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晚清危局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帝国时代>晚清危局

梁启超:世界将来大势论(1905年2月18日)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末民初)梁启超   浏览人数 :1132   发表时间: 2017-07-04

矢野文雄

《世界将来大势论》原载《新民丛报》第六十三号,光绪三十一年正月十五日(1905218日)出版,署名“中国之新民”。矢野文雄(やのふみお,1850——1931年),生于丰后南海部郡(今大分县佐伯市),1873年于庆应义塾毕业并留校任教。1897年外务大臣大隈重信派他任中国公使,1899年回国。1906年任大阪每日新闻顾问,1924——1927年任该报副社长。本文是梁启超对矢野文雄所著《世界ニ於ル日本之将来》(《日本之未来》)的要点翻译。


矢野文雄者,日本之雄于文者也。丁酉、戊戌间,曾任公使,驻北京。顷新著一书,题曰《世界ニ於ル日本之将来》。杀青浃旬,重版再三,其价值可想矣。今糊其要点,译之为上篇。复以彼论为前提,更述鄙见,推论日俄战役后,中国所受于世界大势之影响,与夫中国之影响于世界大势者为下篇,改题今名。著者识


矢野文雄曰:“一国变迁之大势,曲折蜿蜒,其所以养成之者,近或在四五年十年,远乃在数十年百年。及其势已成,欲以一手一足、一朝一夕之力抵抗之,未有能致者也。一国有然,世界中国与国之交涉亦然。(以上撷译原著第一章。)


“日俄战争一役,使日本而终为战胜国,其结果必将使满洲全境置诸俄国势力范围以外,而俄国亦永不复能得不冻港于东方。吾今以此形势为本论假定之前提,使此前提而谬误也,则我全论无复铢黍之价值,苟不谬误者,则吾将以次研究下列之各问题。


“天下本无事也,有扰之者,祸乱斯起焉。自今以往,全世界包藏祸萌之地果安在?则尝横览大地上下而求索之。彼南北美洲者,卵翼于美国门罗主义之下,列强夫既默认之,即有不认者,美国之力优足以实行其主义而有余。若云祸萌在美洲者,无有是处。复次澳洲,英国势力范围既已久定。云在彼者,无有是处。复次非洲,其中虽有多少瓯脱,但优腴之域,位其南端,英既攫之,其北之摩洛哥、亚昔里、阿比西尼,法、意诸国,鸿沟略定,惟其中部林莽之薮,或有一二主权未明,其细已甚。若云祸萌当在彼者,无有是处。复次小亚细亚及印度之北陲,其可以惹起纷争者,未始绝无。但其价值,略同非洲,而谓列强将以狮子搏兔之力,赌国运以争此鸡虫者,无有是处。


“然则今后争点更无他所,惟在泰东。日俄战前,辽满尸焉,战后则辽满之地位,又既略定。自今以往则满洲以外之中国全境,实为万国竞争之烧点,此稍明时局者所能道,无俟余喋喋者。


“满洲以外之中国全境,其发难最亟而最剧者果安在?此又一问题也。俄既失诸辽满,将一转而自伊犁新疆窥关中,固也。虽然,其地势形便,固有所限,欲达其志,非旦夕之效也。英人以扬子江流域为势力范围,固也。虽然,其所注在商业,非必为武力的行动也。法国于广之西东眈眈焉,固也。虽然,山川界之,其扰乱未足以遽动全局也。故自今以往,最适于侵略中国之资格者,惟德国;最易生事之地,惟山东。以最近之事实证之,彼德人根据胶湾以向西南,汲汲扶植势力,日不暇给。胶济铁路开通以后,日接日厉,西南数百里间,无崇山广川可以为圉,彼地者,实侵略中原最优之据根也。(译者案:山东为用兵根据最宜之地,证诸秦末、汉末、隋末、唐藩镇、元末诸历史上之事实,信不诬也!)岂惟德人,任取一国,易地处此,未有不野心勃勃,得寸思尺,而不知止也。(以上撷译原著第二章。)


