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问君姝 > 第183章 对峙

第183章 对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冬日寒凉,北风卷地白草折,那风刀霜剑打在人的脸上让人觉得只有疼痛。
  
  京城里刚刚下过一场雪,雪停了,空气之中更是就连一粒粉尘都透着冰冷。
  
  放眼望去,大地苍茫,时不时有几点深绿透在白色里。
  
  屋子里源源不断烧着火炭,给人供暖。身在其中,简直让人不舍得离开,恨不能吃喝拉撒全在里面解决了。
  
  锦荷苦命,去了一趟府里的账房,支会了一声,那里的人听说楚绛差不多要回来,忙不迭把林茜檀说的话当成了最大的正事来处理。各式各样的布料、吃食甚至文房四宝,全按照楚绛的个人喜好,换了新的。
  
  锦荷呵着白气,一进屋子就迫不及待往火炉边上凑,从屋子里看出去都能看到外头的冷,更别说是雪里冰里滚三趟了。她抖胳膊抖腿的,明明穿得够厚,却还是嘴唇苍白。
  
  “夫人那边,这一回应该总没有什么话再说道了吧。”总说她们不懂关心楚绛生活起居。现在她们就明晃晃走一趟明路关心一下。
  
  林茜檀笑,呼唤她赶紧过来喝一碗滚烫姜茶:“府里的管事都是办事办老的,肯定更熟悉夫君的生活习惯。”倒不是她不行,而是要做给江宁娘看。
  
  就为那些楚氏传承之物,楚绛不在家里的两个月,江宁娘没少寻衅。虽然顾忌自己还没出生的孙子,但在一些小事情上给林茜檀添堵,也还是可以的。
  
  如若不然,林茜檀都不知道江宁娘什么时候和阴薇熟悉起来,都把人请上门吃个饭了。
  
  这不,锦荷暖了身子就道:“夫人说了呢,家里反正人少,新酒也吃不完,不如再请亲家母过来,一块儿热闹。”说是庆贺庆贺楚绛立功,可林茜檀都不知道她这么做,算是恶心她,还是恶心她的娘亲。
  
  在京城的这些人看来,东南州郡的事,应该也能很快平息。将军们立了大功劳,也应该马上就能回来了。
  
  但是他们看不到远在千里之外,他们所以为的轻轻松松的战役,却有许多凶险和杀机。
  
  十一月十二,从商路被送上京城的消息让林茜檀知道在赣州、闽州交界线上,竟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足足有好几万人的南洋蛮夷兵马,正以当地无辜百姓做人质,和朝廷兵马撕打起来。
  
  林茜檀皱眉头。锦荷在旁边看见,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
  
  “如果只是一对一的正面交锋,外人终究是外人,那些南洋人没有优势。但如果绑了人质,除非想让自己遗臭万年,几位将军再怎么也有所顾忌了。”
  
  这就给钻了空子。
  
  可问题又来了,那几个夏朝零散的宗亲子弟,怎么会想起去和南洋人勾结起来?!好笑的是,他们妄图利用南洋人恢复大夏,南洋人也在利用他们。听说那什么郡王的五世孙,还是被南洋人背叛了,这才困守孤城。
  
  她不太放心,于是调动了自己最大的资源,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书信送去南边,问一问楚绛是个什么打算。她和楚绛已经是夫妻,没道理她这些底牌还有必要连他也瞒着,她准备摊牌。
  
  说不定,对方知道她手上有这些,还能因此转变想法,认可了她。她眼看着别人纷纷抢占先机,去朝中做女官,从低处学起,她有些不甘心。但如今正被楚绛限制着。
  
  只是,南洋人有备而来,楚绛还能按照原有的计划,在年底之前回来吗。
  
  朝廷的驿站自然不会比林茜檀的要差,同一时间,朝廷也听说了南边州郡生出的变故。
  
  林茜檀不担心朝中会有人在这种事情上拖后腿。大商朝的臣子们,都是忠君爱国的。别人姑且不说,光是林茜檀所熟悉的一人,便是如此。
  
  丞相府中,那人就正与下属吩咐:“协助几位将军、楚督军,务必将那些南洋人全部歼灭在闽州境内,绝不叫他们前进一步。”
  
  底下便有一个跪着的人立刻答应了一声,随即去了。
  
  林茜檀知道,阴韧这人,性情乖戾,眼中没有多少珍爱他人、尊重他人的念头,心中更没有亲情。却有一个逆鳞之处,中原神圣之地,绝不是那些蛮夷可以得寸进尺的。
  
  尤其南洋人金发碧眼,非我族类,阴韧是一向不喜。只不过大商建立初年,先帝燕坚考虑到天下臣民百废待兴,外邦人带来商品互通有无也不是坏事,这才不曾下令禁海。
  
  这些事情,自有阴韧等人去操心。
  
  林茜檀仔细想想,仍然觉得不太放心,干脆叫林青松带上几十号走南闯北的好手,亲自去一趟。林青松为人机灵,又有本事,还跟周逸学了一点防身功夫,足够应付。
  
  林青松收到命令就打算出发,林茜檀并不意外田小香会把林青松给叫住,让他多留一晚。她亲自帮他收拾几样路上用得上的,又连夜做了几样可以长期存放的糕点,细细交代:“想吃的时候,拿热水熏一熏,也就软了。”
  
