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七十八章 夙愿 21 -忆雪

第七十八章 夙愿 21 -忆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无数黑暗的情感在这双暗红色的眼睛里汇聚、翻涌,血气隐隐飘散出来,如同狰狞的纹路一般,在赵一酒这张冷峻的脸上蔓延。
  
  虞幸终于知道为什么赵一酒明明皮相很好,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冷感,让普通人心生恐惧了。
  
  这双眼睛呈现血色的时候,才是赵一酒真正的模样,阴郁气质浑然天成,仿佛本应如此。
  
  只是和厉鬼不同的是,赵一酒的这双眼睛里除了这些,还有很明显属于人类的清明,毫不浑噩。
  
  虞幸一言不发,低头看了一眼,选了自己身上一片最干净的布料撕扯了下来,一长条拿在手中。
  
  “不用慌。”他拉开赵一酒的手,把布条覆在了赵一酒双目上,在他脑袋后面打了个结,“听到谁在说话都不用管,在这里,只有你和我是真实的。”
  
  祀:“还有我……们。”
  
  虞幸看了她和方片一眼:“还有祀和方片。”
  
  仿佛买东西的添头的两人:“……”
  
  赵一酒不用再自己遮眼睛,闻言把手放了下去。
  
  他知道虞幸看见了,虞幸一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虞幸没有表现出厌恶。
  
  不得不否认,他松了一口气,哪怕耳边呓语仍在萦绕,哪怕直播间刚才的镜头说不定正好切给了他的眼睛,他好像也不太在乎。
  
  “我知道了,放心,我没那么容易动摇。”赵一酒站了起来,他失去了视觉,却好像一点影响都没受,语气重归冷静,“现在怎么办?赵儒儒那里……”
  
  虞幸道:“她应该没事,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找出逆转白色侵蚀的方法。”
  
  他确实需要去看看赵儒儒的情况如何,实际上有大血阵在,活祭生命体征恒定,他又没有被大师抓住,五个活祭没有凑齐,赵儒儒的生命还是能够保证的。
  
  可白色继续侵染下去,他们就要变得和周围一样了,尤其是赵一酒,他的体质好像让他更容易失色,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白色又上升了一点。
  
  虞幸冷静下来,目光又转到两具尸体上。
  
  无论如何,他们的交杯酒喝的是假的,总不可能一点用都没有吧?
  
  刘雪和方少爷模样凄惨,几个推演者都下意识不去招惹这两具尸体,生怕一点打扰都能唤醒尸体的凶性,将怨气的矛头引向自己。
  
  虞幸走上前去,祀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他就蹲下来按住了刘雪用来自残的裁纸刀。
  
  “雪儿,清醒一点。”他握着刘雪的手,刘雪看了他一眼,双目中的陌生似乎在消散和增长中不断变化,最后还是一把推开了他,尖叫着继续捅刀子。
  
  裁纸刀上鲜血淋漓,光是这么看着,几个推演者都能感受到刘雪自杀时的绝望。
  
  “算了,幸,他们现在好像没有神智了,不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方片忍了忍,还是出言劝阻。
  
  赵一酒侧了侧头,似乎在认真听。
  
  虞幸眸光一闪,双眼盯着刘雪的伤口。
  
  不对,不是浪费时间。
  
  在所有事物都往白色转化的时候,有一样不是。
  
  血,刘雪手腕上的血。
  
  她的血在此时鲜红夺目,是目光所及中,除了小血阵以外唯一的红色。
  
  “雪儿,不是你的错,受害者无罪。”虞幸再次接近刘雪,刘雪恍若未闻,又一刀狠狠扎下去的时候——
  
  虞幸伸手挡在了刘雪的手腕上方。
  
  刀从他手背扎入,一直刺穿掌心,他闷哼一声,好像很疼的样子。
  
  赵一酒脚步一动,被方片拦住,小声道:“幸好像发现什么了。”
  
  刘雪动作一顿,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眼中的神智终于汇聚起来,她放开裁纸刀,抬起头,鬼魅的脸凑近了虞幸:“小……靳……”
  
  “是我。”裁纸刀还扎穿在虞幸手上,他声音带着些许颤抖,“雪儿,马上就结束了。”
  
  “不……不会结束的……”刘雪惨笑一声,“你不懂……你不懂……”
  
  她视线僵硬地凝在虞幸手上,两行红色血泪从眼中流出:“你快走,再不走就……永远也……”
  
  虞幸打断她:“我必须阻止这一切,带你离开。”
  
  旁观的祀和方片不知道幸这话有几分真假,从他们的视角看去,虞幸简直情真意切,就像真的和刘雪互相喜欢,却生离死别似的。
  
  演技派,绝对的演技派。方片在心里下了一个定义。
  
  刚才刘雪扎自己那么多刀也不见幸心疼呢?
  
  刘雪反正已经感动了,在她心里,小靳从来都没有要害她的心思,这大概就是对喜欢的人没有底线吧。
  
  是个傻姑娘。
  
  她看到自己的血流出来,染红了指甲,一如当时躲在管家柜子里时,割腕后满目的鲜红。
  
  “我离开不了了,起码身体……”刘雪很清楚,自己早就死去,如今这具身体已经快要腐烂,和她的灵魂并没有那么相融。
  
  一瞬间,刘雪想明白了一些事。
  
  她心疼地看着虞幸的手,一声幽幽叹息,似乎叹尽了剩下的所有命数。
  
  “小靳,那就带着我,离开这里吧。”她发狠地拔出了虞幸手上的刀,血溅在她脸上,并没有她自己的血那样拥有染红皮肤的效果。
  
  虞幸心下暗道:果然,喝了有毒的交杯酒,不知名的“毒素”侵入血液中,刘雪和方少爷的血有逆转白色的功能。
  
  可这两人的血不能强取,因为他们现在都是半尸半鬼,在场的推演者没有任何一个能和他们硬刚。
  
  只能打感情牌了……
  
  他看着刘雪,想知道她的下一步动作会是什么。
  
  “啊——”刘雪最后惨叫了一声,她用裁纸刀挑飞了自己的一片指甲,血红色的指甲落到赵一酒脚边,他听到声音,弯腰捡了起来。
  
  手指鲜血淋漓,刘雪却露出一个笑容:“它不会变色……有了它,你……”
  
  余光看见赵一酒的动作,刘雪记得这张脸,大师囚禁她的时候,这个人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不好的事情,她喘了口气,接着道:“……和你的朋友,永远也不会再变白了。”
  
  这指甲就是此时整个方府里唯一的定海神针呐!
  
  方片面露喜色,赵一酒大概是感觉到了他的情绪,把指甲递给了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