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十五章 天地英雄

第三十五章 天地英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云静静地站在柴扉前,镇外,花狐为了捕捉地鼠撞得满头是包,雪地里狐狸们神出鬼没,跳来跳去,树上咕咕叫的是临邑村的村民,正交头接耳的商议是否要抓只狐狸来吃。
  苏云缓缓收回目光,他看到了天门镇,自己前前后后生活了近十四年的小镇,变得虚幻起来,像是雾气中的海市蜃楼,随着冬日的风而抖动。
  他看到了天门镇的居民,他们在雾气中的身影,强大,不可思议,却没有实体。
  咚、咚。
  小镇上响起了羌鼓,那是朔方独有的乐器。
  “……世代兴亡,却便似月影圆缺!咚咚!”
  苏云循着声音看去,他的目光经过了正在卖包子的包子张,经过了买醉的徐大叔,经过了坐在屋檐下手牵着手腿促着腿的乐爷爷乐奶奶,经过了新婚燕尔的雁飞岭夫妇,经过了芳儿姐……
  这些他熟悉的人,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他的目光经过他们时,只见熟悉的身影在阴霾中扭曲,膨胀,变得狰狞。
  他们熟悉的面孔,竟像是庙宇里的鬼神一般,变得陌生!
  他们便是一尊尊鬼神,屹立在天门镇的雾气之中。
  朔方人独有的腔调从渐渐浓郁的雾气中传来,带着黄土的寥廓与大山的巍峨,伴随着羌鼓一起吟唱:“山人家堆案图书,咚咚!当窗松挂,满地薇蕨。咚咚!”
  苏云眼中热泪涌出,雾气中的鬼神们转过头来,一双双目光给他以熟悉的感觉。
  他们早已死了。
  天门镇所有镇民,早已死在了六年前的那场灾变之中。
  他们留在这里,创造出天门镇的假象,其实是为了照顾他啊!
  “侯门深何须刺谒?咚咚!白云自可怡悦!到如今,世事难说!”
  苏云迎着声音看去,曲伯坐在天门上,满脸皱纹,昏花老眼,羌鼓放在他的膝头,以手拍鼓。
  他的嗓音中朔方的厚重辽阔和巍峨,一下子变得无比浓烈起来!
  “天地间不见一个英雄——,不见一个豪杰!咚咚!”
  苏云被这最后两记鼓敲得气血沸腾,他的气血近乎不受控制般爆发,发出一声悠扬的龙吟,滚滚气血如潮从体内涌出,化作血色蛟龙,围绕苏云身躯缠绕两周。
  龙首从他的身后右肩处向前探出,龙须飘扬。
  “哤咕——”
  蛟龙咆哮,对抗鼓声的压迫。
  “小破孩,你长大了!”
  天门上的曲伯哈哈大笑,站起身来,背起羌鼓。
  他的身躯顿时变得无比伟岸,那是一尊多臂的鬼神,是强者死后的性灵!
  天门镇的雾气中,那一尊尊鬼神的目光落在苏云的脸上,露出欣慰之色。
  “我们死后,有各种各样的愿望,遗愿未了,所以有天市托付。但是我们有着同一个愿望,那就是让你平安长大。”
  曲伯的身子仿佛战神,愈发高大,高大且虚幻,朦朦胧胧,给人随时可能会散去会消失的感觉。
  天门镇的屋舍也被拉得很长很长,变得像是梦幻泡影。
  “这个愿望是岑老给我们的,岑老走了,现在你也长大了,你也该离开了。”
  雾气中的鬼神纷纷道:“你走了,我们便少了一个压着我们的负担,少了压在心头的一个遗愿。小破孩,快走吧!”
  呼——
  北风呼啸,天门镇变得宏大而虚幻,苏云抬起手来,似乎想要抓住他们,抓住天门镇,抓住童年的记忆。
  然而天门镇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一片片荒坟,坟头草枯黄,墓碑上溅着泥浆,四周破败的瓦砾表明这里原本是一个很是繁华热闹的乡镇。
  这里没有人祭祀,没有人打理,坟墓群中,只有一片草庐宅院,那是苏云居住的房间。
  “曲伯,罗大娘……你们去哪儿了?你们还在四周对不对……”
  苏云脚步沉重,行走在天门镇的坟墓群中。
  元朔李将军讳孝义之墓。
  他站在一块墓碑前,墓碑上的文字让他陷入回忆,李孝义这个名字很陌生,但他知道芳儿姐暗恋的英俊青年木子。
  元朔天道院徐道人之墓。
  他也不知道徐道人,他只知道酒鬼徐。
  元朔雷音阁主之墓。
  他不知道雷音阁主,但知道镇里经常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化缘的赖和尚。
  元朔张火祝讳奋韬之墓。
  张奋韬是包子张吗?
  元朔越水祝讳思成之墓。
  越读音与乐相同,那么越思成是乐奶奶还是乐爷爷?
  ……
  他不知不觉间走到天门镇遗址墓群的第一排,墓碑上刻着元朔曲太常讳进之墓的字样,这个曲进曲太常,是曲伯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