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国名厨 > 第010章 腹黑丈母娘的霸道一击!

第010章 腹黑丈母娘的霸道一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昨天我醒来的时候,得知现在舆论抨击淮香酒楼经营有问题,我感到非常的懊恼和遗憾。再次我必须给淮香酒楼站台,这是一家地道正宗的淮扬菜馆,值得任何人去品尝。当然,品尝任何美食都要适可而止,以我为戒。”
  
  徐鹤翔的回答,让下面的记者感到难以置信。
  
  这解释也太匪夷所思了。
  
  并不是淮香酒楼有问题,而是淮香酒楼的菜太好吃了?
  
  这哪里是负面,分明是给淮香酒楼打广告啊!
  
  记者们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淮香酒楼故意炒作,而他们都被蒙在鼓里,成为炒作的工具。
  
  “您对很多美食都得忌口,那岂不是很多美食无法品尝?这意味着您以后是否要退出美食界?”琼金晨报的女记者挑刺问道。
  
  徐鹤翔微笑道:“我绝对不会放弃对美食的探索和追求,只是以后要注意,切勿过量,就昨天的码头羊肉汤而言,其实只要我吃半碗或者一碗,绝对不会出问题。唉,那羊汤的味道,现在还齿颊留香,绝对是人间珍馐!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可能还会举白旗。”
  
  “您对淮香酒楼的评价这么高,但据说您当天去用餐,点了一道文思豆腐,淮香酒楼因为实力不济,所以拒绝供应,请问是否属实?”
  
  淮南电视台生活频道的男记者犀利地追问。
  
  “我跟淮香酒楼了解过,当天他们最擅长文思豆腐的厨师休息,而当天的掌勺主厨因为身体不适,无法做出完美的文思豆腐,所以才会拒绝上这道菜。我很佩服淮香酒楼的厨师对美食的敬畏之心,他们努力将最完美的菜肴献给顾客,这是很多餐饮店都无法做到的。”
  
  徐鹤翔面带微笑,耐心地解释。
  
  作为经常参加美食节目的特邀嘉宾,他应答自如,不少记者准备了很多攻击淮香酒楼的问题,都被他用“打太极”的方式化解。
  
  记者们很快觉得乏味,能不能别舔得这么销魂吗?
  
  徐鹤翔为淮香酒楼洗地洗得太明显了!
  
  作为记者,当然是要努力找到劲爆的新闻点。
  
  因为站在读者的立场,都希望看淮香酒楼更多的问题浮出水面。
  
  坐在旁边的宋恒德松了口气,徐鹤翔的状态不错,新闻发布会不出意外,会彻底扭转现在舆论不利的局势。
  
  前几天跌下去的股份,会逆市上扬,重新回归正常位置,甚至还会往上涨一点。
  
  ……
  
  下午三点,淮香集团的股价已经涨回昨天的水平。
  
  淮香集团的会议室内,气氛异常沉闷。
  
  董事会二号人物陶新晨坐在次席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对面的宋恒德的表情很轻松,不时跟左手边的股东们交头接耳,相谈甚欢。
  
  距离会议开始的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大家都按住性子,没有任何人敢露出抱怨情绪。
  
  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飘入众人耳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停止说话。
  
  陶南芳在女秘书的后面走入会议室,所有人都默契的起身。
  
  陶新晨面带微笑,率先开始鼓掌,其他人也随之跟上。
  
  陶南芳扫了一眼堂兄,他穿着整齐清爽,笑容和善讨好,冷笑一闪而过。
  
  陶南芳上身穿着白色的女性职场服装,很难想象到了她这个年龄,还能保持如此苗条的身材,脚下是高跟鞋,原本一米七三的身高因此显得鹤立鸡群,比起陶新晨还高了半截,脸上尽管涂抹了粉底,但依稀可见虚弱与憔悴。
  
  陶南芳坐下之后,右手掌朝下按了按,大家才落座,。
  
  首先我得向大家道歉,因为我身体欠佳的缘故,最近这段时间没有参与董事会议,甚至经营也出现问题,导致淮香集团差点陷入危机。”
  
  陶新晨插嘴道:“董事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完全可以继续休息一段时间。”
  
  “我也想好好休息啊,但你们不让人省心啊。”陶南芳的眼神在陶新晨身上如同刀割,“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有人背着我,要将淮香集团拱手让人,我怎么还能袖手旁观?”
  
  陶新晨赔笑道:“你多虑了,谁有那个本事啊?”
  
  陶南芳冷笑,“除了我的好大哥之外,还能有谁呢?老宋,你将准备好的资料,发给诸位董事看看,究竟谁是老鼠屎差点坏了一锅粥。”
  
  宋恒德从公文包里取出文档,在座股东每人都有一份,文档记载陶新晨勾结蜀觉集团的证据。
  
  ——陶新晨私下跟蜀觉集团达成价值十亿的股份置换约定,前提是:罢免陶南芳董事长职务。
  
  陶新晨也拿到资料,他鼻尖冒汗,手腕颤抖,竭力保持镇定。
  
  “这是构陷!宋恒德你个王八蛋,竟然陷害我。”
  
  宋恒德冷笑,没有辩驳,是真是假,大家自有判断。
  
  “大哥,念在你这么多年对淮香集团的发展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自动引咎辞职吧。关于你的股份,我会让人代为管理,只要淮香集团还活着,就少不了你一家吃的。”
  
  陶南芳说完此话,霍然起身,霸道无比,眨眼间便消失。
  
  陶新晨屈辱地抱着头,心如死灰,其余股东都知道这场博弈的结果:陶新晨败了!
  
  无人敢上前安慰一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