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闻录帝殒 > 第十八章 白金丹之威

第十八章 白金丹之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姬家,得姓姬水,源远流长。从古至今,姬家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几万万年但这么长的岁月中,姬家无一人出现异色金丹者。然而,这一世,姬家竟然收留了两名异色金丹的年轻人。无需多言,这一世的姬家年轻一辈所有人都将为这两位作绿叶。
  天赐顺利进入了半决赛,而姬无名因为道行初入元婴,根基不稳,第一轮就被刷了下去。天赐扫视下旁边的三人,除了林破风之外还有两人正是姬家曾经的元婴期第一人与第三人。至于曾经的元婴期第二人,恐怕早在第二轮淘汰中被林破风解决了。
  “姬如冥对战东方天赐,姬如哲对战林破风!十分钟后开启!”导师这样安排道。姬如冥是曾经的姬家元婴期第一人,让他对战天赐,恐怕导师们以及家主也想试试天赐的真实水平,毕竟,眼见为实。
  十分钟很快过去了,导师构建出两个结界,四人分别进入各自的结界场地。
  “请。”姬如冥一进入结界站定,便对天赐抬手道。
  “请。”天赐回应。
  “嗖!”姬如冥双手结印,头顶浮现十二把仙剑,口中念咒。天赐见状知道他必定在发动什么非同一般的招式,即刻出手。
  “震威狮吼!”天赐释放震威狮吼。这一项至尊技令姬如冥携着仙剑退后到了结界边缘,但却并未打扰到姬如冥的结印手势。天赐见状,知道不妙,这么费心思,冒险接下至尊技,只是为了结印发起一次进攻或者一次阵法。那这阵法或者招式绝对不是善茬。天赐定睛思索几秒,便果断出手,一记浮花印捏在手中,急速冲向姬如冥,一下击中姬如冥小腹,与此同时,姬如冥一下膝顶卸去了大半的浮花印力道。即便如此,姬如冥依旧被击飞到结界屏障上,但双手结印的手势并未停下。天赐犹豫了,这样趁人之危不是自己的作风。但仅仅只是犹豫了几秒,姬如冥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邪魅一笑,道:“东方天赐,对上你,我不敢留手。这是我最强的一式,你若能接下,便基本锁定胜局了。”言罢,姬如冥双手一展,十二把仙剑嗖地一下围住天赐。
  “阵法?”天赐疑惑。
  十二把仙剑瞬间围绕着天赐开始袭杀,天赐大惊,手中浮现空间戒指中的大圣级银枪,不停抵挡。但十二把仙剑的攻势似乎不会停下,持续不断,追着天赐劈斩。
  天赐一跃而起,仙剑便紧跟着飞向上空,天赐退到结界屏障附近,仙剑依旧跟着来到结界屏障附近进行绞杀,极为难缠。更何况,仙剑把把都是天仙级别的剑,被砍中不是闹着玩的,动辄伤筋动骨。
  “这是什么阵法!”天赐慌乱之中大喊。
  “这是我姬家斩杀一名剑宗大圣从神识之中夺取的剑法。也是在下掌握的最强一式,并非阵法,但也需要时间凝聚剑力。”姬如冥解释道,“纵然是林破风,要破开阵法,也是极为费力。你们同为异色金丹者,他修为高你不少,他只能勉强破开,你就说不好了。”
  “少拿我跟他比!”天赐大吼,“寒影鎏金标!”瞬间,十二发寒影鎏金标齐刷刷地突出去,袭向十二把仙剑。全部击中,但却无济于事,只是缓缓停顿了仙剑地轨迹,很快,仙剑便恢复了,继续袭杀天赐。天赐躲闪不及,顿时被其中一柄仙剑划开了衣痕。
  天赐不敢大意,面前的姬如冥已经二十几岁了,实力也已经无限接近地仙的门槛。他施展的这十二道剑法,比之先前姬相罗施展的大罗阵也不让三分,大罗阵可是天赐动用了所有底牌方才破开的,如今姬家家主在观战,天赐不敢贸然使用御天掌与御天崩。甚至,姬家号称万古不灭的大世家,凭借家主的眼光毒辣,他连御天梯都未曾动用。毕竟,一旦被认出来,匹夫无罪,怀璧有罪。几项帝技,保不齐姬家会有什么想法,还是低调些好。
  十二把仙剑在结界之中无限制地疯狂追这天赐劈斩,天赐也无可奈何,一位躲避,时不时发动震威狮吼一下震退仙剑。但无论是震威狮吼,还是浮花印,亦或者寒影鎏金标,都根本无法停止十二把仙剑的追击,能做的只是稍稍放缓一下节奏,不能从根本上结束战斗。天赐心中暗暗骂道:这姬家家主吃饱了没事干,来看元婴期的实战吗?姬无名不是都已经下场了,怎么还在啊?
