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七十六章 夙愿 19 -高堂

第七十六章 夙愿 19 -高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祀二话不说,眼看着方少爷的尸体就要自己开棺出来,她立刻朝虞幸那边走去。
  
  等她钻进桌子底下,她才发现还有一个人在这里,是她见过几次的,待在大师身边的人。
  
  既然这个人和小靳的扮演者和和气气躲在这里,那说明这位也是一个推演者,祀对赵一酒点了点头,堪堪挤了进去。
  
  案桌面积不大,两个人已经得凑近一些了,现在加了第三个人,空间顿时拥挤起来。
  
  “我是幸。”虞幸终于有机会和祀自我介绍。
  
  “冷酒。”赵一酒也跟了一句。
  
  祀道:“谢谢。我是祀。”
  
  虞幸往赵一酒那边退了退,给祀留出一个空位,由于光线昏暗,加上三个人……在虞幸的认知中都是男人,他就没那么在意距离,反正就是你肩膀抵着我脑袋我腿杠着你屁股的,在小小的案桌底下静止下来。
  
  外面的黑棺还在吱吱呀呀的响,小型血阵散发出恶心的味道,或许是收到了方少爷尸体的影响,就连端坐在椅子上的刘雪尸体都开始颤抖,一幅开始尸变的样子。
  
  赵一酒靠着一个桌角,桌腿硌在他背上,让背后的肌肉有些疼痛。他阴郁的目光透过掀起的桌布往棺材那看,耳边响起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呓语。
  
  “彭!”
  
  这时,方少爷终于掀了自己的棺材板,棺盖落地,发出轰的一声响,不知道具体材质的棺材显得十分沉重,若是砸在人身上,恐怕全身骨头都得断好多根。
  
  接着,蹲在桌子下面的三人就看到方少爷双臂攀着棺壁,惨白的皮肤下筋脉凸出,深黑得仿佛中了毒似的。
  
  他坐起了身。
  
  方少爷穿着一身大红囍服,头上还带着新郎的帽子,可以见得,在下葬的时候,他穿的就是这么一身喜庆衣服。
  
  想想夫人和大师把一身鲜红的方少爷封入棺中,祀就感到一阵恶寒。
  
  “嗬……”方少爷口中发出某种不似人的声响,他侧身僵硬地爬了出来,像是被控制了一样,一步一顿地走向案桌。
  
  虞幸等人屏住呼吸,望着红色身影来到近前,他似乎从桌上拿了什么东西,稍微一动,垂下来一截红绸。
  
  另一边,坐着的刘雪也突然伸直了腿,像是在活动关节似的,脖子发出令人牙酸的骨头移位的声音,她一点一点转过头来,红盖头在这个过程中不慎掉落。
  
  一张白如纸的脸映入众人眼帘,惊悚的是,她的脸——转了一百八十度,下巴紧贴着脊椎,嘴唇血红,一双漆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毫无光彩的瞳孔中倒映着两侧烛光。
  
  虞幸瞬间想到了她平时制作的那些之人,现在的刘雪肤色可不比纸人红润多少,像是被糊了一层厚厚的白浆。
  
  赵一酒已经将【止杀】取出,握在手中,手臂横在虞幸身前,做出了一种防御姿态。
  
  因为,在这屋内的两具尸体身上,散发着整场推演开始以来最浓烈的怨气!
  
  如果真要有个对比的话……虞幸觉得,无论是刘雪还是方少爷,都不比厉鬼形态的爱丽丝弱。
  
  如果被发现,并且被这两个东西攻击的话,会是一场非常麻烦、必有伤亡的战斗。
  
  “嗬……”刘雪口中发出了和方少爷同样的声音,仿佛气管被割断的人正试图发出徒劳的呼救。
  
  看到了她的新郎,刘雪嘴角牵起,露出一个僵硬的假笑,又缓缓将脖子转了回去,身体直立而起,在烛光中虚幻起来,也不见她迈步,烛影一晃,她就离开了原地,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方少爷成功拿到了案桌上的东西,虞幸记得,他粗略扫视的时候,看到桌上摆着拜堂时新郎新娘拿在手里的红色长带,长带中间绑着一朵大花团,新郎新娘需要拿着它完成三拜。
  
  他拿着花团走到棺材旁边,刘雪也在不经意间与他站得很近,方少爷递出长带的一边,刘雪抬起无法弯曲的手接过长带,握在手里。
  
  霎时间,一直萦绕在方府中的唢呐声震天响,营造出一种更加荒唐的氛围。
  
  在这震耳欲聋的唢呐声中,赵一酒耳边的呓语骤歇,换做一个不知属于谁的声音:“吉时已到——新人入场——”
  
  他瞳孔一缩,感觉声音十分刺耳,像针一样扎在脑子里。
  
  赵一酒悄悄打量虞幸和祀,发现他们也露出了难受的表情,悄悄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他自己出了什么问题。
  
  方少爷和刘雪走到门边,只见刚才还熄灭的火盆,不知何时已经熊熊燃烧,里面时不时向上飘出火星子,偶尔,还会有冥币被烧碎的一角伴随着阴风飘起来。
  
  刘雪要跨火盆了。
  
  她抓着大花团的一端,另一只手扯起裙摆,露出纸糊一般的腿,和一双红绣鞋。
  
  火焰舔舐着她的脚腕,刘雪脚好像抬不高,只能低低地跨过,被火烧到的时候,那洋溢着假笑的脸上似乎浮现出一种压抑的痛苦。
  
  虞幸想,纸人的话,倒是最怕火。
  
  想必,刘雪和方少爷的灵魂并没有完全被大师掌控,大师通过一些特殊手段压制了他们的神智,更多的是控制他们的身体。
  
  拜堂的过程已经开始,虞幸转头望向关着的窗户,他相信现在外面已经非常混乱了,还有三个推演者在外面,没了刘雪影响红绸阵,他们应该和大师直接对上了。
  
  唢呐太响,他什么也听不到。
  
  突然,祀面色一变,十分冒险的朝桌布外伸出手去,在两具尸体没看到的时候迅速收回,收回时,指尖夹着一张扑克牌。
  
  一张方片九。
  
  “方片可以通过这张牌移位。”现在已经不是寂静的时候了,祀估摸着尸体们应该听不到,小声对看过来的虞幸和赵一酒解释,“他想进来。”
  
  赵一低头看了一眼三人现在的位置,冷冷道:“对面还有一张桌子,让他去对面躲。”
  
  祀一笑:“正有此意,不然我可就要挤死了。”
  
  她看准了刘雪跨火盆、方少爷围观的时机,手指一弹,将扑克牌飞到了对面的案桌底下,由于速度很快,扑克牌差点把桌布切开一个小口,好在桌布厚实,只是被冲击得往后一扬,扑克失去了动力,落在地上,随后被扬起又落下的桌布掩住。
  
  那桌子很快动了一下,祀道:“他到桌子底下了。”
  
  她小声嘀咕:“多来一个是一个,至于洛良那组……现在看来,我们暂时没机会拉他们进来。”
  
  “大不了出去之后,趁推演没结素,我们把重点给他们口述一遍,多多少少能拿点分。”虞幸见祀和赵一酒一样都挺热心,便出言宽慰,突然,他胳膊被赵一酒拍了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