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闻录帝殒 > 第八章 银色金丹

第八章 银色金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要死!文韬!不要死!”
  一个声音在天赐脑海中回想,他几乎快忘了那个名字。地球的名字,六年了,已经变得那么久远。天赐惊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左腿已经骨折,浑身都是血痕,躺在一条藤蔓之上,
  “霸王食神花的藤蔓!”天赐仔细看清了藤蔓的模样,打量四周一片漆黑,似乎是在地下,周围还有数条藤蔓,参差不齐。天赐想起身,一股剧痛袭将而来。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背部被霸王食神花的藤蔓的刺深深地扎了进去。
  “刺扎着我,所以我才来了这儿。”天赐推断着,“霸王食神花是从地底下突然出来的,难道上面已经结束战斗了?我现在在地底!”天赐心头生起恐惧感,如果真的在地底,那还怎么出去。等他出去,外界的人恐怕已经撤离禁区了吧。
  天赐缓缓起身,慢慢地将背部向上挪动,废了接近一刻钟的时间,才将背部从花刺上拔了下来。拔出的一瞬间,顿时血流不止,天赐咬了咬牙,面目狰狞,这股剧痛实在是太难忍受了。天赐撕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做了简单的包扎后,开始起身。
  “啊~”天赐疼得几乎叫不出声,他忘了自己的左腿已经骨折了,不能行走。天赐翻来覆去挑了个姿势,扶着墙壁单脚跳跃,开始观察四周的地形。
  “太痛了吧......”天赐走走停停,鲜血因为运动仍然不停地在流着。就这样走了约莫半个钟头,天赐才发现,周围都是石壁,一眼望不到尽头,就这么走,恐怕找到出口都已经流血休克了。他缓缓地坐了下来,痛苦地哼了一声。虽说走了这么久,但也不是白走,最起码,他看到了一条小溪流了下来,他望了望小溪,心想:有水肯定室友出口。
  “这是地下水吧,应该是干净的吧。”天赐暗自嘀咕。缓缓爬了过去,用手舀了一口。
  “好凉!”说也奇怪,天赐喝了这水竟然感觉神清气爽,赶紧又喝了两口。随后,感觉到五脏六腑都收到了一股冲刷。天赐顾不得慢慢体会,直接整个人爬了下去,小溪根本不深,这里的深度只是刚刚漫过脚脖子。天赐撕下衣服上的一条布,将它浸湿,小心翼翼地擦拭伤口,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这是,神水?”天赐又惊又喜,擦得更加迅速,甚至连左腿的骨折在经过浸泡后竟然也在痊愈。更为奇怪的是,血水流到小溪里,竟然丝毫不能让小溪变色,依旧是清澈如故。
  天赐开心坏了,沿着小溪源头走过去,水越来越深,越来越宽,约莫走了三四公里的路,水已经漫到天赐的腰那么深了。天赐在一个拐角处探头出去顿时被吓了一跳。
  他看到了什么.......
  “霸王食神花!”天赐不敢出声,但还是低声开了口。只见霸王食神花拿数千米的身躯蜷缩在一起瘫在石壁上上方是一道结界,泛起淡淡光芒,阻碍上方的沙土流下来。中间是一个大水潭,正是小溪的源头,而水潭来源处有着另一道小溪,不,与其说是小溪不如说是一道小河,看水势方向,似乎是由那道小河流下来的水形成了水潭,而流到他身边的小溪只是这个水潭的一道缺口。
  “这到底是什么水,霸王食神花为什么会在这里。”天赐疑惑了,望着水潭另一面的来源小河,又看了看霸王食神花。似乎,霸王食神花是在看守这个水潭,或者说,这个水潭是它的私有物品。
  天赐知道,但凡天材地宝附近一般都会有凶兽掌控领地。那凭借这霸王食神花的实力,为什么不去源头占领这股水源,而是在这守着一个水潭,就很奇怪了。
  霸王食神花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天赐,天赐为自己打了打气。游到了水潭里喝了一口水发现与小溪的水是一模一样的,又游到那条水潭的来源小河处喝了一口,并无异常。
  “不是这个水潭的作用,水都是一样的。”天赐偷偷摸摸爬上岸,靠着石壁琢磨,最终推出一个大胆的猜想:霸王食神花的实力不足以让它有资格享受这股神水的源头,所以它只能守在这个水潭旁边。这方圆不足一里的水潭对于天赐而言的确是很大了,但对于霸王食神花而言显然是极小的,即便如此,霸王食神花也不去占据神水的源头,那个源头究竟是有多么可怕的东西让这妖界至尊都不敢染指。天赐不敢再猜,他觉得自己极有可能猜错了方向,至尊怎么可能有怕的东西,想想都是天方夜谭。
  接下去的几天,天赐每天都喝着神水,闲暇之余就盯着霸王食神花看,倒也是无聊。只不过神奇的是,一连这么多天,似乎只要喝这个神水,他就不会感到饥饿,甚至精力充沛到极致,身手也远远比之前要灵活许多。霸王食神花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跟个人类朝昔相伴,它并不怎么活动,只是每天都会从它那数千米大的大嘴中伸出上百根触须伸进水潭中吸水,每次吸完都要经过大半天的时间才能将水潭再次填满,而天赐也是每天在他吸水之前提前喝水,喝完便开始自己的修炼,毕竟在这石壁之中,根本没有其他事好做。
