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十二章 生死界限,自然法则

第十二章 生死界限,自然法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来,我们进村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死人么?
  回想起老头看向他们时古怪的眼神,虞幸心下了然。
  情理之中,意料之中。
  换个人或许会有些诸如“后怕”和“细思极恐”的情绪,不过对虞幸来说这只是一条颇有价值的消息罢了。
  真有意思。
  在许家兄弟处得到的信息结合他自己的推测已经让他对关家村有了十足的了解,当下,他继续问道:
  “为什么周发财要把他埋起来?是死了以后埋的还是……”活埋?虞幸将后面两个字隐去了,他知道老太太能听懂他的问题。
  连续的追问容易被认为急切,从而使受询问者心生警惕。
  吞掉最后几个字,会让对方潜意识里认为自己被征询意见且被认同,更能诱使对方说实话。
  老太太皮包骨般的手指在拐杖上握了握,终于把视线从天空转移到虞幸身上:“我们村里,村长是特别的。他守护着我们,和我们同吃同住……我们真心爱戴村长,可是,村长家也受到了一种诅咒。”
  “什么诅咒?”
  “村长的孩子一出生就要送到外面去,三十五年以后再回来。回来的那天,这孩子就是新的村长,要把原来的村长埋进村头槐树下。”老太太明显有点忧伤,“发财这孩子不错,但我是个老人啦,在我的记忆里,还是老村长更亲切一些……”
  虞幸“哦”了一声,两根手指在腿上有节奏的慢慢轻点着
  “如果回来的新村长不忍心埋老的呢?”
  “不忍心?不,他们大多非常愿意这么做。”老太太想到了什么,可是,以她僵硬老化的面部肌肉难以表达出此时的情绪,虞幸隐约感觉她是在讽刺着,“如果有不愿意的,村民们会帮他埋。”
  啊哈,也就是说,一个村子里,同时只能存在一个村长家的血脉。
  虞幸突然兴奋起来,然后问:“除了我之外,是不是还有人问过您这个问题?”
  “是有……好像是昨天晚上,一个小伙子来问的。”
  得到了这个消息的虞幸嘴角一勾,他已经知道失踪的卡洛斯去了哪里。
  ……
  破晓时分。
  与关家村一山之隔的小镇还算热闹,来来往往的有不少收购野味、药材的商人。
  卡洛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在小镇的酒店里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把通宵赶路的疲惫洗去一些。
  他换好衣服走出浴室,湿漉漉的灰蓝色头发上搭着一条毛巾,他刚伸手擦了擦,就听见床那头的地上传来“呜呜呜”的声音。
  缓步走过去,卡洛斯的碧色眼珠颜色愈发幽深,低头毫无感情地看着被绑住四肢、堵住嘴巴的青年。
  他没有说话,直到青年意识到什么,停止了挣扎,目露惊恐地看着他。
  卡洛斯这才满意一笑:“周庆海……是饿了么?”
  “呜呜。”青年根本不敢招惹这个行事狠戾的变态,他之前只是惊诧反抗了一下,就差点被打断腿。
  “饿了没关系,等下我们去吃饭。”卡洛斯笑着拿掉了青年嘴里的布匹,在青年开口前道,“你会乖乖吃饭的吧?我现在很累,不想处理更多飞扑过来的蛾子了……想必,你也不愿意连累其他无辜的人?”
  他语气柔和的像是青年的朋友一般,青年却浑身发抖,绝望地点了点头。
  “好,我真的很喜欢干脆的人。”卡洛斯最后看了他一眼,便专心致志地擦起头发,“吃完饭以后,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你会见到你一直在找的……呵呵,感谢我吧。”
  在他的角色记忆中,进山前的一个晚上他就下榻在这家小宾馆里。
  隔壁的客人是个青年,叫周庆海,性格开朗,对人没戒心,他们只是一起吃了个早饭,周庆海就告诉了他自己是孤儿,一直在找自己的父母。
  原本他就对角色记忆里如此清晰的事件多留意了一分,昨晚听到老太太的说辞,他就懂了。
  村长周发财的儿子周庆海……就在镇上。
  他,只需要把周庆海带回去,就能让村长消失。
  当然,与此同时,周庆海也会成为新的村长,被关家村所束缚。
  可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只要完成推演就好了。
  碧瞳中闪过愉快的笑意。
  ……
  想要的线索到手,虞幸与老太太告别,打算回去找肖雪宸和魏凡整合信息。
  他们没有选择在村长家里集合,而是约在了靠近祠堂的那个山头上,比较隐蔽,不会被村民提前发现。
  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蓬松的柔软短发,虞幸迈着轻快的步伐进入了村东矮山。
  照理说山中空气应该很好,可这座山上树木干枯,上端树干张牙舞爪,夜里的诡异在白天统统变成荒废,呼吸间仿佛也吸入了些死气。
  他到了约定地点,另外两人已经等在那里。
  “san!”肖雪宸本来在和魏凡说着什么,余光看见他,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下午好。”虞幸点点头,三人一同找了个稍微干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开始整合信息吧,你们发现了什么?”他手里捡了根树枝玩,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地面杂草。
  “那就我先说吧。”魏凡已经在肖雪宸那里听说了虞幸的能力,他对这个年轻画家收起了所有轻视,“我找村里一个身患残疾的村民打听到的,我发现村里有一些不出门的村民,他们都是隐藏的可利用资源,对外乡人的态度比其他人好得多。”
  “嗯。”虞幸点头,示意他继续。
  “村里人死了之后,都会在第八天举办所谓的葬礼,届时所有人都会去往祠堂外作见证。”魏凡尽可能把收集来的信息精简化,“但是,那个残疾村民告诉我,村里几乎所有人,都曾是葬礼的主角。”
  “也就是说,他们全都死过一次!”肖雪宸看起来并不害怕,反而透着点振奋,她清泉般清冷的声线经过半天的打探有些沙哑,“这与我打听到的相符,关家村的村民都是死人,白天与常人无异,只是思维比人类残忍和扭曲,到了傍晚,他们点起蜡烛可以维持人形,如果没有蜡烛,就会变成充满恶意的怪物。”
  把跑到前面的卷发拢回脑后,她接着道:“其中,唯一一个例外是村长,据我猜测,村长是关家村中唯一的活人,他所扮演的应该是媒介角色,负责与外来的活人沟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