  天赐不知,这姬空闻就是来看他的战斗的。但如此一来,反倒令天赐有所保留,难以全力以赴。看了许久,林破风那场早已结束了,但天赐这边依旧陷入苦战。纵然是姬空闻见了也有些意外,他可是听闻天赐在打败姬相罗地仙的时候施展的是一种奇异的掌法以及鬼魅般的行技。但如今,天赐一项都没用出来,虽然初入元婴已经能够在元婴期的班级里排在前四了,但并未有展现出碾压的阵势。他低声自语道:“这小子还不肯露底牌吗?仅靠这几招可是不可能打败地仙的。”周边的导师听到了也觉得有些诧异,至尊技的确非凡,但这几招至尊技根本不足以让金丹期的修士击败地仙。如今天赐进入元婴期了,竟然对战还处于元婴期的姬如冥还深陷苦战,这倒与传闻有所不符了。
  “怎么办,怎么办?”天赐心中默默嘀咕,“为什么姬家家主还不走?”天赐努力躲闪着十二道仙剑的袭杀。翻阅着神识里的各种宝术,“难道要在姬家家主面前使用帝技吗?不,那宁可输掉这场比赛的。”天赐暗暗打算着。
  忽然,天赐发现了神识之中竟然存着一道从来未曾发现的宝术:人王印,白金丹者专属技,双手结印,崩啸山河,媲美至尊宝术。
  天赐想起了第一次与林破风交手他所施展的青鬼印。天赐心中自然想通了:“原来异色金丹者到了元婴期便可以施展自己的专属法技。不妨试试,反正死马当活马医!”
  天赐做好打算,双手结印:“人王印!”一股巨大的白芒冲击波轰向十二把仙剑。人王印是白金丹者自己专属的传承,虽然是宝术,但却被白金丹者是站起来顺手得紧。第一式发出,便展现了非同一般的威力。只是一式,便将十二把仙剑统震退。
  “范围好比震威狮吼,但威力却比震威狮吼还要强势。”天赐心中一喜,虽然人王印并未能让十二把仙剑停止下来,但依旧是一项比一般的至尊技都要强悍的宝术。
  “不陪你玩了!你让我有点失望!”姬如冥见到天赐对自己的剑法根本没有破阵的趋势,双手结印,大喝一声:“震威狮吼!”
  “什么!”天赐一惊,这姬如冥也会震威狮吼!转眼间,狮吼功的声波便袭到面前,身后又有十二把仙剑追踪,天赐根本无法躲闪。
  “浮花印!”天赐只得双手结印先挡住了背后的仙剑,但震威狮吼为至尊技,况且姬如冥修为不低,已经接近地仙的境界,发出这一击震威狮吼,威力根本不必天赐发出的低。天赐的万花护体不足以抵挡住这一击,顿时被声浪击飞。待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大吐一口鲜血,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你认输还来得及。”姬如冥淡淡地说道,控制住十二把仙剑,暂时令十二把仙剑漂浮于半空中,不发动进攻。“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击败姬相罗的。堂堂地仙,竟然败在你这种程度下。”姬如冥难以想象,虽然他也觉得不对。仅靠这种程度,根本不可能击败地仙。姬相罗的实力他非常了解,况且听说姬相罗连大罗阵都用了出来,也无济于事。他其实也非常疑惑,天赐为什么如今跟他想象中的实力差距如此之大。
  “哼!”天赐不想输,心中暗暗催促姬空闻赶快走。但只见姬空闻仍然端坐在导师椅上,不为所动。
  “还不认输?”姬如冥显然觉得到这程度已经够了,若是将天赐打到半身不遂,自己根本无法向族中的长老交代。毕竟这是姬家数不尽岁月以来绝无仅有的白金丹。虽然这白金丹的实力,让他有些失望了。
  “异色金丹号称同阶无敌,但为什么我不使用御天技就会打不过这小子。开什么玩笑?”天赐回想了一下,似乎自己真的没有像传闻中那般同阶无敌。自己身为白金丹,却一直依靠帝技才能以弱胜强,如今虽然姬如冥修为比自己高深不少,更有剑法至尊技加身,但自己身怀多项至尊技更为白金丹者,打不过他,的确没什么道理。
  “我为白金丹者,号称人王!所向无敌,怎会怕你!”天赐站了起来,整个人的气息变了。既然古人说异色金丹无敌,那一定是无敌,自己之前太过依赖帝技,导致了自己的潜能未能发掘出来,让白金丹也显得黯然失色。他下定了决心,不等姬空闻走,他要不动用帝技,击败这个曾经的元婴期第一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