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问君姝 > 第178章 疑心

第178章 疑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氏和林茜檀想象中的很不一样,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少女气的人。如果不是知道对方其实比自己还大了好几岁,林茜檀只会觉得,她只有十四五岁。
  
  少女的皮囊加上二十多岁女子成熟的而又恰到好处的风韵,性感与纯真并存,使得她足以吸引到大多数优秀男子青睐的目光。
  
  即使她已经嫁做人妇。
  
  林茜檀忍不住要赞叹,也难怪那吕家的公子不顾同僚之谊,也要横刀夺爱了。
  
  魏氏坐在林茜檀的跟前,容色有些许清冷。但她良好的家教又不会让人觉得她在怠慢客人。
  
  她追求自己心目中的真爱并不顺利。吕家那边姑且不说,婆家、娘家,全是阻力。
  
  不过林茜檀找上她,也不是为了和她说这些。林茜檀和她寥寥数语,就算是完成了自己这一趟的任务。
  
  魏氏眸光闪烁,显然是把林茜檀“无意”之中说的话给听进去了。
  
  以林茜檀的直觉,她认为魏氏是一定会把她说的事传达过去给魏氏一族的人的。
  
  魏家好,嫁在别人家的魏氏女,才会好。娘家就是依靠!
  
  至于她自己……
  
  魏氏和吕公子,就像一面摆在眼前的镜子一样,令林茜檀感到十分地受刺激。陈大公子没有过错,甚至于对待魏氏很好,只是两人三观不合,碍于父母之命勉强结合,到头来还是在柴米油盐的磋磨中丧失了经营婚姻的耐心了。
  
  反正两人之间也没有孩子,魏氏便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这样的做法,林茜檀记得她娘亲似乎就并不反对。
  
  楚泠的手札之中,明文写过类似的内容。
  
  “当时当下的女子大多没有选择结束不幸婚姻的权利,就算是公主,也难以例外。”
  
  所以林茜檀觉得,魏氏简直胆大。
  
  回去的路上,钟嬷嬷就与林茜檀忍不住啰嗦唏嘘:“魏氏这样,根本不守妇道,魏家名门,也不过如此。”
  
  钟嬷嬷的这一套价值观念,基本就是同一个时代大多数人的想法。圣贤之道,三纲五常。所谓的女官,对于包括钟嬷嬷在内的许多人看来,可以和进宫做妃嫔架设一个跳板是一个性质的。
  
  锦荷却知道得多一些。
  
  钟嬷嬷看林茜檀对她说的话没什么反应,只以为她多半是也在不喜欢魏氏。看她不回答,说了几句就停下了。殊不知她是在心虚。
  
  马车上毕竟不方便说话,回到家里锦荷才开启了她的嘴巴来:“当日宋嬷嬷怎么说的来着,那时候主子还满嘴不喜欢那一位,后来怎样了。”
  
  林茜檀斜斜看她一眼,道:“我何时说过,喜欢那人?”
  
  锦荷道:“成,主子没说过,是我瞎扯。”说着,给林茜檀准备午膳去了。
  
  林茜檀一边吃着午膳,一边就在想着魏氏跟她说过的那些话。话语言犹在耳。
  
  魏氏算是魏嘉音的堂姐,和魏嘉音母女也一向有些往来,魏嘉音的母亲魏夫人私下里和她也说过一点女儿的事。其中自然也包括几句对林茜檀的不满。
  
  林茜檀和她说话之间,总觉得,没有什么底气。
  
  可她和魏氏也不一样。
  
  魏氏的婚姻是父母包办,但她却是自己选择了舅家。
  
  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为了楚氏血脉不断,她也只能嫁到楚家。
  
  当前,她必然是要将受孕生子,放到计划当中的。
  
  在这一件事情上,就算是江宁娘也不敢使什么幺蛾子。林茜檀必须生下可以继承楚氏血脉的孩子,这样才有可能化解她和丈夫这二十年来的心结和矛盾。
  
  林茜檀待在家里,等到晚上楚绛回来,问起林茜檀白日斗做了什么,林茜檀告诉他自己去了陈家。他一身风尘,看上去忙了一日。洗了手,过来揉揉她脑袋,“还好,还知道回来。”
  
  林茜檀知道楚绛这是用开玩笑的语气,委婉抱怨她一个劲往外头跑。
  
  况且她最近去陈家的次数,也确实多了一些。
  
  楚绛也会猜想林茜檀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人帮忙的,这才找上陈靖柔?犹豫了犹豫,还是问了出来。
  
  林茜檀道:“没什么事,不过是帮靖柔一点小事而已。”
  
  楚绛于是便问,是什么事。
  
  林茜檀试探地看了看楚绛的眼睛:“我手上有些门路,能够帮助靖柔解决‘难题’。”她看向他。
  
  楚绛便想当然想到陈大公子受伤的事,笑着捏了捏林茜檀的脸:“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门路。”
  
