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掌门低调点 > 181、 有圣女就要用起来

181、 有圣女就要用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再试一次。”静心室内,路朝歌看着黑亭道。
  
  哑巴徒弟乖巧点头,然后再次按照师父所传授的特殊运气方式,激发出了一道指尖剑气。
  
  这道剑气用游戏术语来说,自带百分百暴击!
  
  他真的已然学会了【普通攻击】,瞬间就学会了,而且身体也适应了!
  
  “身体可有不适感?”路朝歌问道。
  
  黑亭茫然的摇了摇头。
  
  “对于口诀与心法,可有困惑之处?”路朝歌又问。
  
  黑亭还是摇头。
  
  这让路朝歌越发觉得离奇。
  
  这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普通攻击】完全就是为黑亭量身定制的一般!
  
  “好家伙,你是不是隐藏在暗处的世界主角啊!由于存在感太低,所以不为人所知!”路朝歌在心中吐槽了一句。
  
  当然,他也就是自我打趣而已。
  
  毕竟世界主角两男两女,这很平衡。如果再多一个黑亭,那就是三男两女了。
  
  男女比例不平衡,在这年头,会挨拳的。
  
  除非…….三男三女。
  
  路朝歌看着黑亭,道:“看来这套运气方式特别适合你,但你需谨记,不可因为上手容易就不勤加练习。这套运气方式极可能是初代剑尊所创,好好练,明白吗?”
  
  黑亭毅然点头,表示会将师父的话铭记于心的。
  
  路朝歌满意一笑,觉得自己给黑亭制定的修行之路很完美,自己当真是一位优秀的师父。
  
  他在心中道:“刺客就该出暴击!”
  
  ……..
  
  ……..
  
  一俊一丑的师徒二人,在半柱香后离开了静心室。
  
  清晨的阳光洒在脸上,暖洋洋的。
  
  阳光照耀下,黑亭的影子与普通人的影子并无任何差别,它似乎伪装的很好。
  
  呼吸着晨间的新鲜空气,路朝歌道:“黑亭,下一次三年一度的问剑日,为师便不打算出手了。”
  
  “你是为师唯一的弟子,墨门的当代大师兄,于情于理,都该由你独当一面了。”
  
  黑亭闻言,讶异抬头。
  
  路朝歌并非随口说说的,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这个做掌门的,的确懒得出手了。
  
  特别是在一人独战俞月与裴浅浅后,路朝歌的声望在年轻一辈中已达到了顶峰!
  
  到时候再有人来墨门问剑,路朝歌亲自下场,虽然在外人眼中,也是指点这些年轻人,但肯定也涨不了【声望值】了。
  
  那不白干活嘛!
  
  但是,黑亭下场就不一样了。
  
  要知道,【声望值】指的是【墨门声望值】,而非路朝歌的个人【声望值】。
  
  只不过一直到现在为止,墨门之所以出名,完全因为他一个人而已。
  
  可是,一个宗门的强大,光靠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
  
  好在黑亭已经成长起来了,从明面上来看,他都已经比路朝歌这个师父高10级了。
  
  他这个年纪,修为高达第四境,已经强得离谱了。
  
  “该搞点机会,让这个世界知晓,我教徒弟有多厉害了。”路朝歌在心中道。
  
  他转身看向黑亭,道:“你呢,与同辈切磋的太少了,导致你对自己当前的综合实力一无所知。”
  
  说到这里,路朝歌突然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
  
  “对了!咱家里不就住了一个白吃白喝的嘛!”路朝歌瞬间就想到了裴浅浅。
  
  世界主角级的陪练,不可多得。
  
  我墨门不留无用之人!
  
  春秋山圣女又如何,该打工的时候也得打工!
  
  路朝歌要用裴浅浅了。
  
  …….
  
  一炷香后,一脸迷茫的裴浅浅与同样迷茫的黑亭,一同站在了演武场上。
  
  至于像蒋新言、路冬梨等人,则花团锦簇般的围绕在路朝歌身旁,在一边观战。
  
  “哥哥,黑亭怎就突然第四境了。”路冬梨惊讶道。
  
  按理说,以她那稳健的性子,黑亭突破,本该在她的神识感知之下。
  
  可奈何黑亭太特殊了,魂玉也太特殊了,导致神识强度惊人的路冬梨,对此也无所察觉。
  
  蒋新言闻言后,同样好奇地看向路朝歌。
  
  毕竟昨日时,黑亭也才第二境的修为,怎么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就到了第四境。
  
  这要是传出去,简直骇人听闻!
  
  “用了点小手段。”路朝歌轻松随意地道。
  
  蒋新言与路冬梨在心中同时道:“果然是因为道友/哥哥。”
  
  至于擂台上,如今一贫如洗的裴浅浅,深刻认识到了一个词——寄人篱下。
  
  堂堂春秋山圣女,如今沦为墨门陪练。
  
  ——《沦陷的圣女》。
  
  这五个字,怎么看都有点那味儿。
  
  只不过,登上擂台后,她看了一眼黑亭,并用神识试探了一波后,不由正色起来。
  
  “这个墨门当代大师兄,有几分古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