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史籍文献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帝国时代>史籍文献

辜鸿铭上光绪帝条陈时事书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末民初)辜鸿铭   浏览人数 :1551   发表时间: 2017-09-12

辜鸿铭

辜鸿铭(1857718日——1928430日),名汤生,字鸿铭。祖籍福建省同安县,生于南洋英属海峡殖民地槟榔屿。他学贯中西,在爱丁堡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又入德国莱比锡大学攻读土木,后赴巴黎大学攻读法学,回国后始补国学。他用英文和德文翻译了四书之三——《论语》《中庸》《大学》,并著有《中国的牛津运动》和《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自译为《春秋大义》)等书,向西方人讲述中国的文化和精神。曾经和泰戈尔同年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也是中国第一个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人。他精通西学,却服膺中国传统文化,乃至甘为遗老,拖着一条长辫与整个时代对抗。他是第一个不遗余力地把中国文化介绍到西方的中国人。他以“一个中国人”的名义大声抗辩,抨击西方物质主义文明,大力宣扬本土文化精义,结果不为时人所接受,却在西方世界备受推崇。百年回望,北京大学蔡元培主政时代,严守传统文化阵营的辜鸿铭,又怎是狂热吹崇西化、打倒孔家店的所谓新文化阵营的数典忘祖之流所可仰观?


呈外务部员外郎辜汤生为应诏陈言,呈请代奏事。窃谓内政宜申成宪,以存纲纪而固邦本;外事宜定规制,以责功实而振国势。近日献荣陈事者,皆以为中国处今日之时势,若不变通旧制,则无以立国。然草野之愚以为,国之所以不立者,或由外患之所迫,或由内政之不修。独是外患之忧,犹可以为计;若内政不修,则未有能立国者也。惟修内政在存纲纪,夫制度者,所以辅立纲纪也。盖凡所以经邦治国,定之者谓之制,行之者谓之政,行政若无定制,则人人可以行其私意,若既有定制,则虽人君亦未便专行己意,故制度者非特以条理庶事,亦所以杜绝人欲,杜绝人欲即所以存纲纪也。今制度若屡行更易,则纲纪必损,纲纪既损,邦本必坏,邦本既坏,又何以立国耶?昔日唐太宗指殿屋谓侍臣曰:“治天下如建此屋,营构既成,勿数更易,若易一榱,正一瓦,践履动摇,必有所损。若慕奇功,变法度,不恒其德,劳扰实多。”盖言法度之不可轻改也。然法度亦有时不可不变也。昔汉承秦统,制度多用秦法。夫秦立国于群雄相争之际,而创制于海内未定之时,法固多简陋偏刻,致以病民害治,故当是时贤如董仲舒亦有改弦易辙之请,此乃立法不善,故有不可不变也。逮有宋之世,欧阳修对仁宗言,谓今日朝廷有三大弊,一曰不谨号令,二曰不明赏罚,三曰不责功实。三弊因循于上,则万事废坏于下也。及后王安石用事,不务去此三弊,而徒事变法,而致纲纪紊乱,宋祚以亡。此则行法不实而非立法不善,故徒改法度适足以滋扰乱耳。若今日我国之制度,其规模虽取法于前明,而体制实征验于往代,历今已千百余年矣,分目细条,或须随时删定,而大纲要领,岂有不足为治者哉?职幼游学西洋,历英、德、法三国十有一年,习其语言文字,因得观其经邦治国之大略。窃谓西洋列邦本以封建立国,逮至百年以来,风气始开,封建渐废,列邦无所统属,互相争强,民俗奢靡,纲纪寖乱,犹似我中国春秋战国之时势也。故凡经邦治国尚无定制,即其设官规模亦犹简陋不备,如德、法近年始立刑、礼二部,而英至今犹未置也。至其所以行法施政,犹多偏駮繁扰,如商入议院,则政归富人;民立报馆,则处士横议;官设警察,则以匪待民;讼请律师,则吏弄刀笔。诸如此类,皆其一时习俗之流弊,而实非治体之正大也。每见彼都有学识之士谈及立法之流弊,无不以为殷忧。唯独怪今日我中国士大夫不知西洋乱政所由来,徒慕其奢靡,遂致朝野皆倡言行西法与新政,一国若狂。在朝诸臣又不知清静无扰为经国之大体,或随声附和,或虽心知其不便,又不明辨其所以不便,遂致近日各省督抚多有借西法新政名目,以任其意之所欲为,而置民苦民怨于不问也。