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闻录帝殒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世界崩坏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世界崩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千世界之内,所有的地域已经全部沦陷,至尊榜上的人物全部身死道消,御天神使奋力拼杀才勉强救回天赐。墨子渝与银皇与之聚集一处,皆立于食日帝君的头顶。只有在食日帝君的庇护之下,才能在这片已经被彻底攻陷了的世界之中活下来。
  
  “哼!这条疯狗的命运,只能到此为止了!”第二州副教主冲着食日帝君喷着毁灭龙息,放肆地吼着。
  
  “就凭你?”食日帝君一口咬去,却被第二州副教主迅速避开。
  
  “当然不是。”第二州副教主冲着背后一望,开口道:“是它!”
  
  “嗯?”食日帝君冲着第二州副教主的方向望去,一只巨大的蝎子正在疾速冲向此地。其身躯并不比食日帝君小上多少,一身乌黑锃亮的盔甲在阳光的照耀之下隐隐反光,待它冲到面前,食日帝君头上的几位至尊全都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势的威压突然袭来。
  
  “这只蝎子是......帝君!”食日帝君大惊。下一秒,乌黑锃亮的巨大蝎子便挥舞着大钳子将食日帝君硕大的脑袋儿一下重击震开。
  
  “噗!”食日帝君大吐一口鲜血,御天神使、天赐、墨子渝、银皇也都纷纷坠入乱军之中。
  
  食日帝君负伤了,这证明了什么?对方有足够的实力杀了帝君级的生灵。天赐自然是一眼便认出了这只巨大的蝎子正是当初第一个遇到的异界帝君——呼察黑!作为第十九州的教主,当日被御天大帝以以神钉钉死在太初禁地之内,最后挨上了御天大帝的一记御天崩,竟然还没死。虽然在大千世界之内,御天大帝不可能动用全部力量,但是,这一战绩也足以震慑出任何一位未成帝者!
  
  “食日帝君!这家伙背上有致命伤!”天赐见到食日帝君在交手的瞬间便落入了下风,急忙提醒道。
  
  呼察黑的实力在异界的五十五位帝君级生灵之中当属最弱,受了御天大帝的几招之后,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却也不可能恢复到巅峰状态了。因此,异界的帝君也都并没有让他参与到帝君大战之中的念头,但是,它的存在,对于大千世界之中的人们却是极为致命的。
  
  “闭嘴!蝼蚁!”呼察黑听到有人胆敢道出自己的伤患所在,自然是怒极,尾部的倒刺冲着天赐而去。所幸,倒刺还未近身,便被食日帝君一口咬住。食日帝君此刻的虽然没了法力神通,但是其躯体还是帝君之躯,更何况本就是帝兽成道,这一口咬下,纵然是呼察黑也是钻心的疼。
  
  “废狗!找死!”呼察黑冲着食日帝君释放出恐怖威压。在恐惧大道秩序的加持之下,食日帝君心中的战意已经退缩,情不自禁地松开了呼察黑的倒刺。
  
  “恐惧大道秩序——恐惧尾钩!”呼察黑趁机冲着食日帝君径直飞出一刺。瞬间,呼察黑的这一刺洞穿了食日帝君的一条前腿,食日帝君本体的样貌也在顷刻间突破御天神使设下的体型压制,开始暴涨起来。
  
  它名为“食日帝君”,其体型之庞大自然是远胜寻常的星球,甚至,比一般的恒星都要巨大。即便是大千世界这样的超级星球,容纳下它的本体也是显得十分勉强。食日帝君的前足踏在了中域,后脚却迈在了东域的昆仑境内,仰头一昂遮天蔽日,中域、南域、北域的半扇疆土都变得黑压压的一片,东域更是几乎被其完全覆盖,不见天日。
  
  呼察黑的本体最大也不过就是一个禁地那般,放在外界类似一颗小行星。这与食日帝君的本体比起来,根本就是芝麻见西瓜,砂砾遇山丘。呼察黑方才刺穿食日帝君的伤口已经完全看不到了,纵然呼察黑还有着帝君级的修为,但是,要擒下这么大一尊庞然大物绝非易事。
  
  最紧要的是,食日帝君一旦被击倒,无数的异界至尊都将被活活压死。呼察黑势必要承受还活着的几位异界帝君的怒火,这是他根本负担不起的。作为异界最弱的帝君,他的地位根本比不上这万数前几州的至尊。
  
  “你们快退!撤出东域、中域、北域、南域!”呼察黑怒吼着,施展出己身大道秩序,强行压制着食日帝君的庞大躯体。这很耗费它的神力,但却也是当下唯一的补救手段。
  
  “嗷呜——”食日帝君冲着呼察黑一口咬来,呼察黑挥出巨钳奋力一击,便将食日帝君的牙齿都震碎了三两枚。但也就是这三两枚的犬牙坠下,冲势之猛,瞬间砸死了下方不明所以的百位至尊,帝君与至尊的差距一览无遗。
  
  “呼察黑!你在干什么!”第二州副教主见状,顿时大惊。可怜呼察黑身为帝君级生灵,竟然要被一个尚在极限至尊境界的副教主直呼名号。
  
  第二州副教主见到呼察黑并未作出回应,扇动双翼奋力扑上云霄。还未等它看清呼察黑与食日帝君的争斗,从天而降的一道巨大尾刺瞬间扎穿了它的龙躯,将之死死地钉死在一个无人之地。第二州副教主不可思议地看着这根倒刺从它体内抽出,迅速回归到天上。它做梦都没想到,太阴界最弱的帝君竟然敢对它直接出手灭杀。
  
  “你就这么杀了你们第二州的准帝?哼!”食日帝君冷哼一声,此刻它的血盆大口边缘尽是血迹。它不可能是呼察黑的对手,即便是它全盛时期,都不敢担保胜得过呼察黑,更何况是现在。
  
  “哼!仗着自己是第二州的,就敢对本座大呼小叫。无碍,杀了你,便没有人知道!”呼察黑再次冲着食日帝君飞出一下倒刺,恐惧大道之力压制着食日帝君的身躯,令其不得躲闪。这一下倒刺,直接将食日帝君的下颚穿透,如同汪洋一般的血水倾泻而下,淌在呼察黑的尾钩之上,显得格外血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