“今之论者,莫不睛睸睨德国,唾讽而腹诽之,谓其好生事而乐为戎首也。虽然,我辈固不能不为德人谅,彼自挫法以来,一跃而跻于一等国之列,其陆军力既举全球无与比伦者,其海军力亦已匹法而亚英,自余一切进步,罔不一日千里。其人口则五千八百余万,远非英、法、奥、意、欧俄(译者案:欧俄云者,欧洲内俄罗斯之地,别于亚洲属境而云之也。)之所能及也。若乃还顾其地域则何如?美则于本国有三百万方里,俄则于本国有八百万方里,英则于他洲有一千一百万方里,法则于他洲有三百万方里,惟彼德人于区区弹丸之本部以外,仅在非洲一隅得八十万方里。而天候、地味不适殖民,盖犹石田也。夫其民众既位西欧诸强之上,而其属地与其人口比较,乃不及十之一,今后欲发展经济力于域外,遂不得不蜷伏人下,仰鼻息焉,是使德国国势永无突飞之期也。彼为自卫计,不能不出于侵略,未可以悖戾人道为德人咎也。岂惟德人,任取他国易地以处,其亦尤而效之也。(以上撷译原著第九章、第十四章。)


“德国自处之地位既若此,其所凭借之地位又若彼,其必为戎首既无俟蓍蔡矣。而中国之不能以自力遏德,又尽人所能知也。则其势不得不诉之于列国。于彼时也,则列国中天然之二派分焉:一曰左袒德国者,即侵略派是也;二曰反抗德国者,即保全派是也。视此二派势力之强弱如何,其所生之结果如下:


第一,保全派强,则中国得维持今日之现状,无待言。


第二,保全、侵略两派势均,相持不下,则中国犹得保持现状,以延时日。


第三,侵略派强,保全派自审其力不足以障之,毋宁变其宗旨以取均势,则瓜分之实行,遂不能免。


此两派者无论为公然开战,为隐然相阋,要之必为全世界外交上操纵离合之一大因缘。至其离合之大动机若何,则正本论所亟亟欲研究也。(以上撷译原著第二章之下半。)


“德国欲逞于山东,不得不求同盟。第一同盟必为俄,其次则法。俄之必表同情,无待言也。法本非释然于德者,然以事势所迫,或不得不加人此同盟。故今设为假定之前提曰:侵略派以德国为主动,俄、法助之,此普通言时局者所同认也。保全派之主动必首英、日,而美国亦以屡昌言此主义,其所左袒者必在英、日,又无待言。虽然,若此问题非以樽俎之所能解决,而必至乞灵于干戈,彼美国果能赌一战以助英、日乎?此一疑问也。


“又一旦战事破裂,吾日本在东方之势力,固足以自卫。若乃西欧之方面,以一英而敌俄、法、德三强,其势固极孤,为英国者果尚肯冒祖国之大险,谋东方之治安乎?此又一疑问也。


“若英国自审以一敌三之不利,持重不敢发,则日本之独力,终不能制彼三强,又无待言。


“使大势所趋而诚如是也,则两派之争遂罢,各自充其欲望,以蕲势力之平均而已。即德国发轫山东,西略河南,南下江淮;英国保有大江南北之各省;俄国滥觞新疆伊犁,人关抚山陕;法国有广西之全部、广东之一部。事已至此,吾日本为均势自卫计,亦不得不南取瓯闽江右,北保全辽。于是中国之瓜分终,列国之争竞戢。(以上撷译原著第三章。)


“虽然,英国于德国之举动,果能袖手乎?夫谓英人不肯冒险以争其保全主义者,将以避战事也。以前所言,德国之地位,如饥狮然,盈其欲壑,谈何容易。且使瓜分主义实行,以德人所欲之奢,恐终不免与英牴触,而战遂卒不可避,此亦英人所能知也。为虺不摧,为蛇奈何?故毋宁前事而遏之,英之政策,固应尔尔,是又可悬断者。