《诗》曰:“民亦劳止,汔可小康。”又曰:“无从诡随,以谨无良。”盖今日民实不欲新法新政,而彼好大喜功之督抚,遇事揽权之劣绅,欲借此以徼名利耳。至所创制器之法,如电报、轮船、铁路等事,此虽未尝无利于民生日用之事,且势至今日,我中国又不能不渐次仿行举办,然天下事,利之所在,害亦将随之耳。故凡兴办此等事,又不可不严定限制也。盖自中古以降,生民风气日开,其于日用生计之谋,固非若上古屯晦纯朴,必待上之人纤悉教诏之也。彼其智巧溢而贪竞滋,苟利之所在,虽立法禁限之犹且不能,若其熟视而莫肯趋者,则必俗之所不便,与其力之所不赡焉。上之人且嗷嗷焉,朝下一令曰:“为尔开学堂”,暮下一令曰:“为尔兴商务”,彼民者未见丝发加益于吾事,而徒见符檄之惊怛,征敛之无已,房捐、米捐、酒捐、糖捐日加月增,而民已无聊生矣。孔子曰:“惠而不费”,又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夫今之民之所欲者,欲得政之平耳。政苟得其平,则百利之兴矣。然政之所以不得其平者,非患无新法而患不守法耳。盖近日凡百庶政之所以不得其理者,其病由乎行内政则不守旧法,而办外事又无定章可守。所谓外事者,非仅指交涉一事,即近日凡谓洋务,如制造、电报、铁路、矿务等事皆为外事也。然内政旧法之所以废弛不守者,亦皆因办理外事之漫无定章也。推原其所由来,固非一朝一夕之故耳。请为我皇太后、皇上略陈之。伏维我中国自弛海禁以来,天下多故。咸丰五年,发匪起于粤西,前督臣曾国藩奉命督兵平寇,当是时,匪踪蔓延十三省,大局糜烂,故朝廷不得不畀以重权,命为钦差大臣,凡军国大事,虽具文关白,而实皆得以便宜行事。自是而后,天下遂成为内轻外重之势。然该督臣曾国藩,秉性忠贞,学术纯粹,能明大体,故天下大小臣工听其号召,犹能各矢忠诚,同心翊戴,尽瘁驰驱,是以卒成大功,河山重奠。及前督臣李鸿章为北洋大臣,适值中外交讧,外患孔亟,故凡办理外事,朝廷仍不得不畀以重权,一若前督臣曾国藩督军之时。由此以来,北洋权势愈重,几与日本幕府专政之时不相上下。故当时言及洋务,中外几知有李鸿章,而不知有朝廷也。且该督臣李鸿章,品学行谊不如曾国藩之纯粹,故德望不能感服人心,号召天下,是以甲午之役天下解心,一败几不可收拾。北洋既败,而各省督抚亦遂争言办理洋务,则虽动支百万金,而度之不敢过问,虽招之私人,产势震一省,而吏部或言不知其谁何者矣。此皆办理外事漫无定章之所由来也。人见办理外事既无定章可守,遂渐视内政之旧法亦可不必守也。如此故人人各得徇其私意,此上下纲纪所以废弛,以致庶事不理,民生日苦,而国势日蹙以至于今日也。窃维今日如欲振兴国势,则必自整理庶政始;欲整理庶政,则必自分别内政外事始。内政宜申明成宪,外事应通筹全局,而定立规制也。今为分别内政外事,拟请先降明诏,特谕各省督抚,凡关吾民内政之事,不准轻改旧章,创行西法新政。当此民生凋敝之时,凡百设施,当以与民无扰为主,务去其害人者而已。至今日时势,所不得不办之事,如练兵、设专门学堂、兴制造,及各种凡用西法之事,必俟朝廷通筹熟议,定立规制,特降谕旨,指省饬办,始准恪遵所定规制举行办理。如未奉此旨,以前业已举办,能停止者即行停止,若势实未便即行停止者,则不准扩充,并将现办情形奏明,请旨定夺。似此省事安民,即有职牧民之官,亦可以专心地方民事也。至于申明成宪,拟请特谕军机大臣,会同各部院大臣,并酌选久于外任有学识之大小人员,随同办理,将该部现行事例,彻底推究,据实厘定,务使简明易行。其法涉于苛细者,熟议而酌除之。其事迹相同,轻重迥异,多设条目,致使胥吏得借法为奸者,一切删去,然后奏明定为令甲,分别纲目,刊成简明善本,颁行天下。似此成宪申明,则纲纪立,而庶事可以得其理矣。臣所谓内政宜申成宪,以存纲纪而固邦本者此也。至若办理外务,先应统筹全局。窃谓中外之所以多龃龉,致启衅端者,皆因我内政之不修,或号令之不谨,或用人之不慎,以致内地民情不安,外人亦以为口实也。然我中国内政不修之所由来,又因自弛海禁以后,国家惟日汲汲于防外患,而无余力顾及内政也。故欲治内政,又不能不先使国家无外患之忧也。惟近日国家愈汲汲于防外患,而外患日益孔亟者,此其故无他,皆因所以防外患者,未得其肯要耳。夫治外患犹治水然,若徒为堵御之防,而不设疏通之法,愈积愈不可防,一旦决堤而溢,其害尤甚于无防也。