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汗青网征稿QQ群:538272332


  • 重建政治权威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

  • 土地自由流转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土地自...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实现了对国学教育什么什么什么的...

中医武术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华夏国故>中医武术

桃花医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刘群华   浏览人数 :513   发表时间: 2017-04-24

植物做药讲个季节,分上中下三时,不是想什么时候采撷就什么时候采撷的。采药也有诸多讲究,在春天采撷药,像金银花、油菜花、桃花之类,多选它蓄势最足之时的花苞。


桃花在村里又叫女儿花,具有活血、润便、养颜的功效,多是女人的专用药。《岭南采药录》说:“带蒂入药,能凉血解毒,痘疹通用之。”《本草汇言》诠释道:“破妇人血闭血瘕,血风癫狂。”


桃花是花,天下人都知道。桃花是药,很多人却不一定知道了。


村里原来有个老中医,对桃花的药用颇有心得。他在临近资水的润溪街上开医馆,碰上脚气、腰肾膀胱宿水及痰饮,则摊开处方,提笔在墨砚上点了点,刮一刮,写上:“桃花一大升。”然后停笔又想了想,觉得少了些什么,便在药名后打一括号,注明捣为散。再抬头狡黠地瞅一眼患者,嘱道:“温清酒和,一服令尽,通利为度,空腹服之,须臾当转可六七行,但宿食不消化等物,总泻尽,若中间觉饥虚,进少许软饭及糜粥。”病人听了,依他的话去做,其效多如他所言。


老中医的这个配方,乃《外台》中所载的桃花散,用药轻灵、简单,遵古服药,效果也奇。而《圣惠方》中的桃花散有所不同,它治产后大小便秘涩,用药则为:桃花、葵子、滑石、槟榔各一两。这个处方较之《外台》中的桃花散多了葵子、滑石、槟榔等三味药。初入行的伙计往往一听此桃花散就迷茫了,这时老中医会冲柜台上提醒他,喊:“此桃花散非彼桃花散,捣细,罗为散。”然后对患者嘱道:“每服食前以葱白汤调下二钱。”


老中医古文敦厚,运方自如。先前村里疟疾横行,他先以常山、草果为汤,熬好放在瓦檐上露一宿。服下后,禁食鹅毛豆等发物,等病好了个七八分,则用桃花为末,酒服方寸匕,调理气血。他治发背疮痈疽,桃花以酽醋研绞去滓,取汁涂敷疮上。


有一次,老中医的医馆来了个腰脊痛的患者,依现在的诊断应该是腰椎骨质增生或腰椎间盘突出之类的病,但病人苦不堪言,腰不能直,也不能随便转动。老中医摸了摸他的腰椎,又抚了抚自己的白须,下笔道:“桃花一斗一升,井华水三斗,曲六升,米六斗。”然后嘱咐道:“炊之一时,酿热,去糟,一服一升,日三服,若作食饮,用河水,禁如药法。”


老中医用桃花治病,是药非食,是食非药。食者,桃花乃一味小吃,煮汤油炸盛盘皆可。药者,或以一味为单方,或以其为君药牵头,领臣使之诸药调理于体内,其广泛的适应症和有效性,举不胜举。


说到此处,不该漏了那一回的精彩。那一回,外村一个人患了不完全性肠梗阻,几经求医都束手无策。抬进老中医的医馆时,患者面萎而枯,围观者颇多,都看他施以何法何方。老中医望闻问切四诊之后,看到草坪上的一株桃树万花待放,抿嘴笑了,在处方笺上写:“鲜桃花一两,面三两。”


围观的人看了,索然无味,心想这两味平淡无奇的药要是能把这个沉疴治好了,也真是奇了怪了。于是就傻傻地等着看他的笑话。老中医自然知晓围观者的疑惑,嘱咐病家说:“以上二味药,和面做成馄饨,熟煮,空腹食之。”病家的人边哦哦哦地应着,边狐疑这两味药的效果,但事已至此,别无它法,也只好遵嘱了。


阳光从桃树的尖梢滑下,到了是日的下午,病人口服了中药馄饨之后,大约一个时辰,腹中突然席卷起狂风,接着电闪雷鸣,只见病人翻身起床,就匆匆跑进了左厢的厕所,泻下了不少的恶物。


此事一度在村里传为神话,见面均对老中医敬佩有加,戏称:“活神医。”


活神医如今早已作古,他那老文人似的之乎者也的医嘱也付之空阔的云烟。只是村里的那株老桃树,如今繁衍出不少的小桃树,年年在春天里张狂而饱满地开放,开放出一山彩霞似的。


那株老桃树有多老?可能比老中医更老,也可能比他年轻些。但诸如此类的考证,并不困惑前来摘桃花的姑嫂们。这些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不知从哪一年开始,很在意自己内在的调理和外在的容颜了。那些桃花入药的处方早已传遍全村。


初春的桃花正是含苞欲放之时,此刻的它们像一个个安静的婴儿,安详得花瓣都光滑、透明了,嫩得如胭脂一样娇羞、可爱。桃花在山头河岸之地明净地开放,从村头赶着趟儿开到村尾,与青山绿水点缀着古朴的鸟鸣。女人走出吊脚楼,踏上浅浅的露水,呼哧呼哧爬上了苍虬的老桃树,小心地采撷着那一束束的春风,像采撷着一棵棵茶树上的翠绿。


几天后,村里差不多各家都晒上了桃花苞。这时的桃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已经完全绽放,有的落英缤纷,隐隐约约孕育了青桃的毛茸。但采撷的桃花只能是最佳的桃花苞,像女人嘟着的嘴,萌萌的,还撒着娇。


女人采撷的桃花苞拿回家后不用水洗,那些露水便是与桃花相依的精灵,女人只要择出杂物即可,再阴干收藏备用。阴干的桃花颗颗紧凑,玉米粒那么大,像一盏盏灯笼,红彤彤的,却笼罩着朦胧的夜色。


故乡的桃树一旦被这些女人盯上,就没法停脚停手了,桃花、桃叶、桃树皮,甚至桃仁,味味是药,味味被春风裹着,飘散进她们的生活。◇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