“于是吾辈所亟当研究者,即前此第二之疑问,所谓英人欧西以一敌三,其安危之程度果何若也。今请先语海军。俄之海军力,以今次之战,丧失泰半,可屏勿论。其所余者,则德、法之海军也。以英海军与德、法海军相比较,其力适略相均。英人以独力保本境及其属地,尚可无虞,以云操券制胜,则犹未也。日本之海军力壮矣,然方以全力为东方保障,未遑他顾也。故英人而欲于全世各方面皆保其制海权,使无万一之失,则不得不于日本以外更求一同盟国。此同盟国安求之?若意大利,若葡萄牙,近数年来,昵英殊甚。虽然,葡人加盟不足为轻重于英也。意大利则庶几矣。然意人利于三国同盟即法、奥、意三国同盟。之关系,未能骤脱,今若就英,其海上固可安全,若陆上与法相阋,其未免狼顾也。故为英之计,最适当之同盟莫如美者。于是前此第一之疑问亟当审焉。即美人肯赌开战以助英、日与否之疑问。


“求助者英也,而相敌者德也,于此而欲测美人之举动何若,则当先审美人与彼两国之感情何若。美人国于新大陆,素抱持其门罗主义,与旧陆不相闻问。立国以来,惟汲汲殖产兴业,视军备蔑如也。乃最近数年间,以扩张海军为独一无二之政策,全国上下,咸孳孳焉。各国皆相视骇眙,而不知其中有一消息焉。德人抱其侵略主义,瞵眈而四顾,方其未得山东也,盖尝以全力涎菲律宾,视之若怀中物也。尤端有美、班之役,美人直以舰队略菲岛。德人愕眙懊恨,不可名状,亦派舰若干游弋该岛附近以示威。此实美人九世不忘之恶感情也。以余所闻诸当时外交社会之秘密,盖德人欲干涉菲岛之事,先示意于俄,俄诺之;更叩法,法诺之;最后以讽英,英则为严厉正确之拒绝,谓美之并菲,权利宜然也。德人惮焉,其议乃寝。译者案:此一段秘密,未之前闻,矢野氏当时方居外交社会之要津,所言必当不谬。当是时也,美国海军力,远在德国下,胜负之数,不待交绥而决也。若陆军,则德之强素甲天下,以之临美国之民兵,其犹以千钧砮溃痈也。当是时也,苟微英国,则德、俄、法将演第二次干涉还辽之手段,而美国将蒙万世不可涤之耻辱。此消息一达新陆,全美七千万人之脑电,忽被刺击,乃始大忏悔,知今之世界,苟无武装,国不可以一朝居也。匪直此也,当时柏林一有力之新闻,无端而草一论说,指斥美国兵力之弱,谓德、美若有战事,若何而一举歼其海军,若何而以精练之陆军上陆,不旬月而降旛竖矣。此其论为出于德政府恫喝之意,为出于一私人好事之言,皆未可知,而美人见之,惭与愤俱。亦有一有力之新闻宣言曰:‘以吾美之富力,数年之后,能养成倍蓰于汝之军备而有余。’此言实不啻代表全美七千万人人人心中之言也。坐是之故,美人一面怀非常之怨毒于德,一面铭无量之感激于英。盖美人自独立以来,其视旧母国素有芥蒂焉。近数年来,其爱情乃骤加无量,职此之由,彼其与两国之感情既若是矣。而保全中国者,又美国所常扬言不离口也,其泰东商业之前途,又泱泱如新生之潮也。于此而有一国焉,反其主义而障其前途,而此国又其所蓄怨积怒思欲一雪者也,而此国所敌之国,又其所感激涕零而思欲一报者也,则其奋然执殳以前驱,亦常情也。以此论之,则英、日两国,苟至不得已之时,以武力行其所主张,而英人以孤立故,在欧西陷于险焉,而乞助于其同种同文之美国,殆必有不忍旁观者。(以上撷译原著第四章。)


