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闻录帝殒 > 第十九章 败

第十九章 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姬家元婴期训练场已经挤满了人,学员只有区区千名,但此刻观战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上万。所有人的焦点都聚集在训练场中央的结界之中,两名少年蓄势待发,正是天赐与林破风。
  这两位千年难遇的异色金丹者,如今要在姬家的训练场展开一场一对一的对战。异色金丹者的对碰,足以让所有人为之一叹,纵然还只是元婴期的新芽,但也可见枭雄之像。
  “开始了!”一名年轻的姬家金仙轻声开口。场中两人都未动,但整个结界却充斥了一股淡淡的异色,天赐所站的这一半为白色光晕,林破风所站的另一面呈现青色异象。双方在角力,白金丹与青金丹的威能俱现,但似乎短时间内,谁都奈何不了谁。
  “青鬼印!”林破风率先出手,一掌挥出,结印如同一个青色的罗刹鬼一般袭来。天赐早在一年前就领教了这一招,当即双手结印,挥掌对上:“人王印!”
  一白一青,两大异色金丹的宝术相互碰撞在一起,相持不下。两股能量充斥了整个结界。
  “这......真的是元婴期的修士吗?”有学员在惊呼。
  “我感觉像是两个地仙在打架!”更有学员直接作出过人评价。
  “这两个小子的实力已经可以媲美一些地仙了。”一名姬家的天仙点评道。
  “......”四下顿时七嘴八舌讨论起来。但结界中的天赐与林破风并未能感应到外界的场景,殊不知外界已经炸开了锅。
  僵持了约莫两三分钟,天赐与林破风双双撤力,皆是气喘吁吁。纯粹的比拼修为自然是林破风更胜一筹,但异色金丹的排名不无道理,白金丹者出一分力,青金丹者出的力就或许是接近两分力,由此一来,双方的差距倒是拉小了许多。白金丹压制青金丹的现象在历史上不是没有发生过,也正因如此,天赐在比拼这一击得时候才能够不落下风。
  “哼!”林破风冷哼一声,瞬间施展幻影步,天赐不敢怠慢。他不用御天梯才发现幻影步的加持这么恐怖,只是一瞬间,便来到了面前,林破风迅速发出三道寒影鎏金标天赐顿时取出银枪挡下,但没想到这三道寒影鎏金标乃是佯攻,林破风下一秒的幻影步便到了身后,一记青鬼印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天赐的后背。纵然天赐有白金丹加持的万花护体,却也被一击而飞,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天赐爬了起来,看向林破风,吐出一口血沫,过了良久才起身。
  “震威狮吼!”天赐起身的一刹那施展出了震威狮吼。
  林破风不慌不忙,同样以震威狮吼迎之。
  “吼~”两道狮吼声波冲击到了一起,但显然林破风的震威狮吼更胜一筹。同为至尊技,同有异色金丹加持,但因为使用的是震威狮吼,白金丹对青金丹的压制便减弱了许多。这就不足以弥补修为上的差距了。林破风的震威狮吼一下子将天赐轰在了结界壁上。天赐又一次摔落在地,大吐一口鲜血。
  “你不用那几招,是赢不了我的。”林破风走到天赐面前,手中浮现出了一柄大圣技的长戟,正是霸王食神花临走之时赐予他的。
  “我为白金丹,我同阶无敌!”天赐大吼一声,爆发出白金丹的能量冲击。但林破风不为所动,浑身覆盖着青光。一戟劈下,被天赐一杆银枪挡住。
  “同为异色金丹,谁又比谁弱多少!”林破风也在怒吼,手上用着劲压制着天赐的银枪。
  “赤黑紫白青,你只是个吊车尾!我才是无敌!”天赐不甘示弱,两人浑身爆发的能量已经足以让元婴期的修士无法站稳。不过,也好在有结界屏障在,外界的学员并未受到影响。
  “哼!”林破风冷哼一声,他不信这个排序。异色金丹之中,他自认为,只要自己够努力,足够强,便可以越过这个排名。除了最前列根本不大可能出现的赤黑,他自信可以凭借自己不输给紫白青的任何一位异色金丹修行者。手上更加加大力道,势必要压着天赐打。
