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族之逆转未来 > 78. 一出好戏 6 二合一

78. 一出好戏 6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块的阴影从马修背后飞了出来,那是木门的残骸,十几厘米厚的实木门像水泥一样厚重,但宁秋甚至没有躲,因为那东西根本就不是冲他来的,只是有人起身时嫌它碍事于是随手推开了。木门的残骸砸中了‘唐老鸭’的尸体,有人从门的方向走出来,夸张地活动着肩膀,身上的肌肉如流水般起伏,典型的欧洲面孔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这就解决了?”‘高飞’看清眼前的情形一愣,笑容消失了,“还以为我差不多能好好玩玩了,不会吧?”
  “约翰和杰森听见这句话会来找你索命吧?明明你认真一点早就能解决了。”马修说。
  “不好说,这个小怪物看起来能复制言灵啊,不知道他能不能连我的也复制,本来还可以期待一下,但他现在伤成这样肯定是没得打了。”‘高飞’耸肩,“他俩如果变成厉鬼也会找上你的好么?一开始我们就准备做完干掉他们,现在有人代劳了。”
  两人竟然站在原地开始闲聊,仿佛前方不远处的宁秋只是一根木桩。但宁秋也没有动,受到重创后他那种濒临失控的状态解除了,同时他察觉到了‘高飞’身上的危险气息,所以暂时停下了脚步。
  ‘高飞’此刻完全判若两人,之前混在人群中也毫无起眼的地方,可现在他周身散发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气势,明亮的眼神甚至让人联想到昂热。常态的昂热永远都是这样的眼神,那代表着绝对的自信,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始终都确信局面处于自己的控制之下。
  “霍伯特,你不去看看娜塔莉的情况么?”马修瞥了一眼某个地方,“乱战的时候我可没空注意她。”
  霍伯特怔了一下,挠了挠头发:“哦……差点把她忘了,不过死了也就死了,再换一个就是了。她浑身上下有价值的也就是那张小嘴和……”
  马修打断了他:“把里面的无关人等清理掉,我们该去找罐子了。”
  “哦,对,罐子,差点忘了。”霍伯特嘟囔,“还是先看看小娜死没死吧,该死的我刚提起兴趣就结束了,火气没地方发泄……”
  霍伯特捡起‘唐老鸭’掉落的霰弹枪上膛,像个潇洒的美国大兵那样迈着大步走向宁秋,他向前走了三步,最后一步踩上地面的时候,身影凭空消失。
  宁秋瞳孔收缩,不是因为对方的速度很快……而是太快了!快到连‘镜瞳’都丢失了目标!霍伯特就这么在他的眼里化成了一串虚影,然后彻底从视网膜中消失了!
  领域像是水面上的波纹般向四周漾开,言灵·镰鼬全开,但风妖们没能带回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在声音传到之前霍伯特就已经出现在宁秋背后,霰弹枪的枪口顶住了宁秋的后心。宁秋在最后一刻反应过来,但躯体根本无法跟上,霍伯特几乎是在消失的同时出现在他身后,速度快得就像是有两个人同时存在,其中一个人还在宁秋面前站着,另一个人已经用枪抵住了宁秋的后背!
  来不及了!就算宁秋现在用苏秦背剑,在刀锋落下之前霍伯特就能轰爆他的心脏,霰弹枪贴着要害开枪,就算是纯血三代种也得当场去死!
  霍伯特按住了扳机,但在他扣下去之前就有巨响传来,霍伯特愣了一下,有一瞬间他以为是枪走火了,但下一刻他反应过来那是墙壁坍塌的声音。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砸塌了右侧的墙壁,烟尘滚滚而起,残破的休息室内烟雾弥漫,简直如同火场。
  宁秋毫无迟疑,他抓住霍伯特这一秒钟的愣神旋身斜斩,刀锋直取霍伯特的颈部,面对危险的敌人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留手。但霍伯特在这种情况下依旧反应过来,霰弹枪的枪身架住了刀刃。
  三个身影倒退着走出旁边的烟尘,举枪对着墙面塌陷的位置,像是在警戒什么。他们立刻就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一齐扭头。
  这突如其来的会面让所有人都傻了,僵持住的宁秋和霍伯特愣愣地看着那三个人,楚子航夏弥和酒德麻衣也怔怔地看着他们俩。
  “搞什么……”霍伯特刚嘟囔了一句,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像是渴水的人见到了一整片山泉。他的目光牢牢地被夏弥和酒德麻衣吸住了,那两张脸上沾了土灰,可谁都能看出那明珠蒙尘般的美丽,尤其是酒德麻衣,他从未见过身材如此极品的女人!酒德麻衣已经脱掉了那一身长裙穿着贴身的作战服,与执行部的制式作战服极其相似,完美地勾勒出绝世尤物的曲线。
  刀光一闪,霍伯特向后跳开,手里的霰弹枪断成了两截,楚子航横在宁秋身前。
  双方第一时间都没有动手,这种情况就好比两个拳击冠军在擂台上决一生死,突然有人钻过拦网爬上台大喊一声我要打十个,就算两个拳击手之间有不共戴天之仇,这时候也肯定得先停下来看看新来的人是个什么路数。
  “怎么回事?”楚子航持刀对着霍伯特,却是在跟背后的宁秋说话,“我们联系不上你们,耳机之前在战斗里毁了。”
  “这些人是猎人,不是只有我们进了尼伯龙根。”宁秋看着走到马修身旁的霍伯特,“他们被某个人雇佣来到这里,还不知道真实目的。”
  “猎人?”楚子航一愣,这和酒德麻衣所说一致,而且他发觉霍伯特看起来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看见过。
  霍伯特和马修都看见了酒德麻衣手里的青铜罐,马修的注意力彻底被骨殖瓶吸引住,霍伯特很快就抬头咧嘴一笑,两眼发亮:“目的是那个破罐子,但现在我对美女更有兴趣!”
  “你说的美女是指这位么?”酒德麻衣踢了踢脚旁昏迷不醒的‘黛丝’。
  楚子航看了一眼‘唐老鸭’和‘布鲁托’的尸体,又看向霍伯特和马修,立即明白了宁秋的用意:“你是要把他们留给执行部审讯?”
  “一开始是,但大个子的言灵有问题,‘刹那’或者‘时零’。”宁秋轻声说。
  幸亏楚子航出现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气正在跟开闸洪水一样流走,如果不是敌人还在眼前所以他逼迫自己站着,此时此刻他躺倒在地上就能昏过去。由于言灵产生的杀戮意志消退之后肾上腺素也消失了,感觉像是有几千把小型电锯在切割他的身体,肩头和腹部的枪伤处疼得仿佛要烧起来。他无法控制自己龙化,如果不龙化他就是个普通的混血种,那些仿佛无穷无尽的力量都被藏在某个地方,他取不出来。
  楚子航点点头:“接下来交给我。”
  宁秋无声地笑了笑,楚子航的语气那么平静表情也那么平静,就像是在说‘既然我来了那一切就都不需要担心了’,这种台词都该是漫画里的英雄人物说的,他们高大英俊身负超能力,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把无辜的路人从恶人手里解救出来,然后接受万人崇拜,风光无限。楚子航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把自己看成英雄,但在这种时刻他比英雄更让人安心。他说交给他,那么他就会豁出命去帮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