“英、美所长者海军也,而所短者陆军也。英国一旦与他国开战,则苏彝士河以东,若阿富汗,若印度,若海峡殖民地,即新加坡等。处处须设防,不得不求他国焉以补其乏。今次战役以后,我日本陆军之价值,举世所同认也。畴昔日、英同盟之约,其范围仅限于极东。自今以往,英国而欲谋全局之敉安,或更求扩张此同盟范围延及亚细亚全境,此亦意中事也。果尔则我日本能应之否乎,此又一疑问也。英、俄一旦相阋,苟英国以守圉不周之故,致俄人得伸其翼于阿富汗及印度北境,随意南下,则英国势力,生一大挫,而我国缘此同盟所得之利益,亦减杀其半,故英国而诚欲扩张此同盟范围也。吾日本为友谊计,固不忍拒绝,即为自卫计,亦不得不力任其难。于此而第二、第三之疑问起焉。即我日本之力究能否任此,任此而于我日本将来果有何利益也,以吾度之,我日本今后之国力,咄嗟之间,输运二十万乃至三十万陆军于印度、阿富汗一带,尚属非难。而我既以此市恩于英,则英国亦必于亚细亚全境承认我日本势力范围之扩张焉以为报。夫我日本固非好为野心侵略,然为均势起见,多占一分地位,多获一分安全,是亦安得已也。故此同盟扩张之议,不久将见诸实行,吾敢言之。(以上撷译原著第六章之上半。)


“如是保全派之三国与侵略派之三国,角立对峙,其时之中国,必加盟于英、日、美而不加盟于俄、法、德,殆又无可疑者。中国兵力微弱,诚不足为英、日、美之轻重。虽然,其地正为竞争之客体,苟英、日、美得其同盟,于其内地及其沿岸得以自由使用,则利便正复不少。以日本之陆军,加之以英国之海军,复加之以美国之海军,复加之以中国地利之形便,则保全派在亚洲之势力,似又非侵略派之所能敌。


“亚洲之胜利,保全派尸之;全世界制海权之胜利,亦保全派尸之。此吾辈所略能自信者。惟英、美本国,以陆军之稍有弱点,其果足以捍俄、法、德之侵人而立于不败之地乎?是盖难言。虽然,制海权既在保全派之手,苟战局相持稍久,则彼侵略派之三国,其工商业遂将蒙不可复之损害,此又不可不察也。于彼时也,俄、法、德睹英、美、日之不易侮,尚肯赌开战以主张其侵略主义否乎?是又一大疑问也。


“要之,德之必侵略,其国势使然,欲止不得止者也。德人成骑虎之势,俄、法应不坐视,英、日之必防遏德国,亦国势使然,欲止不得止者也。英、日成骑虎之势,美国应不坐视。此两造者,其操纵离合之势,自今已成,而后此将日益著。其究极果肯赌胜负于战争与否,不可知。战争将破裂之一剎那顷,两造果肯各枉其成见,相让以冀无事与否,不可知。其退让属于何派,不可知。要之,其角立之大势,则洞若观火也。于斯时也,俄、法、德苟自审不易得志于东方,因不为已甚焉,姑稍戢以待将来,则中国亦得维持现状以延时日,而世界亦赖以小康。(以上撷译原著第五章。)


“由前之说,第三章以上之说。则保全派之势力劣于侵略派也;由后之说,第五、六章以上之说。则保全、侵略两派,势力相均也。于此而欲保全派之势力必优于侵略派,则其间有一国焉,举足左右,便分轻重,则法兰西是也。欲决法国将来之行动何如,必当先审法国与英、美、日、俄、德本来之关系何如。英、美者,世界中最重人权尊自由之国也,日本亦后进而骎骎追踪者也。若乃俄、德,则未足以语于此。俄以专制恶魔闻,勿论矣。即德之视英、美,犹瞠乎后也。若是乎,此两派之争,实不啻自由国与专制国之争也。原著附言云:以德与俄相提并论,指为专制国,似未免酷评。虽然,德之人权进步,实际不及英、美。我辈不得不为德人遗憾耳!而法国者,贝!]自百年以来,夙以传播自由主义自认为其国民之天职者也。以情理论之,彼法国者本宜昵英、美而疏德、俄,徒以见挫于德以来,以国势之阽危、外交之魔障殴之,使不得不与主义冰炭之俄国相提携。译者案:自德、奥、意三角同盟成后,法人屡欲与英结同盟,皆为俾士麦阴谋所败,其结俄实不得已也。盖亦法人之遗憾也。自今以往,法国果犹始终昵俄,而不惜与英、日、美为难与否,是又一大疑问也。(以上撷译原著第六章之下半。)


