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问君姝 > 第184章 海战

第184章 海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南海域一战,战况激烈,消息送到京城,京城中人没有不吃惊的。
  
  没谁说得清南洋人什么时候竟然集结了那么多兵马登入岸上。这已经是奇怪的事……
  
  与外邦通商,互通有无虽然重要。但已经有大臣上书提议,朝廷应该增设口岸,仔细排查,以免再酿成今日之祸事!
  
  原本以为这事没那么容易结束,朝堂上的老相公们为了它,争执得可是十分欢快。
  
  随即又传开了新的消息。不过,这一回却是好事。王、楚等人在东南海域上痛击蛮人,取得大胜的事无疑是让大臣们更加惊讶的。
  
  这一前一后的大转折,立刻又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新闻。林茜檀命人随即跟进,在田小香的操作下,带着传奇色彩的故事立刻就在各大茶楼酒馆被宣传开。故事中的那位“王将军”无疑是帝京少女最近闺阁聚会必定会提起的那么一个人。
  
  自然,林茜檀也没忘记夹带私货。她的夫君楚绛,也俨然成了古时诸葛孔明那样的厉害人物。
  
  中原人的足迹第一次大规模地登上南方四岛以南的土地,虽说不曾贸然深入,但确实是一个极大的突破了。南洋距离中原陆地足足百里之外,目之所及的火红色珊瑚土,也是第一次显现在人们面前。
  
  天隆帝龙颜大悦,当即就赐下旨意嘉奖,但凡是有参与南方四岛这一仗的人,都升了职位,得到金钱,更甚至抱得美人归。
  
  林氏商行进献的那一张地图,也在京中掀起议论。银屏楼的掌柜便告诉林茜檀说,进店的客人十个有六七个说起了林氏商行……
  
  天隆帝点名要那张地图,于是那图也被王元昭快马护送着先进京中,大军还朝还在后面,那张地图就已经躺在天隆帝御桌之上了。
  
  天隆帝啧啧称奇地看着那一份描述十分详尽的地图,心中升起野心和欲望,若是能彻底平了南方四岛,将这从夏帝手里弄丢出去的土地也给收回来……
  
  偌大的御书房中,暖烟缭绕。窗门紧闭,罗纱遮掩中,一抹明黄色的身影躬着半身在看了好一会儿的地图之后,才站了起来,想起要吃药。
  
  坐在他膝盖腿上的女人当然也站了起来,却并不敢当着皇帝的面整理被弄褶皱的衣裳。
  
  他身后,便有一个老太监,闻声立刻将一碗热乎乎的汤水端了上来,他捧起来就倒进口中。
  
  苦涩的汤水从他咽喉过去进去他的胃里,不一会儿,他的肚子里就都是饱胀的感觉。这是太医配来缓解他身上某种药力的汤药。
  
  刚刚因为阅读海图而升起的壮志豪情,在这碗汤水下去之后,也变得暗淡了许多。
  
  大臣们早就在猜测他的身体状况,但是他争强好胜,不乐意让人看出他的弱处。所以只用汤药偷偷维持。然而实际上,在北地大营之中,他就已经中招了。
  
  一群无能庸医,偏偏还消除不了他身上的毒性。这东西,发作起来,他欲心难忍,只有用汤药稍微镇一镇,或是……等丞相府里进献……
  
  再想到提供这饮鸩止渴东西的人,天隆帝眼中喷出怒火,但又没有发作出来。
  
  也不知道,他派出四下寻找名医为他解毒的那些人,现在都到了哪里了。
  
  林茜檀并不意外皇帝会试图挣脱控制,而实际上,天隆帝派人出去做了什么,林茜檀不说了若指掌,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一点的。
  
  而阴韧所用的成瘾药物,林茜檀在摸清南方四岛地理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眉目。乌片虽然稀有,但也并不是无药可以解的。
  
  只不过林茜檀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给予天隆帝什么帮助罢了。
  
  这两年来,天底下形势早就不是天隆帝掌控之内,面对风起云涌的民间兵情,朝廷也只有使劲儿把它们摁下去的。
  
  这些事,天隆帝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想承认他犯了急功近利的过错。他越是证明自己比皇兄优秀,就越是……
  