  天赐每天都在石壁上画上一道痕,以此计算这日子,虽然不见天日,但毕竟霸王食神花每日都会准时的饮水,想必相差不会过大。一晃大半年,天赐每日喝水度日,修炼却异常迅速,虽然人道修炼在这地底世界无法判定,但是光是喝着神水,天赐体内已经有了修炼仙道方才有的金丹。
  “我还没选定修炼方向,就直接给我金丹了?”天赐也是惊奇,突破到金丹期,他获得了内视的能力。看着体内那枚闪闪发光的金丹,捉摸不透。
  “莫非这神水还有提升修为的作用?”其实天赐看了金仙与大圣的战斗之后决心要修炼人道。人道大圣比之金仙强横不少,要是到了天尊一级,肯定要更加过分。虽说人道入门简单,高段位提升难,但天赐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只是,老天偏偏直接给了他一枚金丹,这......换做他人,修为提升到金丹期,恐怕要乐的不行,但天赐可不这么想。
  “算了,大不了仙道人道双修,这喝水都能喝到金丹,也不知道那些大王朝大世家为什么要选仙道。”天赐嘀咕道。这话要是让外界的人听到,恐怕要气到吐血。仙道修炼要选择一定的功法,不能如同人道一般不断磨炼自身,否则将难进一步。像天赐这种直接服用天材地宝突破的,实在太少了,况且,十二岁的金丹期修士,谁敢信?纵然是那些大王朝大世家的嫡系子弟,这种怪物也是极少。十二岁成就金丹的,几乎可以说不出意外,将来的成就最起码也是天仙,会被大世家招揽。
  “嗯?我的金丹为什么是银色的?”天赐发现了异常,开始金色慢慢褪去,他并未在意,可是如今变成了银色的金丹,这是什么情况?
  “从未有听过有人金丹是银色的呀?”天赐有些无奈,“这玩意还能褪色的?”天赐甚至怀疑是因为自己没有所谓的修炼功法,而依靠这些神水晋升到金丹不是货真价实,从而导致变成银色。
  “这地方也没有人啊,这样修炼下去说不定回像武侠小说里的走火入魔怎么办?”天赐对此倒是开始担心起来。整日的枯燥生活让他开始胡思乱想,目光四处瞟,最终定格在了霸王食神花身上。
  “它肯定知道。”天赐嘀咕道,“但怎么问它呢?”天赐开始犯愁,这大半年的相处,天赐已经对霸王食神花不那么害怕。但去请教=霸王食神花这个想法还是有些......不切实际......
  接连几天,天赐都在为这银色金丹发愁,想开口询问霸王食神花的念头也愈加强烈,甚至好几次都悄悄接近到霸王食神花面前。但是,霸王食神花似乎对这个人类孩童根本没有察觉。天赐真的好几次快忍不住想直接大喊一声,让霸王花注意到他,但最终还是被理智制止了。直到有一天。
  “霸王花尊!”一个浑身披着黑羽袍子的人影落下,伴随着一团黑雾。
  霸王食神花也动了起来,化成了人形。一个绝美的妙龄女子,穿着一身旗袍,水蛇腰纤细的得似乎可以一手握住,裸露着的胳膊上面有着一朵花儿的刺青白皙的皮肤与烈焰红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色,一双充满魅惑力的青色瞳孔闪烁着异光,个头的三点青色点缀令她充斥着一股妖族独有的气质。
  “黑鸦至尊,来我这儿何事呀?奴家都不敢大声喘气了呢~”霸王食神花扭着身子走到黑羽男子身边,环绕着他转了一圈,用手指挑逗着黑羽男子,却被黑羽男子一把抓住。
  “花尊,我家主人请你走一趟。”黑羽男子正是之前拜见过蓝白服饰男子的那名黑鸦。他嘴角勾起一缕冷笑,霸王食神花挣扎了几下,并未能松开他的手,伴随着黑鸦的一团黑雾,霸王食神花与黑鸦都同时消失。天赐躲在旁边石壁,看的一清二楚。
  “霸王食神花原来是个母的,还被人抓走了?”天赐原以为霸王食神花就是禁地中最恐怖的存在,没想到还有能把它直接擒走的狠角色。不仅如此,似乎那个黑鸦还有个让他以及霸王食神花都完全无力抵抗的主人。
  “禁地......”天赐沉默了。世界这么大,自己之前了解的仅仅只是一角。哪怕是霸王食神花这种妖族至尊,也有无力抵抗的存在,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天赐此刻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甚至就真的如同蝼蚁一般。
  “轰!”正当天赐彷徨间,霸王食神花落到了水潭里,依旧是人形美女的模样,只是嘴角已经流出了一缕鲜血。天赐此刻站在水潭中,看着掉到面前的霸王食神花,不知道该说什么。与此同时,黑鸦也出现了,一团黑雾散去,黑鸦悬浮在半空中,望着底下的天赐跟霸王食神花。
  “乖乖跟我走。”黑鸦似乎无视了天赐,直接对霸王食神花说道。
  “混蛋!”霸王食神花骂道,浑身湿透,凹凸有致。这种身材,看得天赐有些神游,竟然在那一霎忘记了自己身处两位禁地至尊的战斗旁。
  黑鸦悬浮在半空,并未继续出售,同样的霸王食神花也没出手进攻。战斗停止了约莫一分钟,黑鸦忍不住了,对着天赐冷淡地说道:“你还不走吗?人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