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十六章 失常与腐烂

第十六章 失常与腐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过虞幸诈尸后的一番诉说,众人基本搞清了事情真相。
  周咏笙与周发财立场大概是不相同的,周发财把周咏笙当做普通的年轻人,打算举行与其他村民一样的葬礼。
  可周咏笙知道这一点,他并不想被禁锢自由,反抗无果,被掐死后化成了鬼魂,开始想着别的阴招。
  首先,他与周庆海恰好是同学,所以死后发短信把周庆海约到镇上,为杀死周发财做准备。
  然后,他叫来了自己的两个“偶像”,画家San和魔术师Carlos,再加上两个风水师和两个调查员,以及一个为了找男朋友主动过来的女孩,打算将他们变成自己的养分。
  每个村民、每具尸体、每场葬礼,都会有无辜的外乡人被骗留下,然后被点燃的特殊蜡烛吞噬生命,给予棺材内的尸体活的特性。
  人数越多,葬礼结束后尸体的力量也就越强。
  这就是周咏笙给虞幸和肖雪宸提示,让他们躲过了第一夜晚上的厄运的原因——并非好心,它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养分被其他村民截胡罢了。
  而现在,蜡烛被虞幸毁掉,它必须趁葬礼还没结束,亲自把外来者杀掉。
  听着虞幸把自己的计划一点点暴露出来,周咏笙本就可怖的面容更加阴森了。
  “既然你这么想第一个死,我就成全你!”
  它终于不再装成受害者,双腿一蹦,整个人朝虞幸所在的地方跳来。
  活脱脱像民间传说里的僵尸!
  虞幸灵活地闪过去,手里的匕首呈防御姿态反握。
  “去灭蜡烛!”他提高声音对旁人喊了一句。
  “哪些?”魏凡问。
  “所有。”不需要虞幸回答,肖雪宸已经得到了答案,她冷静下来,语速极快,“周咏笙说了两次蜡烛明来路,我们就把它的来路断绝,在场所有蜡烛,包括祠堂两侧和村民手里的,全部熄灭。”
  “好!”魏凡对肖雪宸的话几乎是无条件信任,他立刻和同样行动起来的许家兄弟分别前往了团蒲后的蜡烛架前。
  周咏笙的眼眶骤然睁大,几乎快碎裂:“不!去死吧!”
  它调转方向向肖雪宸扑去,虞幸眼睛凉凉一扫,冷哼一声,侧步拦下了它,顺便一匕首插进它脑门。
  鬼物无法直接被杀死,必须找到正确的方法才行,但有一点好,就是靠攻击可以拖延和干扰鬼物。
  正常人与鬼物对峙几乎讨不了好,还容易送人头,但有能力的推演者就不同了,他们可以根据自身祭品完成各种正面攻击的方案,去为其他人争取时间。
  显然,在这时,虞幸选择做那个阻拦鬼物的人。
  匕首在周咏笙脑袋上留下一个破洞,里面没有血,只有着不可名状的恶心事物,虞幸几步贴身绕到周咏笙身后,匕刃一扭,让周咏笙痛苦地嚎叫起来。
  “哼。”一旁的肖雪宸见虞幸帮她拦下了攻击,嘴唇一勾,手里突然多出一把黑色袖珍手枪。
  她伤口对准被虞幸露出来的周咏笙的头部,果断扣下了扳机。
  “彭!”
  枪响声震的虞幸耳膜轰鸣,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祭品?”虞幸低声喃喃了一句,从那把枪身上感受到了独特的气息,与许家兄弟的羊皮纸一样。
  周咏笙头部中枪,被子弹射中的地方浮现出一缕缕黑气,黑气像是有意识般分成锁链的形状,将它的头包了个严严实实。
  顿时,周咏笙的喊叫声弱了下去,动作也缓慢不少。
  可以禁锢鬼物?虞幸眼睛一亮,对这把枪产生了一丝兴趣。
  可周咏笙也并不好惹,它好歹是游戏里boss一样的存在,仅仅两秒,锁链就碎裂消散,它一手抓住了虞幸,坚硬变形的手抓向了虞幸的心口,虞幸抬腿一踹,不似常人的力气让周咏笙被踹飞两米,指甲偏离位置堪堪划破了虞幸的胳膊。
  毛绒上衣被撕出一条口子,两道血痕出现在虞幸结实的手臂肌肉上,虞幸感受到了疼痛,随意投去一瞥。
  这伤……并不致命。
  而不致命的伤对他来说……
  下一秒,在周咏笙落地的时候,这两道血痕已经开始愈合了。
  他留了个心眼,没让别人看到伤口的情况。
  一次必要的死亡已经是他能在旁人面前表现出来的最多的东西了,可以用限制很大的祭品功能掩盖过去。
  可如果别人发现他受的伤都会很快消失的话……他可就不好办了呀。
  手里的匕首反射着跳动的光芒,虞幸露出兴奋的神色。
  在他和肖雪宸正面硬刚周咏笙的同时,卡洛斯也没闲着。
  “周庆海,让那些村民别动。”眼瞅着好些村民都有站起来像他们进攻的趋势,卡洛斯对周庆海下达了命令。
  周庆海表示害怕:“我我我怎么让他们别动?”
  “对他们说出来就行。”
  “哦哦,那个!”周庆海伸长了脖子对祠堂外跪着的村民喊道,“你们都别、都别乱动啊!”
  村民们不满互相看看,碍于村长这个职务是他们的领导者,他们还是乖乖照做了。
  卡洛斯跑到村民中间,握着手里的小刀,对着燃烧的灯芯就削了过去。
  “噗。”
  一个小小的声响,蜡烛应声而灭。
  他看了眼周咏笙、虞幸和肖雪宸,立刻继续手上的动作,顿时,星星点点的烛光接连消失。
  祠堂两侧的蜡烛也在被许家兄弟及魏凡快速熄灭着。
  事情似乎可以平稳结束。
  而周咏笙当然不会这么轻易让自己的计划毁掉,它见虞幸比他还不是人,肖雪宸则离它较远不好杀,当下借着位置优势返回了黑棺旁。
  它双手按在棺材壁上,口中重复起周发财之前念的词,声音嘶哑难辨:“逝去者不见徘徊,生死外不灭不熄……”
  在场的所有人类心中都升起了一股股难以言喻的心慌。
  之前掀飞棺材盖时,盛放特殊蜡烛的烛盘也掉在了地上,烛泪撒了一地,脱离了烛盘的烛泪很快凝固冷却,在地上留了几道疤。
  随着周咏笙的吟诵,烛盘和黑棺都震颤起来,仿佛达到了某种共鸣。
  肖雪宸的第二发子弹蓄势待发,却突然发现手脚冰凉,视线不受控制地往烛盘那儿看,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