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国名厨 > 第003章 疼,两人都疼!

第003章 疼,两人都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终文思豆腐这道菜还是被作废。
  
  对于追求名声的厨师而言,没有把握的菜,情愿不去碰,不去做,龚发超显然对自己的名声很敬畏。
  
  无论哪一行,有敬畏之心的人,才能获得成功。
  
  乔智暗叹了口气,一家淮南菜餐馆,做不了最经典的菜肴,是何等讽刺和悲哀。
  
  难怪丈母娘陶南芳会如此急切地寻找淮南菜大师,随着酒楼越来越多,她发现阻碍发展最大的障碍,不是资本,而是人才。
  
  “不好,祥和厅那边出事了。”传菜的服务员面色仓皇冲入。
  
  龚发超知道徐鹤翔在那个屋子,将油手在厨师服上随意地擦了擦,赶紧跟服务员招呼道:“带我去看看。”
  
  乔智放下盘子,被包通发现,他狠狠地瞪了乔智一眼,“想偷懒吗?给我在这边待着。”
  
  包通凑到陈明身边,大声说道:“明哥,乔智整天就想着玩,完全没有一点吃苦耐劳的精神,根本不适合当厨子,我看还是让他趁早走吧。咱们后厨要培养有潜力的人才,我看那郭燕虽然是个女孩,挺不错,就留她吧。”
  
  陈明对乔智也看不大顺眼,虽说做事很勤快,但性格似乎比较内向,不像郭燕整天在自己身边,“明哥长、明哥短”的讨好着,“晚点我跟人事那边反馈,给他结账,让他趁早滚蛋。”
  
  包通暗爽,朝乔智瞄了一眼,心中暗想,臭小子,敢跟我作对,看我整不死你。
  
  外面已经乱作一团,祥和厅内徐鹤翔已经瘫在地上,双目紧闭,嘴角冒着白色的泡沫,其他人都不敢动他。
  
  他的一个朋友在打120,龚发超走过去,想要问清情况,“我是酒楼的主厨?”
  
  “你就是主厨啊,我还正想找你呢!”高大的男子径直朝龚发超走过去,直接掐住他的脖子,将他顶在墙上。
  
  “杜先生,你别冲动啊!”身边有人赶紧将他给拉到一边。
  
  “你就是今天的主厨吗?徐老师吃了这顿饭,才会突然昏厥,我怀疑是食物中毒,你们这家店是黑店,用的材料肯定有问题。”杜刚是徐鹤翔的朋友,也是今天饭局的东家,所以徐鹤翔吃出问题,他责无旁贷,“将这桌菜给封存起来,我要找专业机构进行检测,我怀疑食物有问题。”
  
  龚发超忍住剧痛,赔笑道:“徐老师在我们酒楼出事,我们酒楼肯定有责任,但你说我们的菜有问题,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不可能。淮香集团的食材、作料都有长期合作方,他们都是资质过硬的渠道,而且我们每天收货时都有专人检查。而且,如果真有问题,在座诸位为何只有徐老师出现症状呢?”
  
  杜刚见龚发超还敢嘴硬,朝他踹过去,被人再次拦住。
  
  他怒不可遏地说道:“徐老师的身体一向很健康,吃饭之前没有任何问题,我有理由怀疑是菜被动了手脚。”
  
  救护车到了,警车也抵达。
  
  连市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也闻风而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有新闻性,报道之后,收视率肯定高。
  
  ……
  
  陶茹雪接连受到打击,加上没休息好,浑身没力气。
  
  刚起床冲了个澡,此刻对着镜子化妆,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是妹妹陶茹霜打来的电话。
  
  小三岁的妹妹,简直就是自己的天敌,平时两人见面就掐,别提互通电话了。
  
  “什么事?”
  
  “你反应也太迟钝了吧,家里闹出这么大的事,竟然还能保持冷静。”
  
  “赶紧说,不然我挂电话了。”
  
  “淮香酒楼弄出人命了。一名客人吃得食物中毒,现在已经进医院了。妈还在住院疗养,身体不稳定,这件事肯定要瞒着她,电视台已经有记者过去采访,你能不能动用自己的人脉,让记者不要报道?”
  
  陶茹雪知道淮香酒楼的重要性,虽说不是现在最赚钱的一家店,但却是陶家的门面。
  
  她只是个年轻的主持人,在台里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力,只能道:“我试试看吧!还是得淮香集团品牌部进行攻关,他们的实力,比我有用多了。”
  
  “哼,就知道你会推卸责任。”陶茹霜挂断电话,开始生闷气。
  
  陶茹雪给自己的上司还有台里的朋友打了电话,最终得出结论,这件事非常严重,电视台已经准备在半个小时后整点新闻播出。
  
  互联网信息传播速度特别快,现在已经在很多微信群疯狂转发,已经蔓延到不可控的速度。
  
  如果是一般人食物中毒也就罢了。
  
  现在受害的可是有美食家称号的徐鹤翔,争议性、话题性十足,很快病毒式开始传播。
  
  ……
  
  淮香集团的董事长陶南芳前不久发现有严重的疾病,已经宣布暂时退出日常管理事务,工作交给总经理宋恒德负责。
  
  宋恒德此刻坐在会议桌前,身边都是集团的高管,集体商议此事该如何办。
  
  “与检测机构联系过,并没有检查出食材的问题。”公关部负责人汇报。
  
  “舆论是可怕的,如果我们对外这么公布,肯定无法平息,觉得我们是在掩盖事实。”品牌部负责人一点不乐观。
  
  “清者自清,既然他们觉得我们有问题,那就让怀疑我们的人,找出证据。”法务部负责人比较强势。
  
  “关键是我们耗不起,刚才我们集团的股票已经跌停,只要新闻延续两三天,集团就得停牌。我们在国外有几个项目等待资金急救,这么一来,岂不是会泡汤?”国际投资部负责人忧虑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