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国名厨 > 第002章 喂,那个“新来的”!

第002章 喂,那个“新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嘭”,白色如玉的浴缸,溅出水花!
  
  冰凉的水浸没陶茹雪的身体,她被水包围,吸入一口水,呛到肺部,从迷幻朦胧的世界回归现实。
  
  有人要谋杀自己吗?
  
  她张开双臂,努力将头浮出水面,看见极其厌恶的那个人,用冰冷的眼神望着自己。
  
  “好好清醒一下吧!”
  
  花洒打开,冰冷的水柱,朝陶茹雪的脸狂喷。
  
  乔智没有做出更不理智的行为,而是将她无情地扔入浴缸,再用冷水将她浇醒!
  
  前所未有的耻辱……
  
  乔智从卫生间消失,陶茹雪艰难地从浴缸里爬出。
  
  水珠顺着脸颊往下流,刘海软趴趴地贴在额头,像水鬼一样从厕所摸到床前的桌子上,抽了一块洗脸巾把水擦干净,湿湿的刘海也被撸上去,露出一张明艳的脸蛋。
  
  换上了绸质睡袍,房间内已经没有那个人渣的影子。
  
  体内的那团热气烟消云散,精疲力竭,她倒在床上,昏沉地睡去。
  
  直到窗帘被拉开。
  
  温和的光掀开眼皮,骨头如同散架,头疼欲裂。
  
  乔智站在帘布旁,陶茹雪死死地盯着乔智。
  
  “你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没对你做什么。男人虽然是下半身动物,但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引起欲望,像你这样的女人,还没法引起我的兴趣。”乔智面无表情地打击对方。
  
  “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你能不能靠近一点?”陶茹雪嘴角带笑说道。
  
  他刚靠近两步,突然感觉到杀气,陶茹雪将埋在枕头下多日的水果刀取出,朝自己的胯下扫过来。
  
  “好险!”
  
  乔智背脊冒着虚汗,下体凉飕飕,刹那间也不知中招没有,“你疯了吧?”
  
  疯婆子谋杀亲夫的想法多么深重,幸好这段时间保持克制。
  
  “臭渣子,我阉了你。”陶茹雪是动真格的,幸好没有专业练过武,招式没有章法。
  
  乔智瞄准机会,探手按住她的手腕,陶茹雪另外一只手狠狠地扇向他的右脸。
  
  这贱人抽自己耳光,是抽上瘾了吧?
  
  乔智又被扇了一记耳光,动了真火,怜惜的情绪一扫而空,用另一只手扭住她的手腕,将她的身体挤在墙壁上。
  
  后背撞击冰冷的墙壁,陶茹雪疼得泪水流了下来。
  
  乔智正心软,突然感觉胯下发寒,陶茹雪抬起膝盖顶上来,乔智只能用双腿夹住对方的细腿,将陶茹雪死死地顶在墙壁上。
  
  陶茹雪咬牙切齿,狠狠地用头去撞乔智的下巴,乔智被顶得眼冒金星。
  
  他也狠狠地回击,砰,鸡蛋碰鸡蛋,脑门磕脑门,两人都不好受,就看谁更能忍痛。
  
  乔智赢了,他不再怜香惜玉!
  
  陶茹雪没想到乔智这么凶残,别提把自己当女神对待,就是连女人都算不上,悲从中来,呜呜地痛哭起来。
  
  “你放开我!”
  
  陶茹雪变聪明,她知道对方是男人,力气比自己大,嘴巴还特别贱,继续闹下去,只会自己吃亏。
  
  “放开你,没问题,但你要答应我,不要再发神经。”乔智皱眉,水果刀已经被他摘下,扔到远处。
  
  “好的,我答应你。”
  
  陶茹雪目光满是冰冷之色。
  
  乔智缓缓松开手,陶茹雪嘴角浮出一抹凄美的笑容,“你等着离婚吧,我已经下定决心,我不想继续演下去了!”
  
  乔智仰天大笑,“演?昨天你那样子别提多主动了。”他拉开自己的衣衫,指着胸口的红痕,“昨晚你不知道当时多么的饥渴。这就是证据,我已经拍照了。当然,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把我幻想成另外一个男人。”
  
  “另外,昨晚我去之前,你跟韩斌喝了酒的吧?你难道就不怀疑,韩斌给你喝的酒有问题吗?不然,为什么你在出租车里就没意识了,回家躺在床上还嚷着自己口渴,特别热!”
  
  陶茹雪又气又怒,内心却在翻腾。
  
  自己的酒量挺不错,昨晚只喝了两三杯红酒,即使是喝的是假酒,也绝不可能那么容易醉倒。
  
  “还有,记住不是我求着娶你,而是你妈求着让我娶你。她觉得事业如果落到你和你妹两个败家娘们手里,绝对会破产。如果不是我爸受过你外公的恩惠,我怎么可能接受这个要求?”乔智冷笑道,“另外,你妈是对我很好,但其实她有自己的野心和算盘,不过是利用我,帮你们陶家守家业。”
  
  陶茹雪大脑嗡嗡作响,哪有功夫琢磨乔智的话,满是乔智提及韩斌给自己下药的事情。
  
  她心情混乱不安。
  
  韩斌会那么做吗?
  
  她和韩斌相识那么多年,确定恋爱关系也就在数月前,两人保持一道清白的界线。
  
  若不是自己的闺蜜从机场拍下韩斌与一个年轻女孩相拥的画面,陶茹雪或许还会坚持跟韩斌在一起。
  
  陶茹雪因为失恋,心如死灰才会接受妈妈的要求,与乔智结婚。
  
  她当时作出这个决定,既是想让自己尽快走出伤痛,也是希望刺激韩斌。
  
  但韩斌前不久又开始联系自己,明明知道自己已经结婚,还纠缠不清,甚至还很配合设计昨晚红杏出墙的戏码。
  
  陶茹雪不敢往深处去想。
  
  “我去上班了!”
  
  乔智见陶茹雪发呆,决定不再与她继续纠缠。
  
  陶茹雪距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
  
  她没有搭理乔智,坐在镜子前。
  
  拉开化妆盒,她先是吃惊,随后发出撕心裂肺的猪吼声!
  
  迪奥红管999、纪梵希小羊皮304、YSL小金条21号、兰蔻哑505朱砂红、香奈儿磨砂黑管112、雅诗兰黛520全部被掰断,干净利落地成了两截……
  
  近百支口红全军覆没!
  
  口红就是女人行走的鸡血,动什么都不能动口红。
  
  想要摧毁一个女人,就折断她所有的口红。
  
  他太狠毒了!
  
  “你弄断我多少支口红,我会弄断你多少根骨头,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
  
  位于九华街的淮香酒楼是淮香餐饮集团的旗舰店,每年都有无数人慕名而来,只为品尝味道正宗、传承悠久的地道淮南菜。
  
  乔智和陶茹雪的婚事没有对外公布,将他安排在淮香酒楼,丈母娘嘴上说是锻炼自己,事实上是不想让自己那么轻松的“吃软饭”。
  
  他虽然厨艺精湛,但没在正规的酒楼熬炼过,也琢磨着将这段经历当成财富。
  
  但这只是过渡,他自己肯定要独立地做出一番事业。
  
  至于跟陶茹雪说,贪图她的家财,那只是戏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