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梨花剑客 > 十三、一缕幽香

十三、一缕幽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已擦黑,窗外风声鹤唳。
  了戒、了凡与莫青云三人坐在宾客中靠近秦若元的上位。
  其余的人各自集中坐在堂下,除了窗外偶尔传来的几声凄惨的鹰唳,整个屋子里鸦雀无声。
  堂中灯火通明,如同白日,几百根蜡烛烤得人不禁滴下汗来。
  秦若元高坐台上,闭着眼睛,不言不动,脸色依然惨白得可怕。
  大堂下的人也都一动不动地坐着,他们在等待着秦若元的指令。
  这件事已经被验证了千百回——秦若元是永远也不会错的。
  即使他说出来的话听起来再荒唐,再不可能,最后他也总会是对的。
  人们要做的就是信任他,无条件地信任他。
  莫青云黑着脸坐在一边,只有一言不发。
  秦若元开口道:“除了飞天稻蝗,其他的人都在这里了?”
  楚怀生、乐大、和欧阳明整齐地跪在地上,依次禀告道:
  “回秦二公子,白虎堂西侧已搜查完毕,没有发现异常。”
  “白虎堂东侧已搜查完毕,没有发现异常。”
  “白虎堂中部也已搜查完毕,没有发现异常。”
  金彪垂头丧气地站在秦若元身边,刚要开口说什么,被金丛狠狠地瞪了一眼,又慢吞吞地退了回去。
  秦若元道:“二位公子,有什么问题么?”
  金丛强笑着道:“有秦二公子坐镇,怎么会有问题。”
  秦若元微笑着,淡淡地看着他。
  金丛的笑已经比哭还要难看,但他只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秦若元并不打算为难他,又道:“飞天稻蝗还没有消息么?”
  金丛道:“飞天稻蝗一向是大哥的客人,除了大哥,咱们这里没人能知道他的行踪。”
  金彪头上的冷汗滴了下来:“飞天稻蝗虽是我请来的客人,但他一向捉摸不定,行踪成谜,属下已派人出去寻找了。”
  他跪在地上道:“请秦二公子放心,三年前家父被害的时候,飞天稻蝗正与我在一起,慕容前辈也能作证。更何况他轻功虽好,武功却很一般。我以性命保证,他绝不会是连杀三派掌门的白袍怪人!”
  秦若元还是微微笑道:“金大公子不必紧张,我只是问问罢了。更何况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昨夜的刺客就是当年的白袍怪人。”
  金彪面如金纸,他缓缓站起身来,又颓然在窗边坐下。
  郭珩一动不动地坐在秦蓉身边,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焦虑地四下张望。
  忽然间,她嚯地站了起来,手中已握着那把梨花木剑。
  秦蓉问道:“你去哪里?”
  她的脸上还残留着未干的泪痕。
  云中玥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悲伤,还有惋惜。
  这样一个美人,原本是永远也不该流泪的。
  秦若元却突然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他们三人面前。
  郭珩仿佛没看见他走过来。
  秦若元拦下她道:“郭姑娘且慢。”
  他在秦蓉对面坐下,云中玥愤怒地瞪着他,眼中快要喷出火来。
  秦若元温声道:“秦姑娘若觉得闷,不如和郭姑娘一起出去走走。”
  云中玥霍然起身道:“我当然愿意陪秦姑娘出去走走,可那个刺客武功如此高强,她们现在贸然离开这间屋子,岂不是给了贼人可乘之机?”
  秦若元笑了笑:“有云小公子这位护花使者在,自然会保护两位姑娘的安全。”
  云中玥的脸涨的通红,憋了半天才道:“我的武功不如她们。”
  秦若元微笑道:“无妨,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很可靠的男人。”
  云中玥的脸又红了起来,目光中既骄傲,又惊讶,他道:“秦二公子,你真这么想?”
  秦若元微笑着对他点点头。
  无论是谁,能被这样一个人肯定,都是一种极大的荣誉。
  云中玥心中忽然升起一股骄傲和豪气来,人也变得自信了。
  他挺起胸膛保证道:“就算我自己死了,也一定会保护她们的安危!”
  这下连秦蓉也笑了,她道:“我绝对相信小玥是个靠得住的男人。只不过我们若再不走的话,恐怕阿珩又要没影儿了。”
  云中玥转过身,这才发现郭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漆黑的走廊里,只有欧阳明手中提着的一盏灯。
  秦蓉道:“欧阳门主,劳烦你送我们出来。”
  欧阳明道:“秦姑娘说哪里话,这本是我的分内之事。”
  秦蓉已恢复了往日的镇定,她道:“两位金公子似乎遇到了些麻烦,是否需要帮忙呢?”
  欧阳明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他别过脸道:“这次白虎堂遭遇刺客,让这么多重要客人受伤,大大丢了白虎堂的颜面,两位公子自然不好受。”
  秦蓉似笑非笑地点点头道:“贼人武功实在高强,又敌明我暗,两位公子也不必太自责了。”
  她停下脚步,看着走廊上巨大的壁画道:“这里的壁画和上次通往密室的壁画用的同一种颜料吗?闻起来似乎不太一样。”
  欧阳明笑道:“这里是白虎堂鹰虎厅,是白虎堂的主殿。这里的画作皆为特殊颜料所画,可保画作无论在如何恶劣的环境下百年不变,颜色如新。这等名贵的颜料除了西夏皇宫,只有咱们白虎堂才勉强有些存货。现在只有历代堂主的婚丧大事才会在棺木用上一点以表尊贵,寻常地方是万万见不到的。”
  西夏尚佛,这些壁画篇幅巨大,非得站得远些才能看出全貌。佛陀头戴金冠,身着红绸,赤脚坐在云山之巅的一块岩石上,一只手微微前伸;观音大士面朝佛陀,双手合十立于石下,仿佛正听得入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