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空想之拳 > 第六十九章.无用杂念

第六十九章.无用杂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环球精英体育中心,足球场吸能结界附近。
  
  梁德和孙寻桥领着四个工读生回到懦夫救星杂货店,四个人心思各异,却又选择了相同的策略——掩藏自己的真实想法,扮演乖巧的晚辈形象。
  
  除了黄衣大剑的连夜演技不过关,其他三个人都装得不错,至少在梁先生眼里是这样。
  
  他突然觉得异常无趣。
  
  这四个工读生,不管之前抱着怎样的想法,此时都已经尽力摆出了面对师长的姿态。
  
  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自己掌握的力量和资源。
  
  毕恭毕敬,诚惶诚恐,好像自己是任由尊长摆弄的器物。
  
  玉不琢不成器,何谓器,谁来琢?
  
  此时的梁先生无疑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师长了,但他觉得非常膈应。
  
  他扮演不好这个与他相匹配的角色。
  
  这个角色名为“长者”。
  
  泛东国文明向来是长者本位,不管你学识如何,能力如何,品行如何,只要你早生了几年,你总会拥有几分天然的权威和地位。
  
  面对直系后代,年龄和辈分就是你天然的成就。
  
  即使你还没有自己的直系后代,但只要你的兄弟叔伯或是姑婆叔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只要他们已经为宗族创造了新的子嗣,你便可以一同享受长辈的权力,向那些辈分比你矮的年轻人传输价值观。
  
  你可以肆意挥洒自己支配欲,可以将自己的偏见和愤懑劈头盖脸地泼在晚辈身上。
  
  也许作为长辈,你的人生并不成功,甚至可以说是失败,但你毕竟是长辈啊,你拥有宝贵的人生经验!
  
  即使是失败,你也可以将它打扮成时也命也的悲壮。
  
  你只是运气不好呀!有什么值得反省的呢!谁知道你当时想的是什么,又做了什么。
  
  只要你说的话足够冠冕堂皇,谁能来揭穿你呢?
  
  说吧,说吧,像那首名为《死水》的诗一样。
  
  泼你的剩菜残羹,让油腻织一层罗绮,让霉菌蒸一层云霞,让破铜绿成翡翠,让铁器锈出桃花。
  
  他们还小啊,他们不懂啊,等到他们长大了,成熟了,懂得了,衰朽了……听着你的教导长大的他们就成了你。
  
  你永远是对的,有什么不对呢,你的出发点总是好的,你是长者了,在晚辈面前,你就做你自己吧,做那个被你的长辈塑造出来的自己。
  
  不也挺好吗?
  
  梁德觉得有些恶心,他看着那些年轻面孔上的恭敬和惶恐,想起了自己在纪慎等青劫大能前的佩戴的面具。
  
  是啊,他可以说那只是面具,那不是真实的自己,但那不是自己给自己制作的面具吗?
  
  以前他的答案是“无所谓”。
  
  后来他给自己的答案是“男人的浪漫”。
  
  他在自己能够掌控的舞台上表演出格。
  
  他以普通人自居,但他经常无视凡尘间的社交礼仪,胡言乱语,肆意妄为。
  
  四核元神的庞大算力让他可以时刻保持理智,很多时候所谓的“浪漫”只是一种演出。
  
  他还是为所欲为,有所为有所不为,但那真的不是权衡利弊吗?
  
  例如面对强者和弱者时的不同选择。
  
  他有时会“迫害”阿鳗,但他又知道无名氏是一位实力强大的界原行者,是一位出色的炼器师,所以他总会把握分寸,在必要时表现善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