  不得不说,林破风很强,甚至强到可以击溃一般的地仙。但天赐身为白金丹,更有多项宝术在身,得天独厚,纵然不使用御天技,都可以在外在因素碾压林破风。天赐可不想输,他才不要这异色金丹的排名被自己抹黑,同为异色金丹者,个个都自信自己能够无敌,天赐身为白金丹,当然更甚。
  “浮花印!”天赐吃力地抵抗着林破风的压制,用尽全力向上一抬,银枪甩手而出,双手快速结印,一记浮花印打在了林破风的胸膛。林破风护体的青色屏障显现出来,却也被击飞了数米。天赐接住半空中适才脱手而出的银枪,背负而立,面对着林破风,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幻影步。”林破风施展幻影步近身,天赐预判了他的攻击方向,一下子躲开。一杆银枪一小将,一束王戟一道风。林破风与天赐缠斗在一起,一时间难解难分。但林破风年长修为深厚,一戟又一戟的攻势着实令天赐感到吃力,每一式都蕴含着青金丹的神光,仅仅是戟影便令训练场伤痕累累。
  “喝!”再一次的两人分开。林破风对着天赐挥出一记青鬼印,天赐同样以人王印回之。两道能量再次碰撞在一起,僵持半分钟,双方尽皆后退三步。
  “寒影鎏金标!”林破风与天赐异口同声,共同施展三道寒影鎏金标袭向对方,六道寒影鎏金标在空中发生碰撞,凝聚了六根冰晶落地。
  “吼~”林破风见状并不奏效,发出震威狮吼。天赐这一次并不拿震威狮吼再次比拼内力。而是双手结印,迅速结出一个浮花印,挡住了震威狮吼的冲势。随后,天赐微微一笑,浑身释放白光:“该我了!震威狮吼!”
  “吼~”狮吼携带着地上的沙尘朝着林破风冲击而来。林破风见状,赶紧一跃而起,发出一掌青鬼印,击散狮吼。随之而来的,是尘埃落定,天赐的一杆银枪,林破风立刻施展幻影步躲开。只差一线,天赐便刺中了林破风。
  “好险。”林破风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天赐。他知道若是刚才这一式袭来,天赐施展那诡异的行技,必然已经胜负已分。但他似乎在保留着那几项底牌。林破风有些不解,心想:难道还怕姬家抢夺他的至尊宝术吗?姬家家大业大,又怎么会对区区几个强大的至尊术而得罪一个真正的至尊。要知道霸王食神花可是站在姬家阵营。林破风站在原地思考着,天赐一枪却又再次刺到,林破风急忙一闪而过,发出一记青鬼印,却被天赐一枪挡开。
  “想什么呢!”天赐见林破风有些心不在焉,喊道。
  “哼!刚才狮吼功后的一枪是你唯一有机会赢我的一枪。”林破风极度自负。毕竟他本来就是个极度自负的人。既然天赐不动用那诡异的掌法与行技,这场对碰,他便觉得他已经稳操胜券。
  “你吹,你继续吹!下一次你不会那么好运,避开了。”天赐也不甘示弱,针锋相对。
  林破风见到天赐这般,不由心恼。双手挥动长戟,攻杀而来,天赐也不示弱,迎面接上。一戟一枪,一金一银,碰撞在一起形成绚丽的冲击波。两股能量再一次对碰,形成了肉眼可见的能量罩,谁都不让三分。
  时间在悄无声息地推移,两人已经大战了几百回合。人王印与青鬼印的对碰也已经达到了数十次,虽然林破风占据明显的上风,但要拿下天赐还真不是一件易事。
  “林师兄加油啊!”
  “破风加油啊!”
  外界不少姬家女性弟子在欢呼,林破风十七岁了,长得也算玉树临风,又是元婴期第一人,自然少不了追求者。反观天赐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加上初入元婴期的班级,自然没有林破风的支持者多。只不过这些欢呼,他们在结界之中是听不到看不到的。
  “喝!”林破风又一戟劈向天赐,再一次被天赐挡下。在这一刻,林破风取巧,施展幻影步,一下子撤力转身到天赐背后,抓住空隙,一戟刺出,天赐躲闪不及,一下子被刺中小腹。鲜血顺着长戟的尖锐处流下,一滴一滴洒落在训练场的地上。天赐难以置信地看着林破风,他第一次被人刺穿身体,他想不明白,白金丹的加持之力竟然没能让他赢下林破风。他双手抓着长戟,祭出一记浮花印,击退林破风,长戟随之抽出身体。天赐看着被鲜血染红的腰带,难以开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