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闻录帝殒 > 第五章 御天梯

第五章 御天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不知道主上看上你什么,嘿嘿。”一名蓝白服饰的青年男子将天赐放在一棵大树下靠着,看着这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蛮族少年。
  “天赐!”一名妇人看到了这一幕,呼喊道。顿时龚老也过来了,看见眼前这名蓝白服饰的青年男子,也不敢说话。他知道,这肯定是与天赐有关的某位大能或者是某位天尊派下的弟子门人。
  “前辈,天赐我们照顾的很好,请问前辈此行是来?”龚老深深一鞠躬,虽然他已经将近百岁,但他知道眼前这名青年男子不知道度过了多少漫长的岁月,不知多深修为,理应尊敬。
  “我不希望今天的事,他知道。”蓝白男子冷冷地说道。言罢,便往天赐脑海中传输着一行行金色符文。金色的光芒照耀着天赐好似一尊佛童,待金色符文传输完毕,云层拨开照下一道金光,金光似有浮力,天赐被凌空飘起,沐浴着金光祥瑞。旁边的蓝白服饰男子似乎对此见怪不怪,龚老与围观的塔寨部落的成员已经惊呆了,这是上天都要动容发出祝福的显现,传闻最起码要在大罗金仙层次的人物上才得以显现,如今竟然因为传输了一道符文而让天赐得到如此升华,大世家的底蕴的确深不可测。
  “龚老,天赐这是要变成神仙了吗?”一名少年问道,他从未见过如此场景。
  没等龚老回答,那蓝白服饰的男子不禁好笑起来:“神仙?呵呵呵,你们所说的神仙是天仙还是金仙?真是蛮荒之人。在我脉传承中,天尊之下是不可称之为我脉之人的,神仙算什么?”
  天尊之下不可报家门,哪怕是禁地传人也不敢这么说吧。没听闻哪个世家有这样大的口气。龚老倒吸一口冷气,听这面前的这位蓝白龙纹服饰的男子,俨然是一名天尊。看模样,似乎不会过万年,正值壮年,如此年轻的天尊,竟然会与他们这蛮荒部落有关联!龚老此刻深深觉得自己之前是井蛙观天,无法想象这是个什么传承。
  约莫过了十分钟,金光收回天空,祥瑞散去,天赐缓缓落地呈现盘坐姿势。
  “结束了。”蓝白服饰的男子回首看了一眼龚老等人,龚老立刻深深一鞠,蓝白服饰的男子并未多说什么,化作一道蓝光瞬间消失。
  傍晚,落日时分。
  “头怎么那么晕。”天赐醒来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回想起来,脑海中顿时浮现一篇文字:
  御天梯,行技,为御天大帝所创御天六技之一。用于急行追击,翻天越府,练到极致可跨越一切障碍,急行无极,一步踏出可跨越星河,横穿时空隧道。
  “什么呀,这么能吹,御天大帝,从没听过,要驾驭上天之上的名号,还跨越时空隧道。哪怕是封神演义中的鸿蒙老祖也好像没提到过这一点,从未听闻过有人敢说跨越时空的,那岂不是无所不能,世间无敌?多半是吹得。”天赐对此极为不信,星辰倒是或许有人做得到,毕竟自己就是跨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来的,但越过时间长河,无视时空法则,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天赐直接认定是这个从未听闻的御天大帝在吹嘘自己的厉害之处,毕竟也无人会去质疑一个大帝。只不过为什么这个功法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天赐对此倒是不解,莫不是来到这哥世界,被当做个上天宠儿,天降功法?不过,按照常理而言,大帝的功法想必不会差到哪里去,先练着再说呗。天赐这么打算着。
  晚宴开始,由于白天四大部落跟着虎族长扫荡了豺狼部落所获得战利品多的异常,四大部落也很自觉地帮塔寨部落带回了一份,晚宴可谓是庆功宴,十分丰富。
  晚宴上,天赐耐不住好奇,询问龚老:“龚爷爷,你可知道御天大帝是什么人?”
