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末小秀才 > 第十三章查无此人

第十三章查无此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源兄。你我一见如故特来上门叨唠。”
  “从云兄。请。”
  柳从云准时到访,刘亘开门迎客,两人寒暄着朝会客室走去,双儿煮茶的功夫曹金榜机灵地送来了炭火盆,刘亘和柳从云围着火盆边烤火边侃侃而谈,猛一眼看去两人如同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柳盛卿字从云,福建漳州平和县客家人,祖上是唐朝时的豪门望族河东柳氏,晚唐时因为战乱转辗南迁,宋末有一枝柳氏族人没有跟随大批军民继续南逃,而是躲到了漳州西南部的山区得以存身。
  昨天刘亘进去后柳从云偷偷向门房塞了二十两银子,得到了一些刘府的简单信息,最主要的当然是嘉定伯周奎很看重刘三元,不过没有透露两家有婚约的事。
  “没想到从云兄竟然出自河东柳氏,千年豪门望族啊,失敬失敬。”
  “刘府乃是汉高祖后裔,从云惭愧。”
  柳从云金榜题名后被派到安徽宣州做了三年知县,吏部考核优等升任河南省归德府正五品同知,刘亘听到河南省三个字立马明白了柳从云拜见周奎的原因。
  区区一个七品知县,能够跳过推官、通判直升同知,不管过程如何说明眼前这个角色某些方面有过人之处,刘亘起了结交之心两人聊得更加热乎了。
  柳从云无意中说到衙门胥吏的阴险、狡诈,说自己上任前特意招人请教,否则被下面的人架空了有事得担着好处却轮不到,根本就评不上优等。
  “本源兄。说实话,要是早知道吏部派放归德府,从云还不如在宣州稀里糊涂混日子呢。”说到优等柳从云摇摇头一声叹气。
  “从云兄。难道吏部签派已发还能调换不成?”
  “这里面有讲究,一般来说平调是没法商量的,直接签派上任;至于调任京师、升迁要地,吏部会招该员赴京面谈,等面谈过后才会正式签派。”
  “归德府从云兄的确去不得,你去嘉定伯府就是为了这事?”
  “本源兄。实不相瞒,人命关天啊。”柳从云一脸苦涩。
  这柳从云一赶到顺天府就开始四处求爷爷告奶奶,谁成想鞑子大军突然入关掳掠,谁还顾得上区区一个外地的五品同知,同年、同乡都走遍了,最后硬着头皮找权贵碰碰运气,实在不行就辞官还乡。
  十年寒窗一朝金榜题名,好不容易升任五品同知,再进一级就是堂堂四品府尊,穿绯袍绣云雁,在地方出入八抬大轿前呼后拥,说放弃谁人舍得。
  柳从云表示,自己只希望到南方太平些的地方上任,若刘亘能在嘉定伯面前举荐运作,定有厚报。
  刘亘解释说自己与嘉定伯只是街坊关系,最近中了小三元周奎上门道贺两府才开始交往,柳从云的情况特殊作为朋友按理得出手相助,只怕人微言轻帮不上忙。
  柳从云哪里肯信,伯爷府门房对待刘亘的态度他瞧在眼里,这还能有假,刘亘见他那样子叹口气摇了摇头,只说找机会帮柳从云陈述一二。
  谈完柳从云的事刘亘问起了郑成功。
  令他意外的事,柳从云根本就不知道郑成功何许人也,刘亘解释说郑家有庞大的海上船队,柳从云这才恍然大悟,说那是晋江安平的郑芝龙,海盗出身崇祯元年接受朝廷招安,现任福建总兵官,署都督同知。
  郑家靠垄断倭国与南洋的海贸大发横财,郑芝龙手下有参将游击郑芝彪、郑芝豹、郑彩、郑兴、郑明等军将。
  “出海的海船都得向郑家缴纳规费,大船两千至三千两银子、小船一千两,凡不得郑氏令旗者,不能往来。本源兄。莫非你对海贸有意思?”
  刘亘摇摇头:“从云兄。这郑家真没有一位名叫郑成功的?”
  “郑芝龙兄弟、手下的十八芝等名气大的人里面应该没有。”柳从云表示刘亘打听的人也许是郑家的旁枝,等鞑子退兵后他会写信让漳州的朋友帮着打听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