  林茜檀看他那样子,便猜到大半他的想法。她轻轻将他的手拿下,放到边上,正经道:“说的是正经事。”并不是陈大公子。
  
  说着,将她和王元昭的一部分谋划,水月镜花地和楚绛说了说。
  
  “靖柔想去入伍,我便托了一个朋友……”
  
  林茜檀说得不清不楚的。楚绛只以为她是胡闹,不过,林茜檀说得这事,朝中还真有那么一两个人提议过。
  
  他心里觉得这事并不靠谱,不过看妻子一脸认真的样子,又不忍心说什么扫兴的话。
  
  朝廷的确是有打算扩招女官,却绝对和军中无关。女子大多柔弱,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跟陈家大小姐一样,勇武似男人。
  
  于是他又笑道:“哪个朋友?”据他所知,林茜檀在闺中一向低调,也没有什么在军中有些职位的亲戚,陈家自己就是行伍之家,又有什么事会需要求到林茜檀头上……
  
  林茜檀移花接木,只说那门路,是母亲留下的一个人。
  
  她暂时不打算把王元昭的名字给暴露出来。
  
  正好,将周逸介绍给他……
  
  楚绛也是第一次听说周逸这么一个人,更是惊奇小姑母居然还有一个周逸这样的故旧。
  
  林茜檀说:“周叔年轻的时候,颇受娘亲照顾,这么多年下来,娘亲留给他、叫他转交给我的产业,一文钱不少。”
  
  “姑母还留了别的产业给你?”
  
  林茜檀点了点头,总算把话说到这里了。“早就想告诉你,不过每次提起,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被耽搁掉,居然拖到了现在。”
  
  楚绛这会儿倒是想起林茜檀曾经确实说过,像是有一个什么店面之类的东西,叫他陪着一起去看看。他一忙,倒是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林茜檀道:“我成亲,周叔也很关注。他说你小的时候,他也见过你的,也一直想叫我给他引荐引荐。”
  
  楚绛是当真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于是他道:“你安排吧,我也想看看这位周叔,你把他说得这么好,如果名不副实,可是要罚。”
  
  他说得暧昧,林茜檀脸上下意识一红,却并没有多少心跳加速。
  
  楚绛倒是没注意林茜檀这会儿的神色,他所想的,是周逸。他必须帮妻子把好关口,免得万一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打着小姑母的旗号,接近她。他要亲自看一看,才能够放心。
  
  按着妻子所说,一笔巨款在那“周叔”那里放了那么多年,这姓周的男人面对钱财却一点不动心,反而将那笔钱滚雪球一样翻了好几倍,交给林茜檀……
  
  怎么想,也可疑。
  
  林茜檀笑道:“那我安排了。”楚绛眼睛里面的疑惑,林茜檀看到了,也知道像是周逸那样的情况的确是令人难以相信。
  
  这件事说定了,夫妻俩便坐下来,又说了一些别的。
  
  到了夜幕降下之后,白天一本正经的郎君,就成了热情的风流子,夫妻之道,本来就是这样,夜色掩映之下,守在门外的丫头脸色通红,咬着嘴唇,一副想溜之大吉却偏偏走不开的样子。
  
  风雨之后,林茜檀起身去净房清洗,楚绛则是躺下靠在枕头上,他也不想去想自己脑子里那些念头,但那些念头总是自己擅作主张不断地往外跳。
  
  林茜檀对于丈夫的这些心思,是真的无能为力,她是真的装不出来一个“没有经验”的女人该有的样子。前世那些事,都是客观存在的。她甚至经常会觉得有些后悔,或许自己不应该耽误他!
  
  净房那里传来隐约的水声。
  
  楚绛听着水声,闭着眼睛,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碧书遵照吩咐,看了一眼楚绛,然后进到净房之中,告诉林茜檀,楚绛已经睡了。
  
  林茜檀这才将自己的身子,从浴桶里面拔了出来。她并没有忽略碧书脸上的神态扭捏,这才想起碧书还是个没出嫁的大姑娘!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心里平静无波……毫无醋意。
  
  擦干净自己,回去之后,楚绛果然已经呼吸清浅地躺在那里睡得没有半点知觉。她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在楚绛旁边的位置上躺了下来。
  
  那边,刚刚伺候她清洗的锦荷和碧书已经回到了主屋旁边的耳房里歇息。
  
  两人没有立即睡觉,却是说起了前面的事。
  
  碧书犹还觉得难以理解,道:“不知道主子怎么想的,怎么故意等着姑爷睡了……”说着说着,像是也觉得难以启齿似的——她虽然是个黄花大闺女,但对于夫妻之间的事多少知道。这世上最亲密的人,难道不是都恨不能彼此多说两句话的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