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十五章 状态回档

第十五章 状态回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黑棺里传来敲击的声音,尸体像是已经苏醒,棺材盖在这种冲击下一颤一颤,似乎马上就要被掀开。
  许宏急忙用身体按住棺材板,同时关注着画家san那边的情况。
  太吓人了,怎么一言不合就要死呢?
  有一说一,这绝对是他成为推演者一来听过的最硬核最不可复制的要求!
  虞幸模糊的意识中仍能听到周咏笙的质问和怒吼:“你为什么要毁掉蜡烛!你不想离开吗?你不想破除诅咒吗!?”
  他丝毫不理会这带着气急败坏的声音,用尽全身的力气睁着开始流血泪的眼睛,用一种接近蛊惑的目光鼓励着茫然的肖雪宸:“动手。”
  要不是没力气了,虞幸可能都懒得让别人帮忙。
  “不是,你……”肖雪宸握着刀不知所措。
  认真的吗?
  她茫然看着虞幸一副随时都可能原地归西的样子,那命令般的语气却仍然很有分量。
  好看的眼睛与血泪的冲击给了她灵感,这一瞬间,她福如心至了。
  结合她眼中看到的,虞幸厉鬼一般的形象和场景,加上虞幸此时荒唐的要求,肖雪宸有了一个大胆猜想。
  虞幸身上是不是有那种,借助鬼物力量复活的那种强大祭品?
  虽然会和他分到同一场推演游戏的人,最多就只能是高级推演者,拥有那种强得不讲道理的祭品的概率极小,但是san这个人给他带来的意外太多了。
  说不定对方手里就是有这样的东西呢?
  该动手吗?
  黑棺里的敲击声越来越急促,许宏和许源死死按着棺材板。
  他们知道,这一定就是这次推演的“boss”了。
  现在村长以旧换新,葬礼被中断,照理说这个推演的结局应该不会坏到哪儿去,他们只要找到对付棺内鬼物的方法应该就能结束推演!
  肖雪宸也是这么想的,她认为san一定已经知道真相和解决方法,又触发了诡异的受伤条件,要借助祭品的力量摆脱困境。
  不能拖延。
  她相信大佬会有后手!
  卡洛斯看好戏中,手里变魔术似的出现了一把小刀,小刀身上并无什么特殊气息,就是普通的物件:“你敢动手吗?要是犹豫的话,我也可以来嘛。”
  普通人,或者说大部分推演者在游戏里要做的都是寻找真相、生机,对抗鬼物,鲜少有人直接杀人。
  尤其是初级、中级、高级这三个等级的推演者,“鲜少”的概念如果除去对抗类推演,那就更罕见了。
  所以看肖雪宸的样子,一定是没有杀过人的,不少人初次杀人都会留下深刻的阴影,在之后的日子里与噩梦为伴。
  这样的人,在接到杀戮的请求时,就会犹豫。
  “你走开,我可以!”没想到肖雪宸低声对卡洛斯说了一句,手里的匕首对着虞幸比划起来。
  “别刀脸……”虞幸仿佛回光返照,强撑着发出了最后的诉求。
  “明白。”肖雪宸对着这张脸也下不去手,她把匕首放低了点,然后刀尖对准了虞幸脆弱的喉管。
  “轰!”
  就在这时,意外突生。
  黑棺里的击打力度骤然增大,将措手不及的许宏和许源掀翻在地,厚重的棺材板缓缓移开,一具尸体从里面坐了起来。
  “诈尸啦!!!”周庆海虽然有很多疑问,但不妨碍他在看见尸体坐起时就一声惨叫,想往后逃窜却被卡洛斯一只手拽住,然后拉着后退了几步。
  魏凡和肖雪宸也同样警惕地后撤了一段距离。
  周咏笙还是那副浮肿僵硬的样子,坐起来后,像多年没有上润滑油的机械般,一顿一顿地扭过了脑袋。
  它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对他们进行攻击,而是目光游移了一会儿,先落在了痛苦到半死的虞幸身上,然后又落在了扶着虞幸的肖雪宸身上。
  它流露出哀伤的神色,声带居然还能用,嘶哑地问:“为什么?为什么不按我说的做?为什么要让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为什么不让我离开这里,要害我的意识从这具尸体中醒来?我不想看到我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一边说着,它开始用几乎无法弯曲的胳膊扶住棺侧,看起来是想爬出来。
  肖雪宸愣了一下。
  难道san切蜡烛的行为让他们本来可以结束的推演难度增加了?
  不,一定有原因。
  昨晚站在窗外乖巧的周咏笙的形象她还历历在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从黑棺里透出的气息变得危险了很多,但她也知道现在没功夫犹豫,眼神坚定起来。
  鬼和大佬,当然相信大佬!
  “快……”恰在这时,虞幸又呢喃了一次。
  她扭过脸,略有一丝心疼地看了眼虞幸,手里的匕首用力划向了他的喉咙。
  血,顿时如同一朵迅速绽开的花向四周飞溅。
  几片血溅到肖雪宸脸上,她微微躲闪避开眼睛,随后松了口气。
  挥匕前表现的茫然忐忑,挥匕时倒是干净利落,姿势不像个新手。
  卡洛斯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他倒是看走眼了,这个女人狠起来也还算挺有用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