即如庚子之祸,亦多因中外情太膈膜,以致彼此猜忌,积嫌久而不能通,遂如两电相激,一发而不可收拾。庚子之祸诚有如当时谕旨所云,彼此办理不善也。夫今日中国所以不得仿行西法者,皆欲以防外患耳,而所以防御外患者,惟在修邦交与讲武备两事为最紧要。然职之愚以为,今日国家之安危,关系全在乎朝廷庙算熟计。修邦交与讲武备,孰为轻重,孰为缓急,孰应先后,而早定国是,以辑天下之民志,而安中外之人心也。昔我朝睿亲王致故明史可法书有曰:“晚近士大夫,好高树名义,而不顾国家之急,每有大事,辄同筑舍。昔宋人议论未定,兵已渡河,可为殷鉴。”窃维今日我中国自甲午、庚子以来,士大夫皆多忿激,每言为国雪耻,遂致朝廷近日亦以筹饷练兵为急务。然臣之愚诚恐此犹非计之得者也。昔韩安国对汉武帝曰:“高皇帝尝困于平城,七日不食,及解围反位,而无忿怒之心。”圣人以天下为度者也,不以己私怒伤天下之功也。盖彼卧薪尝胆之论,犹是当时战国列邦之陋习,而非我帝王治天下之大度也。且我中国今日民生凋敝,士气不振,若不体量民力,一意汲汲于筹饷练兵,慕奇功,求速效,职之愚诚恐此非特不足以御外患,而且必重伤民生,适足以致内乱耳。古人有言,兵犹火,不戢将自焚也。即使我今日所练之兵固有奇效,若我不修邦交之道,则彼联我孤,彼众我寡,我或犹可以敌其一国,试问能敌其众国耶?故臣之愚以为,今日与其积力以防外患,而外患未去,内患已可虞,不如节兵费以裕民生,以治内政,以修邦交,而外患要无不可以销也。国固不可以忘戎,惟今日国家于戎政,当以作士教礼为先,而不可以练兵集师为重,合无仰恳我皇太后皇上特降明诏,通谕中外,谓我国家设戎政为诛暴安良,原以保民为主,今日重修戎政,亦为久远之计,而非因欲与外人为仇也。且当此民生凋敝之日,所应办者亦惟在定军制、振士气而已,至营伍兵额,除京卫重地之外,各直省应设之兵,当严立限制,使仅足以存军制之规模,备地方之不虞而已。内外各督兵大员应仰体国家设戎政之意,先以保民为重,不可存好大喜功之念,不可有佳兵黯武之心。兵士固宜体恤,尤以军礼纪律为先,至于营伍兵房服色器械,凡百设施必事事求樽节之法度,念念思民生之艰难。应如何可节省兵费,而不废戎政之处,拟请特谕陆军部会同南北洋大臣熟议通筹办法,奏明施行。如此则兵省民裕,内患既消,外患亦可以治矣。此职所谓办理外事宜先统筹全局者也。至于办理外事应定规制,其关键在乎用人、用款两端,而两端之中,尤以用人为最要。夫用小人以办内政,固足以愤事;用小人以办外事,其祸为更烈,是尤不可不加慎重也明矣。臣观今日内外大臣所用一般办理外事之员,率皆树立私党,非其旧属故吏,即系采听虚声,罗致门下,彼此借以自固,故奔竞夤缘者,易以幸进,而贤能廉退之士,反无自而升,此外事所以日形荆棘,几几乎无从下手者,职是故也。所有办理外事用人用款,应如何严定规制之处,应请特谕军机大臣会同外务部通筹熟议,俾办理外事之大臣,人人知有限制之当守,然后筹一办理外事之款,则款皆实销;用一办理外事之人,而人收实效矣。职所谓外事宜定规制,以责功实而振国势者此也。职又有请者,昔宋臣欧阳修对仁宗言:“陛下之所忧者,忧无财用也,忧无将帅也,忧无人材也。臣以为陛下今日皆有之,而所以不得其用者,盖有故焉。”细按当日宋臣奏对之意,盖谓国家之大弊不去,则大利不兴。所谓大弊者何?即上端所陈不谨号令,不明赏罚,不责功实是也。宋有此三大弊而不去,此宋之天下所以终积弱而不复振也。职愚以为今日之弊,毋乃类是。合无仰恳我皇太后、皇上特谕军机大臣激发天良,昕夕图治,有类此三大弊者,亟宜振刷精神,删除净尽,以副朝廷汲汲救时之意,以慰四海喁喁望治之心。职本海滨下士,游学欧西,于彼邦国政民风曾经考察,略识端倪。回国后,凡中国经史诸子百家之言,亦尝稍稍涉猎,参观中外,利弊显然,现值圣明广开言路之时,目击时艰,忠义奋发,故敢就祷昧所及,披露沥陈,上渎天听,不胜屏营悚惶之至。伏乞代奏,谨呈。◇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辜鸿铭上光绪帝条陈时事书》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辜鸿铭。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1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