  “御天大帝?”龚老听到这个名字显得有些陌生。“未曾听闻。或许是我们这蛮荒部落太过落后,消息不通。不过既然敢称帝,定然是十分了不得的人物,或许是禁地的人物,不为外界所知。”
  “嗯......或许是他自吹自擂呢?”天赐初生牛犊不畏虎,口无遮拦。吓得龚老一下捂住他的嘴巴。
  “噤声!”龚老被这小子吓了一跳,“人皇帝君的威能,哪怕隔着亿万里,只要稍有不敬,便会被感知到。曾有世家弟子亵渎三皇五帝之中的尧帝,结果被尧帝门人出手灭了族中所有青年才俊,纵然是万古长存的大世家,也不敢随便对哪位人皇天帝不敬。你小子,差点要为我们寨子带来灾难啊。”龚老无奈了,天赐的身世扑朔迷离,捉摸不清,就敢对一位大帝如此不敬,在他的印象中,哪怕是另一位帝者的传人也不会对其他帝君有多冒昧。何况这位大帝号称御天,显然不是一般的封号,万一是个狠茬子,或是门人有所不满,只需一个念头便可灭了他们这小小的蛮族部落,岂能不怕。
  听着龚老严肃的话语,天赐也似乎意识到了人皇天帝的威能恐怖,不敢再有冒昧,只是想着脑海中的功法,还是左思右想不明白。莫不是这是一位上古魔神被镇压后,上天选他做了传人?
  “轰!”晴空劈下一道天雷,震碎了天赐附近的一张空桌子。
  “帝君息怒!”龚老立刻令全族人员跪下,祭拜苍天,“小孩子不懂事,我必严加管教!”
  天赐也被吓到,这么灵!不会真是一个大魔头的传承吧!
  “轰!轰!轰!”接连三道天雷炸下,围着天赐一圈炸出三个小圆坑但又不损天赐一丝毫毛,显然控制手法极佳。龚老看着天赐出神,顿时明白是这小子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不敬的话语,没说出来。赶紧拉着他跪下。
  “御天大帝,塔寨部落全族为天赐的冒犯向您叩首了!”随后拉着天赐一起连续叩拜了九下才算完。
  这一夜,天赐终究对帝君有了新的认识。远隔天界,心生不敬,便有感应,书中可从未写到过这点。天赐也终究相信了这个御天大帝的名号是真的。回到房中,回想着脑海中的功法。
  “御天梯,希望你真有介绍的那么神。”天赐开始尽心练习,虽然已是半夜,但经过这晚宴期间的四道天雷,他倒是有些兴奋的睡不着。甚至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上天选定的主角,要给他来到这新奇的世界不一样的地位。说不定自己也能成为大帝,名垂千古,那是不是也能写进九年义务教育的书籍?天赐浮想连篇。跑到院中,仔细翻阅着御天梯。
  一晃三个月过去。
  “天赐,慢点!”力叔带着一群小朋友,竟被跑在最前面的天赐落在后边,宗师级别的人物被一名六岁的孩童落下,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是力叔你们应当快点才对。”天赐回头一笑,练习着御天梯的确有效,无论翻山越岭,横跨激流,似乎都不在那么艰难。只是区区三个月的练习,天赐单就速度这一方面已经可以碾压宗师了。哪怕有时候他跑的太快,遇到了妖兽也能轻易躲开,哪怕是妖兽也想像不到这六岁的孩童竟能轻易避开它们的攻击。不仅如此,修炼御天梯三个月而已,天赐的身体强度得到了进一步锻造,如今已经堪比成人炼体三阶左右,无论是力量还是技巧,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虽说与之前龚老给他额外的药草补助有些许关联,但毕竟不是主要,也可见大帝技,的确不同凡响。
  迅速采完药草,力叔他们还没到,天赐有些无聊的坐在崖边,一只不易发现的石磷甲虫正在盯着天赐。这是一只二级妖兽,相当于人类的筑基阶段,一般来说,炼体阶段的人类不会轻易招惹二级妖兽,哪怕是筑基境界的普通战士也很难拿下同级别妖兽。但天赐修行御天梯三个月,平日里不乏与族中筑基的叔伯们缠斗,也毫不落下风,看见这只妖兽顿时心起战意。同样的,石磷甲虫看见天赐也心生捕猎之心,六七岁的孩童,对于妖兽来说是难得的美味,吃起来一定很嫩,只是平常少有这种年纪的孩童一个人跑在外面,难以得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