言舆论之本,首举常识。夫常识者,非独吾有之而可以自足也,舆论之成,全恃多数人良知之判断,常识缺乏,则判断力何自生焉?必集种种资料以馈之粮,使人人得所凭借以广其益而眇其思,则进可以获攻错,而退可以助张目矣,而所馈之粮,能否乐饥,是又在别择之识,非刻舟所能语也。八曰下逮。下逮云者,非必求牧竖传诵,而灶婢能解也。吾国文字奥衍,教育未普,欲收兹效,谈何易焉。若惟此之务,必将流于猥亵,劝百讽一而已。虽然,即以士大夫论,其普通智识程度亦有限界,善牖民者,其所称道之学识,不可不加时流一等,而又不可太与之相远,如相瞽然,常先彼一跬步间斯可矣,吾超距而前,则彼将仆于后矣,恒谨于此,斯曰下逮。若夫侈谈学理,广列异闻,自炫其博,而不顾读者之惟恐卧,此则操术最拙者也。吾窃尝怀此理想,谓国中苟有多数报馆能谨彼五本而修此八德者,则必能造成一国健全之舆论,使上而政府大臣及一切官吏,下而有参政权之国民,皆得所相助,得所指导,而立宪政体乃有所托命,而我德宗景皇帝凭几末命所以属望于我国民者为不虚,而国家乃可以措诸长治久安,而外之有所恃以与各国争齐盟。吾念此久矣,国中先进诸报馆,其果已悉与此理想相应与否,吾所不敢知。然而声期相应,德欲有邻,驽骀十驾,不敢不勉,爰与同志,共宏斯愿,自抒劳者之歌,冀备辅轩之采,十日一度,名曰《国风》,所含门类,具于左方:


自我天覆,油油斯云,大哉王言,其出如纶,录“谕旨”第一;

三年蓄艾,一秋餐菊,杜牧罪言,贾生痛哭,录“论说”第二;

见兔顾犬,知人论世,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录“时评”第三;

他山攻错,群言折衷,取彼楚梼,振我宋聋,录“著译”第四;

料民问俗,纤悉周备,网罗日知,以供岁比,录“调查”第五;

谋及庶人,周知四国,十口相传,一树百获,录“记事”第六;

李悝六篇,萧何九章,式我王度,示我周行,录“法令”第七;

山公启事,子骏移书,征诸文献,以广外储,录“文牍”第八;

如是我闻,其曰可读,《梦溪笔谈》、亭林《日录》,录“谈丛”第九;

梁苑群英,建安七子,其风斯好,其文则史,录“文苑”第十;

小道可观,缀而不忘,九流余裔,班志所详,录“小说”第十一;

大叩大鸣,小叩小鸣,既竭吾才,求其友声,录“答问”第十二;东方画像,摩诘声诗,溯洄可从,卧游在兹,插录“图画”第十三;

文约义丰,语长心重,宿儒咋舌,老妪解诵,附录“政学浅说”第十四。


都凡十四门,每十日一卷,卷八万言,年为三十五卷,三百余万言。


释例二十三凡。


凡十日内“谕旨”全录,尊王也,若篇幅不给,则以晚出者移于次卷。


凡“论说”,本报之精神寓焉,其对象则兼政治上与社会上,政治上者纳诲当道也,社会上者风厉国民也。其选题则兼抽象的与具体的,抽象的者泛论原理原则也,具体的者应用之于时事问题也。凡政治上所怀之意见无不吐,而于财政及官方特先详焉,救时也。凡社会上所睹之利病无不陈,而于道德、风习三致意焉,端本也。


凡“论说”之文,短则不达,长则取厌,故最长者不过登三次而毕,其有未尽,则更端论之。


凡“论说”所论,则事之应举措者也;凡“时评”所评,则事之已举措者也。


凡“时评”,就国中所已举措之事而论其得失,而旨于规正者什八九,盖其举措已当,无俟规正者,则亦无俟谀颂也。惟舆论有抨击政府而失辞者,时亦为政府讼直。


凡“时评”,于外国大事,时复论列,《传》曰:国之强也,邻国有焉;国之亡也,邻国有焉。【按:出自《管子·霸言》,原文为:“夫国之存也,邻国有焉;国之亡也,邻国有焉。”】吾国人忽诸,是乃所以不竞也,惟评外事,则不及语其得失,惟推论其影响所及者。


凡“时评”,不攻击个人,非避怨敌,以得失之大原,不在是也。


凡“论说”及“时评”,皆不徇党见,不衍陈言,不炫学理,不作诙语,谨“五本”,务“八德”也。


凡“著译”,皆取材于东西各国新出报章之“论说”,其专书亦间采焉,皆当世之务而作者之林也。


凡时贤伟论,与本报宗旨可以相发明者,则归诸“著译”。


凡“调查”,亦兼政治上、社会上两方面,其资料或由自蒐搜集,或取材于外报。


凡“记事”,分本国、世界两科,本国记事之目,曰“宫廷恭纪”,曰“用人行政”,曰“立法司法”,曰“国际交涉”,曰“财政生计”,曰“海陆军事”,曰“运输交通”,曰“金融货币”,曰“农工商矿”,曰“教育警察”,曰“地方政务”,曰“边防藩属”,凡十目,其世界记事则以国别。


凡遇有重大事件发生,为国人所宜特留意者,则为“特别记事”,无之则阙,事过则止。凡“特别记事”,每追叙原因,推论结果,与“时评”相辅。凡“特别记事”,置于普通记事之前。


凡“记事”,皆为秩序的、系统的,以作史之精神行之。


凡“法令”,已奏准公布者录之。


凡“文牍”,有用者录之,“时评”所纠者,录其原文。


凡“谈丛”,无体例,无系统,自理想、考据、掌故、文艺,乃至中外异闻轶事,随笔所之,智识之渊、趣味之薮也。


凡“小说”,聊备一格,无以自表异于群报,如其改善,愿以异日。凡“答问”,对于本报所持之义、所谭之学有疑难者,移书相质,则答之,其太洪大之问题、太琐末之事项,则不答也。


凡“图画”,或名人画像,或历史遗迹,或胜地风景,采择插人。凡“附录浅说专书”,实本报同人呕心血之作,专务输灌常识于多数国民,其体裁则以至浅之笔,阐至邃之理,以至约之文,含至富之义,其种类,则首宪政及国民生计,以次及财政、地方自治、教育、法学,乃至自然科学等。


凡全卷各门类所论述,恒互相发明。


凡每卷皆备十四门,但材料或有余于篇幅,则“调查”、“法令”、“文苑”、“答问”、“画图”间阙焉。◇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二维码

·【《<国风报>叙例》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梁启超。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