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十一章 我在村中翻墙爬窗

第十一章 我在村中翻墙爬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人简单下葬完了尸体就从山中归来,此时也不过上午时分,离村子里讨论的周咏笙的葬礼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其实游戏进行到现在,推演者之间的小团体已经很明显了,除了不知所踪的卡洛斯和死去的雎岚,许家两兄弟基本与虞幸他们零交流,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昨晚黄昏进村,之后吃了顿晚饭就各自分开,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整合过信息,这在虞幸看来有点蠢,这群人意识太死板,只与熟悉的、信任的人一起活动,完全没把人数优势利用起来,如同一盘散沙。
  也就卡洛斯有套信息的意识,然而这人还不知道躲到哪里鼓捣什么东西去了。
  他是觉得……卡洛斯肯定没有出事,这蓝毛魔术师一看就有点东西。
  总之,说这么多,还是这场游戏中的推演者经验不足,否则,即使是互相之间有矛盾的人,也都会估量着分寸去交换信息,因为推演真相、活下去是一个不可能动摇的共同目标。
  当下,在一些村民开始变得奇怪的眼神注视下,虞幸对肖雪宸和魏凡两人提出了一个建议——
  时间尚早,恐怕游戏关键点就在今晚,他们应该利用这段空白时间去多打探一下关家村的各方面信息。
  分头打探,然后集合,把信息线索整合分析。
  肖雪宸和魏凡都没有异议,分头行动没什么,他们到底不是在恐怖片里,与恐怖片的悲催主角不同,他们有一定与鬼物对抗的能力,而且大白天的,出事类型有限,没那么难对付。
  这座小村落的房屋虽然破旧,但整体布局挺方正,虞幸在单独行动后,悄悄翻墙进了几家院子,他发现几乎每一家都有一两间空房,不知道一开始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另外,他也特别留意了这些村民家里有没有棺材,毕竟棺村,只有祠堂那一具棺材的话,未免太没有牌面了。
  他一个长相惹眼的外来者,想不被察觉地打探各种事,还是费了他一番功夫的。
  中午没有吃午饭,出了昨晚的事,肖雪宸他们和许家兄弟都推说没胃口没去村长家吃,就连虞幸一个从头到尾都显得胃口贼棒的人,也直接说不想吃了。
  到了下午,他靠在一面墙上喘了口气,原本雪白的上衣都在行动中蹭脏,手掌上也有翻墙留下的灰。
  基本上打探完了……还真有些东西让他觉得不对劲,并且扩宽了他的推测思路。
  比如,这些村民彼此之间根本不串门,想一起聊天就会去屋子外的空地,就像是每一间屋子有严格规定,人数不能多一般,联合起晚上对他们这些推演者的规则约束,他隐隐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又比如,他们刚进村时遇到的那个佝偻老头,虞幸几乎把每一家观察遍了都没再看到。
  那老头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又凭空消失。
  还有最不科学的一点——这个村子没有农田,也没有人担任出村采买的职务,村民们日常一日三餐,那些肉类和蔬菜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以及……没有墓地,村子这么多年死去的人,都埋在了何处?
  与肖雪宸和魏凡约好的时间是四点,三点刚过的时候,虞幸跑到雎岚的房间去了。
  他从窗户跨进去,从容地观察了一下屋内。
  屋子的角落放着雎岚的背包,两张木床隔着过道并排摆放,其中一张床有明显睡过的痕迹,另一张床上……
  被子被掀开,在床的正中央有一个小小的纸人。
  虞幸不由得一挑眉,这显然是卡洛斯故意放在这里的,这个魔术师的手上似乎一直有着小纸人,很有意思。
  他走过去,通过现场痕迹可以推断出,雎岚夜里醒来后,从自己的床上下来,惊觉自己的同伴失踪,掀开卡洛斯的被子发现了纸人,然后一路走到门口。
  她应该是被什么东西说服,打开了门……然后,事情就走向了最糟的方向。
  简单推测一番,虞幸排除了卡洛斯与他们任务不同,故意害人的情况。
  卡洛斯是人不是鬼,这一点他很肯定,所以如果卡洛斯想杀雎岚,完全不用这么麻烦。
  他又把视线转移到纸人身上,把纸人拿起来看了看。
  卡洛斯的纸人都是立体的,属于纸扎小人,而非纸片人。
  纸人只有巴掌大,诡异的是,原本纯白色的纸人此刻依然血迹斑斑,脑袋缺了一大半,身上还有数道裂开的口子。
  “这伤痕……与雎岚一样。难道是纸人替身,替卡洛斯承受了夜里规则的诅咒?”虞幸眯起眼,就在此时,他脑海里突然多了一道声音。
  【发现祭品痕迹残留,正在判定】
  【你的等级低于对方,信息获取失败】
  “啊呀,这个就是祭品?”虽然已经猜到,但听到系统的确认他还是提起了兴趣。
  无论是之前赵一酒的刀,还是现在卡洛斯的纸人,对虞幸都有些一些吸引力。
  因为……他自己身上还有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祭品,他隐约知道那是什么,所以,他需要多多接触祭品,去研究自己之前无法触及的东西。
  虞幸捏着看起来已经死透了的小纸人,声音低沉地自言自语:“嗯……不对,这应该不是祭品,只是祭品能力的一种展现形式,而且还是残留。”
  昨晚卡洛斯来交流信息的时候,为了“表演魔术”,有一个纸人的脑袋当场开颅了来着,所以卡洛斯身上绝不止一个纸人。
  真正的祭品大概被卡洛斯随身携带着,床上这只仅仅是其中一种使用方法。
  瞅着屋内连卡洛斯的背包都没有,想必是离开时,连包一起带走了。
  虞幸:“难道卡洛斯离开了关家村,跑到山那头的镇子上了?”
  这倒是一个新的思路,任务只要求他们得参加葬礼,没说葬礼之前能不能离开。
  事实上,没人规定必须在关家村待到葬礼开始,所以他们随时都能走,只要在葬礼开始前回来就行。
  虞幸第一次玩这种推演游戏,一下子没往这方面想,这下眼睛一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