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汗青网征稿QQ群:538272332


  • 重建政治权威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

  • 土地自由流转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土地自...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

晚清危局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藉古开今>晚清危局

致朝鲜京畿道金宏集书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末民初)马相伯   浏览人数 :157   发表时间: 2017-11-09

马相伯

马相伯(1840年4月17日——1939年11月4日),原名建常,后改名良,字相伯,又作湘伯或芗伯,天主教圣名若瑟,晚年号华封老人。马相伯出生在一个天主教家庭。同治八年(1869年),马相伯获得神学博士,并晋升司铎,光绪二年(1876年)因对耶稣会不满而还俗。1897年,马相伯通过补赎,获得耶稣会的赦免从返教会。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马相伯创办复旦公学(即复旦大学前身),任首任校长,延请于右任、邵力子等任教。马相伯退出耶稣会以后,在长兄马建勋的推荐下担任山东布政使余紫垣的幕僚,并娶妻王氏。后至天津李鸿章处为幕僚。光绪七年(1881年),马相伯任驻日使馆参赞,次年改派至朝鲜任职。


径启者:


仆以客卿,谋人家国事,自知其多嫌也,故并本衙门一切事,未尝刺探,但有闻有见,则忠以告之,其或积精而告之者,供他人之一粲,不敢耻也,其能遵行与否,更不敢知矣。试思仆与诸大夫周旋以来,果何尝有一事,不以忠告而故为隐约侦伺之说,如若尔人者乎?向既以忠告自居,今更有所进言矣。


一、《贸易章程》第二条,论按律审断事,究竟应归何国审断也?(金宏集每有非辞,故及。)


二、《大清律》诬告者反坐。(每有诬要营兵者,及索原告对证,往往不能交出。)


三、大军来此,秋毫无犯,而营规极严,其因十余文钱财口角,及莫须有之调戏而见杀者,盖不啻十余人。日本以十三人之故,而索款五十五万,中国以数十万金银,而不恤将士之命之力,无非为保护朝鲜,果何开罪于朝鲜耶?


四、射书于营中,揭帖于街市,百般诋侮上国,往往有之矣。


五、呼中国人谓胡子、鞑子,呼大营所训之士兵为胡种,既闻于耳矣,且见于事矣,有以刀劈士兵之正犯,曾匿于某大官家而趣使远扬矣。


六、有暮夜入吴帅营,持刃行刺者矣。故北洋嘱派两棚人为仆护卫,明知棚兵有碍于贵国人之耳目,然不敢去也。


七、闻与上国为难,及嚣然不可矶者,无非各大官家人奴子居多,向以鱼肉乡里为能,今见大营军令森严,又欲借营规以鱼肉兵士乎?并闻各大官之袒护丁奴,有胜于不肖州县纵容胥役也。


八、正月间据阁下言:闻有朝鲜人为盗而囚者,其妹与中国兵士相识,约该兵士往劫狱云云。仆告知营务处通知各营,遍查遍责,无一实据。嗣后阁下既接仆书,但曰无其事,可勿究,其实只一醉役,告知捕盗大将,捕盗大将妄听之,妄言之,所谓盗者,俱捕盗之役也。然劫狱之犯,在中国论斩,问捕盗大将应作何如反坐也。


九、昨据通词说:有阁老金大人致书于阁下,言有马大人兵卒三人,一连两天,往伊家摩幼妇之乳,并遣家丁来指认兵卒。阁下得书,既传通词,令其指认,而并不通知于仆,及该家丁既不忍面诬,兵卒等以无仆命,突来指认,势不能不移怨于该家丁也。乃闻李祖渊反以中国兵士不受约束为言,致昨晚吴啸翁闻此,携令箭来,欲行军法,经仆再三恳请,应由仆处惩办,始收刃回,但嘱仆彼此照章办理,不得从宽。仆随即遣人伴通词往询,据借口于一无知孩子,云有马大人兵卒三人,手持铁棍,追逐一幼妇,并谓马大人嘱捉之来也;据该女子则又曰为兵卒所追,一时不遑回顾,故不能认识此中国人也。所谓阁老金大人者,实方自王宫出,并不知其事,则所谓书者,果何人之书也?捉奸须捉双,况信口乱说,摩妇人之乳,本不足问,而营规则斩罪也,幸该家丁犹不忍面诬,今欲反坐,应坐该阁老金大人耶?抑该误言之女子与该不忍诬认之家丁耶?


十、中国兵之戍此也,食无所食,衣无所衣,所得些许饷银,又被通事奸商,从中盘剥,盖不胜其苦矣。贵国兵民,果不愿,大营之留,又何必佯为攀援?祈开诚示之。


十一、顷据尹桊骏正言厉色曰:前十余日,有一中国人,独持刀乘马,突入金阁老内室,继又突入该阁老之兄、前阁老之内室,追逐女子,后乃飘然出城而去。夫男女有别,岂可如此?特金大人包容,不肯办耳,而中国兵突入大官家行奸者,固常常有之,尚有王法耶?仆诘以何凭何据,则曰通国皆知,而金阁老必不妄言者。今试思中国人之乘马持刀者,必非兵役可知,然则必官员也。官员未必独出,独出未必持刃,持刃未必直指金姓之阁老。大抵犯财与色者,必有所起意。中国人亦何必认定金姓之阁老,而搜求未尝识面之女子也?再思一中国人,于白日乘马持刀入人之室,其聚而观者,当不知凡几。况其人于内室也,必不能乘马,则所乘之马,必留于外,岂有阁老家若干家人,而不知拿去其乘马者乎?仆尝偶行于市,而聚观者已塞巷塞涂,致不得行,况有异服异言之中国人,持刃而入阁老之内宅者乎?君子可欺以其方,不得以厌鄙中国人之故,而信口诬说如此。果有其事,请指出真凭实据;若无其事,请拿获谣言之人。万不可以一二人私恨,诬污六营将士也;亦不必以病风丧性一语,暗骂不肖之争辩也。


十二、在贵国谋背国王者,固为叛逆矣,其有谋背中国者,系叛逆与否,祈明决示之,无少含糊。


右十二事,阁下如不能自断,请商之于政府,一一议覆。应如何防范布置,无托空言,幸甚幸甚!合此上书道园观察使台览。


再粘启者:凡事须考实在,而攸关罪名之事,更要小心,万不可以谰言呓语。一传十,十传百,吠影吠声,群相聚笑,甚非凡百君子所以风下民也。


一、查三人扪乳之案,阁下未通知于仆,而擅传棚头,一失也。遣抱告之家丁,人仆之内宅,岂欲认仆耶?二失也。呼兵卒听其指认,指认属实,将由阁下惩办乎?抑由大营军法论斩乎?贸然不知轻重。三失也。及指认无着,乃付之哄堂一笑,岂大营兵士,听人指认卖笑者乎?四失也。按审案,宜传齐原被告,照第二条审断,乃竟纵放原告,甚失公允。五失也。兵士见该原告,欲冤以斩罪,而不知怒,亦非夫也。乃李祖渊曰:何兵士不知约束如此?此不独骂兵、骂仆、骂营官,并骂合中国营也。有此六无礼,应如何善其后,其详察之!


二、查中国人单刀匹马突入金阁老家一案,此情理必无之事。大抵闻之刀伤士兵之正凶,即该阁老之家丁,故捏造此说,以泄其恨,顺将病风丧性之称呼中国人,以暗讥所刺之人耳。此尤不可慎旃慎旃!《传》曰:惟善人可以尽言。窃料阁下应得为善人也,幸勿讶仆之尽言而或惮改焉。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致朝鲜京畿道金宏集书》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马相伯。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