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问君姝 > 第186章 茅

第186章 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嘉音脸上的失望之色也许太过明显,王元昭有些于心不忍,终究还是点头答应了她。心想,不过是看个灯会。自己本就筹谋大事而没有告诉给她,再怎么说也是名义上的妻子!
  
  以前骄傲的魏家小姐面对自己的丈夫,现在是没有一丝多余的高高在上,魏嘉音回忆起自己出嫁之前母亲告诉自己的那些话,现在是深以为然。
  
  当时魏夫人就说“这个年轻人并非池中之物,你看人不能短视!”
  
  王元昭吃人嘴软,搁下碗筷,像是转移话题似的,道:“这是你亲手做的吧?味道极好!”
  
  事情既然说定了,一些闲杂的琐事,自然便由魏嘉音去安排去了。他们和晏国公府貌合神离,实际上“各睡各的”,出去玩这样的事,只考虑自己就好!
  
  到了元宵这日,街上热热闹闹,家家户户用了节庆必吃的食物,等时辰差不多的时候,或者是关起门来自个儿闹腾,或是去走亲访友,或者是到街上走走停停地游玩。
  
  魏嘉音让人收拾了几样路上使用的物品,在例行公事参加过王氏家宴之后,王元昭和魏嘉音一起,出了门。张颖如要回张家看看,儿女们反倒因此自由。
  
  刚开年,张鲁元就在惊惧之中撒手人寰,天隆帝正好缺个出气筒,张家被夺了爵了,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郑国公府了。
  
  隔壁的楚家正好也有一些动静。王元昭在门口碰上了同样是出门看灯会的楚家一家人,和他们不同,楚家人口少,是一家子的人都出门。
  
  魏嘉音露出羡慕的神色。做姑娘的时候她和家里人也是这么亲密,不像现在,孤零零在王家,王家的那些妯娌,都不理她。
  
  楚家人邀请他们一起。
  
  王元昭看上去很是尊重楚渐,随即安排了一下,骑着马和楚渐父子并行。
  
  魏嘉音自然和林茜檀她们坐到了一处,舍弃了她原本的那一辆马车。江宁娘频频和魏嘉音搭话,魏嘉音人在屋檐下,于情于理都不好不搭理。
  
  由于车子上有孕妇的缘故,车子开得十分得慢,一路上欣赏街景倒是十分有趣。楚绛时不时低头和车子内部说一说话,时而问一问自己的母亲、妻子、表妹都需要什么。
  
  一如过去那样温柔。
  
  江芷悦面色娇艳,欲语还休的。楚绛最近经常穿红衣,她今日便也穿了红衣,锦荷便暗叹,主子不听她的劝,非要穿个湘妃色的里外搭配,好看是也好看,可给那么一对比,怎么看着跟个外人似的。
  
  楚绛心里同样正在不快着,王元昭虽然穿的和林茜檀不是同一个色系,但同样偏淡。
  
  要不是还有个魏嘉音在……
  
  林茜檀觉得,楚绛的心情并不算好。是外面五光十色的灯火,晕染了他。
  
  又或是,他心里的那些不肯说的烦恼,已经被他慢慢地淡化掉了。
  
  因为肚子里有一个孩子的缘故,林茜檀的身形变胖了很多。比起本来略显得清瘦,现在的她,反而很有一种杨玉环似的美感。
  
  楚绛垂下眼眸。
  
  女大十八变,妻子越来越漂亮了。
  
  父亲的声音是时候地响起在他耳边,楚渐看见路边有一个摊子,摊子上面正在出售形态各异的插花,那些插花样式新颖,他便起了心思,暗示儿子去买给儿媳。
  
  “你看,那边那摊位上的东西,好不好看?”楚渐笑道。
  
  江宁娘听见这话,心头扑通,同样的话,二十年前她和楚渐初婚那会儿,听过。
  
  楚绛笑着点头,随即就过去,买了几样带回来,送给了妻子和表妹。
  
  王元昭去的,则是另外一家。
  
  他看了看时不时走神的楚绛一眼,心里奇怪。他印象中的楚绛做事细心,对待身边的人更加是这样,像是出门在外给妻女妹妹买小玩意这样的事情,以前的他根本不用人去提醒的。
  
  街道上人流众多,一辆容纳了好几人的大马车在人流里艰难地行走。两个一般无二出色的男子并并驾齐驱,吸引了不知凡几女子的目光。
  
  大约到了街上开始有游街的庙会的时候,大伙儿商量了商量,选了一处地方坐下来,从二楼看下去,去看街道上面的行人景色。
  
  活动热闹,有人舞狮子,有人踩高跷,红带迎风飘扬,花香四处洋溢,形形色色的杂耍艺人表演着各自的节目,底下人挤人的,上面的包厢一片安静。
  
  楚渐拉了江宁娘一起,去了包厢里的一个小隔间,说是把空间留给年轻人。江宁娘求之不得,哪怕知道丈夫只是为了给儿子和儿媳腾空间,她也愿意配合。
  
  另外一边的空间里,五个年轻人则是分了两拨,并不如楚渐期望,楚绛并没有去和林茜檀凑了一对。
  
  王元昭和楚绛像是事先约好了一样,都对这元宵节的热闹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包厢里有棋,两人继续上次棋局,楚绛思路明显紊乱,全没有对得上他平时在京里棋神的名声。
  
