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四百零二章 前太子身死的真相

第四百零二章 前太子身死的真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地下室里静悄悄的。
  
  大长老的眼神瞳孔猛然一缩。
  
  这一次,再也无法掩饰。
  
  他脸上震惊的神色,不敢置信,似乎其中还带着几分惊恐……
  
  沈桥突然问出口的质问,让他一时间几乎慌了神。
  
  这一刻,气氛仿佛都凝固起来。
  
  不远处。
  
  原本靠在门边,漫不经心神色的叶柔竹,突然听到沈桥说出来的消息。
  
  她也愣住了!
  
  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
  
  猛然抬头看了过来。
  
  大长老依旧还是没有开口。
  
  但沈桥却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脸上满是笑容。
  
  虽然大长老没有开口,但沈桥从他的脸上,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他的猜测,恐怕跟事实相差无几。
  
  “所以,你们根本就不是什么草民揭竿起义,你们是军队将士谋反,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你们能在短短的时间就打到京城来……因为你们是将士,因为根本就没人想到你们会谋反!”
  
  沈桥开口道。
  
  很多的真相,已经渐渐浮现在沈桥的眼前。
  
  之前从藏经阁中看到的秘密,沈桥也在一点一点的确认。
  
  这些秘密,未免有些太惊世骇俗了。
  
  若天龙教前身乃是军队将士谋反,那么一切就全部都解释的通了。
  
  这年代的消息传递并不快,即便是知道有将士谋反,但要等到反应过来,再传递下军队时,早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
  
  再加上他们本来就是军队,迷惑性极强。
  
  可能赵国的镇压大军也没想到,自己人会突然谋反?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打了赵国军队一个猝不及防,完全是可能的。
  
  大长老脸上的神色渐渐平静了下来。
  
  他的眼神重新恢复了黯淡。
  
  随即,他瞥了沈桥一眼,声音沙哑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我是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了这些!”
  
  沈桥摇摇头:“我原本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你们还真的是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军队谋反,怪不得朝廷对你们如此痛恨,甚至所有的消息真相都被封杀……这样的消息传出来,恐怕会让朝廷颜面无存吧?”
  
  “呵!”
  
  大长老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意,他满脸冷笑:“朝廷?这是一个什么朝廷?这是谁的朝廷?篡夺者罢了!”
  
  沈桥微微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长老并没有回答沈桥这个问题,而是看了他一眼:“你还知道些什么?”
  
  “该知道的都应该差不多知道了,你的确解开了我不少的疑惑!”
  
  沈桥开口道。
  
  先前对于天龙教的来历,沈桥的确心中有不少疑惑。
  
  但此刻,随着他确定天龙教的身份,已然谜团差不多解开了。
  
  沈桥又看了大长老几眼,脑海中似乎思索了片刻。
  
  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十几年前,在西北边关曾经有过一只战无不胜的军队。只不过,那支军队似乎一夜之间消失了,不复存在……”
  
  大长老猛然抬头盯着沈桥。
  
  沈桥笑了:“那只军队中,似乎有几位比较出名的将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长老的语气猛然阴沉下来。
  
  沈桥见状,心中进一步确定了所想。
  
  他笑了笑:“我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挺好奇……你们为什么好端端的会想着谋反?”
  
  在沈桥的认知里,一般来说,要不是真的活不下去,很少会有人走上谋反这条道路。
  
  谋反很难,加上一旦失败,这可是诛九族的下场。
  
  所以,只要不是真的活不下去,是没多少人会想着去谋反的。
  
  这也是为什么从古至今绝大部分的造反都失败的原因之一。
  
  而大长老的反应也已经说明,他们跟当年西北边关那支军队有着很深的关系……
  
  或许,他们本就是那一只军队。
  
  他们……谋反了!
  
  这让沈桥有些想不通。
  
  按理来说,那支军队作为赵国的精锐部队之一,也是赵国抵御外敌的王牌之师。
  
  而眼前的大长老想必应该就是那只军队中的某位将领,在当年也是响当当有名的人物。
  
  按理来说,有名气,不愁吃穿,人生赢家的存在。
  
  为什么会想着谋反?
  
  咋的,想当皇帝?
  
  如此想不开?
  
  能到那个位置,应该不是脑子有问题的人。
  
  只要不是脑袋有问题的人,应该都知道和平时期造反的难度有多大吧?
  
  而且,还能失败之后锲而不舍,十几年了不忘初心,将造反事业进行到底。
  
  这得是跟如今的赵国有多大仇?
  
  难道赵皇杀他妻儿了吗?
  
  ……
  
  似乎瞧出了沈桥眼神中的不解疑惑。
  
  大长老冷笑一声:“这狗皇帝该死!”
  
  沈桥愈发怀疑了,赵皇是不是真的杀他妻儿了?
  
  “你刚刚说什么……篡夺者?”
  
  沈桥想起了刚才对方所说的话:“什么意思?”
  
  大长老依旧沉默。
  
  沈桥笑了:“事到如今了,你觉得再隐瞒,还有什么意义吗?”
  
  “既然这些已经不是秘密,你再继续隐瞒着,又有什么意义?”
  
  大长老还是沉默。
  
  许久之后,他终于似乎有了反应。
  
  抬头看了沈桥一眼。
  
  又沉默了一下。
  
  突然开口道:“你知道太子是怎么死的吗?”
  
  太子怎么死的?
  
  沈桥脸上的表情一凝?
  
  什么鬼?
  
  熊孩子怎么死的?
  
  熊孩子不是好好活着吗?
  
  难道他被关在大理寺的这段时间熊孩子出事了?
  
  等等……
  
  沈桥猛然意识到,对方口中的太子,并不是熊孩子。
  
  沈桥眼神猛然眯了起来:“你说的是……前太子?”
  
  大长老的眼神中似乎陷入了几分追忆当中。
  
  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开口。
  
  但是一开口,便是一个让沈桥无比震惊的消息。
  
  “我们昔日……都是太子殿下的亲军!”
  
  沈桥猛然一愣。
  
  “你们不是守卫边关的将士吗?怎么会是前太子的亲军?”
  
  他脑子一时间有些乱。
  
  这怎么又跟前太子扯上关系了。
  
  “当年,先皇为了锻炼太子殿下,曾经将太子殿下派往边关锻炼过几年。而我们这些老人,皆是太子殿下的部下……”
  
  “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在边关的几年,我们所有的将士对太子殿下心悦诚服……不仅仅是我们,天下人皆知太子乃是未来的天子。而太子殿下爱民如子,深受民间无数人爱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