  林青松平时机灵,在田小香面前却傻得像一根木头,满口“谢谢香姐姐”的话,直叫得田小香无奈。田小香到楚家跟林茜檀汇报商铺经营情况,忍不住跟林茜檀抱怨起来。
  
  林茜檀笑:“他这会儿差不多走到城门了吧?你也是奇怪,不去送他,怎么反而来见我。”
  
  林茜檀调侃着,田小香忍不住红了脸。
  
  又不甘心被戳破心事似的:“还不是老板你,大冷的天让他出门办事……”她也会心疼。
  
  林茜檀笑得更欢快了。
  
  田小香胆子大,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寡妇,勇于在这世道之下,顶着旁人异样的目光,主动追求喜欢的男人。更别说林青松其实不仅条件没她好,还是个街上乞丐的出身。
  
  林茜檀笑话归笑话,有些话还是忍不住要说:“青松那个性子,恐怕在报答完我的恩情之前,大概都不会去想自己的事,你如果喜欢他,还是最好挑明了说,比较好。”省得以后林青松发达了,看上他的姑娘也就多了。到时候,可是难了。
  
  林青松现在再怎么,也好歹被林茜檀塞去了军中,有一点小小职位。她要把他弄去南边,还得费一番工夫跟上司请假。这小子,以后早晚有前程的,现在正是投资的好时候。
  
  田小香何尝不知道这么一个道理,只是她平时像个女强人一样争强好胜,但碰到感情的事,她不能不犯怂。转念想想林茜檀说的话,还真的是有些不痛快。林青松那个傻子,谁是他姐姐啊,她可没有弟弟。
  
  送走田小香,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田小香用过的茶杯里还在那儿冒着白烟,林茜檀不知不觉看得出了神。有人在,陪她东拉西扯的,倒是还好,不至于东想西想。可一没人说话,她就忍不住想起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已经成过一次亲的她,应该早就明白,男女之间的感情也未必就要看对了眼,婚后慢慢萌生感情的,不是没有。
  
  甚至于这么一想,就连她记忆里狂风暴雨中那个即使在黑夜里眼睛也透亮如黑宝石的少年,也变得暗淡模糊了一些。
  
  抚摸着明显滚圆的肚子,林茜檀越发盼望孩子的父亲快些回来见证孩子出生了。
  
  虽然那一丝应该是属于好感的感情还十分朦胧,一点风雨就湮灭了。
  
  *
  
  南地和北地不同,又湿又冷,收到京城之中寄来的家书的时候,楚绛正冷得拿了斗篷穿起来。
  
  随行的楚家小厮欢欢喜喜地将林茜檀的书信双手捧着拿进来。楚绛本来要出去查看营地情况,因为收到书信,脚上忍不住就停顿了下来,将公事姑且丢开。
  
  “快拿来。”说着,已经迫不及待上前,去把书信抢过来了。
  
  林茜檀写信的时候,还是十一月初,楚绛收到书信的时候,都已经是快到了十一月底。
  
  受朝廷指示,他们这边南下的几支兵马已经合流,并和闽州境内的南洋人打了好几场。
  
  虽说胜多负少,但也损失惨重。无辜百姓被当了盾牌,他们打起来也吃力数倍。
  
  这会儿,他本来是要出去看一看军备准备得如何,准备打下一场仗的。之前军备损耗不少。
  
  拆开书信,家里的那一股温暖气息似乎都迎面而来,一连数日之内都不曾开怀笑过的脸上,一下子就绽放开了笑容。林茜檀用的还是用过之后必定留香的雪盈纸,他凑上去闻了闻,上头似乎还有一小点梅花糕的味道。
  
  小厮见他专心阅读信件,便聪明地退了出去。楚绛将书信从上到下通读了一遍,才正要把信纸放下。
  
  王元昭进来得巧,楚绛看见他来,连忙收了笑容,将信纸折叠了,收了起来。不过王元昭眼力不错,一眼就已经看见楚绛脸上的笑容了。
  
  自然也就清楚楚绛手上的那一封书信,是谁给寄来的。
  
  刚好,他也收到了一封。
  
  楚绛朝着王元昭看去,很快便也看到对方手上也跟他似的,拿着一封书信,王元昭不会无缘无故过来,两人这次共事了一段日子,合作还算愉快,楚绛猜想他这会儿过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和他商量。
  
  “探子回报说,南方四岛上,像是有一些动静。”楚绛这才看到王元昭手里另一样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