  王元昭便刻意放水。可即使如此,棋盘之上仍然睥睨纵横,杀气四溢。
  
  相比之下,另外一边的几个,则是几乎都在看底下的热闹了。
  
  下面的节目很精彩,江芷悦看得目不转睛的,林茜檀和魏嘉音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郑国公府没了,取而代之崛起的陆家,像一只横空出世的猛兽一样,将张家以往在朝廷各处的职位吞噬了过去。
  
  陆家寻找失落嫡女的事,便也传扬了开来。有人看陆家如今的夫人居然是阴韧的妹妹,不免加倍奉承讨好。依林茜檀说,商人将就奇货可居,聘人老珠黄又落魄的阴氏为妻,不可谓不是一笔划算的投资。
  
  林茜檀坐着不动,不知不觉就喝多了汤水,身上来了尿意,叫了丫头们扶着她去净室。
  
  楚绛看了一眼,心想着反正也就是这么几步路的工夫,身边服侍的人也足够多,便也放心。
  
  “你便在这帮我看着。”
  
  魏嘉音道:“看把你憋的,这些节目年年有,怎么就稀罕了。”
  
  林茜檀在锦荷等人的服侍下踩出门去,去的时候倒是没出什么事,只是回来的路上,碰上了一点点小小的麻烦。
  
  她确实没有想过,京城这么大,人这么多,会这么巧合地在这里碰上四皇子。
  
  四皇子本来是约了一群大舅子小舅子的,在这里聚会。尽管,他也不全部知道哪个人的姐妹是他后院里的哪一个!
  
  他虽然那方面有些不行,但不妨碍他利用后院的女人拉拢各家。
  
  眼看着老二、老五各自高歌猛进的,他哪里能够坐得住。
  
  他也没有料想到,不过是出来上个茅房也能碰上仇人。
  
  林茜檀无疑是他的仇人没错。他不过是想和她春风一度,都还没摸上一下,结果她那一脚,让他几乎从此生不出儿子来。亏得他如今日日辛勤,在她的妹妹身上结出了果子!
  
  林茜檀看到他,眉头一皱,暗叫不好。这大庭广众的,四皇子虽然不至于明目张胆做些什么,但要找茬也不是不能。
  
  “这不是楚少夫人!”四皇子率先出声,有些阴阳怪气的。
  
  那天晚上的事,对于四皇子自己也是个奇耻大辱,不好明着说出来的。他现在碍于身份,同样不会说出什么有损身价的话。
  
  林茜檀却被他拦住了路,有那么一会儿没有回得去。
  
  霁月看着主子眼前不太可能有什么危险,便回转了身子,绕了个路,翻身回到了包厢里,犹豫了一下,在王元昭这个旧主和楚绛这个姑爷中间二选一,趴到楚绛身边,将这事说了说。
  
  但她说话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太小,坐在楚绛面前的那一个距离,还是听得到的。有些事情,楚绛不清楚,王元昭却是知道。话说回来四皇子“养病”那会儿,他还恶趣味地去爬过墙头,欣赏过四皇子是怎么请医用药的。
  
  楚绛虽然并不清楚这其中事情经过,不过还是站了起来。林茜檀毕竟是“内”宅女眷,四皇子再怎么说也是外男,就那么站在走廊上说话,也不合适。
  
  王元昭下意识动了动膝盖腿,忍了忍,总算没有起身来,看着楚绛走远了,叹了口气。自己喜欢的人碰到麻烦,自己连光明正大站出去替她出头也办不到。
  
  他没注意魏嘉音正在看他。
  
  慢慢褪去了少年气质的人,将自己眉宇间本来的锋芒一点一点露了出来。他分明就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手上拿着一枚白子似乎是在垂首思考棋路,也不能说是多么正经的坐姿,却让魏嘉音不禁生出一些仰望的感觉。
  
  *
  
  另外一边,楚绛已经快步走了出去,摸索着去了霁月所说的位置。四皇子果然还将林茜檀堵在那儿,林茜檀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敢硬闯。又不希望自己和对方有身体上的接触。
  
  楚绛来,四皇子再没有不放人的理由,这人嘴巴欠抽,临分别之前,还要留下一句话来暗示林茜檀和他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似的。
  
  林茜檀注意到,楚绛的身子明显有那么一瞬的僵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