“俄、法、德连盟之动机,起于乙未年胁日还辽之役。论者惩前毖后,谓昔既尔尔,今后其亦尔尔也。虽然,今之事势,固有以异于昔所云者。昔之日本,其军备之盛,远不逮今,且连战之余,不免疲敝,而外之复无一与国以为之援。故三国之干涉,当其未干涉之始,既逆知日本之无能抗,而以空言可以收成功也。法之所以肯参其间者一也。又还辽之议,倡之者俄人,俄、法之与国也。进焉则深量日本之实力,既无盘错之忧;退焉重以俄国之感情,乐市不费之惠。法之所以肯参其间者二也。若今日之形势,则与此异,其主动者德国,德固法之国仇也,若其公表同盟之俄,则不过立于从属之地位者也。其感情之关系既若此,而他之一方面,则受英、日、美非常之反抗,相持之极,遂将不免于血战,其所对待者,又非十年前区区之日本比也。于此之时,而谓法国犹必悍然弃彼而就此,吾盖难言之。


“更还观英、法之交,近年以来,日益密迩,两主相朝,礼文逾渥,两国代议士交聘之际,彼此欢迎燕昵,动天下耳目焉。论者谓英、法数百年来积不相能,乃其最近之亲好,则旷古未尝见也。更论法、美,美之自立也,受法人之赐独多,百年以来,新旧大陆之两共和国互表敬爱之情,非一日也。其于英、美之私交,既若是矣,而英、美所抱持之自由主义,又法国所常以负荷自夸耀者也。今一旦乃徇仇雠之主动而蔑夙懽,舍博爱之美名而为戎首,法之果出于此与否,吾甚疑之。


“审如是也,则当德国所倡之政策,而既得俄国之同意也,则俄将必密勿示意于法。为法人者,殆必以前途之牵动重大,戒惧之不可以怠,为俄忠告焉。俄而愎谏也,则法国将以同盟之逼迫,牺牲一切以自投于战乱之盘涡乎?抑将借口于俄之愎谏遂与彼绝乎?全局之安危,皆系于是。


“法而诚告绝于俄,势固不得中立,必将折而党于英、日、美于斯时也,则在欧洲方面,以俄、德敌英、法,遂成南欧、北欧之竞争。以地势论之,意大利不得不与法相结,法、意陆军,足以当北方之敌;而英之海军,更卵翼之,则三国之地位如磐石安矣。奥之去就不可知,其.趋于英、法、意之一面,又意中事也。事势若果至此,则以德、俄之力,遂不足以敌五六强国。俄人或遂馁焉,不愿复为德当前敌,区区一德,竟陷于孤立之地位,而不得不自戢。如是则侵略主义,乃一败涂地,而天下得以无事。”(以上撷译原著第七章。)


