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十三章 血色烛泪

第十三章 血色烛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日落西山,黄昏来临。
  昨天的傍晚村里空空荡荡,而今天,由于葬礼即将举行,村民们都从家中出来,在村长的带领下排着队往村东走去。
  他们手里拿着一模一样的烛盘,上面未点燃的蜡烛静静摆放,似乎在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推演者们也夹在中间,被村民包围起来,知道了真相的他们感觉自己像是被押解的犯人,正陪着一群恐怖的东西前往刑场。
  唉,我和蜡烛挺有缘的嘛……虞幸一边走一边想,上次推演的尸体派对也是一群尸体点蜡烛,这都是什么不可描述的癖好?
  他随着人流向前,肖雪宸走在他旁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突然,她余光中好像出现了一道人影。
  下一刻,人影迅速躲入了房屋后,虽然速度快,但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一定不是错觉。
  肖雪宸拉拉虞幸袖子,避着周围的村民们低声道:“那边好像有……”
  一个村民狐疑地朝他们看了过来。
  “嘘。”虞幸伸出食指轻轻按在肖雪宸人中那里,既没有碰到她的嘴唇,又有效制止了她说话。
  “有血不是很正常吗?”他脑子里几个类似于虫子之类常见的词被他反应迅速的pass掉,只留下一个在别处一点都不正常的词。
  果然,一听到肖雪宸想说的是血,那个村民一脸无趣地转回了脸不再关注了。
  “小姐姐不用担心,会有好戏看的。”虞幸这才对着脸一下子红起来的肖雪宸眨眨眼,一旁的魏凡表示不忍直视。
  这是什么世道啊。
  铁树开花啦?
  要不是推演游戏不能跟现实里那些普通同事说,他真想昭告天下,告诉公司里的男同事,对他们的撩从来冷眼拒绝的小肖总对着别的男人脸红了喂!
  是个绝世罕见的小鲜肉,你们比不过!
  虞幸收回手,目光有意无意划过刚才肖雪宸指的地方。
  嘴角微微勾起,他知道,那里藏着他想看的惊喜呢。
  十来分钟后。
  队伍堪称浩浩荡荡,一大群人终于到了祠堂前,那年代久远的建筑静静立在那里,在村民的数量前显得那么渺小。
  虞幸踩着不知名的杂草,敏锐地感觉到黄昏中祠堂散发出的冷意。
  明明昨天夜里来时,这只是个看起来有点阴森的小建筑罢了,可在落日的余辉中,那气息像一道漩涡,似乎要将来人全部吞噬。
  这地方毫无疑问触发了他体内的负面状态,他的腿有点僵,脸色则习以为常地苍白下去。
  “又来了……”
  托特殊体质的福,仅仅凭借身体的虚弱程度,他就能判断周围的事物与灵异和鬼怪有多大的联系了。
  看来,即将举行葬礼的祠堂中,某种力量已经醒来。
  难受地喘了口气,虞幸摆摆手拒绝了肖雪宸的关心,继续跟着队伍朝前走去。
  “救救我……”
  恍惚间,虞幸似乎又听见了周咏笙的哀求。
  他向四周看了看,其他人神色无异,估计是没听到,虞幸集中精神想更努力地去倾听,可那声音太过微弱,再也没出现了。
  “不是没出现,是我听不到了……”他心里幽幽一叹。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不仅能听到,应该还能看到。
  可惜——算了。
  一群人站在了祠堂前,纷纷停下望向村长,等待着村长的进一步指示。
  “客人们,你们既然是小笙的朋友,就站在中间吧。”村长笑呵呵把几个推演者拉了过去,安置在了祠堂入口的位置。
  其他村民自觉分散开,呈众星捧月的阵仗把他们圈在了里面,一点缝隙都没留下。
  村长站到虞幸面前,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另一边,村长的老婆摸了摸眼睛上的疤,同样用一种诡异地眼神盯着他。
  虞幸觉得自己像是被两条毒蛇盯上了一般,不过好在,这一人一鬼对他来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他压根提不起教训的兴趣,只是悄悄打量祠堂里。
  是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呢?
  那股让他难受的力量,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
  “葬礼开始!”见他不理会自己,村长自讨了个没趣,又浮起初见时的热情笑容,让推演者原地等侯,然后转身冲着村民们提着嗓子高喊了一句。
  一路上的嘈杂声音全部寂静下来,村民们闭上了嘴,目光跟着村长移动。
  村长慢慢站到黑棺前,隔着棺材对那一排排空白牌位跪了下来,其他村民纷纷照做,顿时,祠堂前乌泱泱跪下一大片。
  “逝去者不见徘徊,生死外不灭不熄。以生者之眼,死者之息,见证归来的灵魂……”村长低沉的声音完全回归了关家村最老的方言,差一点让推演者们听不出说的是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