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东都的云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东都的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云思索片刻,道:“若是真有这种可能,那么秦武陵便必须要在天道院格龙的期间便领悟出性灵分身之术。他那个时候能开创得出如此诡异的功法神通吗?他只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人啊。”
  性灵分身,即便是放在现在,也是极为了不起的功法神通,即便是裘水镜、帝平和老狐等人也无法识破。
  若是一百五十年前,领队学哥秦武陵便能开创出这种功法,那么他的天赋实在太可怕了。
  莹莹黯然,也知苏云说的没错。
  秦武陵若是当时便开创了这门性灵分身之术,那么他便可以在葬龙陵案中假死,瞒天过海,骗过龙灵和人魔,骗过韩君。
  但是他从葬龙陵案中存活下来的话,他没有必要隐姓埋名这么多年,没必要以妙笔丹青的身份存活下来。
  “我的猜测是,葬龙陵案结束之后,韩君带着你和笔怪来到了东都,韩君身无分文,于是把笔怪卖给了年轻时的岑伯。韩君化名薛公卿,再度考入天道院,把你送到文渊阁做书怪。”
  苏云推测道:“岑伯很喜欢这个书怪,于是点化他,为他取名丹青。妙笔丹青拜儒圣岑伯为师,杂圣温关山那时也在岑伯门下,学习儒学。道圣和圣佛并不对付,但是他们有着共同的好友,便是儒圣岑伯。于是妙笔丹青和温关山都有机会接触到佛门和道门功法神通。”
  莹莹听得入神,突然道:“温关山所学很杂,诸子百家都有涉猎,但妙笔丹青应该也所学不差。”
  苏云点头,道:“他们还有一个弟子,叫做灵岳。灵岳却不安分,见识到西方的新学之后,甚至旧圣绝学的弊端,于是痛定思痛打算修改旧圣绝学,这引起了儒圣岑伯的不快,把他逐出门户。因此,灵岳成了儒门的弃徒,流浪在外,恰逢左仆射从海外归来,开了一家文昌学宫。”
  莹莹眼睛亮了起来:“文昌学宫极为另类,走的是学以致用的路子,与其他学宫不同,因此被其他学宫排挤,所以需要一个背黑锅的人。于是,左仆射便把灵岳先生招入学宫背锅。”
  苏云问道:“那么引起灵岳决心修改旧圣绝学的契机,是什么呢?”
  莹莹思索片刻,突然打个冷战:“这个契机,与水镜留学海外的契机一样,是元朔被打败!天朝上国,败在当年的蛮夷之手!”
  那是一场莫大的冲击,冲击了元朔每个人的道心,尤其是以元朔的历史和文化为自豪的士子们和有识之士们!
  裘水镜与他的同学们,有的选择留洋海外,学习外国的长处,有的选择留在国内,抵抗外国的侵略。
  一直追随裘水镜脚步的左松岩,也意识到元朔的衰弱,但与裘水镜不同,起自朔方底层的左松岩虽然也选择留学海外,但他觉得只有推翻这个腐朽的朝廷,才能改变元朔积贫积弱的命运!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
  “这场冲击中,儒门三弟子,灵岳先生选择改进旧圣绝学,那么妙笔丹青和温关山的选择又是什么呢?”
  苏云怔怔出神,突然道:“元朔战败之后没多久,哀帝便郁郁而终,传闻妙笔丹青调查哀帝死因,因此而死。儒圣岑伯调查丹青之死,结果自缢在天门镇外的歪脖子树上。”
  莹莹道:“那时的杂圣温关山,早已是元朔的丞相,早已被尊为杂家圣人,被尊为四大神话之一。哀帝死时,将元朔托付给温关山,请他帮元家照看江山。”
  苏云道:“丹青比温关山入门时间要早很多年,温关山是四大神话,丹青的修为进境又到了哪一步?他是在何时破开韩君留下的记忆封印,觉醒了秦武陵的记忆?”
  莹莹呆了呆。
  “他觉醒了记忆之后,便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丹青,并且他还有完整的《真龙十六篇》。他经历元朔被击败的剧变,他的选择又是什么?”
  苏云低声道:“丹青的选择,造成了一场剧变。这场剧变中哀帝死亡,岑伯死亡,温关山也死了。”
  莹莹打个冷战,苏云说得有些模糊,但是她却看到了那幅景象。
  丹青夜入皇宫,杀死了哀帝,又以哀帝的名义召来温关山,杀死了温关山。
  他借用温关山的身份,布下重重迷局,用自己的身体,也即是那支笔,将自己的老师儒圣岑伯引向天市垣,引向鬼市。
  岑伯因为要调查丹青和哀帝的死因,来到天市垣,丹青在此等候,吊死了自己的老师。
  莹莹又打了个冷战,沉默良久,方才道:“领队秦武陵光明磊落,是不可能这么做的,秦武陵学哥,可能真的已经死了。”
  苏云道:“所以,丹青只是一个拥有秦武陵记忆的人。”
  莹莹默默点头,突然道:“那么,丹青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元朔战败,他大受刺激,选择了另一条路,杀哀帝、杂圣、儒圣,他的目的是什么?”
  苏云也百思不得其解。
  丹青这么做的目的,仅仅是总揽大权,满足自己的权欲吗?
  还是说他想自己做皇帝,然后废旧学立新学?
  “知道他的想法的,恐怕只有韩君了。”
  苏云突然道:“莹莹,你虽然是葬龙陵案的亲历者,但是真正了解秦武陵的并非是你,而是韩君。”
  莹莹怅然若失,道:“那么现在,这两人又在何处?”
  苏云看向远处,道:“他们现在是伤势最重的时刻,韩君两大圣人面具被水镜先生破去,只剩下面具薛青府,但薛青府也身受重伤,又有梧桐和焦叔傲追杀他。至于丹青,则无人知其所踪。”
  花狐向这边走来,苏云突然心中微动,连忙道:“二哥,你老师灵岳先生何在?”
  花狐道:“这几日都不见踪影。”
  苏云心头微震:“灵岳先生去追杀丹青了!”
  他心胸豁然,目光放远,看向云雾缭绕的东都城。
  三十五年前,元朔战败,一个时代的精英的抉择,其影响持续到现在,并且愈演愈烈!
  那个时代的精英不同的抉择,导致他们之间的矛盾开始爆发,造成元朔而今的局势!
  莹莹在他的灵界中倾听到他的心声,心中默默道:“苏士子的假设,是建立在秦武陵学哥已死的基础之上。倘若葬龙陵案中,学哥没死的话,那么这场抉择来得更早……”
  葬龙陵一案中,韩君、秦武陵两大绝顶天才,他们的抉择导致了他们今后的不同方向,妗儿影响到元朔而今的局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