矢野原著凡二十二章,右所译者,全论最一贯之点,且最重要之点也。此外其第十六章,复申言德国之侵略,不患无辞,略谓:“频年以来,美国屡牒告各国,宣示保全中国之主义,最近又以日、俄战后共保中国领土为言,列国皆画诺焉,即德人亦无异议。虽然,纸上条约之空文不足恃也。彼德人者,若更有如前此以戕二教士掠胶州之举动,彼德国自以特别之资格,向中国为相当之要求,中国诺之,非第三国所能容喙也。一波平,一波起,要求无已,许诺无已,又非第三国所能容喙也。且外交上之手段,往往去其名而取其实,彼德人之所以取中国者,将悉出此焉。名义上毫不悖公约,而冥冥中全制其死命,几经岁月,列国习而安焉,熟视无睹,夫乃并其名而攘之也。”其第十七章,略言:“若中国瓜分之祸,终不得免,则将来酿纷争者,实惟四川。俄之势力在关中,势必欲取蜀以自广。法得滇、粤,蜀亦其唇际歙张物也。而英奠基于大江,巴蜀实其发源地,由藏入垆,亦有建瓴之势。故虽公认以均势行瓜分政策,而势之不能均者,此地其祸萌也。”其第十九章,复申言俄、法同盟之将有变兆。谓:“俄、法今日之政体,立于正反对之地位,太不能相容。今春以来,以俄国君民交哄之故,法议会中,前有政府豫算委员长报告之批评,后有社会党首领攻击之提议,其人皆朝野之有力者,所言殆足以代表全法之舆论也。(译者案:委员长焦比福氏,在议会报告书,公然嘲骂俄皇,谓以海牙平和会议主唱之人,今举动若是,何其滑稽耶!又社会党首领佐黎氏,提议不当更与虐杀政府同盟。文长不具引。)而巴黎人民示威于俄使,公债交涉,屡踬于成言。(译者案:其详叠见本报前数号‘批评门’之纪俄事者。)法人厌俄之机,既大动矣,苟自今以往,能得他友国焉,可以捍城德意志,使我仇不我能即,则法人之弃俄如敝屣,有断然矣。”云云。本章皆以证前此第七章法、俄离合之说,可谓特识,章末复以:“俄人专制,万难持久,或将同化于英、美、法、日,而大势亦因以一变。”此其大概也。其第七章之末,言:“英国之主义,固与美、日同。但其皇室之血缘,则与俄、法之亲密,远过于美、日。(译者案:德皇为英皇之甥,俄皇幼年为英皇之被保护人。故英皇一身,最适于为此四国调人云云。”)此本论之附庸,可勿多述。其第九章,则略言:“大势之所趋,略既如是。(如第七章以前所言即译出之文也。)虽然,苟有一二非常之人物出焉,时或能捩时势之机关而一转之,其结果有不可以常轨论者,如拿破仑、俾士麦、加富尔之时代是也。今日最适于此资格者,则德皇其人也。”其第十五章略言:“英、日之于中国,犹有余望。中国者,实天然适于与英、日联盟之地位者也。以彼不自振故,同盟之约,仅限于二国,二国之遗憾也。”其最末之第二十二章,题曰《清廷之三忧》:“三忧者,一权臣篡夺,二人民暴动,谓此两者为向来中国历史上通患,至本朝则加以种族恶感而三焉。以此之故,朝廷猜忌心,终不可免,而开心见诚之改革,遂无其期。而人民复有一缺点焉,曰视习俗重于视国家,保俗先于保国,故望其人民以自力建设新政府,盖亦甚难云云。”


以上撷译矢野氏新著纲要之大略也,更不避骈枝,再举其关目:


(一)德国之侵略中国,情势使然,其侵略之进行甚易,而又不患无辞。


(二)英、日不利于德国之有此举动,必思防遏之。


(三)德国为侵略之主动,俄、法计当助之;英、日为保全之主动,美国计当助之。


(四)德国之主义占优势,则中国瓜分;英、日之主义占优势,则中国保全。


(五)德、俄、法与英、日、美相持,则势力略均;美若不肯赌战以助英、日,则侵略派遂占优势;法若不肯赌战以助德、俄,则保全派遂占优势。


(六)美国以种种因缘,宜若肯赌战以助英、日;法国以种种因缘,宜若不肯赌战以助德、俄。


今请以矢野氏所论为假定之前提,更发表鄙见,为我国存亡之决论,著诸下篇。◇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二维码

·【《世界将来大势论》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梁启超。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