  如今,大运河上日渐繁荣,往来的客商就算在路上并不那么太平的时候,也不曾中断过。分明盛世就在眼前,却急转直下……
  
  他不甘心。
  
  旋即,药碗被砸了下去,摔在厚重的地毯上,闷闷地四分五裂了开。
  
  大运河花费的人力物力究竟是多少……那记录账目的本子现在可是就躺在御书房百宝阁上的抽屉里。
  
  “拟旨。”天隆帝出声,呼唤笔墨太监,他要给即将抵京的将士们多论功行赏……
  
  *
  
  林茜檀这会儿关心的,可不是什么论功行赏,而是楚绛的伤势。
  
  海上一战,双方都死伤无数,死了的那些倒是一了百了,自有人按照程序或是埋葬或是立一个衣冠冢的。受伤的人,却还要疗伤。
  
  由此,大军在闽州境内,是做了一两天休整的。
  
  能用药物弄好的,那都是小伤,但林茜檀听说楚绛受的伤,不算轻。
  
  事情经过,林茜檀也是从她家管事的嘴巴里听来。只知道当日混战之中,楚绛曾经一度和敌方几个武功高强的死士纠缠着从甲板上掉下水里。
  
  楚绛并不擅长水性,也只是会游泳而已。王元昭当时看见就暗叫不好,跳下去助楚绛一臂之力。可中间有些距离,又有那么几个贼寇时不时过来挡路,到他潜入水底,把楚绛拉拔上来的时候,楚绛身上已经被捅了好几处口子了。
  
  那滴滴答答的血,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流出来。
  
  具体的,管事说不清,问王元昭……王元昭同样也不知道。
  
  王元昭是真的不知道。
  
  他们的大军已经在返回京城的路上,那些受伤的人,或是被留在闽州当地暂时耽搁着,或是将就着用车子拉载,一边走,一边治疗。
  
  楚绛就属于后者。
  
  但楚绛从受伤起,就不让郎中以外的任何人近身,王元昭心里虽然古怪,但也不愿过多干涉。
  
  他听说,的确有些世家子弟和女子一样,十分在意自己的身体被人看见。楚绛或许就是这一类人。两人这一趟出来,也算是同僚。平日军中无事时,大家也会脱了上衣玩摔跤,每每那时,楚绛就把自己包得像是个粽子……
  
  不过,人活着就行。不管是什么伤,到底年纪轻,怎么也能愈合的。
  
  “咱们还有多久的日子到京城?”王元昭捉了身边一个骑马随行的问了一句。
  
  那人随即应了一句什么,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分明就是揶揄。
  
  王元昭一路上不知道问了多少次这样的问题了,只有他自己没发现。
  
  大家都知道他和新婚妻子魏氏从结婚以来聚少离多的,都当他是归心似箭回去见妻子。王元昭有些心虚,也不解释。
  
  尤其楚绛的马车,就在他身后“咯吱咯吱”地滚动着。
  
  王元昭故意咳嗽了一声,借此掩饰。又装模作样想到前几日那情况着实凶险,他庆幸自己动作够快,不然要是楚绛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和她交代。
  
  她如今,肚皮有五个月了吧?
  
  毕竟都是书信来往,王元昭也弄不清楚挺着大肚皮的林茜檀,会是什么样子。
  
  再看看眼前天色,像是又有些黑,他便吩咐人准备扎营歇息……
  
  楚绛揭开车帘,脸色仍然有些苍白,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他看了一眼王元昭,眼皮一闭一睁,露出不甘的神色来。
  
  *
  
  楚绛受伤的事,林茜檀瞒着没让家里知道。楚渐倒是有他自己渠道,稍微知道一些。儿子立了大功,做母亲的,江宁娘自然是最开心的。
  
  她的底气来源,就是儿子。
  
  楚绛归期虽然一再拖拉,她也不介意。
  
  家里正是年关筹备新年的时候,喜庆喜庆的,江宁娘心情也好了许多。林茜檀都觉得,她的婆婆现今十分地好说话。
  
  她表面上要应付着婆婆,一边处理里里外外的琐事,又要注意自己肚子里的那一个,还要抽空留意楚绛那里是个什么情况。
  
  再加上年关期间那些大大小小的聚会,林茜檀这个孕妇,比江宁娘这个无所事事的,忙多了。
  
  最后也是楚渐实在看不下去,说了几句,她才收敛。也是因为她把事情接手过去,林茜檀这才清闲一些。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林茜檀想着清闲一些,有些人想忙还没得忙。
  
  王楚两家就在隔壁,魏嘉音婚后又很少和其他的人来往,过来楚家这边其实也很方便。
  
  她无不羡慕地对林茜檀说:“我如今可要闲出毛病来了。”
  
  她看不上张颖如,张颖如同样也不怎么看得上她。有什么事,张颖如要叫也是叫大儿媳帮忙,从不叫她。
  
  林茜檀的肚皮越来越大,魏嘉音反而因为这样,和她关系越来越恢复如初。对她来说,或许林茜檀那越来越大的肚皮就象征着什么,让她很有安全感。
  
  想到自己的丈夫也即将归来,魏嘉音又怎么能不高兴。
  
  林茜檀笑说:“真是闹不懂你们这些人,怎么就那么喜欢掌家。”
  
  说是这么说,林茜檀也知道,掌家意味着一个女人在家族财物的分配上持有主动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